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废后重生
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2020-12-24 12:392,171

  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可怜红颜总薄命。最是无情帝王家。

  ——《后宫词》

  燕绥冷漠的望着眼前的毒酒,她想过这一天会到来,怎么也不曾料到会来得如此迅速,如此之猛烈。

  一座宫殿坐落在武安城的某个角落,宫外的墙也有些破旧,一扇门上的漆油也有剥落。进了殿门后,面前是一个快要见底的水池,平日里水中一群群鱼儿也早不见了踪影,一群人此刻正围着主殿门口。

  人群中,一位中年男人正捧着张蚕丝制成的绫锦,背面上还绣有淡银色祥云瑞鹤。

  “燕绥皇后,陛下有旨。”男人咳嗽一声,对着门里人说道。

  “终于来了么?”一道清冷地声音从门里穿出来,随后一道身影从门中缓缓浮现,此人岁有二十七八,面容清瘦,眼神空洞,身穿红罗长裙。

  即便如此倦貌,面前之人的神态,久居高位特有的威严,还是令门外的大臣不由得低下脑颅不敢直视。

  “念吧。”燕绥看着才上任手捧圣旨刑部尚书李眆,说道。

  李眆回过神来,连忙打开圣旨大声念了出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废后燕绥,心狠手毒,私藏巫蛊,枉顾天恩,罪大恶极,朕念其随驾多年,于皇室有劳苦之功,特赐白绫一条,鸩酒一杯,以示天恩,钦此。”

  燕绥听完,闭上双眼不由得感到眼前一阵恍惚,虽然她已经料到以他近年来的作风,终究是难逃一死,帝王家最是无情。

  谁能想到仅仅登上凤位三年,即落得如此下场,谁又能想到,他从当初最不受先帝宠爱善良皇子亦变为如今心狠手辣的武乾皇!

  这当中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燕绥只记得从他登上皇位后,自己跟他的距离越发远了,乃至到后来一月难见一次,数月难同桌,这次的巫蛊之祸连自己都不知怎么回事,堂堂皇后还需要用诡术异道去行冒天下大不韪之事吗?

  当真可笑至极!他却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予,直接就打入冷宫,还被抄了家,幸好这狗人还念点旧情,没有祸连家人,只是上交这些年苦心经营的财产罢了。

  想到这,燕绥空洞的眼神不由得闪出一丝寒光,眼前这些人一口一个皇后叫着,心里却巴不得自己赶紧死吧,换了几年前,我早就一剑斩了。

  “咳咳……请吧,皇后。”李眆刚上任,最先绷不住这尴尬的氛围,出声打断燕绥的思绪。

  燕绥盯了李眆,没有说话。

  这一眼使平常遇事勇猛的李眆都感到浑身发寒,想快点了绝此事,于是乎一招手,台下一个头发有些斑白的太监快步走了出来,手中端着木盘,盘上一玉杯、一、玉壶、一条白绫,此外无它,燕绥没有说话,轻叹一声,缓缓背过身走进屋内,罢了罢了来世再不入帝王家。

  武安城内

  一处书房中,无数的书散落在地面,一位穿着金黄锦绸上还绣有龙凤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书桌旁,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画像,画里人怀抱一把剑,一双剑眉,英气袭人,夺目却是那冷酷的脸庞上一抹难得的笑颜。

  ……

  ……

  冷

  彻骨的冷

  随后是一片黑暗燕绥脑中的思绪却没中断,原来人死后竟是这样冷,不知道父亲母亲他们如何了,还有我那弟弟,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娶妻生子,不要被我牵连了就好,这样我也就安心了,燕绥在脑中默默得祈祷着。

  “绥姐儿,你不要死,呜呜,绥姐儿……”

  正当燕绥准备彻底沉寂下去时,一道声音在燕绥的脑中想起,随后她发现自己有感觉了,先是腿,手,最后是脑袋。

  呼~

  燕绥一下睁开眼睛,猛烈的光线不禁使她眼睛微虚着,首先引入眼中的是头顶上那干草盖的屋盖,随后感觉自己正躺在一张茅草铺的床上,然后转眼一看,一个莫约十三十四岁的少年正站在床旁,燕绥越看越发觉这身影有些莫名的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

  这少年眉清目秀,明眸皓齿,此时一张俊秀的脸上挂着两行泪痕,显得非常难过。

  “你是……丘儿?。”燕绥试探地问道。

  床旁的燕丘一听,燕绥不仅没死,竟然还开口问话,一时喜泣道。

  “太好了!绥姐没死,感谢菩萨保佑!”

  燕绥听完,顿时一惊,上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这一看,心中一阵惊异,这不是扬州的娘家吗?我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回到这里?难道这是在地府吗?

  一个接一个疑问让燕绥一时间也找不到答案,或许是大病的原故,此时身体正是空虚,当下心中一松,竟昏睡过去。

  这一睡可把旁边的燕丘给看傻了,随即又是眼泪汪汪,门口的丫鬟早已听得刚才的经过,马上去报给了大夫人,然后请大夫再来看看,大夫看过之后,也大呼不可思议,交代要好好养身,过个半载就差不多就痊愈了,可怜的燕丘又一阵欢呼雀跃,随后被大夫人拉出了房门,不让他停留在此打扰燕绥休息。

  ……

  半年后,扬州城。

  淡淡的白云雾绕在淡蓝色的天空中,几只燕雀正在空中鸣叫着,下面有一座如弯月般的石桥,桥身白如雪。桥上站着一少女和一少年

  少女,容色晶莹如玉,一双剑眉在柔弱的脸上横添几分英气,身穿淡蓝色长裙,裙上有绣花彩云,手拿一把圆形摇扇,正微微笑着。少年,面容清秀,头发告告束起,宛如一个翩翩公子。这两人正是燕绥,燕丘。

  “绥姐儿,你说那公子最后怎么了?”少年燕丘歪着头问着燕绥。

  “那公子呀,那公子最后可是当了最天下最大的人哦。”燕绥回道。

  “最大的人?不明白。”燕丘一脸疑惑的问道。

  “就是他克服重重困难,成为了最天下最厉害的人,他可不像你,多大的人了遇到事就哭鼻子。”燕绥笑着答道。

  “我才没有哭,我以后也要成为天下最厉害的人!”少年燕丘说道。

  听见这话燕绥眼神不由得一暗,只是片刻便恢复往常的模样,笑吟吟道:“天下最厉害其实也没什么厉害的!好了,我们赶快回去吧,待会爹娘可等急了。”

  少女说完便朝着家的方向快走去,后面的少年追逐少女的步伐,春日的光照使两人的影子在石板上拖得很长很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卧听雪月潮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卧听雪月潮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