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一家人
白云黑土2021-01-28 09:222,617

  培培正在摆桌子的时候,孙凤民家的两个孩子先过来了,一溜烟的跑进了屋,等到看见爷爷正盘腿坐在炕里,立马蔫蔫的靠墙站好,培培甚是惊讶,这么皮的两个孩子,竟然这么怕爷爷!

  孙凤民两口子先过来的,进门直接进了里屋,正坐在炕上陪老爷子唠嗑,孙凤义跟他们俩也就前后脚,看见老妈和妹妹正要往上端饭,忙在水缸旁边的盆子里涮了下手,帮着一起往饭桌上拿东西。

  等到老爷子动筷了,其他人才开始动。因为今天是全家一起吃饭,所以特意多炖了菜,土豆白菜,培培本身喜欢吃炒菜,不怎么喜欢吃炖的,可饿了这么长时间,估计闻着猪食都是香的,哪还顾得了什么挑食不挑食,竟是这几顿以来,吃的最香的一次,竟然吃了两个大饼子。

  孙家的规矩,长辈开始动筷,晚辈才能开吃,饭桌上不能说话,不能手杵饭桌,坐姿要挺直,要端起自己的碗,吃饭不能吧唧嘴……等等一系列的说头,全是孙志君定下的,所以饭桌上很安静,除了偶尔筷子和碗碰撞会发出一点声音,再就是小孩子的吸鼻涕声。

  培培在自己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之前快速吃完下了桌。她嫂子也真是够可以的了,光顾着自己吃的香,从开吃就没抬头管管孩子。

  后来可能是老爷子也有些受不了,直接开口,“凤民,给孩子醒醒鼻涕!”

  “雅兰,管管孩子!”孙凤民坐在炕上起来一趟不方便,正好自家媳妇坐炕边,还挨着孩子,顺手的事。

  要不说张雅兰干活利索呢,答应了一声之后,直接拽过小的,就那么伸手放在孩子的鼻子上,说了一声醒,只听呲一声过后,是张雅兰吧唧一下把手里的鼻涕甩在了地上,然后没事人似的把手往裤子的侧面噌了两下,接着开吃。

  全家人也都没在意,可这一幕正好被刚刚吃完饭,坐在一旁凳子上的培培看见,而且,那一滩好巧不巧的差点甩在她的鞋上,害的她差点没把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屋里实在是呆不下去,培培索性出去走走。不然,她肯定会疯掉。

  一家人终于安静的吃完饭,小孩子呆不住,立马爬下炕走人,关淑梅在捡桌子,孙凤民推了推依然坐在旁边没动的媳妇,示意她下去帮忙。被张雅兰怂了一下胳膊甩开了。

  看到这一幕的关淑梅并没在意的笑笑,“不用了凤民,你媳妇月份大了,就让她在那坐着吧。”说完端起饭盆出了屋。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孙志君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大儿子一眼。倒是孙凤义帮着自己的母亲,三两下就把桌子给收拾干净搬下了地,搁在墙角放好。

  看见三儿子已经坐下了,坐在炕沿边的孙志君咳了两声清清嗓子说到,“今天呢,找你们哥俩过来,是想商量一下前趟街我刚申请的房号的事。”

  孙志君说着瞅了眼认真听自己说话的两个儿子,“咱们家呢,劳力少,就咱们爷仨,所以有什么活就得提前干,我寻思着从明天开始,趁着还有段时间才能收秋,咱们抓紧先把地基弄好。”

  “对了老三,跟你那些师兄弟招呼打的怎么样了?”在孙志君想要申请房号的时候就想好了,怎么都要找人,儿子又是学瓦匠的,都赶在一起,就先预订一下。

  “放心吧,爸,今天我又去通知了一下,明天一早,保准到!”

