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养伤
元梦2021-04-30 13:093,091

  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眼瞧着婚期将至,莫栖悦每日都严严实实地敷上将军府秘药。

  好在只是轻微扭到骨头并不严重,大约个把月应该是能好全。

  这一通事故也让她彻底安分下来,每天就是抬着右脚靠在榻上…

  因为姿势实在不雅观,也就谢绝了所有人的会面,连武平侯都被青羽拦在门外。

  扭到腰的小铃铛才是真正要养的人…常大夫进来时看见这满院子的伤患,也是头痛不已。

  何氏听闻莫栖悦跌下山崖只受了轻伤,忿忿地暗骂她命大。

  原本都是莫凝香附和着她,可惜她那宝贝女儿如今自身难保,还在日夜喝着苦药…

  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莫凝香阴暗的想法,她心里巴不得长姐出事被退婚,有一个人对比着,总觉得好受许多!

  莫栖悦还不知道自己成为别人心里的“难姐难妹”,她正在给小铃铛念着书。

  “看不出你还有一颗闯荡江湖的心呀?”这臭丫头看得全是打打杀杀的武侠小说…

  小铃铛见自家小姐一脸调侃的表情,油头滑脑地表起忠心:“小姐在哪我在哪!”

  莫栖悦赶忙拦住她,“你省省吧,老实躺着!就你如今这身子,想做侠女也得先养着…”

  青羽形迹匆匆地从院外回来,走到莫栖悦跟前说道:“主子,是敏仪郡主下的手!”

  莫栖悦扯了扯嘴角,“就那性格偏激的样儿,我也猜着是她了…”

  她抬眸问道:“将军知道了?”

  青羽冷若冰霜地颔首:“已经禀明将军。”

  虽然最终有惊无险,但这种肮脏行径是不能容忍的!莫栖悦此刻就等着某人替她讨公道了…

  当然,某人并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庄严肃穆的金銮殿上。

  田公公尖利的嗓音响起:“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还没等他人上前,戚临风就气势汹汹地单膝跪地,拱手说道:“臣有事启奏!”

  在场的臣子有不少人昨日见到动静,虽然消息还不够灵通,但戚将军一出来,就知道肯定是要弹劾谁了!

  大臣们纷纷振奋精神,连有点困意的眼睛都睁得老大,生怕错过一场好戏。

  龙椅上的皇帝自然瞧见了这些人的兴致勃勃,忍不住无语地瞥了一圈。

  他一脸温和地说道:“戚爱卿有事请讲。”

  戚临风站起身来控诉道:“臣要状告诚王之女敏仪郡主目无法纪,行凶伤人!状告诚王爷纵女行凶!”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这诚王府与戚府可是各自占据了大半兵力,常人不敢轻视!

  唯一区别便是戚氏一族唯皇命是从,说是在戚家人手中,实则一直归皇帝全权掌控。

  而诚王府的兵力却是自太上皇处得来,诚王爷作为饱受宠爱的三皇子,虽没登上大座,也依旧是不容小觑!

  唯一可惜的是,诚王府子嗣不丰,诚王夫妻情谊深厚,多年也不过一女与庶子二人。

  这敏仪郡主可是荣宠非常!现在就看当今是轻拿轻放,还是…

  皇帝淡声问道:“哦?作何缘由,可有证据?”

  戚临风拱手说道:“证人已被捉拿,即刻便可宣殿!”

  *

  管事几人被有备而来的戚临风抓走后,敏仪郡主这才心下慌乱。

  她面容狰狞地在屋内打砸物件,吓得贴身丫鬟不敢靠近,只一人见形势不对,跑去请了诚王妃过来。

  诚王妃皱着眉推开门,刚想说话就见一个花瓶砸到她脚下。

  “滚!都给我滚出去!”敏仪郡主形容癫狂地怒吼着。

  诚王妃被她那神情吓得,整颗心都颤抖了起来。

  她一步步试探地靠近,“敏儿,是母妃啊…你这是怎么了,告诉母妃好不好?”

  听见熟悉的声音,敏仪总算停下回过神来。她紧张地扑倒在诚王妃脚边,期盼地说道:

  “母妃,我那管事几人被戚将军带走,您帮我要回来好不好?”

  诚王妃不解地问她:“戚将军没事将人带走做什么?”

  敏仪郡主扭曲着脸说道:“他们自作主张,去害那侯府的贱人…”

  诚王妃如遭晴天霹雳,站不住脚跟地晃了身子。

  她只觉得好像从未认清过自己孩子,往日里以为不过是对戚将军有所执着,脾气直了些,却不料这种行径都做得出来!

  是管事自作多情,还是女儿下的命令,诚王妃看得明明白白。

  她疲惫地叹了口气,“敏仪啊,母妃真的累了…”

  诚王妃伸出手摸着敏仪的脑袋,神情包容忍让却不乏意冷。

  “我调养多年不过生了你一人,自幼千娇万宠,想要什么都捧到你面前,以至于你养成这副势在必得的性子!”

