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求亲
正儿八经的浪浪2020-11-16 10:421,504

  痛,心已经麻木了,季臾川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醒来了。

  从窗外透进来一缕缕光,屋内还是死气沉沉,酒坛打翻在床榻边,空气中混着辛辣的酒香味。

  但季臾川只觉那味道是苦的,他用手紧按着胸口,大口呼气,感觉肺像是撕裂了一样。

  手搭上了眼,隐忍的眼泪滑落至枕巾,脑海里一幕幕闪过那天血腥的场面。

  他的笙笙倒在他面前,眼里含泪嘴角带血……还不忘对他露出释怀的笑。

  他脑袋都是发懵的,楞神反应过来。

  跑去抱住快要倒下的他,慌张的抚摸他的脸,就像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一样。

  他什么也听不见,洞外攻打上来的世家仍在外面喊打喊杀。

  “季臾川……放过我吧,我好累……”司徒笙笑着,用带血的手想要抹去他的眼泪,复又垂下来。

  都这时候了,他还怕血污脏了他的脸。

  不能哭,不值得为他哭,一点都不好看。

  “笙笙,不能睡,我带你走……”季臾川不停地为他输送灵力,声音颤抖。

  “你不能死……我不要!”

  腰腹处的黑血窟窿刺痛了他的心,他不能接受他的做法,他能护住他的!

  为什么就是不听他的话!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自己剑下。

  季臾川翻身坐起,迷茫的看着屋内,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他怎么就是喝不醉,喝醉了起码能麻痹自己。

  ✘

  ✘

  几百年后

  “听说了吗,夜衍仙君又来提亲了。”

  茶馆里一堆人你一嘴我一言地讨论着近几个月趣事,虽然说求亲这事不值得说起,但这求亲人偏偏是风华凛冽,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夜衍仙君。

  人有七情六欲也是最平常不过,神仙也是。天下第一仙君能有心悦之人,而这心悦之人却才是一个才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孩,便让人不解唏嘘。

  一个是逢乱必出,拥有高修为,一把琉畫剑能让五里外妖兽及叛乱之人闻风丧胆。一双淡漠的浅眸让无数修仙子弟拜倒,倾慕他的女子天下比比皆是,上到大姨大婶,下到幼女孩童,见过夜衍仙君的都说他俊美又冷冽。

  另一个则是十五六岁的毛头孩子司徒笙,刚修炼不久,十二岁就结丹,天资聪颖,知道的人并不多。

  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居然被夜衍仙君提亲?要不是亲眼所见都不相信。

  司徒笙打了个喷嚏,全身冷颤,只觉头冷。

  他正和师兄们在山上打野,看见一只躲在草堆里的公鹿正警觉的观察四周。

  司徒笙轻跳上树,凝神,拉弓用灵力蓄力,一箭中的,笑“嘿,逃不出我手掌心吧。”

  一个师兄嚷嚷,“荇昱,你未过门的夫君又来找你啦!”伴随着一阵哄然大笑。

  这时头顶的云层划过一道蓝光,看方向应该是落在秦府。

  司徒笙自己本名只有亲近之人才知道,荇昱则是字。

  司徒笙耸肩,反正秦叔会帮他处理。

  大师兄秦屿作怒状,“都拒绝好几年了,怎么还来啊。”

  季臾川自荇昱十二岁以来一直前来提亲,秦明一直都在婉拒,并不想答应这门亲事。

  笙笙从未见过季臾川长什么样,秦明并不想让他见到季臾川,即使脸面上没明说,但每次季臾川前来拜访府邸,都会支开他。

  越是不让他看见,少年心性越是好奇,他自听闻有位好看仙君来求娶他的事,就去翻阅过一些杂书,间接听过一些少女聊天谈起季臾川,看着她们掩面娇羞的模样,只知道这位仙君应该是俊美,以及听过他有个早已亡故的爱人。

  对于这位已经不存于世的爱人,世间流传着不同版本,性别都是模糊不清不被知晓,也不知哪里传出来的消息,那人好像是让夜衍仙君发毒誓一世只爱他一人才死去。

  看着孤身一人几百年的夜衍仙君一直洁身守爱,便被少男少女噫想为共有的世间理想。那人则在众人脑里已经变成了倾国倾城的美人,否则怎么会让夜衍仙君念念不忘。

  笙笙转了转眼,找了个借口偷偷溜回去秦府决定去会会那么执着求亲自己的人。

  府里秦叔和喻夫人都不在,皓南淮登门拜访时必定有过通报。

  归珉出门寻季臾川,心里估算着装成下人为他带路,然后套他话,看看这人到底怎有想于他。

  笙笙嘴里嘀咕着,就试探试探,不做别的。

  他走在街道左顾右看,终于在座桥下看见负剑而立,望着湖面放空的季臾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猫和他的铲屎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猫和他的铲屎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