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莫名其妙的人
Gabriel2021-09-11 17:522,160

  将授印随手放进了腰间布袋里。此时的何晴心里有种感觉,自己不是来勘验现场的,这是扫荡啊!

  退出南侧西屋。转身来到南侧东屋。

  看着南侧东屋,何晴有些疑惑,为什么西厢房两间屋子贴了封条,而这两间房却没有呢?

  刚想推门,发现地上有一小段东西,捡起来一看,是一节熏香。闻了闻,发现味道有些奇怪。不管了,先收起来。

  这一夜何晴检查了全部六间房子,除了前三间有些收获以外,剩下三间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咚~咚咚咚,这时外面传来梆子声,“丑时四更,天寒地冻”。

  “真好,三更的鬼,四更的贼,我现在就属于四更贼那一类了。”何晴摸了摸腰间,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自己。

  四更天了,凌晨一点到三点是四更。前一天吃的东西,早就消化没了。也不知道更夫所那里有没有吃的。

  突然,身后东侧围墙外面有人说话,“快点,夜巡的禁军要来了。”

  “闭嘴!”

  何晴心一惊,赶忙吹灭官灯,躲了起来,这个时候出来,非官即匪。不对,那我算什么?也对啊,真的是非官即匪。

  将熄灭的官灯放在角落,躲在了廊柱后面。

  这两个人动作十分轻巧,落地声音很小,但是身材偏瘦,看身形应该是一老一少。

  “什么味道?”老问少。

  “好像是女人味道。”

  “啊?臭小子,一天到晚净想女人。看上谁了?我给你提亲去。”老者低声呵斥着年轻人。

  “我,我很中意何县尉家的千金。她真的很好。”

  “啊呀,小崽子啊!你真是想要我的命啊!去岁有人去何家提亲,那家姑娘誓死不从,谁说都不行。后来都上吊了,同时他家的大公子也差点丧命。幸得高人救助,姐弟俩才得以侥幸活命,你敢去提亲你疯啦吗?”

  “呵呵呵,那姐弟俩不是没死成吗?”

  “是没死,你知道提亲的人后来怎么样了吗?不知道吧?!年轻人,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提亲的人怎么了?”廊柱后面的何晴也是好奇宝宝发作,是啊,提亲的人怎么了?

  “你还是别问了,赶紧办事,办完赶紧走人。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此时何晴的脑子好像有一群人在敲锣,叮咣乱响,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背后的弯弯绕这么多。

  但是这还是得感谢提亲的人啊!不然就没有自己了啊!

  何晴倚在廊柱上,看着两人直奔西侧两屋,小心的揭开封条。一人进入屋内,一人在外把风。

  过了一会儿屋内老者冲出,“不好了,有人捷足先登,咱们中埋伏了。快走!”

  “哪里有埋伏?不就是东西被官府收走了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咱们去官府再把东西弄出来不就得了?”

  “哪里有那么简单啊?是藏在暗格的东西被发现了。”

  “发现就发现呗,前朝都灭亡了。前朝的东西就得看新朝怎样处置。依我看哪,再过几年,南边陈国皇帝也得被我皇灭掉。”

  “傻孩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拿谁的钱你得为谁办事儿啊。”

  “此事办不成,你拿我怎样?大不了钱不挣了。怎么着你还要杀我啊?就像他们五个一样?”

  “哎呀,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还拿这个说上事儿了,都说了那是意外呀。”

  “不好,有人!”

  二人赶紧关上门,贴好封条。一个跳上屋顶,躲在了烟囱后面。一人贴在房檐上。

  此时的何晴心中内牛满面,因为她也想那么潇洒。现在最low的就是自己,只能在廊柱后面。

  正想着,东侧的墙头上冒出了两个脑瓜。“没人,走。”

  两人动作整齐划一,越过围墙,落在了刚才一老一少站在那个位置。

  过了好半天,他俩才慢慢的向前迈出几步,十分的谨慎。

  “等等,好像有人来过这里了,味道不对。”一个声音粗犷的壮汉提醒另一个人。“好像是女人。”

  另一个人的声音很中性,分辨不出性别,“你个憨货,脑子里是不是净想着女人了?这乌漆嘛黑的,有也是女鬼。赶紧!”

  这是第二拨人了,说着同样的话,走着同样的路,不同的是,烟囱后面的人被发现了。

  “尔等何人?”粗犷壮汉率先发问。

  “何人?哼,何个屁人。你们什么路数?”之前的少年有些不服气。

  “吾乃黄……”

  “黄个屁黄,打完再说。”言罢,年轻人抽出短刀,抹向后来的粗声壮汉的脖子。

  老人也抽出短刀与中性男打做一团。

  虽然是打着,但是他们的声音控制的极小。院外面基本上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躲在廊柱后面的何晴似乎发现了点什么问题?

  四人的武功是有套路可循的。

  后一拨声音中性的那个黑衣人,似乎腿上有伤,打起来扭扭捏捏的,放不开。

  与之对阵的老者,刺杀动作角度刁钻,脚步灵活,身形轻盈。

  粗犷壮汉,动作大开大阖,这动作倒适合打群架,或者军武战阵当中使用。

  和他对战的年轻人,看似经验不足,但是,哎,这些动作眼熟啊。

  何晴看了一会,这是警匕格杀术啊,前世警校专门教过!实习的时候也用过。但是动作还是稍稍有些差距。

  也是,前世学的匕首术,就是武术大家针对匕首特点,给学校专门定制的。与传统武术相似也很正常。

  再看到时,已然隔世。

  这四个人什么时候能打完呢?看着都着急。

  拆了十多招,四人不约而同向后退一步。

  老者喘着粗气指着对面的壮汉,“你,牛千刀吧?如果是,咱们就别打了,有话好好说说。如果不是,咱们接着打。”

  壮汉刚想说话,那个声音中性的人开口了,“你是哪的?”

  老者笑了,“这位可是内侍省的黄门?

  “高人呐,一照面就看出我等路数,敢问这位高人,哪条道上的啊?”

  年轻人把话接了过去,“先别问我们,回去和你们主人说,他交代的事,即使办不成,也会给他一个足以信服的交代。”

  听闻此言,壮汉抱拳上前一步,“既如此,我等告退!”说完拉着太监转身就走。

  一转眼,四人跑了俩,留下了莫名其妙的何晴。莫名其妙打一架。然后说了莫名其妙的话,最后莫名其妙的就走了。

  嘶~!何晴倒吸一口凉气,好大的一个阴谋,好奇害死猫,不该来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在隋朝的悲惨开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身在隋朝的悲惨开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