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仙的宠物?
正儿八经的浪浪2020-11-16 12:53980

  季臾川回来的时候,看见这番景象。

  司徒笙握着苹果抛上去又接住,一颠一颠,看着庭外的惊鹿发呆。(惊鹿:一种引水的竹筒,一定量的流水利用平衡,末端敲击石壁发出响声。)

  季臾川成婚后一直很忙,司徒笙一直在找机会想证明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他太在意了,甚至有点醋他的前妻了。

  “鬼沼泽之地邪气颇重,可愿随我前往?”季臾川负着手,停在归珉背后试探问道。

  “什么?有这等事?”司徒笙惊喜道,“去去去!”当这个季夫人太闲了。

  鬼沼泽是各位世家头疼治理的地方,它曾是古战场的战地废墟,多少生灵死在这得不到超度,一片死气沉沉,尸泥肥沃使得芦苇滋润得越发茂密,偶有几声乌鸦凄惨哀鸣飞过。一些亡灵杀手便会作祟,勾引路过的百姓失魂失智,自相残杀。

  司徒笙摇着扇子,用扇子捂住鼻子,腐糜烂肉的味道直窜鼻中令人作呕。

  “这迷雾颇有蹊跷……”笙笙皱着眉开口。

  “小心为上。”季臾川道。

  季臾川看了一眼死地,铮出琉畫,伴随蓝光一闪,剑气横扫,迷雾瞬间散开。

  司徒笙惊了一瞬,要不要这么狂。

  司徒笙打了个响指,指尖簇成一团火照明,“这些死侍死相奇丑诡异,”

  “应该是被诅咒枉死。”

  季臾川一僵,无言。

  芦苇丛里有着嘁嘁哫哫地摩擦声,季臾川念诀御剑刺去,那黑团便隐去别处,顿时黑影乱窜。

  季臾川和他对视,点头,让他先去追,他这可以应付。

  这邪物应该从他们踏入沼泽荒地就一直掩在暗处观察他们,怕明火。

  季臾川将邪物引到不远处拉扯,忽暗忽明,蓝光四射。

  “夜衍仙君,记得剑下留情,抓一个回去研究研究。”司徒笙放声喊到。

  那边的剑发出沉顿的响声,示意他听见了。

  司徒笙突然觉得很熟悉,很默契,但想不出来为什么。

  突然沼泽伸出一双手,拉住司徒笙的脚,直往沼泽里拖。

  遭了,中计了!

  司徒笙啧了一声,掷气挣开,扇子凝成剑气割断,那双泥手似流泥断了复又凝股成型,沼泽里瞬间出现十几双,一同涌向他。

  “笙笙,接剑!”皓南淮急道。

  一道流光隔断泥手,司徒笙稳住接剑,只觉剑柄通体冰冷,一套动作压住沼泽内的妖气异动。

  季臾川在空中一同咬指画血法阵,封印鬼沼泽。

  司徒笙大口大口呼气,他握住琉畫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他居然能和这样的仙剑产生共鸣吗。

  “此地要想度化,要请父亲们一同施法。”季臾川在他身旁出声。

  司徒笙头昏脑涨,感觉面前的季臾川虚幻模糊,只觉耳朵似淌出来什么。

  “笙笙!”季臾川快速扶住他,用手把脉。

  我天,我这体质怎么那么弱,一定要好好修炼了,倒下去的司徒笙心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猫和他的铲屎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猫和他的铲屎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