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打脸
元梦2021-04-19 16:533,124

  敏仪郡主一向娇纵任性,不顾及别人颜面。她自幼心仪戚临风,可惜明示暗示都不见他有所表示,反而离得更远。

  于是只好打上老太君那头的主意,结果谁知道这人干脆闭门不见,哪里还能使什么招来?她气急败坏也无可奈何。

  敏仪郡主一句破落户,引得何氏紧咬牙关。说莫栖悦破落户,不就等同于看不起她这个落魄侯夫人吗?

  何氏一向自视甚高,在敏仪郡主面前依旧得低头,一句不敢吭声。

  戚临风见敏仪郡主这么嚣张跋扈,心中更为不喜。他肃着脸看向敏仪:“郡主当注重修养为好。”

  这话等同于当面骂敏仪郡主没教养了!大家听见戚将军这般直接,心下难免惴惴不安。毕竟敏仪郡主过后要是发起脾气来,她们可惹不起啊…

  果然敏仪郡主瞬间脸色大变,眼眶隐约有点水迹,涨红着脸看着戚临风。

  见他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敏仪顿觉颜面大失,又不敢像对别人一样冲戚将军发脾气,只挥开何氏怒气冲冲地跑走:“滚开!”

  一旁看戏的莫栖悦暗叹不已,果然是蓝颜祸水,瞧着芳心暗许的可不止这一个郡主…

  戚临风敏感地侧头,与莫栖悦调侃打量的视线一对,两人都莫名有点尴尬,不自觉地互相转开。

  何氏被挥开后一下撞倒在墙角,磕得她身上疼痛不已,又不敢惊呼出声。

  莫凝香一边上前扶起何氏,一边不忘给嫡姐上眼药:“姐姐也不过来扶娘起身,若不是为了来看你,又何必遭这罪呢…”

  这话说得莫栖悦相当无语,她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过去,笑呵呵地打了一记直球:

  “是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夫人是趁机带人来看热闹呢?”

  莫栖悦又装作头疼地捂着额间:“哎呀,说起来我还有点难受呢!好像就是从喝过妹妹递给我的茶水开始吧?”

  呵呵,对付这种白莲花就别给她脸面!那婊里婊气的样子,看得她反手就想给一巴掌。

  御史家的孟小姐一听还有这种八卦,默默挪了脚步靠近莫栖悦。她一脸好奇地低声问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

  御史家夫人闻言连忙重重咳嗽几声,想要掩盖住自己不省心女儿的声音,又凑过去一把将她拉回来。

  孟小姐被自己亲娘拧了下胳膊,轻轻哎哟一声,总算老实下来。

  莫栖悦看向孟小姐的眼中带着笑意,朝她眨了眨眼,两人相视一笑,都带了几分亲近。

  何氏正想闹上两句,让别人好好谴责下这个“不孝女”,就见少府卿夫人脸色不善地看过来。

  都是明白人,今天不过是看在老太君面子上,大家不欲多说,不然就何氏这阴毒作派有几人容得下的!

  何氏被看得怒意顿削,心里有些慌张,呐呐无言。

  戚临风也无意在女眷中停留,他见莫栖悦已经没事,不远不近地轻声说道:

  “今日之事,欠你一次。”

  莫栖悦听见这话抬眸看去,清透明亮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看得戚临风微微失神。

  他收紧下颚耳朵微红,若无其事地唤来下属注意安全防护,径自离开将军府外出训练去了。

  两人的眉眼官司倒是被少府卿夫人看在眼里,她不动声色地拉着莫栖悦和孟小姐赏花去。

  将军府的后花园中有一处梅花林,如今正是初冬,林中暗香疏影尽显芳华。

  少府卿夫人和御史夫人调笑道:“这处往常都是戚将军独自练剑的地方,听说是借那梅花掉落练练刀剑的速度…”

  孟小姐听得一惊一乍的瞪圆了眼睛:“那将军岂不是话本子说得那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少府卿夫人笑道:“虽不至于,倒也相差不远矣。”

  孟小姐一听后怕地拍了拍胸脯,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惹得御史夫人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

  她伸出一根手指戳向孟小姐额头:“你呀,成天就傻乎乎的!”

  莫栖悦淡淡一笑:“我倒觉得汾荷天真烂漫,可爱得很。”

  听见有人夸自家傻女儿,御史夫人自然开心不已。孟小姐更是得意地勾住莫栖悦的臂弯,亲昵地说道:

  “还是栖悦懂我!娘就会嫌弃人家…”

  御史夫人挑了挑眉,转头朝向左侧的少府卿夫人:“哎呦哟,这会就开始抱怨我了?果然是女大不中留,看来我还得早点把她嫁到陈府喽!”