  她顿了顿又说道:“你嚣张跋扈,我当你性子直爽受不得气。你恶语伤人,我为你收拾扫尾。是我错了,是母妃的错啊!”

  诚王妃泪水涟涟心如刀割,往日想不通的问题,如今都已心中有数。

  而诚王爷此刻还跪在殿前狡辩道:“此五人焉知不是被收买?敏仪近日身子不适,都在本王身旁呆着,是否行凶本王如何不知!”

  见他这般胡搅蛮缠,戚临风步步紧逼地说道:“诚王爷可莫要强词夺理!这五名罪人全都是世代奴,拿收买说事,可是贻笑大方了!”

  见大势已去,诚王爷也不免灰心,他自然知道是敏仪下的手,但也实在没办法看她年纪轻轻,却受牢狱之灾!

  诚王爷丧气地跪下去磕了个头:“圣上啊!臣膝下不过一女二子,自小养尊处优如掌上明珠!所犯之事不过是一时行差步错…”

  戚临风怒骂:“你女儿是掌上明珠,别人女儿就不是了吗!”

  皇帝出声安抚道:“戚爱卿莫急,朕自有主张。”

  “郡主目无法纪,理当受罚…”

  还没等皇帝说完,诚王爷哀求道:“陛下,臣自知有错,愿闭门思过,解印谢罪,替罪女一力承担!求陛下饶过敏仪,可怜我而立之年才得女,实在是不忍心啊!”

  听见诚王爷愿意上交兵权,皇帝眼眸动了动,不动声色地说道:

  “这…就要看戚爱卿能否接受了!”

  方才还说自有主张,现在就改口的皇帝丝毫没有打脸的感觉。

  戚临风心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再纠缠下去可就不一定了。他干脆地应答:“臣无异议,一切听从陛下安排!”

  果然戚氏一族最有眼色,皇帝心满意足地收回了兵权,并在思考该交到哪个心腹手中,以平衡势力。

  一场纠葛引发朝廷动荡,各大官员后怕不已,归家后都开始严抓子女教养,生怕因为孩子闯祸,自己得辞官受罪!

  其中最惨的莫过于季名灿了,他前科众多,消停一阵又旧态复发。

  季父散朝后就严令众人盯着他,不许出府半步,每日更是考察功课,稍有不会便是一顿毒打……

  消息传到武平侯府后,何氏再一次暗恨不已,咬牙切齿地骂道:“也不知道给人下了什么迷魂药,竟然为她状告诚王爷!”

  贴身丫鬟阿谀奉承道:“奴婢听说大小姐受了伤,还不让人看,怕是容貌有损…”

  何氏冷哼了声:“损了好,免得天天顶着那张脸在我面前晃,看得心烦!”

  莫栖悦像极了亲娘,那美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何氏每每见着就心里不爽快。

  养伤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还没什么感觉,就已经到了婚期前夜。

  今儿晚上,莫栖悦总算是将绷带拆开了,自在蹦跳的感觉令她感到快乐!

  还没快乐多久,青羽已经一个接一个给她安排好了任务,时间是挤得满满当当!

  莫栖悦瞅了她一眼,心中哀嚎。

  最痛苦的莫过于挽面了!

  她端坐在镜前,脸上被抹了石灰粉,就见那婆子掏出根浸了水的棉线,在她脸上各方位地交叉绞动,痛得她怀疑人生…

  等绒毛褪去后,她摸了摸光滑的脸蛋,嘿,还挺嫩!

  经过这一番摧残后,接下来的就是纯享受了…

  她半躺在大浴桶里,乌黑的秀发垂在外边,一边泡着花瓣澡,一边两手有人按摩,头发还被细细地清洗着。

  舒适得她昏昏欲睡…

  不过这还没完,等那教导礼仪的婆子再三示范,并且叮嘱过后。她迎来了重头戏——春宫图。

  本来该是何氏来做这件事,奈何两人也不可能和平相处。

  何氏随意打发了个看不顺眼的婆子过来,并让她跟着莫栖悦去将军府,将这人赶得远远的…

  恰好这婆子当初受过前夫人恩惠,往常也曾暗自帮扶过莫栖悦,见自己得了这个差事,可以说感激涕零!

  莫栖悦瞧她紧张又激动的表情,心中激不起一丝波澜。实在是…困啊!

  生物钟不允许她认真听讲…

  那婆子见她实在困得很,也不忍心打扰,就说了句:“一切交给将军便好…”

  莫栖悦:…万一他也不会嘞?

  她可是从青羽那个“小间谍”说过,戚家传统便是婚前从不安排通房教导人事…

  戚临风院子里干净得很!

  不然她到底还是会介意的…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丫鬟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轻轻地给她盖了被子。

  可惜,还没睡多久,尚在凌晨时分,莫栖悦就被唤醒,搭着眼皮没睁开过,脑袋直往下垂,伺候的人急得专门派了个小丫头给她固定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