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祈福
元梦2021-04-28 13:233,060

  诚王府。

  敏仪郡主半依在黄花梨木椅上,面色平静地端着热茶,微眯着眼说道:“戚将军送那人回府?”

  管事埋着头敛容屏气,颤抖着身子回答:“是…奴才寻不着机会下手…”

  敏仪用睥睨的目光俯视他,一杯滚烫的茶水猛地砸到管事身上,烫得他忍不住低叫出声,又立马憋回去紧抿着唇。

  还觉得不够痛快的敏仪郡主将桌椅掀倒在地,她忍着怒气说道:“那狐媚子不是在抛头露面义诊吗?给她安排个人送去…”

  管事连连称是,心里暗叹是莫大小姐命该如此,怨不得他了…

  只可惜他们的算盘注定是要落空,因为莫栖悦今日便是最后一天义诊…

  要是她知道敏仪郡主的打算,估计会忍不住吐槽这办事效率实在过低!

  回到侯府的莫栖悦正在写方子,打算自己弄个不要那么恶臭的药膏…

  离大婚也就月余了,如无必要还是呆府中稳妥些。她只能做做闲事,给自己找点乐子。

  “小铃铛,我记得我还有处温泉庄子?”莫栖悦突然很想去泡温泉。

  小铃铛思考片刻,点头说道:“对呀!是夫人留下的,在郊野那块。”

  莫栖悦摇摇头:“算了算了,先老实呆着吧!”

  候在一旁的青羽见她一脸失落,忍不住开口道:“将军手上也有个温泉庄子,整个山头都属于将军府,种满了月桂树!”

  “八月桂花香,可惜晚了一个月…”满地的金色桂花,光是想想都觉得美极了!

  莫栖悦遗憾地说道:“要是早一月知道就好了!”

  青羽:…这不是当时也想不到吗?

  自认嘴笨的青羽不再开口,她决定做个老老实实的“稻草人”。

  小铃铛从门外接了帖子进来,放在莫栖悦面前说道:“小姐,是御史府的孟小姐给您下了帖子。”

  孟汾荷?

  莫栖悦疑惑地打开来看,这天真小可爱先是埋怨被亲娘拘在府里,又念叨许久没见着她。

  自来熟的性子丝毫不变,热情地邀请着她这位同样备嫁的“新晋手帕交”,后天一道前往清潭寺祈福。

  莫栖悦扭头跟小铃铛吩咐道:“去回个信,就说我会准时赴约。”

  侯府正院。

  何氏正在怜爱地摸着莫宁华脑袋,笑容满面地让人端来补汤。

  “我儿长大了!娘待会就给你挑几个貌美的丫鬟。那茯苓容貌平平,可配不上伺候我儿!随意配人出去便是…”

  莫宁华不耐地舀着汤水,嘴里直嚷嚷:“娘,这么腥怎么喝啊!”

  见心肝宝贝不乐意喝,何氏满脸不善地将厨子喊来:“我儿喝不下,你这手艺可得好好练了!”

  “赶紧去腥端来,误了我儿补身体你可担当不起!”

  厨子心中哀嚎,这补汤本就是最腥的,哪怕再处理也是那样,他还能怎么准备…

  刚打发厨子回去,莫凝香就从院外经过,见人端着汤又回去了,她不解地问道:“娘,这是怎么了?”

  这种事总不好跟闺女讲,何氏含糊其词地敷衍道:“没事,与你无关。”

  莫凝香不甘心地诉苦道:“娘给华哥儿准备也就罢了,怎么连姐姐都有,偏我没有呢!”

  何氏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给她准备了?”

  就见莫凝香含含糊糊地解释:“前不久,红梅见姐姐没喝就拿回来了…”

  话音刚落,何氏声色俱厉地站起身来指着她:“你喝了?!”

  怒吼声震得莫凝香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瑟缩着脖子,试探地抬头说道:“也就…吃了一点…”

  何氏气急攻心险些站不住脚,拍打了莫凝香几下。

  她颤抖着手指向莫凝香,嘴唇都有些微抖地说道:“你…你…你是要气死我啊!”

  见自己亲娘这么激动的反应,莫凝香有种不妙的感觉,她害怕地问道:“娘,怎么了?您快告诉我啊!”

  何氏深呼吸完缓了缓情绪说道:“我将那汤料用极寒的药材泡过,多服则不孕!”

  不孕…这两个字惊得莫凝香头皮发麻,她腿软地瘫倒在地上,无力地抓着何氏的衣摆。

  “娘…你是骗我的对不对?”质问的话到了最后,都有点声嘶力竭的样子。

  可惜大错已铸成,何氏无奈地问她:“你到底喝了多少?”

  莫凝香呢喃道:“那几盅我都有喝点…”

  刚说完她眼睛亮得发光,满怀期望地说:“我喝得不多,红梅她们才喝得多呢!”

  她抓紧何氏的衣裳,仿佛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说道:“娘,你有办法对不对!”

