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下聘
元梦2021-04-24 15:353,037

  季府。

  季母哭倒在季父面前,愤恨地怒骂着:“老爷啊!灿儿被那戚氏小儿欺负成这样了!您何时替他报仇啊!”

  季父连忙制止:“住口!戚氏小儿也是你能说的?!那戚将军的官职比你老爷我还高!”

  “那混账往日里尽仗着有你撑腰,成天花天酒地,如今贴到铁板倒想起我来了!陈氏,我告诉你,你若想让老爷我丢官回乡下,你就继续纵着他乱来!”

  已经许多年没被喊陈氏的季母心下一慌,知道季父真的气急了。

  她也顾不上心疼的小儿子了,赶紧起身解释:“老爷,妾身不管就是了,您怎么还说这话呢!”

  季父长叹口气:“我难啊!你莫要再纵着灿儿给我招灾了…那日纳采发生的事已经成为同僚笑柄,就那何氏之女有几人看得上眼?”

  季母唯唯诺诺地说道:“这不是,不是看她乖巧懂事吗?而且灿儿也…”

  季父气得吹胡子瞪眼:“乖巧懂事?我看是会吹捧你吧!吹得你不知所以然了!真是…”榆木脑袋啊!

  “这也就罢了,既然婚事已定,灿儿还说那等毁人名节的话,哪怕闹到殿上去,没脸的也不会是那戚家!”

  季父缓了缓情绪说道:“此事休要再提。正好让那混账好好在家反省,也是快成家的人了,总得考出个 成绩来!”

  只顾着垂泪的季母不甘不愿地应下,总归有功名是好事,她还是期待自幼疼爱的幺儿能争点气。

  *

  八月初十正是黄道吉日,也是纳征下聘的好日子。

  半个多月前,将军府托人去找释灵相高僧合的八字就已经拿到手了。

  【…夫妻大吉昌、此门天定好姻缘。六畜奴作满成行,儿女聪明福自隆。】

  当时老太君见到这天定好姻缘的合婚,乐得半宿睡不着觉,更是激动得想进宫谢恩!

  好在被身边的嬷嬷拦下,又喊来戚将军救场子,不然老太君怕是真要出门咯!

  老太君笑得合不拢嘴说道:“师父合的八字可一向灵验非常!他说好便一定是极好的!祖母这下放心多咯…”

  自从赐婚后,老太君身子一日好过一日,如今已硬朗许多。她满是皱纹的手枯黄却有力得很,拉着戚临风一路到了佛堂。

  佛堂最上方是三尊佛,释迦牟尼位于正中间,两侧分别是弥勒佛与观世音菩萨。

  再底下便是戚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了,庄严又肃穆。

  老人家是虔诚的佛家居士,每日都会来点香拜忏,吃斋念佛。

  为戚家仅存的孙儿祈祷安康,也为戚氏列祖列宗超度往生。

  她颤颤巍巍地跪下念道:“我佛慈悲!弟子今日带孙儿来见菩萨与列祖列宗,求诸佛菩萨列祖列宗保佑孙儿孙媳百年好合,儿孙满堂!弟子死而无憾!”

  “好孩子,快跪下磕个头吧。”

  戚临风紧抿嘴唇,跪在垫子上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那上方的牌位,皆是戚家战死沙场的祖先。每个牌位的背后,都是血流成河,伤亡无数。

  他幼时每每形单影只地站在这佛堂,看着那些牌位,心中都是落寞得很。

  如今即将成家,日后定要保家卫国,扬他戚家威名!

  戚临风庄重地说道:“戚氏八代长孙戚临风,日后一定带妻儿来拜见列祖列宗!”

  心定意澄,香光庄严。轻轻吹过的微风拂过他的发梢,像在对他安抚,又仿佛是一种回应。

  等到下聘这日,戚家已经将厚重的聘礼箱子准备好。依旧是由少府卿夫人与戚老太君母族的林老夫人同往下聘。

  一路吹班弹奏,具婚书、聘金、首饰等物,署“纳币之敬”送往侯府。

  聘礼刚至,武平侯府便烧香鸣炮,并设宴款待将军府的送礼人,以婚书交付媒妁。

  侯府收下部分,并将给新郎官的衣服奉上作为回礼。

  这衣服便是莫栖悦准备的,她这阵子一直忙活着这几件衣裳,可惜没什么成效。

  于是只好拜托绣娘缝制好,她略动几下针线以作意思了。

  那长长的红纸礼单,看得莫凝香几人眼红得很。更别提一进将军府就是管家主母,在场几乎所有姑娘都嫉妒得很!

  【谨具婚书成通…黄金万两、锦麟成楹、寿帕双福、金猪成首、香炮镯金成双、龙烛双辉…金镶珊瑚项圈成对…】

  等媒人口干舌燥念完这令人瞠目结舌的礼单后,甭管是已成家还是未成家的姑娘,哪怕是年岁已大的妇人,都不免感到心惊!

  如此厚重的聘礼,怕是仅次于皇帝儿子娶妃了…

  在场的所有人此刻只有一个念头,便是莫大小姐今后再不同往日了!

