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礼物
元梦2021-04-23 16:043,004

  偏厅里,小铃铛正如临大敌地低着头,将木盒递到戚临风面前。

  “将军,这是我家小姐的书信。”

  戚临风快速拆开信纸,扫过后一阵无言…

  【有一将军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将物代语兮,聊诉衷肠。愿尔欢颜兮,携手相将。】

  被调戏的戚大将军:……

  他下意识地打开木盒,见是一对夫妻拜堂成亲的木雕,简单而细致,代入如今的情形,倒多了些亲近感。

  微顿片刻,本想脱口而出的胡闹咽了下去,又瞧了会书信吩咐道:

  “拿笔纸来。”

  戚临风如笔走龙蛇力透纸背,写完便将纸塞入信封交给丫鬟。

  见人走后,手指轻轻地摩擦着那道字迹,眼中带出几分笑意。倒是个胆大包天的…

  *

  武平侯府。

  少府卿夫人今日作为媒人来要八字,自然少不得寒暄几句。

  可惜在场是身子还在“不适”的何氏,她将记有八字的红纸交给少府卿夫人后,两人都陷入难言的尴尬中。

  “…这清潭寺的释灵相师傅可是出了名的高僧,若老太君能请到他来相合,且错不了呢!”少府卿夫人干巴巴地找着话题。

  何氏:……最好是相克得无可救药她才觉得痛快!

  何氏表面上跟着扯了嘴角,内心的波澜起伏无人察觉。

  少府卿夫人见状只好随意聊几句便走了。才刚从书房过来的武平侯没见到客人,有些纳闷地问:

  “人呢?不是说来了吗?”

  何氏被看得好一阵心虚,心下揣揣,讷讷道:

  “少府卿夫人说还要忙事情,便走了…”

  武平侯压下嘴角说道:“没眼力见的!”遂瞪了眼何氏,往常也没觉得这么不顺眼,近来是一桩接一桩了!

  被斥责的何氏却不以为然腹诽着:也就是对她耍横了,以为自己还是几十年前如日中天的侯府吗?连个诰命夫人都不能替她争上去!

  她满心的不甘,主持起一应杂事来也是心不在焉,一腔怒气迟迟下不去。突然,计上心头…

  莫栖悦正懒散地躺在摇椅上,吹着微风再往嘴里扔几颗葡萄,见小铃铛猴急的模样忍不住嘲笑一番。

  小铃铛直跺脚:“小姐,您怎么还不看那回信呢?”

  “知道了,拿来吧。”莫栖悦单手支着下颚,漫不经心地接了过来。

  也不知道那个老古板会说什么话来骂她?

  一摊开来,竟是气势不凡的八个大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情意绵绵的诗词竟写出金戈铁马的气势,也是绝了…

  莫栖悦吐槽完才回过神来,瞬间坐直了身体,挑起眉头不敢置信。她张大嘴巴说道:“还真是…”意想不到啊…

  那个严肃的“小老头”竟然还会给她写情书?!看来也没那么迂腐嘛…

  这可是“无价之宝”!莫栖悦忍不住在心里哈哈大笑。

  小铃铛见自家小姐笑眯了眼,也忍不住跟着傻乐起来,嘴角咧得老大。

  梧桐苑外,厨房的帮厨丫头们正捧着热汤点心过来。丫头绿柳毕恭毕敬地进来,行礼说道:

  “大小姐,这是侯爷今日特地叫厨房准备的,给您补补身子。”

  “这盅雪燕桃胶金耳糖水炖了许久,口感上佳,接下来每日都会送来一盅…”

  莫栖悦示意她端上前来,轻轻地掀开了那暖玉色陶瓷盖子,一股清甜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知道了,放下吧。”

  绿柳一脸为难地不想挪动脚步:“大小姐,这糖水贵重,您还是趁早喝了吧!”

  莫栖悦面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怎么,还需要你教我做事?”

  “奴婢不敢…”绿柳唯唯诺诺地说道。

  “我看你敢得很!小铃铛,请他们出去,把门关上!”莫栖悦满脸不悦地喊道。

  小铃铛中气十足地应答:“是!”说完就毫不顾忌地将人“请”走,那架势跟斗鸡似的趾高气昂。

  等关上门后,她不解问道:“小姐,这不是好东西吗?”

  莫栖悦轻笑:“是不是好东西不知道,倒是加了些奇怪的…”

  她心念一动将汤水罐子放在小铃铛手上,凑近说道:“送去给侯夫人,就说我孝敬她的!”

  渣爹可没那脑子给她安排…

  小铃铛端过去的时候,恰好何氏与贴身丫鬟都不在,只小厨房里有人。她也就干脆地放在西厢小厨房里,转身离开了。

  才刚离开不久,莫凝香的丫鬟红梅过来,准备取午膳。往常都是一道吃饭,近来侯爷看见他们就心烦,索性全都各吃各的了。

  红梅走进去,接过厨娘准备好的膳食放入竹篮里。临走之际,见桌上还有罐糖水,她顿了下问道:

  “这是夫人的吗?”

