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高僧
元梦2021-04-29 13:533,088

  后山不见嘈杂的人群,只听到清脆的木鱼声。

  御史夫人也是因往日曾助建帮扶过寺庙,这才有机缘见到灵相高僧。

  灵相师傅已多年未见外人,前不久刚替将军府合婚,今儿莫栖悦又来到这边。

  他平静慈悲的目光仿若包容万物又洞察人心,亲切得莫栖悦想落泪。

  这情绪有些不对劲,莫栖悦怔在了原地,她直愣愣地与灵相师傅对视着。

  那一刻,她突然在想自己究竟是庄生晓梦,还是入梦蝴蝶?“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迷茫感令她不知所措。

  嗡的一声仿佛被打断了思绪,莫栖悦就看见灵相师傅招她过去。

  她恭顺地站在那里,只见师傅在半空中轻点一下,又好似触到她的额间。足履实地的感觉涌上心头,她莫名踏实下来。

  “痴儿,凡事皆有因果,殊不知这才是你该回的地方?”这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又好像远在天际。

  震得她身上一颤,总算回过神来。

  孟汾荷与御史夫人正不明所以候在一旁,小铃铛和青羽也担忧地看着她。

  “多行善积德,慈悲为怀,即可平安如意。”

  莫栖悦浅笑回眸,双手合十向师傅低头致谢。

  等御史夫人问过后,她们刚出厢房,就见灵相师傅闭目念佛,不再有其余动静。

  冥冥之中,她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也是因为得了个好签,两家都捐了不少香油钱。下山的路自然要轻松许多,一行人说说笑笑,眺望山下的天然风景,令人心旷神怡。

  御史夫人依旧慢悠悠地走着,“养儿一百,常忧九十九。此话再对不过了…”

  孟汾荷闻言娇嗔地拉着亲娘衣袖,“娘,您怎么又说我呀?”

  御史夫人瞥了她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能让娘省省心,我就不说你喽!”

  孟汾荷嬉皮笑脸地黏过去:“那娘可要长命百岁呀!”

  说完又跑到莫栖悦那处搞怪调笑,两人打打闹闹,倒还注意着安全,心里都有些分寸。

  青羽守在莫栖悦后面,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她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看去,见山脚下石柱后藏了个人,又匆忙跑走了。

  她凑到莫栖悦耳边用气音说道:“主子,情况不对。外面可能有埋伏!”

  这话说得莫栖悦当场愣住,她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埋伏一个弱女子做甚?

  但出于直觉,人应该是冲着她来的。为了不拖累孟家母女俩,她恍若陡然想起一般,朝她们说道:

  “你们先行一步吧,我还有点事儿得逗留一会呢!”

  孟汾荷疑惑地问道:“刚刚不是还说要一道去赏个花吗?这么快就有事啦!”

  见莫栖悦含羞带怯的表情,孟汾荷一脸八卦地调侃她:“看来是临时有约了…可惜我这个佳人却无人作陪!”

  摇头晃脑的神气样令人忍俊不禁,御史夫人也不再多言,作别后拉着糟心闺女就上了马车。

  小铃铛见她们都走了,总算憋不住地说道:“谁埋伏?看我不打死他们!”

  青羽没好气地看着这个蠢丫头,一脸严肃地表情回应她:“噤声!”

  山脚下还有些小摊贩,正在卖着零碎的小东西,眼瞧着都是普通百姓。

  靠近马车的时候,车夫老丁才狼狈地从远处跑过来,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候在旁边。

  青羽眼神犀利地注视着他说道:“你方才去了哪?”

  老丁羞涩地摸了摸脑袋,“小的方才去…方便了一下…”

  ……好吧!

  等坐上马车,安稳地走在泥泞路时,三人都怀疑是不是搞错了,有些二丈摸不着头脑。

  青羽已经坐在老丁身侧,盯着前边路况,丝毫不放过一丁点动静。小铃铛也不敢松懈地围在莫栖悦身边。

  土坡上的灌木丛后边,趴着四五个人,鬼鬼祟祟地不敢直起身来。

  一男子纠结地转过头,“管事,咱们好像见过这女的!”

  藏他身旁的汉子呸了声说道:“就是将军府那娘们!老子上次还被她揍过!”

  管事听见将军府,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但想起此次若再不成,郡主的手段可不好受…

  他阴沉地提醒其他几人:“不过是让那莫大小姐跌下马车毁个容,她一人不好过,咱们阖家都能过上富贵日子!可别妇人之仁了…”

  等侯府马车拐弯的时候,那拉车的马匹却难受得停住,蹲下去拉起稀来…

  臭气熏天还动弹不得,青羽上前一看就知道是被喂了巴豆!

  她立马缩回马车旁边抽出利剑,刚看到土坡上有模糊的身影蹲着,巨大的石块就从上面滚下,砸得马匹一惊,跌跌撞撞要掉落山崖!

