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打架
元梦2021-04-19 16:563,075

  莫栖悦温和地看着小铃铛:“我在这侯府里没有其他亲人了,唯一有所惦记的就是你。我把你当作亲妹妹,如今卖身契已经还你,奴籍改日去销,要去要留都由你。”

  小铃铛迷瞪着眼,觉得小姐有些不同,却又说不起哪里不一样。

  但那种待她亲近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小铃铛感动得泪眼汪汪。

  她重重地跪在地上,连磕好几个响头,额头红得相当明显。莫栖悦措手不及没拦住,要将她扶起却遭到拒绝。

  小铃铛郑重地抬头,语气十分诚恳:“小姐,奴婢也没有其他亲人了。从被爹娘卖入侯府做丫鬟,并将卖身钱给弟弟存聘金的时候,奴婢就发誓以后绝不回家!”

  “奴婢虽然不够聪慧,但绝非不识好歹之人!这世上只有小姐才是真心疼我的,奴婢只想追随小姐一辈子!求小姐不要赶奴婢走…”

  小铃铛紧紧抱住莫栖悦的双腿,哭得泪水涟涟。

  莫栖悦只好将她扶起来,都是天涯沦落人,也好,以后就相依为命罢!

  她低声安慰道:“其实我本想逃出侯府…又不想连累你,才让你自行考虑好的。”

  见小铃铛瞪圆了眼睛,莫栖悦安抚地笑了笑说道:“但仔细想想我不过一弱女子去哪都一样。且身无几两碎银…”

  小铃铛绞尽脑汁地想到:“小姐何不去找舅家?”

  莫栖悦摇摇头:“先不说舅家远在南方,就是找到了,从未见过也不知还有多少旧情在。”

  她接着说道:“何氏今日下手不成,必定还会有第二次。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的。不如…”

  小铃铛好奇地问道:“不如什么?”

  莫栖悦勾起嘴角:“没什么,求人不如求己吧!”

  “对了,架子上可有医书?”

  刚问完,就见小铃铛满脸不解:“小姐您要医书做什么?唔,好像是有一本识草药的,旁的便没了。”

  “也好,你快去歇着吧,我看会书。”莫栖悦拿着油灯走向架子。

  翻找片刻,终于找到位于最角落落满灰尘的古书。也是,平日里也没几个闺阁女子爱看医书的,自然令其蒙尘了。

  小铃铛见自家小姐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如空谷幽兰一般气质出众,只觉得小姐似乎更美了…

  她静悄悄地点上一支凝神香,是府内不值钱剩下的,不过那艾叶味清新驱蚊,倒也正适合用着。

  小铃铛点完香,就踮手踮脚地关门出去了,回到外间的卧塌上呼呼大睡起来。

  夜幕降临,清冷幽静。

  莫栖悦看了会书,便被小铃铛睡得香甜的呼吸声影响到,也多了几分困意。

  忍不住打声呵欠后,慵懒地起身换衣歇息了。

  第二日一早,外头就热闹得很。

  刚洗漱完还有些困顿的莫栖悦连眼皮子都抬不起来,就见小铃铛怒气冲冲地跑进屋。

  她瘪着张嘴控诉道:“小姐,侯爷先前为您相看的那季家小公子…今日请了媒人来给二小姐提亲了!”

  莫栖悦不明所以:“然后呢?”

  小铃铛急得直跺脚:“小姐,且不提二小姐干的好事,但凡讲究点的人家,都不至于绕过嫡长女,给次女先定了婚事呀!”

  “这样您可得饱受非议呀!”

  听完解释,莫栖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被抢了相亲对象,又被迫成为“剩女”了…

  一般家中多个子女的,都是按年龄先后结亲的,除非没人上门亲事困难,不然极少绕过其中一个。

  她轻笑道:“倒也不错,反正又不急着嫁人。至于那季家公子,听说可是个风流人物…”

  莫栖悦突然回想起相看当天,何氏带着她与莫凝香几人一同前往,却不曾替她打扮,反而让莫凝香花枝招展的。

  等见了面,莫凝香更是一边对着季公子暗送秋波,一边对季夫人讨好卖乖,满场都是她欢快的笑声。

  而彼时的“木头美人”自然勾不起这位小公子的兴致,反而时不时偷瞄一眼莫凝香,惹得莫二小姐心花怒放。

  莫栖悦却暗自庆幸不已,就那种沉沦花丛的,哪怕家境优渥又怎样?一根黄瓜用了不知道多少人…她还怕得病呢!

  “你莫再作这副表情,免得旁人瞧见了以为我正顾影自怜呢。那季府也不是什么好去处…”

  莫栖悦睨着眼看过去:“你小姐我这是逃过一劫呢!”

  就那渣爹介绍的,肯定是和他臭味相投的损友,能有几个好的?莫凝香怕是要玩火自焚…

  她淡声道:“抢了好,就这样,往后再不要提了。”

  小铃铛垂头丧气地嘟囔着:“知道了,奴婢都听小姐的。”

  莫栖悦好笑地敲了下这丫头脑袋,调侃说道:“莫非是小铃铛恨嫁了?”

