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景朝辉2020-12-18 11:504,435

  裔魅力漫无目的地沿着街道走着。夜幕下,橘黄色昏暗的路灯被宽大茂密的梧桐叶包裹着透出点点星光,街道幽暗,马路对面行人显得隐隐绰绰,如同恒殊在《天鹅·余辉》中描写的小妖,看不清面孔,只有模糊的轮廓。马路上行人稀少,路边小店也没什么生意,门头的霓虹招牌也懒洋洋的,显得无精打采。一辆小汽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车后拖着长长的红尾灯,消逝在夜色中。

  此时的裔魅力正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感觉生活迷茫,渴望有人给他指出正确的人生方向。此刻又有许多往事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想起了父亲;想起了长期萦绕在心头,懵懂的——爱。

  魅力没有见过父亲,但家里珍藏着两张父亲的遗像,一张是父亲身穿解放军军服的半身标准像;另一张是父亲身穿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扛着机关枪,站在高地上的全身像。他不了解父亲的经历,也很少听母亲谈起过父亲,但他相信父亲解放战争中渡过江,抗美援朝中扛过枪,父亲如果现在活着也算是老革命。他裔魅力是革命者的后代,他们干嘛瞧不起他呢?看英她父母的样,张口知识分子,闭口研究所,简直一对泼妇。

  裔魅力曾记得小时候,他拿个扫帚把站在土堆上,学着电影《英雄儿女》里的王成高喊着:“向我开炮!”然后从土堆上跳下来,摔了个嘴啃泥的情景。他崇拜父亲,虽然没有父亲的一点资料,但他很早就知道父亲是因公殉职的。记得小时候每逢过年过节,父亲原单位工会就会带着米面等礼品来家慰问。

  天黑沉沉的,天空中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灰蒙蒙一片。魅力想着走着,不觉已走出市区,偏离柏油路,走向一条狭窄曲折绵长的土路。他走下一段慢坡,拐弯走进一片树林,树林的尽头有一条土埂,土埂下面便是一潭湖水。湖水如墨染一般暗浊,时而平静;时而泛起圈圈涟漪。

  魅力无力地倚在土埂旁一棵盆口粗的大槐树上,慢慢下蹲,然后蹲坐在大槐树裸露的根茎上。他又想起缠绕在他心头的那段青涩懵懂的情愫。

  那段青涩美好的感情,纯纯的,犹如初春里的阳光般明媚,心旷神怡,令人回味。

  她叫玲,性格开朗,爱说爱笑,笑起来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宛如三月里的桃花,单纯、艳丽。她栗色皮肤,双眸明亮有神,眉宇间透着朝气与凌厉。

  他们那时候,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感情。只有懵懂的期待,和心中涌动着青春的骚动。

  他和她是同班同学,他们曽坐前后桌。他喜欢同她逗着玩,她喜欢从后面用脚踹他的屁股,用脚指挥他干这干那。他屁股上常常留下她的足迹。他也会转过身和她打闹,让她追着他满教室地跑。但放学后各走个的,视同路人,就是平常路上相见,也很少答话,最多相互点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有一次魅力送一位亲戚到公交站,正巧遇见玲和母亲也在站牌等公交车。他们视同陌人,谁也不理谁。公交车来了,玲上了车,她隔着车窗向车下的魅力挥了挥手,魅力也慌忙向她挥了挥手。

  玲每天上学总是背着一个花布拼成的双肩包,双肩包外面贴敷着五六个小兜,看上去十分精美雅致。

  “你这书包是从哪儿买来的?真好看。”魅力羡慕地问。

  “这是我妈做的,不花一分钱,我妈是裁缝。我这衣服就是我妈做的。”玲自豪地用手拉拉衣襟,挺挺胸脯说。

  “让你妈给我做个呗。”

  “这花书包做得了,你男孩子咋背出去呀?”她瞪大眼睛问。

  “这,你甭管了,我挂到墙上当画看。”

  “哼,不给你做。”她一翘嘴角说。

  有次在班上她一踢魅力的屁股,问:“你中午吃的啥饭?真香。”

  “我妈卤的鸡腿。”魅力用手背擦去粘在嘴角的油渍,回过头说。

  “你真抠门,你妈卤的鸡腿也不带来个,让俺尝尝?”她眨眨眼睛抱怨道。

  “行,过几天我让我妈多做个,给你带来。”