  厨娘走过去看了眼:“是刚才小铃铛端来的。似乎是侯爷赏赐,但大小姐不想吃…”

  红梅心中一喜:“不吃正好,咱二小姐正喊着喝口甜的呢!”

  她急急忙忙地将这盅瓷罐一道放进去,生怕被拦住一般迅速出门了。

  灶台旁的厨娘撇了撇嘴,当谁不知道呢?二小姐哪吃得了多少,最后还不是到了这些丫鬟肚子里…

  此时荒野外的戚临风正带领一批部下弋射打猎,弋,谓以绳系矢而射之,特地准备来活捉大雁用的。

  运气极好的是,有一对大雁正从不远处飞过,戚临风拉起弋射弓箭,带有绳子的箭穿过其腿部,牢牢地捆绑住大雁,顺利活捉下来,干脆利落又足见其臂力。

  “好!”

  “将军果然英武不凡!”

  一众将士开始拍起马屁,各个油嘴滑舌嬉皮笑脸的样子。

  戚临风不以为意,继续带着他们往林中深处前行。找了许久,就出现一些野兔飞禽,大家都有点扫兴。

  这时山岩壁边跑过一只红色的野狐狸,毛发油光水滑,可以做一件上好的皮子。

  戚临风一扫眼就举起沉重的弓箭,嗡的一声朝着狐狸而去。

  对面却突然也闪出一支利箭,眼瞧着要射中了,却被这头弓箭击倒在地!

  戚临风的箭如他为人一般势不可挡,丝毫没有停留地穿透狐狸腿部,拦截在了眼前。

  在马背上准备喜迎猎物的季名灿脸一黑,暗骂冤家路窄。旁边的几位狐朋狗友却已经开始起哄,使得他越发没有台阶下。

  “吵吵吵,吵什么呢!不就一狐狸,还怕没有第二只?”季名灿没好气地说道。

  身旁同样高头大马的公子哥儿说道:“季小郎莫不是怂了?”

  季名灿梗红着脖子,气粗地应回去:“谁怂了! 不就是一介武夫,小爷我还怕他不成!”

  谁知身边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武平侯府…”

  他意味深长地和其他几人相视一看,皆哄堂大笑。

  同样都是女婿,这论本事,人家是抗战杀敌的大将军,他季小郎不过是倚仗父辈却身无功名的公子哥儿罢了!

  论家世,戚府百年世家忠肝义胆,饱受皇帝爱重!他季名灿若是到皇上面前,可识得他是哪根葱?

  他们几人虽然好溜鸟逗狗,却也不像这季小儿一样流连花丛,与他相约不过是为了看笑话而已!

  这几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都抱臂看着,惹得季名灿面红耳赤怒火滔天。

  戚临风的手下将士骑马过去,在其耳边问道:“将军,可要属下…”

  戚临风抬手制止他,径自骑过去弯腰将狐狸提起,交给属下处理,丝毫没有在意那几道身影。

  眼见着人都快走了,季名灿才忿忿不平地说两句:“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莽夫而已!”

  戚临风耳聪目明地抬眼望去,目光冷淡,眸色漆黑。

  季名灿被看得怒意削减,心里一阵慌张,嘴上却不依不饶:“将军怎么了?还不是要娶我不要的姑娘!”

  几个公子哥儿本来只打算看个笑话,却没想到这季小郎该英勇时不英勇,不该逞强时这么能作死!

  他们见戚临风骑马过来的气势,都吓得躲到远处,半点不敢靠过去。

  戚临风先行下马,随手扔出一块石子,将它投掷到季名灿的马腹。只见那马痛得高高抬起前脚嘶叫,将季名灿甩到地上!

  他一声不吭地冲过去,膝尖随脚,气势如猛虎下山,凶狠地朝季名灿脸上锤出一拳!

  季小郎猝不及防又是个文弱浪荡的,身子早已被酒色掏空,躲闪不急只好连连求饶。

  戚临风置若罔闻地让他吃足教训,这才将人反栓于膝下。

  “若再敢辱她,当知你的下场!”语气冷硬又铿锵有力。

  戚临风见他丝毫没有男儿血性,只眼泪鼻涕一脸糊的样子,厌恶地甩开手。

  等大家都纷纷离去后,季名灿才一瘸一拐爬上马,眼神阴森地擦干泪水,朝着戚临风离去的方向,狠狠吐了口含血的唾沫。

  磕磕碰碰地回到了季府,季母一见他满脸淤青血肿,浑身脏乱,心疼得焦急万分。

  她眼含热泪吩咐人来处理伤口:“娘的灿儿啊!你这是被谁欺负了?告诉娘,娘找人收拾他!”

  季名灿拉着季母的手痛哭流涕:“娘!那戚将军欺人太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