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杬儿2020-10-10 23:423,333

  第五章招财宝贝

  生命最苛刻之处,在于它会死亡。只要有死亡,再长久的生命也显得短暂,辉煌尽头终归是永恒的黑暗。

  ——

  M市,郊区。

  “真是废物!”

  一身白衣的黑发男子低声道,他的面前跪着一个颓废不堪的男人。白衣男子有着一双极具特点的桃花眼,而那双桃花眼正微眯着瞧他,眼中还时不时闪过一丝危险,让人捉摸不透。

  “三天之内给我消失得干净点,否则后果自负!”白衣男子踹了一脚男人便迅速离去,而被踹的男人隐忍不发,暗暗握紧拳头。

  白衣男子一走,男人便恢复了平静,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冷漠,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薄唇微抿,男人慢慢站起,看向前方,不远处正走来一名蒙面女子,只见她走近男人身前,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老大,都打理好了,现在就可以动身离开。”

  男人看了她一眼,不语。女子依旧维持四十五度低头的动作,男人叹了口气,“阿雅你先走吧,我还要处理点事。”

  “是。”被叫做阿雅的女子转身离开,很快便消失不见。

  而她的老大却是悄然融入黑夜之中,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警局。

  温子瑜靠在椅子上看着还在翻资料不说话的顾辰发呆,对面的刘大山倒是有些坐不住,一直动来动去地发出刺耳的声音,这让温子瑜有些不悦,顾辰突然抬起头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直勾勾地盯着刘大山。

  “你在看什么。”被盯的有些发毛的刘大山尽量让语调平稳一些,只是发出来的声音依旧可以听出丝丝不安。

  顾辰只觉有些好笑,“看你什么时候能完完整整地坦白你的所作所为,以及你背后的人。”

  此话一出,刘大山却是冷静了些,沉思片刻,便开口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我什么都没干。”紧接着,本在顾辰手上的资料突然出现在刘大山的眼前,这一看,刘大山又不安了起来。

  “别装了,你心理素质好得很。杀人案,是你计划外的意外吧。”顾辰没头没脑地说道,还示意刘大山仔细看看面前的资料。

  刘大山皱眉看过去,开头几个大字引起了他的注意——“2014年8月25日大型魔术事故信息报告”看到这,刘大山抬起头,面色平静。

  顾辰起身走到他的身旁,“你一直在转移警方注意力,你曾经是周斌和钟天华的同事,只不过因为五年前的一次事故丢了这份工作。”

  “你是怎么知道的?”刘大山不紧不慢地问道。

  “那次事故的主人公是何璋,原因是工作人员的疏忽导致道具发生了故障,最后何璋受了伤,”温子瑜适时开口,“那个时候的何璋还是很有名气的,有那么几个脑残粉也不为过。于是,在她们都追查下找到了你,还做了一些事……”

  “呵。”刘大山冷笑一声,“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你们查案都不靠证据的吗?推测可拿不出手。”

  顾辰弯腰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杀人凶手,是你的熟人。”还不待刘大山反应,顾辰径直带着温子瑜离开了审讯室。

  在外面看了全程的众人都有些不解,一致觉得顾辰的思路有些跳跃,反而后来进来的安苒苒一脸豁然开朗,众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众人出了审讯室后一脸费解,叶皓文走到安苒苒旁边示意她将查到的内容放出来,办公桌的正前方出现一个大屏幕,上面是2014年的一篇报道,报道内容与刚刚温子瑜在审讯室内所说的并无二致。

  “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路忻将众人都好奇的问题说了出来。

  “你们刚刚提到了何璋,所以我刚刚在外面让苒苒顺手查了查他。”顾辰挑眉,摸着下巴看报道,“不过,这个记者,好像有点眼熟啊。”

  下一秒,大屏幕就出现了记者的详细资料——

  李志涛,男,三十七岁,已婚。现为M市新华报社分社社长,善于报道爆炸性新闻,2014年前,多次报道大型事故新闻,而且还是关于魔术的。

  “分头行动吧,”叶皓文沉声,“我跟宋然路忻去找何璋,顾辰 温子瑜还有高宇 轩秦晗去找李志涛,摸清楚这里头的猫腻。出发!”

