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漂泊不定
蓝非璃2021-01-31 11:322,981

  与其说这是一个房间,到不如说这是一个储物室,更加确切。

  整间房不过十来平米,非常狭窄,勉勉强强的房下了一张小床,四周挂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看起来很脏乱,周围还堆放着高高的杂物,堆得足足有一个多高,看起来非常的危险,似乎随时都会一不小心掉下来,砸到人。

  司徒语嫣取出一张凳子也是整间房子里唯一的一把凳子,放在宋佳琪床边,也是她们母女俩用小解决吃饭的“桌子”。

  出去把刚才放在门外的食物拿了进来,打开,放在凳子上。

  “妈,我去看望爸爸了,爸爸现在……”

  司徒语嫣说了一半突然哽咽了,想起在医院躺着的父亲,忍不住眼流满面,设有继续说下去…

  “妈…醒醒,我买了外买,起来吃饭了!”

  司徒语嫣擦干了脸上的眼泪,清了请嗓音,缓缓的坐在床边,用手轻的推了推床上的人儿。

  或许是睡的太沉了,宋佳琪无动于衷,动也没动,一点反应也没有。

  “妈,你别睡了,快醒醒…”

  司徒语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的不安在肆意蔓延,无限的恐惧感慢慢侵蚀着她的内心,她的声音忍不住开始颤抖。

  泪水不受控制的再次落下,她伸出双手去掰宋佳琪朝向墙壁的身子,双手在忍不住的颤抖。

  …………

  屏住气息,用力把宋佳琪的身子掰了过来,露出一张面无血色的脸颊,苍白如纸…

  “啊——”

  尽管是自己的母亲,也有些心理准备,可是司徒语嫣还是反射性的吓了一跳,她从小便是在温室中长大,重来都没有见到过这种场面……

  反射性的从床上弹了起来,一不下心绊倒了放在凳子上的食物,瞬间,凳子上的饭啊,汤啊,洒落一地,一片狼藉…

  看着掉落在地的食物,司徒语嫣陡然一驻,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直接跪倒在宋佳琪床边,一手抓着床沿,缓缓地伸出另一支手,去探宋佳琪的鼻息。

  ——气若游丝

  或许用这个词来形容在贴切不过,司徒语嫣几乎快要感受不到宋佳琪的气息。

  ………………

  “妈,你怎么了,不要这样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不要离开我………”

  司徒语嫣一边哭诉着,一边立马掏出手机,手指颤颤巍巍的按着拨号键,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手机屏幕上。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内心的恐惧让她忍不住手指的颤抖,很简单的一个急救号码,她按错了好几次才播出去。

  ………………………………………………………

  内心怀拽着恐惧与不安,等待的每一秒对于司徒语嫣来说都是无比煎熬的……

  她跪在宋佳琪床边,不停的哭着,喊着,希望宋佳琪会被自己唤醒。

  可是显然自己的想法太过天真,直到救护车赶过来,宋佳琪也没有醒过来。

  司徒语嫣呆呆的站在一边,她忍不住的抽噎着,眼泪嗖嗖的下落,看着医护人员搬着宋佳琪离开了,她的目光被床上的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吸引了,带着好奇的目光,仔细看着上面的字,上面写着“Sleeping pills(安眠药的意思)”

  ……………………………

  司徒语嫣站在手术室外,目光紧紧盯着那几个红色的大字,心中有些说不清的感觉。

  有些期待,又有害怕,她期待那几个大字快点熄灭,毕竟时间越长,事情也就越严重,心中的不安也就越来越浓厚,另一方面,她又害怕结果,结果一旦出来,便是无可逆转的结局。

  结局…或好…或坏…

  ——为什么?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恋情失败,公司破产,父亲一夜之间成为了植物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她,让她来不及准备就需要去适应它。

  一切迫使他不得不让自己快快长大,快快成熟,自己去面对这一切去承受这一切。

  可是为什么连给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又发生了现在这样的事。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或是她错就错在,不该遇见夜南弦,不该认识他,不该爱上他,更不该奢望能够嫁给他。

  ——现在的这一切一切都是他。

  他现在所有的狼狈,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堪,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

  “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北冥寒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向穆婉婷和云相惜道别。

  “轩轩没多久就放学回家呢,要不你等他回来了,再走?”

