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将军
元梦2021-04-20 15:273,061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被误解了几千年,莫栖悦也是曾经一度气愤而去寻因探文的。

  “姑娘所言极是!此话甚是在理。小生家中也有姊妹读书明理,世间女子多艰难,兄台还是不要为难这位姑娘为好。”

  正在书肆看书的另一位秀才朝着他们作揖,看他目光清正谦谦君子的模样,莫栖悦也不吝啬地打了招呼。

  “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姓唐,字伯德。”唐伯德恭敬有礼地回道。

  莫栖悦见方才那秀才灰溜溜掩面走人时也不在意,她好奇地问道:“听唐公子的口音,不像本地人?”

  唐伯德面容严谨说道:“是,在下来自苏城水乡。此次会试落榜,准备归乡复习。”

  这一板一眼的回答,还真是很君子了…莫栖悦客气地笑了笑,往书架子而去。

  小铃铛跟在身旁吹捧道:“小姐可真有才华!我瞧那秀才都哑口无言了!”

  “哑口无言这个词你都学会了?”

  小铃铛被调侃地轻跺了脚喊道:“小姐,您又打趣我!”

  莫栖悦随手翻看各种话本子,这架子上摆着都是如今最畅销的,不外乎书生小姐情情爱爱的纠葛,偶尔夹杂几本含蓄的“颜色小说”已经很出格了。

  想念二十一世纪的脑洞纷飞…可惜自个儿不会这种遣词造句,不然还能写写话本子赚个外快。

  恰好隔壁架子就是她想找的字帖,正随手拿一本准备看看时,对面也有一只修长的手欲拿走它。

  莫栖悦抬眸一看,还是刚才那唐书生。

  唐伯德疑惑地抬起头来,见是方才那伶牙俐齿的姑娘,他客气地说道:“姑娘若是想练字,不如练旁边这本簪花小帖,我家中小妹也是练得这种。”

  她不过是随意拿起的,倒不是非要手下这个。于是轻点了下头,翻起那个簪花小帖,觉得还挺合心意。

  等莫栖悦两人结算完出了铺子,唐伯德才从胸腔长吐了口气,耳根泛起炽热的微红。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唐伯德重重摇晃两下脑袋,这才将全副心思继续放在书本上。

  等莫栖悦买完回来后,正好不远处有杂技表演,热闹得很。

  她带着小铃铛在看客外围凑热闹,感受一番古代烟火气。就见自家怪力丫鬟沉迷在里面看得不亦乐乎,见到兴奋处还拼命鼓起掌来。

  突地一阵人流拥挤,莫栖悦感觉自己腰间荷包似乎被抢走了。抬眼一看,那贼人早就跑出去了。

  莫栖悦一边愤愤不平地腹诽着,一边脚步不停朝那人狂追。就自己这没几两银子的最后存货也偷!他良心不会痛吗!

  “快拦住那窃贼!”可惜大部分人视线都还在表演上,根本无心听她喊出的话。

  莫栖悦跟着追出了几百米,竟然到了没什么人迹的巷子里。

  这时那贼人倒是不跑了,只回过头来朝她阴笑:“姑娘胆子但是很大,也不怕跟来出了事?”

  莫栖悦这才一阵后怕,在侯府也就算了,这要是被拐卖去窑子,那她绝对立马结束生命!

  她警惕地慢慢后退,见那贼人想过来拦住她的样子,这下子是狂奔逃跑了!

  也顾不上气喘吁吁双腿无力,只知道后面那人马上要追到,莫栖悦吓得慌不择路。

  正心里暗叹难道天要亡她,眼前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骑马路过。莫栖悦立马大喊出声:

  “将军留步!”

  吁的一声马停住了,戚临风回过头来一看,是那日的莫大小姐正冲过来躲在他马边。

  他沉声道:“何事?”

  莫栖悦险些喘不过气说道:“后面有…贼人…偷我银…银子…还要…拐卖我!”

  戚临风皱着眉回头望去,见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正准备悄悄跑走。

  他给高陆打个手势,就见几个护卫追去了。结果刚一下马就被全身乏力的莫栖悦扑倒在怀里。

  这次没有穿战甲的怀抱,有些温热又带着肌肉的韧劲,莫栖悦老脸一红,赶紧站好身子。

  戚临风闻着鼻间那道极淡又带着清香的味道有些晃神,柔软的身躯离开怀抱时,竟有几分失落。

  怎么每次遇见都是投怀送抱!莫栖悦感觉自己要没脸见人了…

  等高陆几人将人捉拿回来,还顺便奉上她的荷包时,莫栖悦通红着脸不敢抬头:“多谢将军和几位大人,小女感激不尽!小女丫鬟还在那等候,就先行一步…”

  戚临风低低地嗯了一声,就见那道倩影匆忙离去。因她低着头没能见到那似水眸光,一时间有些愣在当场。

  后边高陆林羽几人见此相互对视,一脸纳罕:将军这是“老房子着火”了?

