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山中花有色,静待有缘人
高禹2021-02-19 19:013,158

  第二章,山中花有色,静待有缘人

  赏花有意待折花,流水无情送子归。

  2021年2月立春

  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我不愿睁开双眼,只是眯起一条缝偷偷地看向窗外的太阳。太阳像跳高运动员一样跳过山梁,他还在上升,今天一定能够越过世界最高的山梁,能够再一次跨过我所在的山谷。当我瞧见太阳还没有找到落脚点,他还无暇顾及我的屁股,我又一次接续这个清晨没有做完的梦。

  梦是反的,但是清晨的梦是那样的真,使你分不清真假,宁肯重新入睡,也要得到一个完美的结局,为此卧床一日不起者甚多。

  ————————————

  一

  梦里的那个男孩叫高文,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高文家体现了全国绝大多数的家庭状况,虽然不富裕,但过得很安逸。父母努力挣钱,他只要关心学习,唯一有些特别的是高文闲暇时间得照顾家里的生意。

  高考那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高文想做一名老师,他希望自己能够助人解惑,指点学生走出困境,他说:“老师除了关注学生的学习,还要关注学习之外的事情,比如爱好,比如爱情”。我和高文是高中同学,他私下里和我说,是因为孔庆东老师的一篇文章使他产生了当老师的想法的。他说:“孔老师的文章大气磅礴,一气呵成,读来心潮彭拜。”我曾向高文借阅过那本杂志,孔老师的文章写在杂志前,内容是关于“酒”。可是我知道:高文不是因为孔庆东老师,才想做老师的。

  我们的高中生活和你们的同样短暂,老师们变着法地激起学生的学习劲头,于是班里举办了一个活动“写出你想考的大学”,高文顺手写下“华中师范大学”,并将这张标签纸贴在自己的桌子上用来鼓励自己。后来在高中同学的一次聚会上,他回忆说:“只怪自己注意的是那篇文章,却没有注意到孔庆东是华东师范大学的老师,如果自己当时填的是华东师范大学,说不定今天就是一名本科生了。”我知道这只是他的臆想,就他贪睡的模样,又不会学习,再来一年也不可能考得上。

  多年后,经历过社会打磨的我,分明知道高文是会成功的。

  ————————————

  二

  高考填报志愿,高文家和全国大多数的家庭一样,为了选专业费尽了心思。只怪高文上学时不好好学习,可供选择的好专业少之又少,好些个都要耗钱、耗时、耗力。这时的他同样羡慕分数高的同学——“能够选择名校并且专业还好”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高文最终填报的是制药专业,这是家里一致的决定,而且在选专业之初,就有亲戚说:“选制药”。无他,因为石家庄被称为“药都”,在这里有全国最大的青霉素生产基地“华北制药”,还有“石药”、“神威药业”、“以岭药业”,这四个药厂被称为“石家庄制药支柱产业”。除了四大门神“药厂”之外,还有“石家庄第四制药”,“科迪药业”,“乐仁堂”……石家庄数不清的小药厂,制作兽药的,制作农药的,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没有做不出来的。

  填报制药专业,毕业后不愁找不到工作。高文心里想:虽然大学没得选,但是工作随便选。这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毕业后,药厂的门槛是那样地高。

  高考之后的假期是那样的漫长,这是高文第二次经历这样的假期了。电视上播放着“北京奥运”节目,高文却没心思去看这个。高文说:“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报这所学校了,换汤不换药,只是专业不同而已。”我也劝他:“制药专业多好,女生多男生少,好找工作,更好找对象。”

  为了庆祝高文上大学,父亲为他买了一部手机。高文多次向我抱怨:这台诺基亚,不能照相。不过几天后,高文向我展示了它的优点:能够上网登录QQ,还可以玩游戏。所以之后的几天,高文天天抱着它,不论去哪都会带上它。

  神奇的造物主给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施加了很多魔咒,其中一条就是:当你发现了你曾经多不待见的事物的美好时,就是你失去他的开始。

  我再次见到高文已经是离大学开学还有十五天的时间,那一天高文显得非常失落。我清晰地记得那天下午听到村里的大喇叭广播站播报:有哪位社员捡到一部手机请归还失主,电话某某。我还兴致勃勃地搜遍了村里的大小角落。后来我才知道是高文丢的手机。

