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
贪婪念2020-11-10 22:582,829

  跳动的音符在房梁萦绕,优美的舞姿已让人沉醉。

  在舞台上有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翩翩起舞,她的一动一静都是如此优雅,宛如一朵鲜花缓缓盛开。

  在下方坐着一群各色各样的人,有穿着锦袍的富家公子,一脸沉迷其中绝美的舞姿与美艳的人;有一身朴素的读书人,拿着一把折扇不断在手中开了又关,思维已经不知道漂到那里了;有一肚子富态的中年人,一脸炽热,恨不得马上将上面的人带回去;有裹着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迷恋的眼睛,不知道是官场上的那个偷跑出来;也有站在后面身穿褴褛的平民,将好不容易挣来的钱去享受一刻的快乐。有些羡慕地望着前面那些衣裳华丽,也期待着自己也能飞黄腾达和他们坐在一起来这给上面的美人捧场。他们都是来自各方的风流人物。一位伺候他人的伙计站在楼上看着下方一脸痴像的众人,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

  “好”

  “好”

  “真是太好了”

  众人纷纷起身鼓掌,喝彩。将手中的钱扔上舞台,小小的碎银在舞台中随处可见,最显眼的还是几张银票和几个铜钱。

  她微微地躬身向众人行礼,清脆的声音响起:“感谢各位能来捧小女子的场,小女子很高兴”。“可今天小女子表演时间已经到了,不能再次展示”,她再次向众人行礼。“希望大家能喜欢今天小女子的舞蹈”,她转身返回后台。

  众人望着那个柔柔弱弱得身影,一脸的不舍,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这边的规矩不能改。众人只能一脸遗憾的向外面走去。

  她是怜月楼最有名的清倌儿,也是整个夏城最有名的人,叫月青莲。她以舞姿闻名,家喻户晓。每次她只要上台,下面就没有空的位置,还有很多人为了看一看她的舞姿宁愿站着。她的票要排好几天的队才能买到票,不过来看她大多数是男的。这可让城里的女人都红了眼,每当月青莲要上台表演,她们都严防死守家里的老汉不敢有一丝懈怠。可这怎么能拦得住内心疯狂的男人们,他们总能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与自家媳妇斗智斗勇。

  有人还为她编了一首歌谣,孩子们在玩的时候总会唱着。“月青莲,月青莲,她的舞姿最迷人,让着男子都痴迷。你追我,我躲你,绕着全城转不停,最后发现在台下。你追我,我躲你,斗智斗勇拼体力,最后发现在台下。月青莲,月青莲,一舞倾全城,二舞打骂声,三舞无人归”。

  -------

  月青莲刚回到她的房间,就有一个小姑娘扑了过来。

  “莲儿姐姐,你刚才好美呀。我都忍不住喜欢你了”,小姑娘佯装成痴迷的样子,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月青莲。

  月青莲一把将怀里粘人的小妮子推开,“死丫头,你这是干嘛呢”。

  “还不快点给姐姐弄点喝的”,月青莲轻轻掐了掐还想靠过来的小妮子。

  “知道了,我这就去姐姐大人”,小姑娘向月青莲吐了吐舌头,摆出鬼脸的样子,转身去给姐姐拿吃的。

  月青莲摇摇头,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不好好练舞就知道调皮,不过月青莲笑了起来,有她在让这冷清的环境有了一丝热闹和温暖。她虽然声名远播,给她带来了很多好处,但也带来了很多麻烦,很多人都变得阿谀奉承、嫉妒她、疏远她。

  大家都叫小姑娘为兰儿,她从小的时候就被父母卖到怜月楼,她自己都忘记了自己姓什么,只知道自己叫兰儿不知道是名是姓。还好她长得还可以五官端正耐看,也勤奋才没有被安排当奴婢,而是当作一个舞者来培养好为怜月楼赚一些钱。现在她正给全城最有名的舞者当学童,这是别人羡慕都来不及的事。她看过莲儿姐姐的表演,她深深地被莲儿姐姐绝美的舞姿给迷住了,那时她才知道什么是最顶尖的舞,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向莲儿姐姐学习,就是莲儿姐姐赶她走,她也不会走。