  穆婉婷右手按着北冥寒的行李箱,有些不舍,没想到才见面,就要分开。

  云相惜听完穆婉的话,脸色一起,上前,下意识地拿住北冥寒的衣袖,附和道:“是啊要不坐一会儿再走吧!”

  北冥寒眼皮向下垂了垂,像是在思索,突然抬头看见出现,在电梯门口的夜南弦,话到嘴边,欲言又止。

  收回视线,抬手抚掉云相惜拉着自已衣袖的手:“不用了,我有空再来看他!”

  穆婉婷和云相惜两人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看着北冥寒的背影:“路上小心一点!”

  云相惜:“记得一定要再来玩!”

  穆婉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有些激动的云相惜——她什么时候对他这么热情了?

  直到看着北冥寒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穆婉婷才转身回房。

  “碰”(碰撞声)

  夜南弦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抓住穆婉婷的双肩,将她用力地推向墙壁。

  夜南弦将穆婉婷包围在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带着绝对占有欲的姿势,让穆婉婷动弹不得。

  云相惜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一幕吓了一大跳,惊讶地瞪圆了双目,双手捂唇。

  ——我靠,这是干什么?

  云相惜感慨了一句,马上夹起尾巴先溜了,这种情况,她实在不宜介入啊!

  反正他们两个孩子都有了,,也不会发生什么事。自己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你干什么?”

  穆婉婷被夜南弦这么一推,撞得骨头都快散架了,浑身酸疼,忍不住火气有些大,用手推了推夜南弦的胸膛,大声吼道。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夜南弦双眸中充斥着愤怒的火焰,语气中有些阴冷,抓着穆婉婷双肩的手一起忍不住加大,手背上青筋凸显,看起来有些不言而喻的恐怖。

  “呵~你在说些什么?”

  穆婉婷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被夜南弦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云里雾里的。

  ——什么什么关系?他在说些什么?无缘无故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看着穆婉婷疼的皱成一团的柳眉,夜南弦怒火顿时被平息下来,手上的力道也下意识的放松。

  “刚才那个从你家出来的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夜南弦故意把“家”那个字咬得极重。

  听完。穆婉婷无力的翻了翻白眼,搞了半天他在计较这件事啊!

  穆婉婷:“他是我一个老朋友!”

  夜南弦:“究竟是老朋友?还是男朋友?”

  夜南弦显然并不怎么相信没人听的话,从一开始,这个女人就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他打心底里还是不相信穆婉婷。

  紫眸紧紧盯着穆婉婷的眼睛,似乎要从里面读出些什么!

  被夜南弦突然这样质疑,穆婉婷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当初说分手的是他,如今说不认识她的也是他,明明错在他,他凭什么现在又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出现来质问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他凭什么?

  她天生就欠他的吗?

  “是男朋友又怎样?”

  穆婉婷倔强的扬起下巴,眼睛直直的盯着夜南弦,故意说到。

  “分手!”

  夜南弦眸子里的火焰又蹭的燃烧了起来,撑在墙上的手握成拳状。

  穆婉婷几乎能听到夜南弦骨关节阵阵响声。

  “你说分就分,凭什么?你是……”

  夜南弦没等穆婉婷把话说完,薄唇便强势的欺上了穆婉婷的红唇,攥取她口中的甜美。

  穆婉婷一时之间,脑子有些空白,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惊愕与愣然。

  任由夜南弦吻着她。

  或许不满足,夜南弦很有技巧的撬开了穆婉婷的贝齿,灵活的舌,快速窜进了她的檀口中,想要掠夺得更多。

  或许是感受到口中突然多出的异物,穆婉婷猛然惊醒,用手用力的去推夜南弦,可是对方却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坚定不移,无奈之下,穆婉婷用力咬了下去。

  口腔中顿时充满了血,腥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因为疼痛,夜南弦反射性的离开了穆婉婷的唇。

  夜南弦微微侧着头,目光紧紧的盯着站在一旁的穆婉婷,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唇角滑了出来,伸出大拇指,抬手利落的抹去了唇角的血迹,

  这个动作给他整个人增添了几分邪魅感。

  就在夜南弦准备抬腿走向穆婉婷时,突然出现的一声稚嫩的童声打断了他…

  “妈咪!”

  夜南弦和穆婉婷不约而同的向声源处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