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七岁看老
梦回百年2021-07-22 09:184,342

  李金生和锔匠学艺走了,去走街串巷的跑江湖,雷锔匠无儿无女,很看好李金生,李金生能说会道正好与自己互补,这样以后可能会多些活,雷锔匠想着。

  “娘,小叔去干什么了,小叔为什么要和别人走呀”李帅问道。

  “你小叔去学本事了,等着过几年,你小叔学好本事就回来了,你也要好好读书学本事”肖安利摸着李帅头说道。

  “小叔不读书怎么学本事,过几年是几天呀?”李帅接着问道。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肖安利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说道。

  李帅很快就从悲伤中走了出来,每天和以前一样去学堂上课。

  李帅又长了一岁,已经九岁了。

  夏天,张虎带着长工拉着骡子去梁地干活,在路上迎面走来了一个推着车的村民,车上装满了柴火,挡住了村民的视线,村民并没有看见张虎,长工看着装着柴火的独轮车并没有停下,一脚踹在了车的前缘,村民感觉突然停了下来,放下车,看到原来是镇长张虎。

  “原来是张镇长,对不起,我没有看到您”民村笑着说道。

  “嗯,你把车往旁边移一下,让我先过去”张虎无所谓的说道。

  村民左右看了看路,就一条上下山的小路,路两边都是半人高的田埂,然后说道:“张镇长,你看这路,我推着车,实在是让不开,这么高的埂,我退不上去啊,您拉着牲口,比较方便,要不然镇长,您受累让我先过去”村民无奈的说道。

  “你把车卸了,挪开”一个长工说道。

  村民看着一车的柴火,好不容易才装好,卸车,再装车,那一上午就过去了,村民指着车继续说道:“张镇长,您看着……”

  “赶紧的吧,就这么一条小路,都让你霸占了,你少弄点柴火,多跑一趟,你这样,一会让上山的人怎么办”张虎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就是怕影响别人,所以才这么早就赶紧下山,但是没想到……”村民还没有说完话

  一个长工直接将车掀翻,骂道:“你他娘的这是还怪我们挡你路了,还是说我们不应该这个时候下地”。

  另外一个长工还没有等长工说完话,直接一脚将村民踹到倒在地,两个长工不顾民村的阻拦,将独轮车踹坏,将柴火扔到了路两边,村民满身是土,被打的鼻青脸肿,瘫坐在田埂上,想站也站不起来。

  村民休息了一会,感觉身体没有那么疼了,一瘸一拐的走回了镇上,并走到了谢忠红的药铺。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谢忠红看着满脸是血的村民走进药铺感觉问道。

  谢忠红说着话赶紧拿出盆子倒上水,先让村名洗一洗,然后从放药的抽屉里拿出止血的药。

  “谢老,我叫张虎家的长工打了”村名洗完脸上的血无力的说道。

  村名把自己被打的经过和谢忠红完完整整的说了后道:“谢老,您德高望重,在镇上没有人不听您的,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哎”谢忠红叹了口气道:“先给你看看伤,等着张虎回来,我让巡护队把他叫到祠堂”。

  祠堂内,村名与张虎各执一词,张虎一直强调村民不但不让路,而且还看不起长工并辱骂长工,所以长工才动手打人,自己也是拦着长工不让打人,但是实在没有拦住。

  张虎道:“我已经按照镇规,处罚了长工,现在两个长工被扣了两个月的粮食,在家背诵镇规,反省自己”。

  村民说道:“你根本没有阻拦,任由你家长工打我,而且没有你的意思,你家长工怎么会动手打人……”

  村民还在说话,被谢忠红打断道:“行了,这样吧,你把罚你家长工的粮食给他吧,再赔两块龙洋当医药费和坏的独轮车了,这件事就算了吧”。

  张虎道:“听谢老的,我早就准备好了粮食和钱,我也打算回家后给村民道歉的”。

  村民还想说什么,被谢忠红制止了,张虎搬了一袋玉米给了村民,并且丢给了村民两块龙洋,道:“对不起啊,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长工,让你受委屈了”。

  张虎见状村民没有说话对谢忠红道:“谢老,那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说完话张虎走出了祠堂。

