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郡主
元梦2021-04-22 15:093,068

  小铃铛去小厨房那边刚准备点菜,往日对她不屑一顾的几个厨娘丫头就纷纷献上殷勤。

  “铃铛姐姐,日后…可别忘了姐妹几个呀!”烧火丫头亲热地挽着她衣袖。

  小铃铛连忙闪开:“你那手黑得很!可别往我身上抹啊!我最近没得罪你吧?”

  厨娘噗嗤一笑,不屑地鄙视道:“就是,可别弄脏了人家铃铛姑娘的衣裳!”

  说完也准备走过去套近乎,谁知小铃铛边躲开边喊道:“就在那不许动!就和往日一样离我远远的!”

  小铃铛赶紧把记下的菜单报出来:“小姐要一盘酸辣鸡丝,一碗羊肉炖蛋粉汤…”

  几人见状只好老老实实地记菜单,切菜的切菜烧火的烧火,总算忙活起来。

  出于各自心里的小算盘,这次菜色做得可谓是极好!厨娘更是卯足了劲要让大小姐满意,使出压箱底的手艺。

  等出锅时那道扑鼻的香气蔓延开来,令在场的几个丫鬟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小铃铛当然非常满意,她完全没有寒暄的念头,立马叫人端去梧桐苑,免得她的小姐饿坏了!

  饭菜一盘盘送到梧桐苑的时候,何氏还在正院里头气得砸花瓶。

  花瓶在地上碎成细片渣子,莫宁华从夫子那装病逃学回来,刚一踩下去,就痛得哭喊不止。

  莫宁华哀嚎着:“娘啊,这地上怎么都是花瓶渣,儿子脚都踩流血了!”

  “哪个贱婢弄碎的,乱棍打死!”

  何氏本来心疼地喊人叫来府中大夫,听见后面一句没好气地戳了戳他脑袋。

  “臭小子,你娘我打碎的,怎么?你要把我乱棍打死?”

  莫宁华谄媚地笑道:“原来是我娘干的好事,那肯定是有人惹您生气了!您仔细说说,我给您报仇!”

  话音刚落,大夫已经到了正院。老大夫将莫宁华扶靠在椅背上,小心翼翼地将碎渣一点点挑出来。

  一时间疼得也顾不上报仇了,只流着泪倒吸气。这下子倒是真得请病假了…

  一旁担忧的何氏更是又把这笔账算在了莫栖悦头上。她想到自己改日还得将私房里的宝贝掏出来,心疼得简直要命!

  恰好此时莫凝香从院外进来,见弟弟哭闹不休,紧张地问道:“娘,这是怎么了?”

  何氏阴阳怪气地说道:“还不是被那未来将军夫人害的!”

  莫凝香倒是有些不解,她明明刚从梧桐苑过来,那长姐怎么着也不会比她快吧?

  正坐着的莫宁华重拍了下桌子,嘴里骂骂咧咧:“什么将军夫人?我可是这个侯府的继承人!整个侯府都是我的!我要她生便生,要她死…唔…”

  何氏连忙捂住儿子的嘴,低声哄道:“哎哟我的小祖宗,可不能这样说出口!这等事交给娘来摆平,你日后是要光宗耀祖的!”

  “那贱胚子可轮不上你来教训呢!”说完又怜爱地摸了摸莫宁华脑袋。

  莫凝香跟着扯了扯嘴角,心里的波澜起伏无人知晓。

  可怜老大夫一边战战兢兢地挑着渣,一边担忧自己听到太多命不久矣。

  而她们口中的未来将军夫人,此刻正带着丫鬟出门放风去了…

  莫栖悦慢悠悠地走在街上,一转头就看见小铃铛的傻样,忍不住纳闷道:“你做甚笑得这般开心?”

  原本喜笑颜开的小铃铛瞪圆了眼:“小姐今日双喜临门难道不开心吗?”

  莫栖悦想了想,倒确实蛮开心的。人财两得,自由自在的。她记起那两面之缘的英武将军,顿时浮想联翩。

  啧,瞧着腹肌蛮多块的,也不知道手感怎样…

  结果就见小铃铛正炯炯有神盯着自己,莫栖悦汗颜,只好打发她去取点心排队。

  她自己则在路边的小摊走走逛逛。随意一瞄,就在一个老爷子的木雕摊上停下。

  摊子上有讨喜的幼儿拜寿,也有夫妻拜堂和雕梁画栋等雕刻。莫栖悦不禁感叹,这精致的手艺若是放在现在,估计能申遗了!

  她见老人手上没停下地继续雕着,旁边一个白嫩的小孩倒是招待起她来。

  “客人可有想要的?”一道稚嫩又清脆的嗓音响起。

  莫栖悦心血来潮地说道:“替我将这对百年好合包起来。”

  小女孩细声细气地说:“客人若是想要送礼,我们这还有准备木盒子,只需添十文钱即可。”

  莫栖悦颔首同意,取出一锭银子给小女孩。就见那精细的拜堂雕像被仔细擦拭后放进木盒,又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她。

  她轻笑着将零碎的铜板塞到小女孩手里:“拿着吧,买朵珠花。”

  小女孩惊喜地抓着手上铜板,立马转过头看爷爷的眼神,见老人家同意,这才收下来。

  “多谢客人!”

