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赐婚
元梦2021-04-21 15:183,237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三色为矞,鸿禧云集。骠骑大将军戚氏临风,盛安百年戚家之后……”

  莫栖悦一大早匆匆忙忙地换好衣裳,带着小铃铛跪在何氏一行人正前方。

  她心里震惊不已:啊这,莫名其妙就被赐婚了?!

  正想着要不要真的开始逃跑大计,听见戚氏临风这几个字,莫栖悦脸颊一红,心中多了分悸动。

  宣旨太监润润喉继续念道:“武平侯府嫡长女莫氏栖悦,盛安世家之后,诰封懿德,行端仪雅,礼教克娴…今及芳年待字金闺。潭祉迎祥,二人良缘天作,今下旨赐婚,莫氏授二品诰命夫人,赐册赐服,垂记章典。”

  “民本以国兴关乎家旺,望汝二人同心同德,敬尽予国,勿负朕意。钦此!”

  总算是念完了,莫栖悦跪得脚背都快发麻。她恭敬地依礼接旨,将备好的赏银塞给几位公公。

  “有劳公公了,还请稍坐片刻,在侯府歇息一会。”

  田公公见武平侯和侯夫人还愣在当场,备礼都得靠莫大小姐自己准备,不由得冲他们轻哼一声。

  “杂家还得去回禀圣上,在这里先祝莫小姐喜结良缘百年好合了!”在宫里的都是人精,眼见着这位侯府嫡长女要起势了,自然懂得投怀报李。

  他轻咳一声,朝着皇宫方向行礼:“侯爷侯夫人可要好生准备着,圣上还等着瞧呢!”

  武平侯谄笑迎合着:“是是是,本侯一定不让圣上失望!”

  他见田公公还等着何氏表态,而何氏早已经面目狰狞失神在外了。武平侯心中一惊,赶紧悄悄拧了她胳膊,咬牙切齿地提示道:

  “夫人难道身子有什么大碍吗?”

  何氏被掐得回过神来,见田公公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心里有些恐惧地说道:“都怪我近来太忙,身子有些不爽快,方才太高兴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田公公冷哼着笑了笑:“侯夫人既然身子不适,那备嫁一事还是交给他人准备罢!圣上还等着呢,杂家先回宫了!”

  田公公当面打何氏脸,自然是得到了某位待娶将军的私下吩咐。现在完成任务,他也就安心回宫。

  何氏却还在那腹诽暗骂:不过是圣上身边的阉人也敢在她面前造次!

  一道圣旨现出众生相,有的嫉妒羡慕有的惊讶震惊,一大家子里就小铃铛还在真切地替小姐高兴。

  莫栖悦还沉浸在和将军定亲一事,心里多了些欢喜不再抗拒,又忐忑地想着对方是否愿意。

  回过神来才想起还在正厅这一大帮人中间,她突地灵光一闪,径直走到武平侯面前说道:

  “不知爹何时将我娘的嫁妆归还于我?这马上要备嫁了,我总得开始学着打理。”

  她意味深长地暗示:“毕竟圣上还等着看呢!”

  马上要有!钱!了!

  武平侯心情还未平复就听见这逆女索要嫁妆,刚想骂她不知廉耻,又记起她如今身份不一般了。

  他一脸别扭尴尬地说:“等会就让人与你交接。”亡妻嫁妆倒一直都是他手下的人打理,没有交给何氏。

  何氏却记着继女成为二品诰命夫人,而她还只是四品!何氏想到日后可能还要朝她低头,瞬间就感觉眼前昏黑发软。

  何氏倒下的时候,武平侯简直震怒不已。

  果然说娶妻娶贤,就何氏这一昏,若是传到圣上耳朵里,岂不是说他侯府不满圣上旨意?!

  武平侯怒气冲冲地喊来府中大夫:“不拘用什么法子,给我把夫人唤醒!”

  这话意思就是随意下手了…大夫明白地直接拿出金针刺在最痛的穴位上,只听何氏啊的一声惨叫,随之清醒过来。

  那大夫生怕被迁怒,在何氏还迷茫的时候就赶紧告退。

  等何氏迷瞪着被扶起来时,武平侯已经安排人手过来交接了。

  莫栖悦不疾不徐地跟着管事到了偏厅,听他汇报这几年的收益。

  盛安中心地段的商铺十间租出去的收入颇丰,这就已经是个下金蛋的老母鸡了。

  管事接着说道:

  “另有一处三进的温泉别庄位于郊野,一处规模不大的菜园子,以及二百亩良田。”

  “内房家伙有千工床、红橱、床前橱、子孙桶、梳妆台等物。外房家伙有琴桌、八仙桌… 另有金银首饰各色珠宝单独登记在册。”

  莫栖悦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那先前的利润可还在?”

  林管事尴尬地扯了嘴角说道:“这…先前因为与侯爷私产一同管理,账目都交到侯爷手中…”

  也就是说都花在侯府咯?

  莫栖悦呵呵一笑:“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用她娘银子养家糊口,还冷待她?渣爹后娘果然绝配,莫栖悦忍不住给他们点了个赞。

  赞归赞,麻烦还是要找的。

  她喝了几口茶水润润喉,转身问道:“你家小姐我气色如何?”

