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元梦2021-04-19 16:523,334

  棋布星罗,时空扭转。

  莫栖悦踏出自家中医诊所的瞬间,被一辆刹车失灵的卡车撞个正着,顿时心间一颤,浑身似被挤压到了极致,痛得昏厥过去。

  那一刻灵魂仿佛置身于满天星斗下,深邃静谧,时有电火行空。

  等她醒来的时候,一股记忆正在涌入脑海,头疼欲裂的她险些没站稳。

  将军府,后花园内。

  莫凝香见长姐身体摇晃不稳心中一阵快意,看样子药效是起作用了。她与亲娘何氏对视一眼,各自给贴身丫鬟使眼色。

  莫凝香惊讶地迎上前,一手拉住莫栖悦衣袖说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今日可是在将军府,不能失礼的!”

  何氏也佯做贴心地劝慰道:“要不栖悦随丫鬟去客房休息片刻罢,我看你脸色难看得很呢!老夫人这边我来替你解释。”

  一旁的几位夫人见莫栖悦确实脸色发白眉头紧蹙的样子,纷纷应和着。

  莫栖悦听着这些七嘴八舌的话,头更加疼了。虽然感觉不大对劲,但到底得先找个地方歇歇,才能缓过神来。

  她顺着丫鬟的搀扶来到客房,一贯的警惕心令她刚进房就将门栓住,靠坐在椅背上接收记忆。

  原来自己车祸身亡后竟然穿越了…还穿越成落魄侯府的嫡女,可惜亲娘病逝,她一岁多的时候亲爹就娶了后娘。

  哪怕亲娘再声名远扬貌美如花,也已经是个死人了。有后娘就有后爹这话果然没错,任她被下人如何磋磨,亲爹都只作不知。

  而何氏年少时就被她娘压上一头,连嫁人都只能嫁个“二手货”,心里怕是不甘得很。

  既来之则安之,总归好死不如赖活着。莫栖悦下定决心后起身往铜镜望去,这才惊觉这人相貌竟然与她相差无几!

  面赛芙蓉如画中娇娥,云髻朱唇似秋水伊人。她往常可是听见不少人夸她古装美人,如今倒真的到古代来了。

  也许这是她的前世又或是平行世界?

  莫栖悦苦笑片刻,突然感觉鼻间嗅到的香气有些不对,身子也有点疲软无力。

  正在这时,客房门被拍响,门外人不发一言,但好像已经按捺不住地想破门而入,动静越发增大。

  她顿时警铃大作,古代男女大防严的很,瞧那阴影分明就是成年男子的模样。

  再一想到后娘和继妹的眼色官司,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不能在这客房待下去。

  莫栖悦朝后窗爬了出去,还好窗台不高,跳下去也没声响,她把窗户合上,迅速绕路跑走。

  古代宅院深深,大大小小院子不少,竟七绕八绕地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她在转角拐弯的时候,猝不及防地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里。

  莫栖悦抬头一看,是个眼似寒星身长八尺的男人,脖颈往下颚蔓延的刀疤依然不掩一身正气。

  她连忙生疏地行了个礼,带着歉意说道:“小女匆忙间走错路,冒犯公子了。”

  戚临风淡淡地回道:“无事。”

  后边赶来的护卫见莫栖悦蓦然出现在将军正院附近,赶紧拦住她:“你是何人?竟敢擅自拦下将军!”

  莫栖悦闻言抬起头来,飞快地打量了这位将军一眼,解释道:“小女今日随母来将军府赴宴,方才身子不适到了后院,竟…竟…”

  她言语停顿片刻,抬眸示意将军屏退左右。戚临风见她似有难言之隐,抬手让护卫退开十米外。

  “是。属下遵命!”护卫迅速后退并转身背对他们。

  戚临风沉默地看着她,面色平淡,眸子漆黑。

  莫栖悦被他目光盯得有些不适应,但这戚将军在那记忆里都是个正经人物,百年烈士家族…不妨找他求助。

  “不瞒将军,小女应是被人下了药物,如今身子有些疲软无力,到客房后又似乎闻到催情香的味道…”

  戚临风听到此眉头紧蹙,知道她没有欺瞒于他,觉得此事应是涉及到内宅阴私。

  “小女见门外有个男子要破门而入,慌乱之下爬出窗外…”

  莫栖悦微红着脸说道:“接下来的事,将军就知道了。”

  戚临风见她进退有度冷静应答,心里不免多出几分欣赏之意。他颔首示意:“随我来。”

  莫栖悦微睁大眼睛,好像在问去哪里。戚临风言简意赅地说了三个字:“看大夫。”

  莫栖悦:…这人说话可真省字数哈!

  她老老实实地跟在将军身后,因此事涉及女子声誉,戚临风让人不要声张悄悄带大夫来正院。

  正院里头没有种什么花花草草,只一株海棠树立在中央。轻嗅鼻尖清香浮动,大约是早时下过雨来,带着些水雾朦朦,静谧而又繁盛。

  守岗的护卫也都是将军手下的兵,还是头一次见有女子能进到将军院子里,一时间面面相觑。

  戚临风见几个手下有点呆愣的样子,皱着眉头瞥过去,他们才立马收敛起来,目不斜视的样子。

  大夫在厢房里开始给莫栖悦看诊,他稍一诊脉就感到不对劲,丝毫不敢隐瞒地起身禀告。

  “禀将军,这位姑娘确实被下了药,有剂量不重的软筋散,应该还闻了些内宅用的…催情香。”

  大夫背后冷汗淋漓,这等阴私之事都敢弄到将军府里来,也不知是谁不知死活?

