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许你一世欢颜,你是我一生牵绊
修道的猫2021-01-06 21:361,568

  旌旗蔽空,烈马啸啸,尘土黄沙滚滚,残破的戈戟,终究赶不上战鼓的格调,破败的战衣,早已褪去了往日的光鲜,尸横遍野,鲜血染红的流水潺潺,不经意间发出的叹息,却令人徒生伤悲。

  此情此景,不知多少次入梦,君临从梦中惊醒,额头的冷汗已凝成水珠,从脸颊滑落,他斜卧在绣床上,强撑着身体坐起,摸到桌上的酒瓶,闷声喝下一口浊酒,令人神经紧张的香味再次扑鼻,楼下是永不间断的莺歌燕舞,悠扬婉转的古琴音迷乱心神,此时一位婀娜多姿的风尘少女缓步走来,“公子,又做噩梦了?”

  君临莞尔一笑,曾几何时,正是这不经意间的微微一笑,使万千少女为之倾倒,可如今他变成了一位落魄的无家可归之人,背井离乡的苦楚,随着令人麻醉的烈酒,在九曲回肠中自我消磨。

  “无妨,萋萋陪我喝一杯。”

  少女的纤纤细指接过玉雕的酒杯,含情脉脉地看向君临,“公子何须挂怀往事,此刻有萋萋相伴,不能让良辰美景虚设。。”

  君临好久没有听到如此暖心的话了,空洞的眸子盯着眼前这位可人儿精致的脸庞,那略施粉黛的俏脸,和她是如此的相像,然而她却只能永久地藏在心中,是那份永远无法启及的软肋。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得人间冷落红尘泪。”

  君临爽朗的大笑一声,牵着萋萋的纤纤玉手,少女也跟随他扭动着小蛮腰走到琴旁,“把你新谱的曲再弹一遍可否?本公子要为之再赋新词!”

  话音刚落,指尖拨弄琴弦,音符在玉指间跳动,令人陶醉其中。

  听罢,君临挥笔而就,“庭院深深梅花落,恰逢朝云细雨,萋萋音,共华发,浅杯酌盏忍把浮名夸,金锦叶,琉璃夏,倩纱窗下。”

  谁能想到曾经叱咤风云的后蜀新皇君临大帝,现如今落魄到在这风尘之地填词作乐,一杯浊酒下肚,牵引起他的满怀愁绪,脑海中总是浮现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唯有不休止的叹息相伴,“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三年前,后蜀皇子君临还是位风度翩翩,谈吐儒雅,风靡整个金陵城的灵魂人物,才貌双全,文武兼备的君临,早已博得各国千金,皇家公主的芳心,谁知老皇帝说驾崩就驾崩了,当举国素缟,沉默哀痛之时,国家的重担也就自然落到了君临的肩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位君王,必须得心怀天下,为自己的臣民着想。之前他可以无忧无虑,可以风流潇洒,可是以后……做皇帝着实不是自己的初衷,然而他却无能为力。

  在其位必当谋其政,君临历精图治,决定一改终年颓废之风,不能被动了,军事,外交,民政得细细斟酌,革旧兴新。得主动与各国交好,不能任人宰割。从周边各国军政实力来看,后蜀不算太弱,属于中间层次,然而谁人不想变得强大?在此乱世,不求欺凌弱小,只为自保,不被欺凌。

  两年前,君临第一次出使他国,带领使团前往南楚。

  南楚地域广袤,物产甚多,在各国中位及前列,自那次中原混战,南楚渔翁得利,一举成为周边各国的翘楚,使得各国再也不足以与之匹敌了。

  酒宴中,君临侃侃而谈,言语风趣得体,细评天下大势,指点江山,分析两国交好之益,南楚皇帝喜不自胜。

  流连忘返春光色,天作之合佳偶成。冥冥中天意自是如此,前世的百次回眸一笑换来今生的朝夕相处。

  小湖畔的亭台里传出婉转之音,君临不禁心陷其中,一曲作罢,他爽朗的笑声随即响起,“高山流水之音未及如此!”

  亭台里的少女犹如受惊的小鹿,匆忙收回抚琴的玉指,花容失色。

  “哪里来的登徒浪子,胆敢在此胡言乱语,姑娘美妙的琴音,岂是尔等俗人能够妄加评论的。”

  少女未动,身旁的丫鬟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走出亭外,斥责君临的冒失。

  “芸曦,不得无礼!”

  君临收敛笑容,向亭內女子深施一礼,未见其貌,淡淡的幽香早已扑鼻而来。

  “在下唐突了,扫了姑娘的雅兴,在此赔礼道歉。”

  少女轻移莲步,走出亭台,面前站着一位从未谋面温文尔雅,雍容华贵的翩翩公子,一脸歉意,对着自己微微晗首,双手向前又施一礼,女子也匆忙还礼。

  君临这才定睛注目,面前女子与以往所见大不相同,清丽脱俗,高贵里不失清新,端庄中透着稚气,君临不觉失神,慌乱中又说着一些歉意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一世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一世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