  孟小姐早就和青梅竹马定了亲,今日不过是来凑热闹的。见亲娘调侃自己,她不满地嘟起嘴:“娘…”拉着长音跟御史夫人撒娇。

  看着她们母女感情相宜,莫栖悦颇有些羡慕。自己怕是从来就没有母女缘分,前世如此,今世还是如此。

  少府卿夫人见她有点黯然神伤地瞧着御史夫人母女,心下暗叹没娘的孩子就是可怜,还是个在后娘手下讨生活的。

  天色渐渐有点昏黑,莫栖悦给将军府白发苍苍的老太君和其他几位夫人作礼告别,这才坐上莫府马车。

  马车里何氏和莫凝香讲话的声音戛然而止,何氏阴阳怪气地说道:“看来有些人是攀上了高枝,连自家人都顾不着了!”

  莫凝香矫揉造作地拍拍何氏的背:“娘,可别为了不值当的人气坏自己身子!”

  何氏一脸欣慰地摸了下女儿手背:“还是自己闺女好,别人的闺女可是左一句夫人右一句夫人呢…”

  莫栖悦看她们母女说个没完,冷笑一声:“也不知道是谁上赶着给人当后娘呢?如今倒说起我的不是了。”

  “今日之事,到底是不是你们搞的鬼,你们自己心里知道。我饶你们一次,可饶不了第二次!再有下次,你们可要想想,我如今只身一人,没什么好怕的!”

  莫栖悦冷哼着笑了笑,用阴恻恻的眼神盯着她们俩,低声呢喃的声音飘忽不定:“大不了,也就两条人命…”

  何氏和莫凝香被盯得心里一紧,何氏更是打了个冷颤,她这些年害死的小妾和庶子女人命可不在少数,突然被这么一吓唬,平添了些惧意。

  总算让马车安静下来的莫栖悦却在百无聊赖地瞎想着。这开局就是低配,还附带几个小怪,想想也蛮刺激的?

  她还在琢磨着日后要不要找机会逃走,马车就停在武平侯府面前。

  武平侯轮到这一代已经是第三次承爵,如无意外或功勋,何氏那宝贝儿子可就是庶民了。

  莫栖悦不禁有些好奇,与其在这跟她磕,为什么不好好培养儿子?看来还是个眼皮子浅的…

  何氏一下马车就扑倒在武平侯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本来武平侯对她这张老脸已经生不起怜惜之意,但对于嫡长女的忤逆,还是生起了怒意。

  他板着一张脸质问莫栖悦:“为人子女就要有子女的样子!我是这么教你顶撞长辈当不孝女的吗?!”

  莫栖悦淡淡然地说:“这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吗?而且您别提教我了,怕是都没有管过我一天呢!”

  武平侯怒极伸手就要打一巴掌:“逆女!”

  见莫栖悦飞快地闪过身子,钻入府内。武平侯怒气冲冲地吼道:“明日谁也不许给她膳食!我看她要忤逆到什么时候!”

  莫栖悦自然听见了,饿肚子还真是一件大事。不过要让她对这几个人卑躬屈膝,那她还不如当场去世…

  当然,去世前想拉几个垫背的还不简单?

  好在将军府点心不错,她用了不少,如今肚子撑得很,撑过明早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莫栖悦想了想觉得也不能便宜了渣爹后娘一家人,她趁小厨房的人都歇息去了,赶紧溜过去。

  翻箱倒柜找了好几叠不容易坏的点心,又趁夜色黑看不清,“偷渡”到了自己房内。

  丫鬟小铃铛见到她身影焦急地迎上去:“小姐,老爷刚刚下令说不给您膳食,您饿不饿?奴婢领了晚膳还没吃呢!”

  小铃铛牵着她的手就要拉走,莫栖悦一脸神秘地掏出来点心:

  “放心,你小姐我可都准备好了…”

  小铃铛大惊失色:“小姐,你从哪里拿的这么多!”

  莫栖悦赶紧捂住这傻丫鬟的嘴,讲那么大声,不怕被人听见呀?

  总算看懂自家小姐眼色的小铃铛急急忙忙地带着莫栖悦回房。她一脸好奇地问道:

  “小姐,你不会做贼去了吧!”

  莫栖悦没好气地回她一个白眼:“吃自家东西能叫做贼吗?”

  小铃铛叹了口气,为自己小姐感到忧虑,好好的侯府嫡长女,本该万千宠爱于一身,却比她这丫鬟过得还辛苦。

  她眼含着热泪握着莫栖悦的手:“小姐您受苦了!要是夫人在世,定不会让您吃这种苦头…”

  莫栖悦摸了摸她头上的两个小揪揪,这绑得挺结实的嘛!

  小铃铛不满地瘪嘴,示意小姐不要再玩她了。

  莫栖悦轻笑:“别怕,我自有打算。”

  这小丫头是从小陪她长大的贴身丫鬟,受了其他仆人不少委屈。好在性格单纯憨厚力气还极大,倒也没几个真的欺负得了她。

  恰好小铃铛卖身契在她手中,莫栖悦按着记忆里的位置拿出来。

  小铃铛虽然不怎么识字,却也知道这是自己契书,不明所以地瞧上两眼,就见契书已经被小姐塞到她手中。

  小铃铛如遭晴天霹雳:“小姐你不要我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