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悸动
唐小白2020-11-25 18:312,982

  星期六,永前和张玲珑来到郊外的徒步圣地。这天万里晴空,清风穿越林间撞击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阳光透过树林的缝隙,洒到地面上;远处还有隐隐约约的流水声。大自然本无情,却最能抚慰人心。

  这条徒步路线,还保留着原始树林的面貌,并没有进行太多的开发,不过大部分的路面都铺装了石级,走起路来很方便。但也有些地方还是原始的黄泥土,只是人走多了便成了路。

  永前主动把所有东西都装到自己的背包里,张玲珑两手空空一身轻。尽管如此,陡峭的石级还是难度不小,不到十五分钟,张玲珑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永前和她并肩而行,配合她的速度放慢脚步,脸上挂满笑容,打趣道:“你看那些中老年人走得可真快,比我们年轻人要强多了。”

  张玲珑边喘气边说道:“人家那是老当益壮,健步如飞。哪像我们这些残兵败将。”

  永前把水递到她面前,笑道:“残兵,喝口水吧。”

  张玲珑接过水回应道:“好的,谢谢败将。”

  两人一路往山上走,虽然喘气但毕竟还是年轻,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地闲扯着。从最近哪个明星出轨到音乐电影再到各种兴趣爱好,不知不觉扯到社会舆论话题,甚至还扯上了哲学思辨,可谓无话不淡,唯独只有工作半句不提。

  边走边聊,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磕磕碰碰总算爬到山顶。山顶的看台可真是拍照胜地,大爷大妈们个个都是拍照发烧友,有人带着墨镜竖起大拇指装酷耍帅;有人万年比V笑着说茄子;还有大妈们最喜欢的面迎逆风高举丝巾飘呀飘,风情万种土味十足。还有几对小情侣背对一众山小,仰望75度,甜密自拍。

  永前问张玲珑:“你要拍照吗,我可以帮你拍。”

  张玲珑回答道:“不需要。”

  永前又重复再问一遍:“真的不需要?”

  她斩钉截铁说道:“真的不需要,我不喜欢拍照。你想要拍吗,我可以帮你拍。”

  永前说:“我从小就不喜欢拍照。但是你不拍照,不会觉得来了等于没来吗?”

  张玲珑看向远方,感受置身其中的自然风景,说道:“我是活在现实里,不是活在照片里。”

  永前和张玲珑在长椅上坐下,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吹着清爽的山风,有说不出来的舒坦。永前拿出面包正准备要吃,突然一个黑影从树上跳到身后的围栏上。

  那黑影沿着栏杆鸡贼地跑了过来,小跑几米就停下左右张望,又继续小跑几米,又停一下左右张望,又继续小跑过来,这样重复好几次,在离永前他们一米左右停住了。

  永前轻轻拍了拍玲珑的肩膀,生怕把它吓跑,小声说道:“快看,那里有一只松鼠。”

  “真的耶,是一只松鼠。”张玲珑转头看过去。

  灰色的皮毛,圆圆的小黑眼,尖尖的嘴,两个小耳朵,索大蓬松的卷尾巴,可爱极了。

  永前说:“撕块面包,看它要不要吃。”

  张玲珑立即撕下一小块面包,小心翼翼向栏杆递过去。那只松鼠胆怯地慢跑过来,伸出两只可爱的小爪子,接到面包后便脚底抹油地立刻撒腿就跑,嗖嗖嗖从栏杆跑回去,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跳上树枝,消失了。”

  张玲珑叹了一口气:“哎呀,我还想摸摸它,没想到一溜烟就跑了,真叫人气馁。”

  永前说:“也不用气馁,我们能这么近距离看见野生的小松鼠,还给了它面包吃,已经很幸运了,不是吗!”

  张玲珑说道:“那也是,的确很幸运了。”

  两人在山顶休息过后,感觉又充满了活力,他们从另外一条路下山。在下山时,并没有任何老套的情节,张玲珑没有不小心踏空脚下的石级,永前也没有英雄般一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救下来。两人并肩而下,他顺其自然地牵住了她的手,她没有回避也没有甩开,两人不松不紧牵着手蹬蹬蹬往山下走去。

  张玲珑说:“古人不是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吗,怎么我们是下山容易上山难呢?你看,蹬蹬蹬往下走多快呀。”

  永前说:“我们上山是克服自身重力来做功而获得重力势能,下山是把重力势能还回去转化成动能。肯定是下山比上山容易啊,你高中物理都忘光了?”

