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夜袭火烧连营
中宏2021-07-01 18:062,266

  小狐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她小声说道,“我们不是也有超过三千人了吗?直接打不就是了。”

  梁英回答:“不行,那些人都没有经过训练,而且装备也有所差距,如果直接上战场的话,只要一劣势就会迅速溃败。”

  “那怎么办?”小狐拉扯风逍的衣服,让他快点想办法。

  风逍被扯得摇头晃脑,只得站起来,说道:“我有一计,不知好不好用。”

  刚拿起茶杯的梁英赶紧放下,聚精会神的听着风逍的计谋。

  “如此,如此……”

  ……

  青云山青云寨,立“替天行道”大旗,设忠义堂的事情在流民中流传颇广,但官府知道的却不是很详细,只知道有山贼在青云山造反,对于东林省来说,造反是常事。

  负责地方防务的校尉听东临王生辰纲被劫,吓了一跳,东临王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般的人物,在自己地头上出事,如果牵连到自己就危险了,如今冲天鹰来求助,赶紧调集三千兵马前去剿灭青云山反贼。

  原来冲天鹰自生辰纲被劫,结义兄弟相继死后,便离开青云山,前往地方驻军处寻求报仇的机会。

  “校尉大人,反贼大胆劫掠东临王的生辰纲,杀了我两位哥哥,还请大人为卑职做主啊!”冲天鹰声泪俱下哭诉道。

  “当然,还请兄弟详细述说一下经过,好让我能够制定一个周全的计划。”校尉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生辰纲被劫一事。

  冲天鹰将木质标枪和对方首领梁英、风逍高强的武艺都告诉了校尉,但金蚕蛊的事他就不清楚了。

  “知道反贼老巢吗?”校尉提出一关键问题,如果对方转移或躲藏起来,这仗就难打了。

  “这无须担心,只要到达青云山,卑职能够为校尉带路,反贼一定还在山中。”冲天鹰拍着胸脯保证。

  “那就好。”

  校尉又沉思一下,说道:“反贼人数不多,而我的士兵又都有盾牌,木质标枪应该作用不大,反贼头领的武功高强但在军队面前也施展不开,唯一需要小心的就是反贼的阴谋诡计了。如果正面开战,那些乌合之众应该没有反抗之力。”

  “还要小心东临王的贺礼!”冲天鹰补充道。

  校尉仔细思考一下,说道,“护送的人都死光了,罪他们顶着,我们抢回来的只会是功劳。”他已经明白寿礼能从反贼手里完好抢回来是不可能的,只能让死人顶罪,冲天鹰虽然觉得不妥但没敢反驳。

  商议之后,三千大军浩浩荡荡的即刻朝青云山出发,校尉要把自己为东临王分忧的态度表现出来,然后,漂漂亮亮的打一胜仗,期望能得到王爷的赏识。

  在两天的急行军后,大军就出现在青云山下的哨子的视线中。

  “传令下去,休整一天,明日进军青云山。”校尉对部下发放施令。

  当晚,三千军队在山脚一片开阔地带驻扎,准备休整一夜,第二天正式攻打青云山寨。

  冲天鹰小心在四周探查,扎营的地方视野开阔,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踪迹,他低声对校尉说道,“大人,反贼诡计多端,你说他们会不会有埋伏或者夜袭啊?”

  校尉对冲天鹰的小心嗤之以鼻,如果不是因为要他带路,校尉都想直接拿下这个临阵脱逃,丢失王爷寿礼的家伙。

  “没事的,这里地势开阔,我们的装备又比反贼强的多,除非对面全是骑兵,否则他们是不可能袭击我们,只能等着我们去打他们,或者逃跑。”

  冲天鹰没有继续反驳,他知道校尉对自己比较忌讳,而且就算完整夺回生辰纲,自己也脱不了一个失职之罪,如今寻找官兵求助也不过是为了报杀兄弟之仇,此事一了,自己就远走他国,再也不会来了。

  校尉按照平日训练的方式安营扎寨,派两队人轮流值夜,其他人都去休息了。

  三千士兵虽然也都是正规军,装备之类的都不差,但毕竟没有经历过战火,在省内对付山贼、流民完全没有紧张感,一个个都卸下盔甲,将刀剑扔到一边,安心睡觉去了,有些还因为第一次打仗而失眠至深夜。

  夜晚巡逻的士兵也只是走几步做做样子,等长官一睡,就去喝酒、打瞌睡了。

  入夜子时,梁英三人带领四千手下(后面几天又新加入一千)从山寨出发,经过一个时辰的行军,远远将官兵营寨包围。

  这些山贼都背了五杆木质标枪,腰挂短刀,而且身上还缠绕着满满的枯草、树叶等易燃物。

  夜黑风高,下半夜除了呼啸的风声都静了下来,那弯诡异的钩月早已不知不觉的把自己藏进云层,仿佛在恐惧着什么,惨白的光立即变成了无底的暗,万物都在随风发抖。

  “是东南风。”

  在梁英指挥下,借着夜幕的掩护,这些人匍匐到营寨东、南两侧,将身上的杂物及附近的枝叶堆成数个包围营寨的柴堆,

  待一切准备就绪,静待丑时一过,风逍一声令下,数团大火在官兵营寨外燃起,透红的火焰随风向着军营烧去。

  “哎,这火根本烧不到对面啊!”小狐指着在营寨外肆虐的大火说道。

  风逍会心一笑,道,“火不是为了烧人,而是烧心,如今营外大火,里面的人根本分不清是烧的哪里,他们只能看到火焰和浓烟,这样就够了。”

  “上!”梁英下达总攻命令。

  “杀!”“杀啊”“呀呀呀!”

  听到号令,四千山贼在东南两面呼啦啦的涌了上去,虽然缺少秩序,但效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军营的士兵顿时慌乱了,值夜的没有及时发出警报,还在沉睡的将士还未睁开眼睛便听到火声,喊杀声,求救声,还有人大声喊着撤退,也不知是不是传令兵的声音。

  山贼每个人都把标枪点火扔进军营,然后持刀冲杀进去,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外面是围了一圈火,里面也有火标枪引燃的营帐,还有各种喊话声让士兵完全失去了应有的秩序。

  “风逍,你说的方法不错啊,那些人随便喊些话,对方就乱套了。”小狐夸赞道。

  风逍望着漫天大火和厮杀的山贼、士兵,有些小感慨,说道:“军队夜晚的秩序一般都是依靠传令兵传话,如果是训练有素的军队还有可能集结到各自长官身边,现在一乱,这些士兵也成了乌合之众,这样也算扯平了吧。”

  小狐捂着嘴笑道:“净胡说,你看那些官兵都在逃跑,被我们追着杀,哪里算扯平。”

  确实,士兵们见东南两侧有火,都在朝着西北方向撤退,由于黑灯瞎火,又是被追杀的乱军,很多人都被撞倒、跌跤,在嘈杂的夜幕下踩踏致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