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
修道的猫2021-01-06 21:411,417

  繁华声中自冷清,艳阳光里斜阳暮。西越的街市与昔日的后蜀一样繁华,秦淮河上人头攒动,莺莺歌声不断,朱楼画舫与江南烟雨相得益彰。

  走在大街上,君临不自觉地用手挡着火辣辣的太阳光。突然一驾富丽堂皇的车驾驶过,暖风拂动车帘,车内女子美貌之容,映入眼帘,君临为之一惊,脑海中如翻滚的波浪,层层袭来,一脸的难以置信,伴随着忧郁的神情,他不顾一切的冲到车前,幸亏车夫勒马及时,才免遭生死,随行的侍卫早已刀剑相向,将他围在中心。

  “你是何人?胆敢拦截我朝王后凤驾。”

  侍卫长冲着君临喊道,君临已然呆若木鸡,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好久不见,恭喜你高升,都坐到了西越国王后的位置,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君临一连串的讥讽言语随着寒风入耳,轻蔑之情溢于言表。

  帘内人听到这朝思暮想的声音,心中一怔,不觉失声,“君临?”

  “是我,我还没死,苍天有眼,未能让你的计谋得逞,让王后你失望了。”

  君临故意把王后两个字加大了声音,这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

  靖瑶潸然泪下,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她明白他的气愤,他的不平。她意识到这里是大街,人多口杂,在此久留难免生事。靖瑶摸去眼泪,不能让旁人看见,独自驾车出了城,令侍卫,宫女在城内等候,言说自己要去城外寒山寺进香,不得杂人打扰。

  她明白君临一定会跟上她的,就和君临也不懂自己为何会这样做一样。

  城外亭台内,靖瑶端坐于石台,一副华贵,庄严肃穆之情,发髻间别满名贵珠宝。君临步入亭内,一身粗布麻衣,向靖瑶施一大礼,“草民君临拜见西越王后千岁。”

  靖瑶转过身来,哭得梨花带雨,苍白的面容,显得更加憔悴。

  “你就那么恨我?”

  “不敢,吾乃后蜀没落皇帝,流落于西越国,寄人篱下犹如丧家之犬,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妃,草民岂敢生恨。”

  靖瑶长叹一声,君临依然是横眉冷对,并没有理会靖瑶的款款深情。

  “我知道自己有负于你,当听到父王说你已遭到山匪杀害,自己也一时难以接受,曾想随你而去,却被父王救下,被迫下嫁于西越国君,生于乱世帝王之家,身不由己,为之奈何,是我对不起你。”

  听到靖瑶的这些肺腑之言,君临心甚安慰,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自己怎么是遭山匪杀害,那夜追杀我的人不是南楚的皇家卫队“铁鹰”吗?看来必有人在背后操纵,定要揪出这位始作俑者,图谋不轨之徒。

  君临在心中深思着发生的一切,对靖瑶的态度也和善了许多,现在木已成舟,又能做什么呢?

  “你所说的我都知道了,你回去吧!”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阵阵冷风拂面,靖瑶来不及挽好凌乱的发丝,满怀期待地望着君临。

  “原谅?我何曾又怨过你。”

  美人早已泣不成声,清澈的眸子犹如秋夕皎月,在冷风中她紧了紧羽衣,一副弱不禁风,惹人怜爱。

  “我就知道……你我彼此之间的情义相同,难以割舍,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他伸出冰冷的手指,扶正她被风吹乱的发丝,彼此之间的沉默,胜似千言万语的诉说。

  “你带我走吧!”

  看到君临眼神中的迟疑,靖瑶明白了一切,覆水难收,不再是以前了。又莫名的感到委屈,眼泪不争气的犹如雨下。

  “国家亡矣,无颜再见臣民,此刻我已是流离失所,何苦让你跟着我受苦。”君临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些都不是自己想说的,言不由衷,曾梦想过多次相遇的场景,怎知此刻却叫人促不及防。心里多么想彼此长相厮守,耳鬓斯磨,怎奈天意弄人,难随人愿。

  “受苦!你岂知离别更苦。”靖瑶抽泣道。

  “岁月荏苒,时光流逝,就好比纷纷落木,即使来年绿叶依旧,却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忍踏落花来复去,天涯海角自别离。你生活无忧,我自离去,朱楼画舫你本安享,纸醉金迷我自沉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一世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一世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