  张玲珑反驳道:“照你这么说,古人的重力和我们不一样,是反着来的?”

  永前说:“肯定不是啊,古人所说的上山容易下山难和重力做功关系不大。他们的困难是来源于另一个方面,古时候很少有修得很好的山路,都是些崎岖不平且悬崖峭壁的山路。在上山行走时,因为身体是往前倾斜的姿势,所以重心比较低,容易控制好自己的身体,走起路来就比较稳,就算是滑倒了,也因为是正面朝向山路,所以很容易就可以调整好姿势爬起来。相反下山时,身体是往后倾斜的,所以重心比较高,相对地难以控制好身体,走起路来很难控制平衡。万一不小心滑倒,又是背对山路,身体一旦往前翻倒就咕咚咕咚的滚下山了。而我们现在走的是修好的石级路,路是平的,无论是上下山身体都比较稳定,所以就不存在那个问题啦。反而重力因素对上下山的影响更大。”

  张玲珑一脸诧异地说道:“是这样子的吗?你咋就能想得到的呢?”

  永前本来还想说,其实影响上下山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人脚弯曲的构造,但是这样一来又是长篇大论还不一定能简单解释得清楚,就忍着没有说了,他笑嘻嘻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反正脑子它自己转着转着就知道了。”

  张玲珑说:“你自己的脑子怎么想的,你也不知道吗?”

  永前耸耸肩说道:“好像是这样的,不是常说灵光一闪吗,它自己就闪出来了,不是我所能控制。”

  张玲珑看着永前说道:“有那么诡异的吗?”

  两人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到山脚下,山脚这里是一个水库,此时正有很多人在游玩。有钓鱼的,有游泳的,有野餐的,场面好不热闹。永前和张玲珑想找个地方坐下,奈何找不到一个好的地方。

  永前指指远处说道:“不如我们走那个小路吧,往树林里面走走,看有没有地方可以坐的。”玲珑点点头说,走吧。

  顺着小路往树林里面走,大概走了几百米,看见一座破旧的凉亭,这里四周环境清幽,一个人也没有。两人坐下后,永前忘记了要松开张玲珑的手,竟然一直牵着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坐着不像走着那样,可以四周张望分散视线,结果注意力莫名其妙地都集中到了手上,而此时两人又不敢与对方的眼神有所接触,都低下了头看着地面,场面颇为尴尬。

  永前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才意识到要放开张玲珑的手。他转过身来把双腿放到长椅上,张玲珑也跟着永前一样把双腿放到长椅上,两人背靠背地坐。

  滴嗒,滴嗒,突然几滴雨点飘打到叶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不稍几分钟,黑压压的乌云便把天空覆盖住,雨滴越下越大也越来越密,叶子难以承受雨滴的重量,雨滴噼里啪啦地打到凉亭顶上,哗啦哗啦地落到地面上。

  沉默的气氛镶嵌到织密的雨线当中,两人似乎都略有所思,但其实谁都没有在想事情,只是思绪都有点不知所措,像打结的毛线。

  永前又把双腿放回地面,他用一侧肩膀顶着张玲珑的背,挺直腰板而坐。突然地,永前不知从哪里萌生出一股冲动,身体在荷尔蒙的作用下不由自主地转向张玲珑,他用自己的胸口贴着她的后背,双手从后面伸到前面去握她的手腕并且环抱住了她,他能从她的后背上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疯狂窜动。她没有反抗,反而身子轻轻往后倾,似挨非挨地贴近自己。永前闻到清幽的淡淡香气,这并不是香水的味道,是她洗发水的味道,里面还夹带着神秘的体香味,越来越近越来越浓,再次令人意乱情迷。

  永前向她凑过去,把头架在她肩膀上,然后慢慢吻向她的脖子。嘶~,痒,张玲珑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肩膀,永前没有后退反而更深沉地吻下去,痒得她缩得更厉害,脖子都快缩没了。

  哗啦啦的雨声逐渐变小,雨滴滴嗒嗒地从叶子上滑落到地面。

  张玲珑整个人卷缩着挨进永前的胸膛里,说道:“欸,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呀。”

  永前端坐起来合十地抓紧她的双手,深呼一口气,一脸严肃看着她,但又用含情脉脉的语气说道:“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齿轮【两岸网络文学大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齿轮【两岸网络文学大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