  莫栖悦正欲调侃她两句,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道停下马车的声音。

  “还真是破落户了,这种路边木雕也跟宝似的抱着。”敏仪郡主嗤的一声拉起帘子。

  说完她又一脸阴沉地看着莫栖悦:“我倒是不知,你竟有这等本事勾住将军!”

  敏仪昨日从皇宫出来就哭过一场,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圣旨已下便断无收回之意。

  不就是脸美了点身子娇了点?也不知将军到底喜欢这人哪里!她堂堂郡主哪一样比不过这破落户?竟然为了这人去找圣上赐婚!

  敏仪胸口的怒火迟迟消不下去,头也气得胀疼。她一把从前面掏出根鞭子拿手上,是车夫留在马车口赶马用的。

  这鞭子粗大有力,若是打到人身上定会留下伤疤。敏仪毫无顾忌地将鞭子挥出去,只见那鞭子甩出去的时候,莫栖悦就飞快闪开。

  莫栖悦也是早有防备,毕竟这一看就是将军的烂桃花!可惜她是闪开了,但挥出的鞭子却将这对爷孙俩的摊子打到地上。

  好在木雕摔一把也没事,就是着实气人得很。莫栖悦趁她鞭子垂下猛地抢过来,又从敏仪的肘部重击一下,令她吃痛收回。

  莫栖悦凑近车窗,用暗藏威胁的语气说道:“堂堂郡主当街行凶伤人,若是被弹劾该当何罪?诚王爷纵容郡主行凶,怕也讨不着好吧!”

  只见敏仪轻蔑地嗤笑她:“就凭你爹?”

  莫栖悦呵呵一笑:“当然是…凭我的未婚夫了。”渣爹?靠得住就能上天了…此时不用夫更待何时?

  这将军搬出来果然好用。敏仪像被噎了一下没话说。毕竟戚将军若是去弹劾,那是一弹一个准…

  敏仪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莫栖悦丝毫不怕她威胁,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确实是好日子呢,到时候三年抱俩给您看看…”她厚着脸皮朝敏仪扯了唇角。面子值几个钱?能气到人她就舒服…

  “还真是没娘教养,竟然这般不害臊!”

  莫栖悦淡声说道:“郡主有娘养,却更似无人教养呢。不知郡主何时赔偿这因你而损的摊子?”

  这摊子会被打到也是受她牵连,总得替人家讨回公道。

  被讨公道的敏仪正欲怒骂贱民,一旁的婢子却主动下马车递了一锭银子过去。

  敏仪看着她直皱眉,到底没再多说什么,毕竟是她母妃调教多年的人,总得给点面子。等那婢子上了马车,车夫鞭子一挥,只留下尘土飞扬。

  原本战战兢兢候在边上的爷孙俩松了口气,老人家还特地多送了盒并蒂莲给莫栖悦。见他那般诚恳,莫栖悦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小铃铛也恰好拿到点心朝她走来,嘴里还塞了一块自己买的桃酥,含含糊糊地说道:“小姐,这家点心可真是太香了!”

  莫栖悦看她吃得这么香,忍不住敲了下脑袋。小铃铛一点都没感觉疼,就笑嘻嘻地围着自己小姐转。

  酒楼上的季名灿却在看着底下发呆。这莫大小姐往日里美虽美,却跟木头似的,死板得让人提不起兴趣。

  今日看来仿佛多了灵气,吸引着他的目光…

  若是此时主仆俩抬起头来,定是要狠狠唾弃他一脸,呸,恶心油腻男!也不知道哪来的脸还敢盯着看?

  两人自然没有注意到那,只自顾自地打道回府。

  *

  一夜无梦。

  第二天风清日朗,是个出门的好天气,将军府倒是挤满了人。

  老太君难得精神矍铄地出现在厅中,安排着一应事宜。她伸出颤巍巍的手摸向孙儿头顶:

  “好孩子,往后也算有个家了!”

  戚临风微弓着背低下头给祖母碰到,神情严肃又恭敬。

  老太君感叹不已,总算是等到了孙子即将成家。

  “祖母这一身老骨头,总算是可以去地下见你祖父咯!”

  戚临风颔首低眉说道:“祖母定会长命百岁。”

  老太君笑着摇摇头,百岁有何用呢?这破败的身体,不过是为了撑着见一面孙媳妇罢了!

  因为是皇上赐婚,所以前三礼走得极快。今日就是戚临风与部下将士准备遵循古礼,到郊野活捉对大雁,再顺便打个猎放松放松。

  “将军,莫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在偏厅等着。”一名带刀护卫从门外进来,凑到戚临风耳边低声说道。

  “可有说何事?”莫不是侯府又有人为难她?戚临风想到此,握紧手中剑柄盛气凌人地起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