  张虎走出祠堂的时候心想,一定要把镇上的巡护队全部换成自己人才行,这样才能在镇上完全说了算。

  “谢老,这……怎么办”村民指着粮食和钱说道。

  “拿着吧,没事,你不要再找张虎再说此事了,也许这个是对你最好的结果了”谢忠红说道。

  村民也知道,张虎能赔自己这些粮食和钱已经是完全看在谢忠红的面了,如果自己再找张虎,也许日后张虎会报复自己。

  村民走后,谢忠红陷入了沉思,王家和张家打人,着明显是要在镇上立威,还好还有巡护队和自己家里的两杆枪,王张王两家不敢瞎胡闹,但是张家和王家好像也买了枪……谢忠红不敢再想,越想越害怕。

  李帅虽说每天都会上课,但是性格变得很内向,不爱说话,不再喜欢和其他小孩子一起玩,回家后,就看爷爷李尚喜留下来的书,父亲李福生已经把书全部分类,放在柜子里,李帅用所学为数不多的字看着书,懵懵懂懂,有时候不懂了就会问父亲,但是父亲对于书上的字和道理有时候也不懂。

  王东升和张勤兵看着天天上课认真学习的李帅心里就不舒服,下课休息的时候,王东升指着李帅道:“你去给我捡二十颗石头子,我要玩”,李帅看着王东升没有说话,走出了房间捡了二十颗石头字,王东升见状道:“妈的,捡这么大,怎么玩”一把推到了李帅。

  ……

  “你吃的是什么,给我吃一口”王东升抢过李帅的玉米面馍咬了一口,然后吐了,把馍扔在地下踩烂。

  “王东升,怎么样,输了吧”张勤学、张勤兵两兄弟与王东升玩打包(用纸叠起俩的四角,打着玩)。

  “你们等我一下”王东升说完话跑进学堂看见李帅在练字,顺手抢过练字的本子撕了几张纸,就要叠包。

  李帅见状与王东升争吵,又被王东升和张勤兵推倒在地,李帅哭着回家。

  肖安利带着李帅来到学堂找袁先生问问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王东升老是欺负李帅。

  袁先生道:“都是小孩子嘛,革爷是在所难免的,再说了王东升怎么不去欺负其他小孩子?肯定是两个小孩子都有错”。

  “你当先生的都不知道王东升为什么总是欺负我儿子,我怎么知道,我把孩子送到学堂,你作为先生不应该好好教育吗?你不好好管教王东升,反而说这样的话”肖安利听了袁先生的话稍微有些不高兴。

  “我会批评教育的”袁先生说了这么一句话后接着道:“要上课了”。

  “狗蛋,你以后离王东升远点,离得远他就不欺负你了,还欺负你,你就打他,你还比他大了一岁,比他高”李福生无奈的说道。

  李帅天天在学堂被王东升欺负,被家里人知道后,刘红分说道:“别去上学了,上了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像他小叔一样,早点学个手艺,都十岁了,赶紧学个手艺,以后还能有个饭碗,哪怕是跟他大伯从小学个木匠呢,上学没用,每个月还得往学堂交粮食”。

  李福生没有说话,肖安利道:“娘,不管花多少钱,我也想让李帅读书,家里条件不允许,可以的话,我还想把李芳送去读书,省的以后嫁去婆家受人欺负。”

  “家里没有粮食我去想办法,不管李帅能学多少,以后怎么样,我一定要让他读书识字,懂道理,不能和我一样”肖安利继续说道。

  等着李帅在家的时候,肖安利经常说道,儿子你一定要好好读书,长大了才有本事赚钱,娘就等着跟你享福了,你长大了也不能忘了你姐姐,娘虽然生了你,但是都是你姐姐从小看护这你长大,以后你得为你姐姐做主了。

  李福生等着自己里地不忙的时候还会和肖安利一起去外父(岳父)家里地帮忙,肖安利借了外父家的粮,李福生心生感激,但是不会表达,只知道多干点活,让外父老两口省点力气。

  李帅还在坚持上学,某天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肚子不舒服,李帅在下课时间去茅缸(厕所),正蹲着拉肚子的时候,王东升走了进来,看见李帅在拉肚子,笑了笑道:“李帅,我想撒尿,我快憋不住了”。