  玲“哼”了一声,一撅嘴,低头看书,不再理他。

  没过两天,魅力对母亲说还想吃上次做的卤鸡腿,还让她多做几个。果然中午回家,裔母已将一盘热气腾腾的卤鸡腿端上了桌。

  “妈,我让你多做个,你咋只做三个?”魅力见盘中鸡腿有点少问。

  “我早上有点事,看冰箱里还有三个,大治今天过来,正好咱仨一人一个,也就没出去买。”裔母在厨房炒着菜说。

  “算了,我不吃了。”魅力本来就感觉少,一听还有一个吃客,将拿起的筷子往桌上一拍,怒吼道。

  “咋了?这么大的鸡腿一个还不够你吃呀?”裔母从厨房探出头,不解地问。

  “我得带学校一个。”魅力赌气地站起身正要回自己屋里,听到母亲问,撅着嘴生气地说。

  “在家吃饱,带学校干嘛?给同学吗?”裔母一边炒菜,一边问。

  “嗯”

  “下次多做个再带不行吗?”

  “我已经答应啦。”

  “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是老师。”魅力烦母亲刨根问底,就顺口胡扯道。

  “是那个文老师吗?”

  “嗯”

  “你们那个文老师长得慈眉善目的,咋对你二姐那么凶?不过他对我还算客气。算了,你吃你的,把我的那个给他拿去。他觉得好吃,下次我多做些。我想人家只不过说说,未必会吃。”裔母从厨柜抽屉里抽出一个干净的塑料袋,走到魅力跟前递给他说。

  魅力用筷子挑选一大个的鸡腿装进塑料袋,系好口,外面又包一层报纸,塞进书包,这才又坐下来吃饭。

  下午上学,魅力早早来到班上,他见没有同学注意就将报纸包裹的卤鸡腿塞进玲的桌斗里,自己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玲过来,他扭过身指指桌斗,不说一句话又扭回身趴在桌上继续装出写作业的样子。

  玲从桌斗里拿出报纸包裹的鸡腿放到桌上,打开塑料袋闻了闻,一股浓浓的卤香扑鼻而来。她不好意思吃男同学的东西,羞涩地又按原样包上,腼腆地小声对魅力说:“我不吃,你拿去吧。”她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魅力的背,示意他拿走。

  “谁拿的鸡腿?让我尝尝。”男同学辉眼疾手快走过来扯去报纸,拽开塑料袋,将手伸进去拽下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卤鸡的芳香在教室里飘荡,闻到卤香味的几个男同学围了上来,不由分说地伸手乱抢,就像一群饿狼你撕我扯。最后明同学还舔着手指上沾的卤汁娇娇地说:“真抠门,就拿这一点点。”

  魅力扭头白了他们一眼背过身去,低头假装看书,暗自忧伤。玲看着他们的吃相,很不自然地咧嘴笑了笑,站起身,撅着嘴,低头独自走出教室。

  只可惜那个文老师并不知道,不但没有闻到卤鸡腿的肉香,却背了一个啃学生鸡腿的名声。

  另外,在魅力的心里还留下一段令他值得“缅怀”的记忆。

  一天放学,物理老师将他喊到办公室。他把裔魅力的作业本往他面前一摔,吼道:“不会做,可以问,怎么能抄袭别人的作业呢?你是在糊弄老师,还是在糊弄你自己?”

  “我,我没抄呀!”魅力一脸迷惑。

  “你还抵赖?”物理老师又把玲的作业本扔到他面前说:“你看看,你们俩错得连小数点都一样,还狡辩?”物理老师犀利的眼光瞬时变得咄咄逼人。魅力不愿争辩,也不想辩解。他低下了头,因为他知道,头天放学前玲把他的作业拿去了。

  “今天回家把第五单元后面练习题全部做完,再把本学期学过的公式抄写五遍,明早交来。否则,把家长叫来。”

  老师惩罚性处罚,使魅力不得不度过有生以来第一个不眠之夜。

  魅力同玲的感情真得很单纯,纯得像一滴雨露,没有一点尘埃。对他们来说最快乐的就是每天能看对方一眼。

  俗话说,女人心比海深。女孩子的心思男孩子看不懂,也琢磨不透。高中刚刚毕业,玲结婚了,嫁给一个大她十岁的“老男人”。魅力爱恨交加,有时候骂她贱,嫁给一个“老头”;有时候他同情怜惜她,“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他暗自忧伤,内心既矛盾又复杂。他在这种心情中,将普希金的一首诗修改后,工工整整抄在一本精美的笔记本扉页上。

  玲:

