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女相之姿
风很纯2021-01-21 14:282,305

  “哦?保熟侄女,莫非你这次认同保庆的看法?”

  李化誊挑了挑眉,看向李保熟。

  像这种高层会议,李家一年也开不几次,每次都是李保熟与李保庆之间各执一词,争得不可开交,最后由李化龙拍板决定。

  而李化誊和李保钿二人则是很少插话。

  “保熟啊,你莫非觉得老祖宗回来了,我们李家就能改变现状了?诚然,老祖宗是向我们提供了三部玄阶上品的功法!

  除此之外,老祖宗还为我们提供了什么?是武技还是丹药?

  除了惹了那么一个大麻烦,敲诈王家两千灵石,还为我们做什么了?

  哦,对了!还使用了不可重复使用的杀招,击杀了王家两名筑基高手!

  王家是那么好惹的吗?日后王家查出是我李家所为,籍此理由,攻上山门,我们又能作何抵抗?

  自从老祖来了,他老人家就是一人独大,什么事情问过我们了?老祖宗这次为什么让我们商讨,就是因为老祖他也束手无策了,投降这种丢人的事情能让老祖先提出来吗?不能!”

  李纯风几乎被这家伙给气的昏厥过去,翻了翻白眼,强忍住用家族惩戒技能“大耳刮子”的冲动,想看看李保熟有什么见解。

  李化龙的浑浊老眼怒目而视,自己这族弟已经第二次触犯了老祖宗的威严,如果老祖震怒下来,不知道谁能承受他的怒火!

  “父亲大人息怒!”

  李保熟看出来了李化龙的怒火,当即出言劝解道。

  “其实化誊族叔所言,也有些道理!只是老祖手段通天,这次沙漠鬼城之行,老祖对我们指点颇多,而且能够与无形之中探听敌人虚实!

  我推测那香火玲珑塔多半也是老祖宗带来的,以我所见,不管我们作何讨论,老祖宗之威严,不容触犯!”

  李保熟先柔后刚有礼有节,使得李化誊三缄其口,无可辩驳。

  李纯风暗暗得意,倒不是说李保熟这彩虹屁拍的响亮,只是单纯的为家族后人明白事理而高兴!

  “那熟姐,咱们就一起干他丫的,有老祖在,咱们一定可以无往而不利!”

  李保庆拍手大笑道。

  李保熟却又是摇了摇头。

  “庆弟,没有构成实力碾压,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而且你说了靠老祖,我们可以靠老祖一辈子吗?好,即便老祖可以庇护我们一辈子,那我们就不需要自己成长了吗?

  大树底下的确好乘凉,可我们祖上又是怎么覆灭的呢?前车之鉴,后车之师,难道我们就不该吸取一些教训吗?”

  议事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李保庆亦是低下了头,缄默不语。

  “保熟,你说说看,我们当下应该怎么办?”

  李化龙面带期许的望向自己的女儿,自从十七年前,李保熟大着肚子从外面回来,李化龙这位老父亲的脸上一直就蒙着羞!

  李保熟自那以后,一直都是以一副臃肿模样示人,父女两个也就没怎么洽谈过。

  这让李化龙几乎想不起,当初那个娇俏可人目光滔滔的聪慧女儿了。

  而今天眼见女儿又恢复往日模样,不再似前些年那般胡搅蛮缠,反而有板有眼的给家族分析未来,李化龙心中大感欣慰。

  李保熟沉沉的吐了一口气,舒展了一下筋骨。

  “父亲大人,我们李家当前的处境,的确不太乐观!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忍!”

  李保熟一语既出,包括一言未发的李保钿在内,李家议事厅众人都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我当还有什么高深见解,侄女所说与老夫何异?”

  李化誊率先发难。

  “化誊族叔,保熟虽无甚高深见解,但也知道家族利益为先,您抬举王家贬低李家,俨然一副投降派的作风,请恕侄女不敢苟同!”

  “你!”李化誊被气得胸前一阵起伏,伸手指向了李保熟。

  “诸位,我所说的忍,是忍下当前的仇恨,将保俊大哥死亡的真想姑且埋在心里,也不要和其他族人声张!

  古人云,君子藏器于身,待之而动!

  我们李家虽有老祖宗相助,但我们家族仇恨之深,远非李保俊大哥一人的仇恨!

  我李家之敌,也不仅仅是安庆镇王家而已!

  小不忍则乱大谋!

  待得根深叶茂之时,一举屠杀王家老少,片甲不留!”

  李保熟说话间竟隐隐流露出几分上位者的豪气,让暗中窥听的李纯风都不禁有些赞叹。

  李化龙亦是被自己女儿这番话深深震撼!好一个君子藏器於身,待之而动!

  好一个小不忍则乱大谋!

  李保熟扫视众人,继续诉说心中想法。

  “王家两名筑基强者,一虎,一豹!他们虽然与我等有过交手,但最终却是死于老祖的剑诀之下!

  即便王家或者镇抚司查到了他们的尸体,也无法牵扯到我们身上!

  倘若镇抚司欲加定罪,我们就一口咬定王家二人想要在鬼城之内杀人夺宝,却丧命与鬼城中的怪物之手!

  到时候死无对证,谅他们也不敢胡乱判罪!”

  李化龙微微颔首,仿佛被人说中的心事一般。

  “至于王家欠的两千灵石!

  必须要!

  白纸黑字,赌斗之约,他们王家想赖也赖不掉!

  如果不给,王家势必会将王子明逐出门庭,不论他们做戏还是真的驱逐,我们直接向王子明本人索要,再不给,杀之!”

  “这,这恐怕会引起镇抚司和王家的针对吧?”

  李保熟勾了勾红唇,冷艳一笑。

  “父亲大人,难道心慈手软,他们就会不针对我们李家么?

  多年以来,我们对外的手段过于怀柔,而今老祖归来,我们当然也还要保持步步谨慎,但谨慎并不是畏缩!

  量力而行并非不行,既有诛杀之力,绝不姑息养奸!

  也该让这些欺侮我们的家族,看一看我老李家的手腕了!”

  “熟姐说的对啊!”

  李保庆一拍大腿,兴奋的站起身来!

  李化誊神色讪讪,心中对李保熟所说,的确是有几分佩服,却又不远表露在脸上。

  “我认同熟妹子所说!且今后家族事宜投票决定时,我愿意将我那一票无条件的交予熟妹子,今后我便一心冶炼法器!”

  久久不语的李保钿开口表示支持!

  李化龙顿了顿首,刚想着总结两句!

  “好!”

  一个好字飘了出来,正是老祖宗李纯风的声音,而后便是几道啪啪的鼓掌声。

  李化誊揉了揉臀部,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当初族兄李化龙尝过的竹丝炒肉,他也跟着回味了一边。

  “保熟所说,句句在理,我看就按照保熟的意思执行吧!散会!”

  李化龙吞咽了一口吐沫,小声重复了一句散会。

  李纯风心里乐开了花,在他看来家族现下就是缺少李保熟这样人才,放在另一条历史长河中,那她就是曹操一般的人物啊!

  妥妥的女相之姿!

  今后家族事宜倘若交给保熟打理,自己也能省下不少心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是你们老祖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真是你们老祖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