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破剑决显威
风很纯2021-01-21 14:222,304

  “哈哈哈!”

  一虎笑道:“阿豹,记得上一次这样对付李家,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吧!”

  “是啊,虎哥,李保俊可不好对付!若非我们兄弟联手,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哈哈,如果那家伙还活着,现在估计已经突破虚丹了吧!”

  一豹笑着回应道,他们是在打算进一步的激怒李家众人,虽然他们实力要更高一筹,但并不敢保证能够稳稳的吃下对方。

  进一步的摧毁李家众人的心理防备,胜利自然就会更轻松一些。

  “什么,无耻之徒!保俊大哥果然是死在了你们的手上!”

  李保庆情绪失控,一口钢牙都快要咬的粉碎!

  “嘿嘿,哪又能如何!不只是李保俊,你们今天也会死在我们两个的手上,我会留下一个活口,到时候会让他指正,是你们先动的手!我和阿豹是自卫失手杀了你们!哈哈哈哈!”

  一虎猖狂的笑着,随即爆喝。

  “合击绝技!虎豹双形!”

  虎与豹的虚影交相辉映起来,两人的招数居然是叠加在了一起,瞬间释放出来的威能,已经无限接近于虚丹境。

  两名光头大汉对自己的杀招都是无比自信,只要对方不是虚丹高手,就必定会死于这一招之下!

  可就在他们得意自满的时候,一道凌厉的杀机已经将其二人锁定!

  蹭蹭蹭~

  三星破字剑诀,破空而出,几道白芒在这片空间闪烁而过!

  眨眼功夫,奔腾而来的虎豹双形被斩破,锋锐的剑气一往无前,一虎一豹两人的身形被斩成道道碎块!

  甚至两人的眼睛都还没来得及闭上,足见破字剑诀速度之快!

  李家众人亦是陷入了深深的震颤之中,那剑诀之威,即便是家主全力施为,也不见得有这般威势吧!

  纷纷在心中呐喊了一句,老祖宗牛皮!

  “保熟,保庆,带领人马速会平阳山!”

  李纯风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蹬鞍上马,由于被王家二人烤了一批马,再加上婉儿仍处于昏迷当中,就由李福贵和李婉儿共同骑一匹马。

  一路上马背颠簸,让李福贵稍稍有些不适,他与婉儿青梅竹马,自然是有些心思的,但出于自卑向来也是将那一份喜欢潜藏心底!

  本来自己在老祖的帮助下,一举达到了炼气九层,在安庆年轻一辈也排的上名号了,可是婉儿又获得机缘,醒来后兴许都能筑基了!

  二十岁前筑基成功,哪怕放眼整个凤栖城,那也算的上是天才人物了!

  李福贵又陷入了自卑当中,幽幽一叹,不知何时才能表露心迹!

  “嘿嘿,小家伙,老祖我看得出来,你对这婉儿这丫头有些心思!”

  老祖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李福贵的脑海,把后者当真吓了一大跳。

  连忙有些脸红回应道:“老祖,我没有……”

  李纯风玩味的笑了笑,这小子扭扭捏捏的,倒是不如自己当初那般,三两下便是搞定了东方家的大小姐。

  不过福贵作为自己苏醒遇见的首个族人,又是唯一一个可以与自己心灵对话的族人,李纯风当然要给他足够的鼓励和关爱。

  “福贵啊!作为本老祖的后人,天下任何的女子你都配得上!

  婉儿这丫头,老祖也很喜欢!

  虽然她身体里流淌的并非本老祖的血液,但你只管放心,本老祖定会好好照拂她的。”

  李福贵当即瞠目结舌,神色有些惶恐,萧索瘦削的身躯在荒漠劲风中微微晃了晃,失神道:“老祖,福贵懂了……”

  李福贵咬了咬牙,再看向身前婉儿那具曼妙娇躯时,宠溺怜爱的神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尊崇与疏离。

  奔波一路,终于是平安赶回了平阳山李家。

  李保熟等人将事情经过与李化龙讲述了一遍,后者勃然震怒,而后又迅速平静了下来。

  “老祖宗,那王家欺人太甚,五年前我保俊侄儿竟是惨死在他们手上,而今又去伏击我李家子孙!这,这,这口恶气,我李化龙,唉!”

  李化龙说着说着,也只是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而后坐在了太师椅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扶手,便没了后话。

  形势比人弱,便是吃了亏,拿不到确凿证据,也没处说理去。

  此时议事厅内只有李保熟李保庆等家族核心成员,除李化龙这对子女,还有李化誊李保钿两位长老。

  两位长老都是筑基后期修为,李化誊是李化龙族弟当初被血龙卫追杀时,他还尚在襁褓之中,李保钿虽然是晚辈,但年龄却比李化誊大了一岁。

  一虚丹,四筑基,这也是当前李家所有的底蕴了。

  “爹!风叔,保钿姐,既然我们现在有老祖相助,不如我们一举与王家拼了!是成是败也不枉我李家儿郎的血性!”

  李保庆一拍桌子,直身而立,大声吵嚷道!

  李化誊亦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看族兄李化龙没有说话,便对着虚空拱了拱手,而后开口道。

  “保庆,不可鲁莽行事!老祖宗既然让我商讨对策,便说明老祖宗怕也没有什么好对策!认怂这种事情,只能让我们这些后辈来做了!”

  “风弟!不得无礼!”

  李化龙大喝一声,李化誊当即身躯微微哆嗦了一下,

  “老祖宗在上,风弟口无遮拦还请老祖宗恕罪!”

  李化誊跟着道:“祖宗在上,后辈李化誊无意得罪,若祖宗不怪罪化风,那化风便继续说下去!”

  李化誊顿了片刻见无人回应,便继续开口道。

  “族兄,当前王家势大,虽然老祖宗出手斩杀了王家两大筑基强者,但仅安庆王家仍还有一虚丹以及三名筑基。

  除此之外,新任镇抚司虹云道人,已经查明,此人本就是城北王家人士,其乃虚丹四层高手!再加上他带来的一众强者!

  我们当下与王家撕破面皮,无异于同时对抗王家与镇抚司!到时候两大虚丹反扑,我们作何抵挡?

  以我之见,非但不能与王家动手,就是先前所说的两千灵石的赌约,也要就此作罢,不然我李家危矣!”

  李化誊那华发丛生的脑袋摇了摇,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李纯风被这小老头的话给气的牙根直痒痒,他不答话就是想看看子孙后人们自己的态度,可这不听不知道,一听真的要被气的吐血!

  本以为李化龙和李福贵爷俩够怂的了,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大长老更是怂的一批!

  如果不是有系统作证,李纯风必然不认他这个重重重…重孙子!

  李化誊说罢,其余四人脸上划过不同的神色。

  李保庆拳头紧握,想要反驳,但家族会议中他一向言语权最轻,这次率先发言不说,提出反对意见的又是族叔李化誊,不是姐姐李保熟。

  所以,他热血光头李保庆,也只好忍了下来。

  “族叔此言差矣!”

  李保熟温婉一笑,两只眸子定定的看向李化誊,螓首轻摇,淡然开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是你们老祖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是你们老祖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