  有自觉要抓紧机会的姑娘便暗暗溜走,打算去找未来将军夫人结交一番。也有的整颗心泡在了酸水里,根本缓不过神来。

  武平侯今日是又欢喜又难受,欢喜的是这么有面子的下聘令他开怀许多,更有亲朋好友纷纷恭贺。

  可惜他也知道那种“人生巅峰”只是在自欺欺人。

  就凭昨日他与何氏将嫁妆单子全数补齐后,长女漫不经心的神态,他就知道这女儿早与侯府离心…

  若是让莫栖悦知道他此刻想法,怕是会嗤的一声耻笑出来。补齐也不过是把欠了她的还回来,难不成还要她感恩戴德?

  她可不是好摆布的!

  梧桐苑里。

  往日冷清的小院落今日挤得满满当当,前头运来的聘礼也占满剩下的所有房间。

  每运进来一批,就引起一次众人惊叹,惹得本来还挺淡然的莫栖悦都被逗笑了。

  她一笑起来,更是灿如春华般美艳动人。比往常的芙蓉素脸,增添许多韵味。

  一时间竟也有几位女子看呆了眼。

  何家长房的小女儿何佩兰抓着

  二房何文珠的手,两人都愣愣地遭受着美貌的冲击。

  莫凝香却是与莫芷柔莫兴珠姐妹三人不住地盯着聘礼箱子,眼神中透露着野望。

  日后不敢奢望有这么多聘金了,但求一半也好呀!

  莫凝香正准备巴结几句,却没想到何家两个表妹早就狗腿上去了!

  何佩兰眼巴巴地靠近莫栖悦,羞涩地浅笑道:“表姐长得可真好看…”

  何文珠笑嘻嘻地凑近来:“表姐往日都用什么膏子?”

  莫栖悦:…看不出来这俩妹纸还是个颜控?

  方才聘礼箱子搬进来,姐妹俩除了羡慕片刻也没其他想法,倒是这会才来套近乎?

  虽然何氏不咋地,但她娘家人倒不像那般汲汲营营的性子。

  莫栖悦对这种傻憨憨的性格一向挺包容,她摸了摸脸说道:“近日用的都是玫瑰乳膏,眼瞧着是嫩了些。”

  她最近边看医书边自制这种鲜花面脂,也没打算做这门生意,只是自用罢了。

  毕竟她可没什么商业头脑,但凡一实现了财务自由,就想简单清闲地过着小日子。

  不过…“我这应该是天生丽质吧。”哪是因为她粗糙的制膏手艺呢?

  何佩兰忍不住噗嗤一笑,挽着何文珠的手臂看着莫栖悦:

  “表姐这脸皮真真是极厚了!”

  莫栖悦浅笑盈盈,见何文珠对那玫瑰膏好奇得很,她就大方地让小铃铛取出来。

  小铃铛跟捧宝贝似的,捧出来几个圆巧的小瓷盒,见小姐要让何家姐妹挑几个走,她还有些不舍。

  莫栖悦伸出手指戳了下她脑袋:“怎么,你家小姐少你面脂了?”

  小铃铛摇摇头:“小姐给的可多了,奴婢就是舍不得这些小姐亲手做的…”

  她眼珠子一转说道:“小姐,不如送小铃铛做的吧!”

  莫栖悦一脸无语地看着她:“前几日你做的膏子根本不成型,你忘了吗?”

  小铃铛郁闷地低着头,任由何家姐妹兴致勃勃地拿走了全部。

  她们俩倒不介意这小丫鬟说的话,刚拿到就轻蹭了点抹在手背上,何文珠举起手嗅了嗅,惊叹不已。

  “这可比咱们往日用的香多了…瞧着也很滋润。多谢表姐,改日也给您送上些新奇的玩意儿!”

  何佩兰点点头说道:“都是爹手下的人路过买到的,我们那还有许多呢!”

  莫栖悦笑了笑,也不拒绝:“那我就等着你们了。”

  莫凝香见她们聊得投缘,不甘心地嗔怪道:“姐姐有什么宝贝,怎么不给妹妹一点呢?”

  怪不得自己不爱搭理这便宜妹妹,不提她做的事,就凭这话谁听了高兴?

  莫栖悦都懒得搭理她,见聘礼那处有管事安排摆放,也就不用过多在意。

  她悠闲地靠在摇椅上看医书,怡然自得的模样气红了莫凝香的眼。

  “姐姐近来倒是很喜欢医书,可看出什么了?”

  见这继妹不依不饶,莫栖悦放下书嘲讽道:“看出你得红眼病了!”

  何文珠故作惊讶地瞄一眼说道:“哎呀,还真有点红呢?”

  莫凝香本以为被糊弄了,见好几个都这么说,就连忙赶回自己院子去。她一走,两个跟屁虫妹妹也就跟着走了。

  莫栖悦只觉得瞬间清净不少,何家姐妹也都安安静静地吃着点心,并不多言。

  这时院外进来了个婆子,低眉垂眼地走到莫栖悦面前。

  “大小姐,这是将军府给您下的帖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