  何氏一句不吭地坐那,又招了招站远处的丫鬟过来。

  “去请府中林大夫过来,让他动静轻点,一句都别与旁人提!”

  林大夫到的时候,莫凝香已经整理好衣裳静坐在那,一向趾高气昂的俩人难得地不发一言。

  林大夫盖上帕子开始搭脉,没一会就感觉有些不对,他又看了眼莫凝香舌苔,细细地问过症状。

  “这…”不知当讲不当讲啊!

  莫凝香眸色紧张地盯着他,着急问道:“但说无妨!”

  林大夫见何氏已经屏退所有人,连莫宁华都被赶回自己院落,他担忧地扯着胡子说道:

  “二小姐这身子,似乎…是喝了极寒的药!近来月事也不准时了吧?”

  莫凝香回想起确实延迟的月事,担忧地点了头。

  “…还有办法医治吗?”

  林大夫叹了口气说道:“老朽也不知,只能尽力而为!好在日子不长,小姐往日身子还算康健,应是有些希望…”

  听到还有一丝希望,何氏和莫凝香松了口气靠在椅背,还没送走林大夫,就见武平侯满身酒气地进来。

  俩人心下一惊,生怕被听到方才的谈话,何氏急忙小跑过去搀扶他。

  “侯爷今日这么晚才回来?”

  武平侯不耐烦地甩开她的手,说道:“本侯的事也是你能管的?”

  见武平侯这副死德性,何氏一边气他,一边又放下心里的石头,知道他肯定是没听见。

  于是趁武平侯不注意,让林大夫快些出去,等好不容易解决完这鸡飞狗跳的场面,她和莫凝香面面相觑。

  院子里一片死静,何氏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莫凝香却经过这大起大落的情况,心态放松后开始算计后面的事情。

  她含着热泪委屈地说道:“娘,我今后可怎么办呐!”

  何氏自然知道亲生闺女的意思,她再不愿也没办法,遂松口说道:“行了,到时嫁妆给你加一层。”

  莫凝香不甘心地想再加一层,就见何氏冷漠地看着她:“再多你就别想了,这往后可都是要留给华哥儿的!况且,要不是你自个儿贪嘴…”

  “这事儿也轮不到你头上!”

  不容置疑的语气让莫凝香灰了心,她嗯了一声就行礼出去,也顾不上何氏的想法。

  长夜漫漫,几家欢喜几家愁。

  莫凝香静悄悄地调理身子时,莫栖悦已经趁机出去浪了!

  清潭寺。

  莫栖悦与孟汾荷走在了石阶最前头,御史夫人今日也慢悠悠跟在后边,惹得孟汾荷好一通抱怨。

  她不乐意地嘟着嘴:“我娘也跟得太紧了!哪里都离不开她…”

  莫栖悦温和地看着她说道:“趁如今在家还能多看会,日后可没什么机会了。我连我娘一面都没见过呢…”

  孟汾荷闻言内疚地道着歉:“对不住,我一时脱口而出,让你伤心了!”

  莫栖悦安慰她说道:“不必介怀,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哪里还难过呢?”

  好不容易安抚完孟汾荷,她们一群人也总算到了山顶。

  这座山不高,但对她们这种内宅女子来说却累人得很。

  寺庙里梵音浅唱,檀香袅袅。

  刚进去就见右手边有颗巨大的银杏树,用木栏栅围成一圈。金色的银杏叶掉落满地,美得令人屏住呼吸。

  等御史夫人也上来后,她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处。不怪清潭寺香火旺,光这颗几百年银杏树就能吸引多少人来了!

  她们一行人各自拿着三支清香,跪在佛像前虔诚礼拜。

  莫栖悦虽然举着香却没什么心愿,她自认为该有的都有了,不必贪求更多。

  她恭敬地磕头敬香,双手合十祈愿众生所求皆遂意,也愿自己与在意的人都能安康幸福。

  等她准备起身时,孟汾荷将签筒递到她面前怂恿道:“求一签嘛?我们一起求!”

  莫栖悦只好与孟汾荷各自摇晃着签筒,心中都默念婚事如何。

  啪的一下两边同时掉落,等她们俩捡起来一看,俩人都是上上签!

  御史夫人高兴地哈哈大笑:“看来你们俩丫头都是有福的!”

  【日出便见风云散,光明清净照世间。一问婚姻通大道,万事清洁保平安。】

  莫栖悦看了眼签词觉得有点意思,倒是挺符合她如今现状。便拿到大殿侧面的一角,想听听解签师父怎么说。

  那师傅接过后,捋着胡子说道:“任他愚痴烦恼长,智慧一显天地宽。缘主福德深厚,遇难呈祥,凡事皆因业力,最终定是万事顺意!”

  好话听着都挺高兴的,就是遇难呈祥这句总有种不太妙的感觉,先遇难了才呈祥?

  莫栖悦按下心思不表,和孟汾荷一行人来到了后山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