  此时李帅肚子正疼,没有搭理王东升,王东升见状道:“你不说话,那我可就尿了”,

  只见王东升站在李帅面前,从李帅蹲着的两腿之间尿到了茅岗里。尿完了还说了句:“真舒服”。

  ……

  李帅看着被王东升尿湿的裤子,默默的流下了眼泪,但是没有告诉任何人,此时的李帅就如小叔李金生一样,在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李帅想到了小叔,小叔很久没有回过家了,不知道小叔现在怎么样了……

  “娘,我不想去袁先生那里上学了,我想在家里看书,看爷爷给我们留下的书”李帅回家后向肖安利说道。

  “怎么了,受欺负了又”肖安利说道。

  李帅早在回家的路上想好了怎么和母亲说,然后道:“娘,我学的字也差不多了,而且袁先生教的那些个道理,我在爷爷留下的书里面都可以看到,我们也不用再给袁先生交粮了,我肯定在家里好好看书,娘你放心,我碰到不会的,我去问袁先生,不行的话问谢爷爷也可以啊”。

  肖安利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是在学堂又发生什么事了,只是不管怎么问,李帅都说没有,肖安利心酸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你想好就行了,你长大了,娘也管不了你了”……

  转眼间秋天到。张虎经过一夏天的暗箱操作,把巡护队全部换成了自己人,队长由王郎朗担任。

  今年的雨水很足,收成很好,到了秋天还不时的在下雨,雨一下就是好几天,镇上面有四个打谷场,供给村民晾晒粮食和打豆子用的。

  打谷场,春天的时候会用牲口犁地种上庄稼,等着收完秋之后,再由镇长安排人用牲口套上石柱再将打谷场压实压平,镇长会把打谷场给每个村民平均分摊一点地方,让村民在里面晾晒粮食、堆放草垛和柴火。基本上每个村都会有打谷场,打谷场在冬天也是孩子玩的最开心的地方。

  张虎与王朗郎两家人早早的就先把打谷场收拾利索,等着打谷场地面干了,张虎和王郎朗就把自己的豆子都搬到了打谷场里面,开始打豆子,打葵花籽,两家人基本上霸占了两个打谷场。

  镇上的村民很多人都是晚上去打谷场干活,但是老天好像故意和村民作对,基本到了晚上就会下一点小雨,淋湿粮食。

  许多人家怕自家的粮食受潮发霉,一起去找张虎和王郎朗,哪怕让张虎和王郎朗两家用一个打谷场,而镇上所有的村民合用两个也好。

  “你们看这么多的粮食,我怎么收拾的完,你们晚上晾一下也可以啊,再说了我还要给袁先生粮食,我不得把粮食晾干,不然你们的孩子们怎么读书”张虎说道。

  许多村民没办法拿出镇规说事,有些人还说这是规矩,每年都是平均分配打谷场,张虎道:“什么是规矩,你们也知道镇规啊,我们下一代学不好,怎么振兴古城,赶紧给我滚蛋”。

  ……

  打谷场霸占完了,张、王两家又霸占磨房,许多人都是等着晚上才能磨面,村民们没有办法,只是希望在今年选镇长时可以让谢忠红再当选镇长。

  许多村民都在背后议论,议论着张、王两家的孩子,都说和他们的爹是一个德行,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估计以后王东升长大了和他爹是一个揍性,都是一头狼。

  冬天刚刚数九,李金生突然回到了家里,李家都很高兴,看着长高许多变得黑了许多的李金生,刘红分先是哭了,然后又笑了,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回家了,激动的不得了。

  李金生回家后还买了两只铜手镯,一只给了自己的母亲,一只给了肖安利。

  肖安利说道:“我可不能要你的东西,你给娘吧”。

  “老嫂比母,小叔当儿,而且我虽然出去了,但是我可没有忘了爹写的镇规”这些道理我知道,李金生说道。

  “二嫂,你把我当儿子看,谁对我好,我知道,那我也得拿你当成娘来看待,嫂子你就收下吧,我这两年跟着我师傅学了不少的手艺,也赚了点钱,你就踏踏实实的手下吧”。李金生继续说道。

  肖安利手下了同手镯笑道:“以后嫂子可要享福了”。说完话,肖安利背过身偷偷的擦了一下眼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火焚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