  ----------

  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一位女子独坐在梳妆台前,微弱的光透过纱窗映在女子的身上,好像给女子衣裳添加了一道色彩。她的房间井然有序,透露出一股美感。叮铃叮铃,屋檐上的风铃被风轻轻吹响,传出悦耳清脆的响声。缭绕的熏香在房间里飘荡,散发着阵阵清香,让进来的人都能感到神清气爽。房间里有着一个书架,上面排放满了书,这些书都是市面上难得一见,一般只有那些才子佳人才会有所收藏。在她的墙壁上还有着一幅幅刺绣,有着高山流水诗意一般的风景,有着花花草草平凡的美丽,也有着各色各样不同的刺绣,记录着那一刻的美好,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挂在正中间一幅普普通通的刺绣,它没有如其它的作品上任何色彩只有黑白两色,依稀看去好像是两只喜鹊在互相依偎。

  月清莲轻轻地摘下她的面纱,一张绝艳的容颜出现在铜镜中,是如此的美丽。如果她跳舞摘下面纱的话,那她就不止在夏城闻名了,不过她现在有点忧郁,长长的眉毛皱着,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一男子有些紧张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莲儿,我找你有点事,你能开门吗”。

  月清莲刚才还忧郁的神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喜悦,她连忙小跑过去开门,拉着男子的手将带他到房间里。

  “叶哥哥,你怎么来了”,月清莲看着眼前坐着端正笔直,就犹如面对严厉的教书先生,不敢有一丝不敬。

  她脸上露出了微笑,这样的叶哥哥真好玩,憨憨的样子。

  男子叫叶正明,一位穷书生,家住夏城败落的街道,家里还一对年龄老迈的父母和一个可爱的小妹,父母已经不能下地干活,小妹还小只能在家里做一些简单的活,家里已经没有什么收入,一家的重担就压在他的身上,他不得不退学出去找工作。可即使他有满腹经纶,却也无用武之地,那些正经的工作没有人愿意收一个啥都不懂的穷酸小子。没办法了,他只能去怜月楼找工作,听朋友说那边需要一些打杂的。现在他是怜月楼的一名伙计,专门给别人端菜倒水。

  -------

  “莲儿,今天我来就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叶正明低着头有些紧张,“我打算进京参加科举考试”。

  “好呀,男儿志在四方,不能只留在这个小城里”,月清莲脸色暗淡了一下,不过立马恢复过来高兴的说道,“而且以你的才华一定能考中的”。

  叶正明抬起头望着微温尔雅的她,“真的吗,我真的能考中”,他想要上前抱住月清莲,可他立马停下坐得端正,将抬起来的手假装放好,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失礼了,失礼了,我怎么能这么冒失”他在内心中责怪自己。他向好多朋友和亲戚说了这件事,可带来的是轻蔑的眼神和嘲笑的声音,没有一个人认可他。

  月清莲看到他的小动作,知道他要干什么,这样的叶哥哥真可爱,她忍不住了,连忙拿起一旁的手帕捂住嘴不能让笑声笑出了,憋得她满脸通红。

  叶正明一脸疑惑,不知道莲儿怎么了,会不会生病了。

  “是真的,你的文章写得很好,我很喜欢”,月清莲一脸认真的肯定道,“你不要妄自菲薄,你真的很有才华”。

  叶正明听到月清莲对自己的认可,他本来有些失落的心情变好了,“莲儿,谢谢你,我打算明天就走了,今天我也是来跟你说一声道别的”。

  叶正明起身就要向门外走去,一双纤细雪白的手抱住了他,“你会回来吗”,月清莲头靠着叶正明的背,依依不舍道。这时的她是一个柔弱、普通的女子,不是闻名夏城,被无数男子追捧清倌儿。现在的她只需要一个能相伴一生的依靠。

  “等我考上,我会回来娶你的”,叶正明压下自己有些胆怯的心,这时候不能在畏畏缩缩了,要像男人一样。他有些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月清莲的头。

  “真的吗”,月清莲一双明媚的眼睛注视着叶正明。

  叶正明认真的点了点头。

  人互相依偎在一起,夕阳的阳光透过纱窗映在两人的身上,宛如那副黑白刺绣的喜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争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争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