  那天中午前,高文骑着家里的破旧飞鸽牌自行车出去玩,回来的时候经过颠簸的小坡,手机掉出了兜。直到饭后,高文想要玩时,才发现手机丢了。高文的父亲没有责骂他,只有他的母亲说了他几句,使得高文很自责。高文自责:今天为什么穿一件低兜衣服,为什么要把手机放进衣服兜,为什么要骑那辆破旧自行车出去玩。父亲从高文的眼神中看出儿子的失落,安慰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第二天,父亲问他:“你想要的什么样的手机?”“带摄像头的,可以照相。”高文答道。没过几天,高文人生中的“第一台”手机便被他拿在了手里,这部手机是诺基亚3110c,可以照相,上网。高文也很快从失落中走出来,更多地关注到新手机上。

  ————————————

  三

  多年后的一天,高文拿着手中的诺基亚手机,最后一次行走在乡村的小路上。这时天下,塞班刚死,安卓横行!这部诺基亚手机陪伴高文走过了他人生中最美好,也是最黑暗的时代。诺基亚的消亡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也代表高文逝去的青春。

  高文想留着它作为对那个懵懂、迷茫、无助、奋进、冲动的人生的纪念,但想到母亲说的,内心又松动了。村里时不时会有一些收旧电器的外村人,他们拿最实用的陶瓷盆、菜刀、剪刀来换取旧手机、旧电视、旧冰箱……可是像我们这样的村子,哪里会有旧电视旧冰箱,就算有谁家会舍得扔呢!外村人收到的电器,除了手机,就是一些电锅一类的小电器。有时,我会看到外村人的杂物车上堆放的旧冰箱、旧洗衣机,就会露出诧异的表情——谁家这么富有会扔这么好的冰箱、洗衣机(从电器损耗上看,已经用了好几年了),我家可是刚刚购买了洗衣机、冰箱。

  人民的生活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富足起来的,可是人民生活美满幸福,啥是标准呀?

  有人说,幸福的标准就是结婚“三大件”,只要备足“三大件”,这样的生活就是幸福的生活。可是我觉得:每家每户扔掉的家用器具就是一个标准,从前一个瓷碗焗了又焗,舍不得扔,后来碗破掉就会被扔。没几年生活变好了,从扔破碗到了电话机、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生活用具的丰富以及耗损代表了人民生活从无向有,从高损耗向低损耗发展,现在更是向着AI智能过渡。当电器在一个国家普及化,代表了这个国家经济发展程度的提高,人民生活趋向富足。电器高损耗率向着低损耗率转变,标志着电器厂家不仅仅只关注实用,更是向着耐用升级,体现了电器行业“匠心精神”。

  高文收拾出自己用过的两部手机,除了手机没有啥别的。他尝试着给每一部手机充电,希望再看一次里面的内容:对未来的期许、规划,还有每一条短信。多年不用的手机,已经再也充不进一点电。高文看了看充电头,怀疑是充电器的问题,因为手机电池还是新的用了没几个月,但是充电器的插头已经伤痕累累,被他咬了不止一次——过去几年,每次手机充不进去电,高文都会用牙咬一咬充电头。高文还想过是不是换一个充电器试一试,可是这个安卓机满天飞的时代,哪里会有过去的手机配件。

  高文不舍地将手机放入茶几的抽屉中,并告诉母亲。几个月后的一天,高文想起了这件事去翻抽屉,哪里有手机的踪影。母亲说:“几个手机换了一把菜刀和一把剪刀。”

  ————————————

  四

  山中花,年年红,

  此间人白了华发。

  看着父母渐渐苍白的头发,高文越想越不是滋味:如果这些年,自己好好工作,生活是不是会好一些;如果这些年,自己谈个恋爱,父母的操劳是不是会少一些;如果自己婚后有了孩子,父母会比现在还要快乐吧!

  生活缺少了多少个“如果”,就有了多少个“无可奈何”。既然无可奈何,还去管它做什么:向前看,不要向后看,向后看是给历史学家的,向前走是给平凡的我们的。

  想着想着,高文看向山头,今年给自己下了一个目标:解决终身大事在当前。

  眯着的双眼被太阳晃得厉害,我看一看表已经八点五十分,是到了该起床的时刻了。坐在床头,我想着梦里的高文:这不就是我自己吗,可是又不全是我自己,起码我没有反复经历人生的本领。

  梦,似幻似真,你以为它是虚幻时,它却倒映着现实中的种种;你以为它是真实时,它却无一处能找寻到。《红楼梦》曰: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梦就是如此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