第五十九章:
蓝非璃2021-01-31 11:301,951

  宫皓南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口袋里的手机,如果催命般的响了起来。

  “谁呀?”突然被这通电话给打断,宫皓南的语气好不到哪去。

  “你他妈吃火药了?”

  夜思琪被宫皓南这么一吼,也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哦,你呀!什么事?”

  一听是夜思琪,宫皓南的语气不自觉的放柔。

  夜思琪:“我问你,你最近有没有见到我大哥?”

  宫皓南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依旧双眼空洞的夜南弦:“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事,我挂了!”

  夜思琪把手机放进包里,看了看身后的mrs国际。

  奇怪,打电话也不接,公司也没有人影,难道人间蒸发了?

  算了,看来找大哥帮忙是没戏了,另外自己再去想另外的办法吧!

  宫皓南看了看手中的手机,有些莫名其妙,这丫头怎么突然想起夜南弦了?

  夜南弦:“她人呢?怎么样了?”

  宫皓南:“谁呀?”

  夜南弦:“穆婉婷!”

  居然还记得穆婉婷,原来并没有失忆啊,还好还好,只是自己想多了!

  “你说她啊!能有什么事,人家伤的比你轻,老早就出院了!你都没看到,走得有多潇洒!”

  其实宫皓南对穆婉婷一开始印象谈不上差,因为穆婉婷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他没有必要去讨厌一个见过几面的陌生人。

  只不过他感觉穆婉婷感觉太冷血了,夜南弦躺在医院还没有醒来,她就回家去了,这未免夜太冷血了吧!!

  亏夜南弦为了救她差点搭上这条命,他都感觉不值得。

  如果有一个男人这么对待他的话,他一定会感动的稀里哗啦,至少他不会丢下没有醒来的他,离开。

  夜南弦或许是宫皓南这辈子见过最固执的人了。

  不知道怎样在医院里,熬了半天,到了下午就坚持要出院。

  无论,乔治怎样劝阻,都不起作用。无奈之下,也只好让他出院。

  车窗半开,清风拂过夜南弦的脸颊。

  大病初愈的他,面色依旧很苍白,可是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反而刚毅之中带了一点柔和。

  宫皓南时不时会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夜南弦,他特意把车速开得很低,车子一路都很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

  生怕把夜南弦给颠出个好歹来!

  宫皓南:“回家之前要不要先去吃个饭?”

  夜南弦“我不饿!”

  “你待会儿直接把我送到景阳小区,然后去公司,给我把近期的文件全部拿过来,我受伤了这么久应该搁下了很多合同,得尽快处理才行!”

  “不行!你这个样子,不能去景阳小区。你去了谁照顾你?况且家里有王妈在,我也放心,你就别固执了,送你回家!”

  宫皓南感觉自己越来越搞不懂夜南弦脑子里装的些什么了。

  都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想着那个女人!

  真的是中毒了,而且还是无药可救的那种!

  “你去还是不去?”夜南弦依旧很固执。

  宫皓南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坚持着自己的看法,嘟着嘴把头抬向一边:“不去!”

  一脸这件事没商量,俺不想理你的表情。

  车子依旧驶向夜家别墅,宫皓南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或许是因为生气,夜南弦原本苍白的脸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喂喂喂喂,你干什么?”看着夜南弦用手解开绑在身上的安全带,宫皓南一下子慌了神,他这是想干什么?

  夜南弦:“停车!”

  宫皓南:“我说你能不能消停点儿?这是高架上不能随意停车的!”况且我也不会停车!

  “……”夜南弦没有说话,只是行动已经表明了他的一切。

  在他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宫皓南就踩了刹车,可是夜南弦还是被甩出了车外。

  “我说,你这才术后刚刚醒来,就跳车,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宫皓南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居然用这样的语气对夜南弦说话,或许是被他的行为给气晕了。

  夜南弦:“你不去,我自己去!”

  说着夜南弦就要从地上起来,宫皓南蹲在原地,看着夜南弦倔强的背影。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我送你去,可以了吧!”

  宫皓南把夜南弦搀扶进车上,给他系好安全带,这才掉头开往景阳小区。

  他就知道夜南弦的这个性子,倔得像头牛似的,只要自己认定了的事,就一定要,打破南墙走到底。

  宫皓南的车开到景阳小区的时候,韩樊早早地就等在了那里,看着地上掉的烟头,就知道他已经来了许久了。

  宫皓南:“你来了,帮忙把行李提上去!”

  宫皓南扶着夜南弦对韩樊说。

  这套公寓,夜南弦已经很久没有来住过了,一进门就有种呛人的霉味,让3人忍不住皱眉,桌子地面上还堆积满了许多的灰尘,环境看起来很不好。

  “咳咳咳!这地方能给人住吗?”

  宫皓南一进门就被那一股呛人的霉味,呛得咳嗽不停,眼泪几乎在眼眶打转。

  “……”

  夜南弦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狠狠的扫了一眼宫皓南,意思很明显。

  韩樊:“要不要找个保姆来?”

  宫皓南:“对呀,找个保姆来,你要养伤,也好照顾你,我现在就打电话!”

  宫皓南掏出手机,按着键。

  “不用,我自己能照顾我自己,我不希望陌生人介入我的生活!”

  夜南弦有些虚弱的走到沙发前,开始整理。

  “喂喂喂,你干什么?身上的伤还没好,又想裂开吗?”

  宫皓南夺走眼前手中的东西:“放下,你坐着休息就好了,我帮你整理。”

  夜南弦也不客气,找了个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话说身上的伤真的挺痛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真麻烦,一动就扯得痛。

  “冰箱里肯定没有食材了,我去买点!”韩樊拿起车钥匙走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