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病人
叫花子不是花子2021-05-27 09:432,460

  “你个小杂碎,我们咂们的时候竟然还不给我们开门。害的老子差点就被丧尸咬到。”

  “大哥他好像是个精神病!”

  “废话,精神病院里不是精神病是什么?”

  “那怎么办?”

  “打,给我往死里打!”

  四五双滴着污血迎面而来,毫不留情地踹向封渊。

  封渊身体瘦弱靠坐在墙边,任凭身体承受着拳脚,如同暴风骤雨般。

  封渊却是一脸波澜不惊,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也感觉不到恐惧。

  甚至睡眼朦胧。

  身体像是个布偶,没有灵魂,在拳脚中摆动,眼角,嘴角,鼻孔,耳朵,都缓缓渗出了血液。

  可是这个面庞看起来很是文静的大男孩,却一声不吭。就像拳脚从未打击在自己身上。

  就在此时

  病房角落一直紧闭的衣柜里,忽然冲出来了一个年轻女子,身穿白色护士服,还未站稳就斯声大喊。

  “住手。”

  几个施暴者顿时一愣。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就这一恍惚的时间,护士就奋力拉扯开五个兵匪,阻止他们再向封渊身上施以拳脚。

  一把将自己的身子挡在了封渊身前。声色俱厉。

  “够啦,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病人?”

  几个闯进病房的土匪面面相觑,但随即眼前忽然一亮,末世半个月,战斗部队和行政机关早已淹没在了铺天盖地的丧尸潮中。

  他们这些散兵游勇,勉强靠着人少,目标小,在城市废墟中挣扎求存,日子过地朝不保夕。

  今天被丧尸逼进这家医院,没想会遇到这种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妹子。

  心中一些压抑了很久的想法突然就窜上了心头,五个人面面相觑,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仅仅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彼此的心中的想法。

  护士见以为是自己的话,唤回了五人的良知,毕竟对方身上还穿着代表执政党的鹰巢标致。顿时松了一口气,回身看向已然浑身是血的封渊,轻轻用还算干净的袖子擦拭着封渊脸上的污血,关切而温柔的问道

  “封渊你没事吧?”

  封渊有些呆滞的目光,甚至可以说算得上痴傻,眼珠间或一轮,瞥向了这个自己最熟悉的面庞。

  用稚童一般的语气缓缓的说道。

  “张护士,我是不是该吃药了?”

  被叫做张护士的年轻女人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身子一抖,有些惊恐的问到

  “你多长时间没有吃药了?”

  封渊有些呆呆回想了一下,

  “大概有三天了吧。”

  张护士脸色忽然变得煞白,顿时表现的有些慌乱,跌跌撞撞赶紧跑向封渊的床头柜儿,就要去拿药。

  却没想到不小心撞到了入侵者的怀里。

  而脑子里早就被龌龊画面填满的匪徒,看到女护士竟然自己往怀里撞,哪里会放过如此美妙的机会,一把就抱住了张护士的腰。

  “小姐姐末世相遇即是缘分,不如我们,深入了解一下?”

  但是张护士,却没有像一个无知少女,表现出应有的惊恐。

  反而表现的是异常的彪悍,直接一肘顶在了入侵者的胸口,可惜她的力量太小,根本就没有对对方造成任何的伤害。

  身体被束缚住的张护士只能拼命的大喊。

  “放开我,病人现在需要药物稳定病情,现在你们的处境十分的危险。病人需要药物!不然大家都会死。”

  但是被色欲冲昏了头脑的五个大汉,怎么会听从一个自己手中**的话,护士越是在自己的怀中挣扎,他们就越是兴奋。

  张护士似乎也明白自己空洞的语言,无法轻易的解释清楚现在复杂的状况。

  只能拼尽自身的全部力气。试图挣脱身子,爬到床头柜中取出药。

  五个人色欲熏心,一起用力,一把就将护士按倒在了病床上。一个兵匪直接当人不让,骑在了护士身上开始撕扯,护士外衣。

  封渊看着这一幕,似曾相识,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一些片段,场景不同,人物不同,但是动作几乎相同,四个人抓住女人的四肢,一个人让女人压在身下,肆意**。

  但是又想不起,这些场景是在何时何地。

  或者说,其实封渊,几乎想不起任何事,他脑海中只有两个事,

  一个是自己叫封渊,

  一个是自己每天要吃一种味道很苦的药丸。

  可是自己从哪来,到哪去,为什么吃药,自己一点都记不清。

  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现在为什么会奇怪自己吃药这件事情,难道吃药不应该是很正常的吗?

  抬眼看了一眼奋力挣扎的张护士,一种莫名的直觉告诉自己,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封渊眉头,忽然起身。

  “药,不用吃了吗?你们为什么拦着张护士给我拿药?”

  封渊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插嘴是不是不好,但是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难道吃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事吗?

  是吗?

  不是吗?

  张护士见到封渊竟然主动说话了,不由大惊失色,大喊大叫到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求你们啦,你们想要什么我知道,但是能不能让我给他喂完了药。

  喂完药你们要怎么样都行。我求你们了好不好。

  现在时间十分的紧迫,他已经开始恢复思维。再不喂药,咱们都会死在这里,可能比死还要可怕!”

  即使,张护士声嘶力竭,但是这群生死经历了太多的兵匪,怎么会将这种屁话放在耳朵里。

  一个傻子不吃药,最多就是更傻,说出这么玄之又玄的话,无非就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但是这些话,却一字不落地飞进了封渊的耳朵里,可是自己脑子却无法将这句话全部理解,什么叫恢复思维,什么叫比死更可怕。

  “张护士,恩,我感觉我的脑子有点奇怪。它……”

  封渊,很想形容一下自己现在的感觉,但是自己好像想不起任何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奇怪。

  但没等封渊深度思考,忽然骑在护士身上的兵匪一脸不耐烦的喊道

  “智鹏,俊彦,你们俩把这个傻子拖出喂丧尸,在这叽叽歪歪妨碍老子办事!”

  两个兵匪顿时立正敬礼,大喊一声

  “是!”

  话音刚落,两个兵匪一左一右,就直接驾着封渊,将封渊瘦弱的身体,拖向了门口。而封渊也没有反抗,就像是个听话的孩子,露出天真懵懂的目光。

  见到这一幕,护士不顾被撕开的胸襟,疯了一样的大喊

  “不要,不要,不能把他送出去,一定要吃药,不能让没吃药的他,面对那些东西,不要啊!……”

  啪,的一声脆响,骑在了女人身上的兵匪一巴掌删在了护士的脸上,鲜血从嘴角直接就飞出来了。

  在空中如同晶莹的红色水滴,飘着抛物线的轨迹,缓缓落地,溅开了7瓣。

  封渊的眼睛精准的捕捉到了每一个画面,就录像带在像十倍慢放。

  录像带是什么。

  同时自己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段画面,一个十分健壮的大汉,骑在自己身上,用比自己脸还大一圈的手掌,抽向自己左脸。

  而自己用左手,一把握住了对方跟木棒一样粗的无名指,向后掰去,然后右手伸出,一把扣住对方喉结,将对方的喉结扯了下来。

  当时的鲜血和现在的鲜血似乎有些不同。更加鲜红跟加纯粹。

  这种东西好像叫做……记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我不是精神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世我不是精神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