  小铃铛不明所以地打量了一下,说道:“小姐如往日一般气色红润,美得很呢!”

  很好…

  莫栖悦带上“打手铃铛”,一脸不善地走到武平侯与何氏面前。

  “侯爷,侯夫人。”

  武平侯紧蹙眉头斥责道:“不知礼数!要喊爹和娘!”

  莫栖悦表面上跟着扯了嘴角:“侯爷,方才林管事说,往日我娘嫁妆收成可都在您手上?”

  听见是这事,武平侯向来自认为威严的气势也难免弱了下来,多了点心虚。

  他轻咳了声说道:“这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

  莫栖悦脸上笑容一顿:“安排?若我所知没错的话,本朝律法亡母嫁妆归子女,夫家一律不得擅用!”

  她似笑非笑地说道:“据我所知,我娘可就我一个女儿?”

  武平侯涨红着脸怒斥道:“一家人谈何你我!就是用了又如何?还不是用在你们身上了!”

  莫栖悦惊讶地反问:“我身上?侯爷不妨看看我与夫人妹妹的穿戴!究竟是花在你们身上还是花我身上?”

  “连吃食都是捡着你们剩下的菜色,我竟不知我娘的嫁妆原来都供着你们了?”

  说完她又朝着何氏继续质问:“不知夫人头上这金莲花簪与东珠簪子又是从何而来?用着前夫人的首饰,夜里睡得可还安详…”

  莫栖悦前头瞧了两眼那首饰记录单,正好见到这两个戴在何氏发上的簪子。

  刚一吓唬就见何氏掩耳盗铃地拿下那两个簪子,藏在袖子里。

  何氏气势汹汹地说:“莫非我还要把嫁妆单子给你看不成?敢情全天下的簪子都是你娘的!”

  莫栖悦冷淡地瞥一眼说道:“夫人不妨把单子拿出来一看,也好证明您的清白不是?免得说我这个晚辈污蔑您了…”

  武平侯虚张声势地吼道:“够了!都给我少说两句!”

  呵呵,这句话仿佛昨日才说过?

  莫栖悦非常淡定地回道:“恐怕是远远不够。不知侯爷与侯夫人何时将嫁妆备齐还我?”

  “若是见不着完整的嫁妆,哪天我在外边说漏了嘴,给您二位带来麻烦可就不好了!”她语气嘲讽却不容置疑地说道。

  听见这句话又想起皇帝赐婚的武平侯心中一紧,感觉背后冷汗淋漓。

  他一脸不爽快却也总算低了头:“七日之内,全数奉还!”

  说完冷哼一声,一副不想再见到她的神态出了侯府。

  何氏此时正在恶狠狠盯着莫栖悦,怒火攻心地骂道:“贱人生的就是贱人!一点礼仪尊卑都没有!”

  莫栖悦挑起了眉头:“原来我那好妹妹时常口出恶语,就是从您这学来的?还真是…没有教养啊!”

  她凑近何氏说道:“您擅自动用我娘的嫁妆,若是我告到官府去…哪怕最后不了了之,您的地位怕也不保吧?”

  “休书一封以免影响侯府声誉?亦或是青灯古佛监禁一生…您可要仔细想想!”

  所以哪怕再不甘愿,何氏也只得老老实实地回去准备,把往日花掉的补上,占用的掏出来…

  顺利解决完渣爹后娘,又得了笔小资产的莫栖悦舒坦极了。她喊着小铃铛去厨房点菜,多端几盘回去一起吃。

  等莫栖悦回到院落时,就见便宜妹妹也被放出来,还在门口若无其事等着她。

  只可惜这妹妹养气功夫不到家,刚一照面就忍不住刺几句。

  “姐姐今日可是好生威风!”莫凝香一脸不爽快地说道。

  “我威风我的,你也回你的院子,少说话多闭嘴。”她今日心情尚可,并不想跟这人吵嘴。

  莫凝香扯住了帕子:“姐姐莫不是一朝得势,就忘了往日情谊?”

  莫栖悦用“怀疑人生”的眼神地看过去:“我竟不知这十几年还有过情谊?”

  “有事姐姐,没事就贱人。你这眼力见倒是快得很。”

  果然自古权欲迷人眼,一朝借了将军势,连打脸都轻松不少,就跟一个个自动送上门给她推倒似的。

  故作平静的莫凝香置若罔闻:“不知姐姐那日所说可还当真?就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的话。”

  眼见着先前被瞧不起的长姐如今有嫁妆有地位,莫凝香不免焦急,也心知不会从何氏那处得到多少,便决定过来投诚。

  莫栖悦见这墙头草倒得如此快,一点都不诧异。毕竟若改日她遇难,这便宜妹妹怕是巴不得火上浇油。

  不过…“可以,我会替你向侯爷美言几句。”

  “至于听不听,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正好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反正不是她的钱,让那何氏好好头疼自己女儿吧…

  就是吧,这便宜继妹的厚脸皮程度真是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凝香得到还算满意的答复,正准备做作地客套一番,谁知长姐就一脸看腻烦她的表情,将她轰赶出去。

  莫凝香:……以为她喜欢来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