  就在这时,“不好了不好了!队长!”宋然从审讯室冒头急忙喊道。

  “怎么了?”叶皓文皱眉,心感有些不妙。

  “刘大山的呼吸在减弱,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

  这下众人都有点被吓到,就近的刘依依迅速进到审讯室给刘大山做一些应急措施,江晓妍也在,正给刘依依打杂。

  办公室内除了叶皓文、宋然、顾辰和温子瑜之外都留这没出去,叶皓文怕出现什么意外,于是就没让其他人跟着。

  审讯室内。

  刘依依将刘大山的情况稳定下来后,跟江晓妍一起在调查刘大山昏迷不醒的原因,众人时不时在审讯室另一边看情况,时不时在外边查找着什么,倒是头一回这么繁忙,毕竟平时都是在外面跑,待在舒服的办公室还坐也坐不住。

  且不说这边,叶皓文跟宋然已经到了何璋工作室,但是这会何璋不在,只有他的助理在整理一些文件。

  何璋助理——何深,男,二十六岁,整个人看起来白白净净,穿着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随意略带简洁,整体看着无一不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宋然拿出证件给何深看了一眼,何深马上停下手上的动作打量宋然以及正在环顾四周的叶皓文。

  “不知道宋警官来这做什么?”何深好奇却不表现出来。然而叶皓文从他到处看的眼神以及无处安放的双手便知道何深应该是知道什么,于是叶皓文上前一步,“何深?”

  听到名字的何深愣住了一秒,随后又恢复正常,“怎么了,警官?”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想问你点小问题。”叶皓文把玩着刚从办公桌上拿起的一个小物件,一下子就吸引了何深的注意,何深竟然差点激动得跳脚了。

  “那个,那个,警官啊,这玩意儿虽小却也不贵啊。你们想问什么我肯定是如实回答,所以能不能先放下啊。”何深说着说着还带着点哭腔。

  这倒是让叶皓文 宋然吓了一跳,只不过叶皓文还是拿在手上,挑眉打趣道,“怎么?你的宝贝?”

  何深抬头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冷汗,“实不相瞒,这个算是我的一个招财宝贝,要是不小心磕坏了,弄丢了,那我的财运也会不顺啊。”

  “就这一个小东西能让你财运滚滚不成。”宋然不免觉得好笑。

  “当然了!”何深俨然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就连叶皓文都有点忍俊不禁了。

  叶皓文忍住笑意,“说说吧,都知道些什么。”

  见叶皓文还在继续把玩着自己的“招财宝贝”,何深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道,“其实啊,五年前,何璋不小心把你手上那个宝贝摔了一下。虽然哪个角都没缺,也没任何划痕,但是在那一天,何璋尽心尽力准备了三个月的魔术大秀发生了重大舞台事故,导致事业有所影响。”说罢,还指了指叶皓文手里的物件。

  “不仅如此,自那之后的三个月,何璋的业务能力也下降了不少,很多小魔术都不能随心所欲的表演出来。我们想了很久的原因,最后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个宝贝身上。”何深叹了口气,看似有些无奈,“之后我们每天特别崇敬地供着他,至此,何璋就连高难度魔术都完成地非常好,慢慢地才在魔术界闯出一片天。”

  叶皓文盯着手中的物件打量起来,是一块立体图形,边边角角都很完整没有任何缺失,表面有些许的划痕,大概就是五年前那次留下的划痕。

  “这个东西哪来的?”叶皓文抬头问道。

  “是六年前,何璋跟家里闹别扭跟我跑去逛地摊,然后被卖这个宝贝的老板喊住了,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何璋花了大价钱买了它。”何深说着说着便皱起眉头来。

  “那个老板是谁?”叶皓文又问,但这回何深却是摇头表示不知道。

  叶皓文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并让何深尽快安排他与何璋见面,何深频频点头将二人送出了工作室。

  回到车内,宋然还在低头看手机,叶皓文边开车边问他,“顾辰那怎么样了?”

  “李志涛失踪了三天,不过他们在去李志涛家的路上。”宋然头也不抬也报告道。

  “你从出工作室就一直在盯着手机,有什么那么好看?”叶皓文好奇问道。

  宋然这才抬起头来,“刘大山中的是一种慢性毒草,还是很常见的那种,有点难查到具体来源。他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只不过还没醒,大概是量有一点多。”

  “嗯。你问问顾辰他们在哪,我们不回去了,直接去找他们。”叶皓文偏头看了眼后视镜,对身边的宋然说道。

  “好。”

  很快,顾辰便发来了地址,叶皓文一踩油门,直奔李志涛家的方向。

  李志涛家附近,顾辰正躺在车内,旁边是还在补觉的温子瑜。这会正好是下午五六点,阳光从玻璃车窗倾斜进来,洒在温子瑜熟睡的脸庞上。

  顾辰正看得一愣,鬼使神差地伸手想摸他的脸,电话铃却突然响起,顾辰手忙脚乱地接起电话,是宋然打来问地址的,前者小声地将地址报给后者后便挂掉电话。

  只是,顾辰刚挂断电话,一抬头就撞进温子瑜深邃的双眸里,于是,他就保持着准备放电话的姿势盯着温子瑜不说话。

  以前他打电话吵醒温子瑜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板着一张脸,看似很冷淡,实则是被吵醒后的无奈表情,只不过也只有顾辰懂。

  ……

  “原来,我们都在等待着那个让我们学会爱的人。”

  ——顾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