  没一会就见戚临风吩咐道:“将此人送去衙门,好好审问!”

  高欢几人拱手应道:“是!属下遵命!”

  被将军记挂上,看来这小贼下半辈子怕是出不了牢狱咯!

  *

  诚王府内。

  敏仪郡主正在对诚王爷和诚王妃痴缠着:

  “父王母妃,你们就帮帮女儿吧!女儿就喜欢那戚将军…”

  诚王爷脸色不好看地说:“那戚临风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让你一个郡主这样追在后边跑!”

  诚王妃叹了一口气说道:“敏仪啊,不是母妃不想帮你,实在是戚将军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人!”

  “你既知他对你无意,就不要再这么执着,你自有你的缘分,他也总会娶妻。你又何必如此呢?”

  敏仪郡主狠厉地说道:“我看谁敢嫁给他!”

  诚王妃看着女儿霸道蛮横的模样,不禁质疑自己因为多年无子,好不容易生个闺女如此溺爱是不是害了她?

  “他戚临风再是俊勇,难道还比不上父王母妃对你的疼爱吗?”

  敏仪实在忍不住痛哭出声:“母妃!母妃!我念了他这么多年,实在是放不下啊!”她一时竟也不知是喜欢他,还是不甘心作祟非要得到他了。

  “他从未给过我好脸色!我若是就此放弃,岂不是被那些长舌妇看了笑话!”

  诚王妃摸了摸敏仪的头发:“傻孩子,你这般缠着闹着,难道没有被看笑话吗?更何况,他人之语何必在意,娘只是觉得他对你无意,不是你的好归宿。”

  敏仪不依不饶地转向诚王爷:“父王,您就帮帮敏仪吧!儿臣求您了!”

  诚王爷不忍心斥责她,又有些无可奈何:“你若实在想,我也拦不住你。你自己去求皇上吧!”

  诚王爷长叹口气,背脊弯曲下来,仿佛老了许多岁。

  敏仪一听见父王委婉地同意了,她脸上绽放出欣喜雀跃的笑容,眼眸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第二日一早,敏仪郡主就跟着诚王妃进宫面圣。

  “赐婚?我们敏仪看上谁家的好儿郎了?”皇帝哈哈大笑。

  诚王妃颇有些难以启齿:“不瞒陛下,是戚将军…”

  敏仪郡主站在一旁微红着脸,满是期待地看着皇帝。

  皇帝眸光微闪:“可是与戚将军情投意合?”诚王府和将军府俱掌兵权且威名赫赫,可不适合结亲啊…

  诚王妃赶紧跪下说道:“是敏仪一味痴缠,戚将军倒从未回应过。”

  敏仪听见母妃这般直言,撇下嘴轻哼一声。

  皇帝状似为难地看着诚王妃:“这结亲结的是两家欢喜,朕还是将临风传来一问。”

  他摆摆手示意贴身太监去戚府宣其入殿,一边让诚王妃带着敏仪郡主去皇后那处坐坐。

  戚临风听召入殿来得很快,没多时就已经单膝跪在皇帝面前。

  皇帝命他起身:“爱卿啊,你这婚姻大事拖了许久,可有什么打算?”

  “你猜方才诚王妃带着敏仪,来求朕什么?”皇帝突然又恶趣味地问道。

  谁知戚临风不动如山:“请圣上直言,末将愿听命行事。”

  见这人逗弄不起来,皇帝无奈地说道:“爱卿可愿与敏仪定亲?”

  戚临风听见这个问题,总算抬头望向皇帝,脸色有些诧异又坚定说道:

  “末将不愿!”

  皇帝哦了一声问他:“方才不是还说愿意听命行事?”

  见戚临风肃着张脸并不应答,皇帝暗骂他无趣,又接着调侃道:

  “你若不找个好理由,朕这边可不好交代啊!”

  戚临风突地想起那聪慧冷静又能言善辩的女子,以及偶然间又一次的拥抱,心里不自觉地泛起一丝涟漪。

  皇帝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奇问道:“看你这神情,似乎有意中人了?哪家闺秀啊?”

  戚临风微红着脸板正地回答道:“是武平侯嫡长女。”

  皇帝满脸惊奇地看着他,这戚小将军害羞可是头一遭啊!忍不住上下打量一番才说道:

  “武平侯嫡长女?倒不曾传过名声出来。”皇帝细细思索起来。武平侯府没落已久,但与将军府也不算相差太大。如此也是对得起故去的老戚了!

  “你既然这般诚恳,朕盛情难却,替你拟一道旨意便是!”

  戚临风有些疑惑地看向皇帝,似乎在问自己做了什么就突然“这般诚恳”了?

  “……皇上英明。”

  皇帝迅速写好旨意命人带去宣读,一边又让人跟皇后言明情况,好好安抚一番诚王妃二人。

  若是用现代的话来说,戚临风此刻的心情应该是莫名做了回工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