  戚临风沉下脸来,看来是他将军府管束不够了!什么鬼魅魍魉也敢在此作祟!

  “开药。”戚临风目光锐利地直视大夫。

  老大夫哪里受过这仗势,一时间膝盖都有些乏力发软,他连忙回道:“请将军稍候片刻,待我开几味药材熬煮完,让这位姑娘饮下即可。”

  戚临风紧抿着唇:“速度快些。”

  老大夫连声应是,手下不停地忙活起来。

  莫栖悦现在人身安全了,倒是舒心不少。又看到这位将军对手下勒令暗中严查此事,并绝不容情再次发生。

  见他们风声鹤唳的样子,她莫名想替那些婢子默哀。这事估计还是她后娘继妹搞的鬼,不过连她们俩都能见缝穿针地收买什么人,还是得整顿整顿!

  果然是认真的男人最帅,这将军长得可真不赖!莫栖悦不禁暗骂自己有些“美色”迷眼了…

  等服完药后,莫栖悦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不再像先前那般软绵绵,便决定起身告辞。

  戚临风端坐在檀木椅上,不发一言地喝着茶水。

  莫栖悦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将军,小女好多了,女眷不宜久离,可否请将军带我回那院子?”

  戚临风低沉地嗯了一声,起身走在她前边。见后面没有动静,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好像在问为什么不跟上来?

  莫栖悦:突然有被萌到…住脑住脑!

  莫栖悦本来跟在他身后以示尊敬,不想戚临风后退半步与她同行。她心中微暖,这古代男人也有体贴的嘛!

  此时,莫凝香与何氏带着一干人等来到客房附近。

  莫凝香忧虑地扯起帕子说道:“姐姐在客房歇息这么久,也不知身子可有什么大碍?”

  何氏配合着一唱一和:“这孩子向来体弱,我们还是快去看看吧!”

  听见这体弱一词冒出来,在场的夫人都有些不喜。

  莫凝香走在最前头,看见客房门被大大地开放着,里面还有男子暗骂声,不由得心中大喜。

  她大喊出声:“姐姐你可在里面?里边怎有男子声音?莫不是你…”

  话音在踩入客房门槛的那一刻戛然而止。莫凝香原本幸灾乐祸的脸一下子拉下来,狠厉地瞪了那小厮一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狗东西!

  何氏听见女儿突然截住的话头,配合地呼喊道:“哎哟,可万万别做出毁我侯府声誉的事呀!”

  她与众多随行的夫人踏入张望片刻,这才发现里边根本没有莫栖悦的身影,就一个小厮在客房里四处翻找。

  这时,莫栖悦的嗓音从门外传来:“我倒是不知,我好端端的在这怎么就毁侯府声誉了?”

  两人并肩同行的模样像极了一对眷侣,和谐又美好,刺痛了不少女眷的眼。

  莫栖悦并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她冷笑一声,目光带着嘲讽地看向何氏与继妹。

  “夫人与妹妹倒是演了一出好戏,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这儿与人私会呢!”

  这句话刺得何氏的面容险些扭曲,她在心里暗骂道:果然贱人生的还是贱人!

  何氏气不顺地回她:“我关心你倒成过错了?竟还拿这种话来伤我的心…”

  刺史府的夫人谄媚地巴结着何氏:“就是,自古以来后娘就没有好当的…”

  可惜马屁拍到了马脸上,耍了十几年侯夫人威风的何氏一点也不想听见后娘这个词。

  莫栖悦似笑非笑地说:“倒也不必如此妄自菲薄,端看夫人与妹妹这一身珠光宝气的模样,我是怎样都比不得的!”

  御史家的小姐天真活泼,听见这话还真的两边都打量一遍,见莫栖悦身为嫡女只一个木发簪,衣裳也很陈旧。再一看另外两人锦衣华服,首饰繁多…

  她低声跟亲娘吐槽何氏:“看来这后娘真没几个好的!”

  在场耳根子灵巧的,听见这话都默默拿起手帕,掩盖住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谁让何氏往日那么神气?不过一落魄侯府夫人,还敢自恃高人一等…看笑话的可不止一两个。

  少府卿夫人见场面有些尴尬,只好出来打圆场说道:“既然无事,不妨一同去后花园走走。不然老太君该怪我没替她招待好咯!”

  今日来将军府的都是老太君下的帖子,表面上是赏花,实则意图给将军选妻,并兼有各夫人互相看亲的意味。

  可惜老人家年老体衰精力不足,便托少府卿夫人帮她照看场面,把把关。

  少府卿夫人见莫栖悦与戚将军一道出现,一对璧人瞧着很是般配,而且将军府夫人必要厉害些的,莫大小姐性子倒也合适…

  正在这时,姗姗来迟的敏仪郡主一脸不爽地撞开莫栖悦,她不屑地说道:

  “哪来的破落户,竟有脸与戚大哥站在一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