  青羽急忙拉住马车,老丁也快速地从车上跳下帮忙,惨了里边的主仆二人来回磕碰,稳不住身形。

  山坡上的几人见事成就准备撤退,青羽尖锐地瞥过去,几道身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马车在此刻终于散架,彻底掉落下去!万幸的是这处山崖是个斜坡,坡度不算高,还有密集丛林挡着。

  老丁早就吓得不知所措,更不敢下去救人。只剩青羽掏出怀中的信号弹往空中一放,璀璨的烟火带出剧烈的声响!

  她冷着脸命令老丁在此等候,若有人接应就说明情况,胆敢跑走必夺他性命!老丁心下惴惴地一再点头…

  莫栖悦跌下去的时候,心里还暗叹难道命不久矣?

  见小铃铛不顾自身安危地搂住她,她也赶紧护着这丫头脑袋,本来就够傻了,再磕到还不知道会变啥样…

  好在虽然车厢破损,但到底给她们减轻了不少冲击,直至被树林拦住了去路。

  莫栖悦晕乎着脑袋直不起身来,身上也刺痛得很,就脸和后脑勺被抱得死紧,一点伤痕都没有…

  她扭头见小铃铛快昏厥过去,连忙掐住人中呼喊着。

  “小姐…没事吧?”小铃铛晕头转向地先问了句。

  莫栖悦爽朗地笑道:“没事,好着呢!”

  听见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小铃铛忍不住吐槽她:“小姐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呀!”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这么惊险的地方都能安然无恙,不愧是她莫•福娃•吉祥•栖悦!

  车厢渐渐有点支撑不住,主仆二人赶紧从旁边爬出。关键时候靠的还是小铃铛,一把就将她扯出来了!

  等出来一望,这不前不后的山林,抬头看不清崖顶,低头也瞧不见底部…

  “这眼瞧着天色渐黑,再不上去可就危险了…”莫栖悦苦恼地四处张望。

  爬上去又怕坡陡再滑下,走下去吧又担心见不着底,或者到了更危险的去处。

  两人都在纠结的时候,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吓得莫栖悦和小铃铛背靠背,各自抓过一根树枝在手上。

  不会是蛇吧…想想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青羽!”小铃铛一脸惊喜。

  “青青我的宝贝!”这是来自莫栖悦的呼唤…

  青羽:…??

  小铃铛死亡凝视:…小姐好像没有这样喊过我?

  真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

  皇宫外。

  高陆焦急地等在宫门外,见戚临风总算散朝出来,他凑上前说道:

  “将军,小六瞧见青羽的信号弹,在清潭寺山脚边…”

  戚临风紧蹙着眉问他:“派人去了吗?”

  高陆连忙回答:“已经带了一支小队过去,应是快到那边了!”

  话音刚落,戚临风一脚蹬在马鞍上,拉起缰绳就是猛冲!

  高陆:…哎不是,那是他的马呀?

  一道出来的官员们议论纷纷,这将军府瞧着是出事了?

  一阵紧追猛赶,终于到了出事的地方。老丁经过一通盘问,身心疲惫地坐在岩石上。

  前头来的一队人马早就掏出长绳,将一头绑在树干一头绑于腰间,整个人弹跳下去,留下两个人守在原地。

  等戚临风下马时,莫栖悦几人已经快爬上来了,救援的人马也守在身旁防止跌落。

  当然爬的是青羽和小铃铛,莫大小姐很腐败地趴在青羽后背,感觉格外有安全感!

  等她踩到坚实的土地上,捏紧拳头的戚临风总算是松了口气,后背冒出一层薄汗。

  他的视线上下打量一通,确认她明面上是没什么大碍。

  “可有伤到筋骨?”戚临风紧张地看着她。

  莫栖悦尴尬地说道:“伤倒是没伤,就是有点疼…”屁股磕得好痛啊!

  见这男人还打算问哪里疼,她险些恼羞成怒,连忙转移话题:“你怎么来了?”

  “青羽放了信号弹,我很担心你…”戚临风低声哄着她。

  莫栖悦被哄得心情格外愉悦,眉目含笑地嘀咕着:“算你识相!”

  她看着这张不苟言笑的脸庞,感觉缘分真的很奇妙。不知不觉间,她竟然一点都不怕他的“臭脸”?

  反而越来越有蹬鼻子上脸的倾向…

  戚临风见她言笑晏晏的模样,也不自觉轻笑出声。

  莫名吃到狗粮的一众人都若无其事地各忙各的,青羽已经自顾自地抹药擦拭一条龙,不小心扭到腰的小铃铛还在哀嚎…

  自认为没事的莫栖悦刚走两下,脚脖子踢到石子就扭着了!痛得她低下身子直嘶气…

  戚临风见状蹲了下去,手轻握着她的脚腕说道:“看我!”

  莫栖悦纳闷地想问他,就听见咔哒一声脚脖子正回来了!

  当然后劲还是挺疼的…她泪眼汪汪地想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