  “恩,行,那就行,你办事我放心……”既然该说的也都说了,孙志君下了地,背着手准备出去走走。

  眼看着老爷子要走了,张雅兰使劲在自家男人的腰上掐了一把,但不管她怎么使劲,孙凤民就是不开口,没办法,张雅兰硬着头皮赶在老爷子走出门口之前问出了口,“那个,爸,我听说凤义这次盖房子,准备盖个三间的?”

  已经一只脚迈过了门槛的孙志君又站定了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问到,“恩,咋滴,你有啥意见?”

  “没有,我怎么会有意见,就是,我跟凤民结婚的时候也才盖了两间的……”

  “这就要问你男人了,当初我也是让他学了木匠的,可他倒好,什么也没学成!我也是给凤义准备了两间的钱,其他都是他这些年自己攒的!”说着把目光看向大儿子,“你爹我就这么大能耐,眼看着也是要土埋脖子的人了,今后的生活要怎么过,全靠你们自己,哼!”说完一甩袖子,直接走人。

  “那什么,凤义啊,我跟你嫂子就先回去了哈!”真是,这老娘们就是没脑子,当着自己弟弟的面问这种问题!

  直到两人到了大门口,孙凤民还在抱怨,“都说了不让你问,你非要问,这下好,咱爸生气了吧!”

  “凭什么不问,说的好听,什么会一碗水端平,背地里不知道搭帮老三多少,你要是有老三一半机灵,我都不用挺个大肚子还替你操心了!”

  ……

  培培真的是受够了这里,现在要是有个人能让她回去,让她做什么她都答应!越想越委屈,眼泪就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就这样出了门口低着头一直往西,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之前烧鸟的小河边,此刻河边正坐了个女孩,看年纪和自己差不多,旁边放了个洗衣盆,脚边是个木板,手里拿着个木棒正在一下一下用力的砸着衣服。

  培培迅速在自己脸上抹了两下,把之前流出的眼泪擦掉。等到走近了才发现洗衣服的原来是车艳霜,车二丫。

  培培忍不住走过去蹲在在她身边,“你怎么这个时候出来洗衣服啊?”这个时候正是家家都吃饭的点,所以培培才好奇的问。

  别看两家是邻居,实际上两家的孩子从小就不在一起玩,确切地说,是没人喜欢找车家的孩子一起玩儿。车永胜是个酒鬼,脾气也不好,因为家里头三胎都是闺女的缘故,脾气越发不控制,轻则骂几句,重则直接动手打孩子。

  至于车家的女主人,不提也罢。可能是压抑的太久了,总之自从生了儿子以后,立马翻身农奴把歌唱,各种作妖,走在哪里都是一副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样子,更别提她那碍眼的三个闺女了,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她们的,反正闺女迟早是别人家的,只有儿子才是自己的。

  问完话培培就后悔了,因为她听见了淡淡的抽噎声传来,而且对方也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就没再开口,转而使劲儿的锤起衣服来。

  “呃,你没事吧?”培培小心翼翼的问。

  不问这句还好,谁知道培培这一问,刚刚还低泣的人儿,立马哭声更大了。

  培培自知惹了篓子,走也不是,就也不是,只能默默地蹲在那里,等待对方的平复。终于在培培双腿成功蹲麻了之后,车二丫停止了哭泣。

  “我妈说我爸跑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以后生活会更艰难,所以,从今天开始晚饭就别吃了,而且我们几个丫头片子,吃了也没用,不如把粮食都留给斌子……”

  “那你妈她也太过分了!”一时气愤,培培从蹲立的姿态站了起来,却忘了蹲的时间长了,猛然一起身,眼前一阵发黑。

  这,原主的身体也太差了吧!

  “能有啥招儿,我们姐仨,从小就听话,干的活从来没比男孩子差,更是连小学都没念完就下来干活,可是他们还是不满意,今天下午我听我妈的意思,家里不好过,是想早点给我大姐嫁出去,好换点彩礼钱……”

  “这……”培培刚想说哪有这样当妈的,这也太混蛋了,又一想,毕竟是人家的亲妈,这样说也不好,就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商女进化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商女进化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