  小铃铛一听又跺起脚,还不住摇晃着莫栖悦手臂撒起娇来:“小姐!您怎么这么坏呢!”

  莫栖悦被她的大力摇得头晕,赶紧制止住这个怪力丫鬟。晕乎乎地缓了神,这才好一点。

  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明知道这丫头傻憨憨的,还去逗人家。

  她啃起昨晚的点心,便打发小铃铛自己去小厨房领饭,不用在这伺候她。

  还好这身子和她往日一般没多少胃口,稍微吃些再配个茶水就饱了。

  莫栖悦想起自己虽然也会写毛笔字,又有着这边世界的记忆,但是字迹肯定是大不相同。

  索性拿出字帖开始练习,并适当将原本字迹融合进自己的笔法里。还没清静多久,房门就被砰的一下踹开。

  莫凝香带着几个奉承她的妹妹来到梧桐苑,打算看看莫栖悦饿得前胸贴后背的笑话。

  进门一看,莫栖悦正在书桌前临摹字帖,好一副悠闲作派。

  莫凝香没见到她露出丑相有些不满:“姐姐这还有力气写字呢?”

  只见莫栖悦悠哉悠哉地喝了口水说道:“自然不比妹妹那雄壮的臂膀有力了。”

  莫凝香略有些丰腴,却也算清秀佳人。但毕竟比不得莫栖悦的曼妙身姿,她顿时恼羞成怒。

  “你!”

  莫栖悦淡声说:“你什么你?见到长姐一点礼貌都没有,还拿手指指我?爹娘最重教养,可别让他们失望了…”

  莫凝香气急败坏地将她字帖扔到地上,一阵快意地说:“姐姐这字帖怎么掉了?还是赶紧捡起来吧!”

  说完脚又踩着字帖摩擦,留下了几个脚印。

  莫栖悦前世虽然是个女中医,处事优雅淡然,但有时也很简单粗暴。

  见这继妹这么没礼貌,她勾起嘴角一把拉过其发髻,将莫凝香的头摁下。又用脚踢了莫凝香的膝盖,令她跪得足足的。

  “姐姐饿得没力气,还是妹妹帮忙捡一下罢!”

  另外一边的两个妹妹都有些惧怕地不敢上前,纷纷出嘴不出手。

  “大姐可莫要做那粗鄙的手段…”

  “这般侮辱二姐,我看得叫娘来一趟!”

  莫凝香怒极吼道:“都是吃白饭的吗!还不赶紧将这贱人拉走!”她死命挣扎也没挣脱开,气得直骂。

  都是同母姐妹,却分出了三六九等,两个妹妹不甘不愿地上前扯开莫栖悦。

  恰好此时小铃铛回来了,一见这几个坏人在对自己小姐拉拉扯扯,她一把将自己早膳扔到地上,冲上前去赶走她们。

  小铃铛力气大得很,她一动手几位小姐都纷纷倒地。

  莫凝香和莫凝蓉几人脸色不善地被奴婢们扶起。对付不了嫡姐,还对付不了她一个小丫鬟?

  “给我把这贱婢抓住!我要好好地教训教训她!”

  莫凝香一下令,几个奴婢就涌上去扯头发的扯头发,拉胳膊的拉胳膊,一个个都扒拉上去。

  结果没一会又被小铃铛稍抖动下就四散开来,莫栖悦也以一敌四,与莫凝香几人大打出手。

  “这几个丫头怕是都来关心姐姐了。一个个都心地善良,生怕那孩子受委屈。也怪我这身份不好教育她,弄得现在没礼数得很!倒要让你见笑了。”

  “还是凝香这孩子合我们心意,你且放心,等她日后过门,我那妹妹一定待她如亲…”话音刚落,陈夫人愣在当场。

  这都是什么场面啊!一个个跟乡下疯婆子似的粗野打架,以多欺少还没打赢!想到刚刚替妹妹一家作媒纳采的陈夫人眼前一黑。

  一同过来的亲眷见此赶紧掐住她的人中,不让她昏厥过去。

  这该说何必呢?那么多的好女子,也不知灿儿怎么就鬼迷心窍非要这武平侯府的!

  若是贤良淑德也就罢了,瞧着粗鄙的样子怕是…唉,一言难尽呐!

  亲眷如是想完,见陈夫人清醒过来,也松了口气。

  陈夫人铁青着脸,不发一言地甩过衣袖走人,其他眷属也随同而去。

  本是大喜日子,因莫凝香得意忘形想来嘲讽一番,结果最后害了自己风评,被制止下来的莫凝香心中一阵懊恼…

  何氏只觉得当初那贱人害她口碑败坏迟迟未出嫁,如今贱人的孩子又要害她女儿!

  她怒火攻心,命丫鬟小厮将莫栖悦拷下带往祠堂。

  何氏的贴身丫鬟不屑地将莫栖悦推攘在祠堂地上,何氏拿起鞭子靠近她说道:

  “我今日就要好好替你死去的娘管教你!日后若是再不敬长辈不亲姐妹,可就不是这几鞭子能解决得了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