  我曾经暗恋你

  我曾经暗恋过你,

  也许,

  这爱情的火焰,

  在我心中还没有完全熄灭。

  即有嫉妒,又有羞怯,

  但我已不愿让它再打扰你,

  不再想让你悲伤。

  我曾默默地,

  毫无目的的---

  暗恋你。

  都是那个“老头”,

  扼杀在摇篮里。

  月浅灯深,

  独自吟,

  愿上帝保佑,

  他也像我一样love you。

  裔魅力期待着若干年后,把它送给她。

  这种忧伤对裔魅力来说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便被一段刻骨铭心,鲜为人知的感情所代替。

  高考落榜,裔魅力参加了工作,进入一家国营企业。企业主要产品是药棉和医用纱布。他和馨同在一个车间。那是一条纱布生产线,就是将一匹匹纱布漂白脱脂,然后烘干剪裁包装。他负责将一匹匹雪白的脱脂纱布用小推车推到烘干机旁。她负责把一匹匹纱布连接摊平,输入烘干机,纱布绕过几个大型烘干桶,进入裁剪包装工序。

  馨扎着一条已少见的长辫,鸭蛋脸,双眸晶莹透澈,宛如一潭滇江水,柔懦的身姿,好似茉莉花立于天地间,显得文静素雅且娇美。

  他俩个见面很少说话。他喜欢她,她性格矜持腼腆,表情温柔,他与她眼光相遇感觉会蹦出五彩斑斓的火花,使人神魂颠倒,欣喜若狂。他站在她面前,她会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有一次,单位包场电影。他看见她搀扶着一位老人走进电影院。老人精神矍铄,神态飞扬,气宇不凡,给魅力留下很深的印象。

  第二天,他看见她懦懦地问:“昨天,和你一起看电影的是谁呀?”

  “我爷爷。”她低头浅笑,腼腆地说。说话间她的脸绯红,红得像个红彤彤的苹果,垂涎欲滴,非常可爱。这给魅力内心留下深刻记忆。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魅力终于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感,他悄悄地来到图书馆翻阅大量名人情书,终于写下一封信。

  馨:

  自从看到你第一眼,就有曾经相识的感觉。你的一抿一笑,都会使我的心房颤抖。如果你愿意,我愿与你共同驾驭一叶小舟,驰向那温馨的港湾。

  下面落款:爱你的裔。

  魅力来到邮局挑选了一个精美的纪念封,封面中间是淡淡的两片緑叶衬托着大大的镶嵌有金边的淡红色牡丹图案。他又挑选一张白天鹅邮票贴在信封右上角。最后他将信笺小心翼翼折叠好,装入信封,用胶水封上信口。他没有将信札投入信箱,他怕她收不到,或被人拿去,他在上班时趁更衣间没人,偷偷溜进女更衣间,将信札小心翼翼地沿着门缝,塞进她的更衣箱。魅力喜欢用这种含蓄的传统方式传达自己的情感。他认为这种方式更能尊重对方,也更能表达自己挚诚纯真的感情。

  很快馨回信了,也是塞进裔魅力的更衣箱。裔魅力激动得将信札藏进内衣口袋,然后躲进厕所里偷偷打开。信封没有封口,信封正面也没有写任何字迹,封面上是一个穿粉红色裙子的小女孩在看书,上面印着“好好学习”四个红字。

  信笺上这样写着:

  裔:

  对不起,我现在还不愿将自己的青春浪费在感情世界里。我想完成一个夙愿后,再作考虑。

  下面落款,馨。

  刹那间,犹如一盆冰水从头上浇了下来,裔魅力打了个寒颤,他感觉心灰意冷,手脚冰凉,像一具僵尸般僵硬在那儿。过了好大一会儿,魅力才清醒过了。他忖思,信没有封口,后面还有希望。魅力尊重她的意愿,他不去打扰她,只是在旁边默默守护着。

  有好长一段时间,馨没有来上班,裔魅力不知道她去了哪儿?他寝食不安,心神不定。私下打听,听说她因家里有事,请一段时间假。

  一天,馨来了,不是来上班,而是来办手续。馨走到魅力面前,递给他一张纸条,说:“我走了,如果明年或后年考上大学,就来这所大学找我,我等你两年。”

  他捏着那张纸条愣愣地呆在那儿,说不出话来。她用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着他。

  她走了,走出好远,转身向他挥了挥手。他傻傻地愣在那儿,目送她倩丽的背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第二天,裔魅力向单位递交了“辞职申请”。

  一年后,裔魅力没有金榜题名。第二年,他又名落孙山。他没有胆量和勇气去找她,他把她当成自己的影子,把那份爱深深埋藏在心底。她那双水汪汪充满期待的目光,时时在他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戏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戏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