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封存过去
蓝非璃2021-01-31 11:251,978

  车子最终稳稳的停在了,夜家车库。夜南弦拿起外套直接往外走,意识到何霖没有跟上来,向后面望去。

  “唔……”只见何霖撑着车门,狂吐不停,脚下的拖鞋还不知什么弄丢了一只,原本就很独特的造型,坐在车上被风这么一吹更加立体了。

  看着他难受的样子,一阵内疚忽然闪过夜南弦心底。

  一进别墅何霖就躲进了卫生间,硬是要把自己收拾好,才肯出来见人。

  就在夜南弦耐性快点消耗光,直接准备抬脚去踹门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直接打开了。

  何霖出来第一时间给夜南弦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原本一团糟的头发打上了发蜡,整整齐齐的向后面梳着。洗了个脸,整个人看起来也精神多了。

  只不过,如果忽略掉他此时身上穿着的那套卡通睡衣的话,或许会更好。

  因为这样子看起来的确有点不伦不类的。

  “不是你说的咳嗽只是小问题吗?怎么现在还出疹子了?”

  夜南弦带着何霖来到了穆翌轩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不停咳嗽的穆翌轩质问何霖。

  他真的有点怀疑他当初是不是把他死马当活马医。或者换种说法,只是侥幸。

  现在居然连一个小小的感冒也治不好。

  何霖没有回答夜南弦的问题,只是,面带难色的走到穆翌轩床边。

  看了看她脸上的疹子,然后掀开被子,看他手上,如今手上也有着淡淡的红点。

  何霖总结了一下穆翌轩的基本状况。就是皮肤泛着淡淡的粉红,还有红色的疹子,看穆翌轩忍不住用手去挠的样子,应该是很痒。

  眼睛看起来水汪汪的。鼻子堵塞,还有鼻涕。咳嗽。

  这不是麻疹吗?

  如果是麻疹的话,就只能好好照顾了。

  “他这不是感冒,是出麻疹!”

  “麻疹?”

  夜南弦的眉深深的皱成了一团。

  “是的,麻疹,出疹子,也是正常现象。记住不要让他伸手去挠,把他的指甲全部清理干净,最好是剪掉,别用冰袋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东西替他降温,也不能把他捂出汗,如果出汗了的话就用毛巾给他擦干,然后就给他换干净的衣裳。

  注意饮食要清淡一点,最好是那种容易消化的流动食物,

  如果你照顾的好的话10天左右应该就好了!”

  十天?照顾十天,对于从来没有照顾过人,尤其是照顾小孩的夜南弦来说,照顾十天,是什么概念??

  那还不如让他直接出国谈下一比大生意来的痛快。

  想想后面的十天,夜南弦整个人都不爽了。

  然而惹夜南弦不爽的后果很不好。

  何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试问有谁出门看见过睡衣和拖鞋的帅哥在马路边提着一个医疗险游荡。

  除了可怜,还是可怜。

  如果是你碰到了这样的事,你是会视而不见,还是报警说:这里有一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患者,请赶快把他带回去?

  最后实在受不了路人那些异样眼神的何霖,在没有通讯工具,与现金的情况下,用全身上下唯一一块,也是他带了最久,他最喜欢的一块瑞士手表,给了的士司机,做了抵押,这才平安到家。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收拾了一遍,看着站在镜子面前干干净净帅气阳光的自己,挑起一抹安慰的笑容。

  然后立马回到房间火速收拾行李,他要去机场,他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不管去哪,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只要不要同意夜南弦一个城市就可以了。

  夜南弦一口一口的喂着穆翌轩喝粥,鉴于前车之鉴他喂穆翌轩吃之前会用嘴唇试一下温度,确定不烫后,再喂给穆翌轩吃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全职奶爸。

  “妈妈,咳咳,我要妈妈!”

  穆翌轩嘴里依旧喊着穆婉婷。夜南弦听到了,站在一旁的王妈也听见了。

  人在生病难过的时候,就越会想念自己亲近的人。

  “少爷,就让这个孩子见见他的母亲吧!毕竟母爱是谁也给不了,也代替不了的。”王妈看着穆翌轩的样子,也忍不住说道。

  从这个孩子来的第一天,看见这个孩子与夜南弦一模一样的紫眸,和夜南弦至少有九成相似的轮廓,她就怀疑过这个孩子的身份。

  然后又看着夜南弦悉心照顾这个孩子时那眼中流露出她从未见过的那种温暖时,她心中的疑惑就更加肯定了。

  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夜南弦流落在外的骨肉,意识到这点的王妈虽然有些震惊,可是更多确是开心。

  替夜南弦感到开心,夜南弦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爱笑,总是可以看见他那两颗不翼而飞的门牙的牙龈。

  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心确是善良的,只不过,没有人真正的去了解他,去发现他善良的那一面。

  有一次,家里举行宴会,她收拾到很晚,天气又热,她清理着到处丢着的垃圾。一个人一直忙到了很晚,很晚。

  后来她被一阵,啜小的哭泣声吸引了脚步。

  她看见了夜南弦一个人躲在墙角哭泣的夜南弦,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夜南弦看到她时,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惊恐。

  第二天,就有传言说夫人死了。

  也是从那天起,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夜南弦笑了,也没有听过他讲话。

  对于夫人的死,夜南弦始终不能接受,他开始自闭,不讲话,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者说他需要什么?

  过了半个月后,夜南弦就被夜靖禹送走了,至于送去那,没有人知道。

  期间,夜南弦回来过一次,那是两年后,他长高了,人也瘦了,脸上看起来都没什么肉。

  让王妈记忆最深刻的是夜南弦身上散发的那种冷冽的气质,和那触目惊心的伤,新上加旧伤,几乎看不到一点好的皮肤,用伤痕累累,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看着夜南弦的样子,王妈觉得哪里一定是一个比地狱还要恐怖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