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寺院长大的孩子
中宏2021-07-01 18:142,636

  满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远处的一道闪电划破了密布的黑云,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一道扁弧把整个天空照亮了,像一把利剑直插大地。顷刻间,狂风大作,接着便落起了雨。雨越下越大,肆虐起来,一张雨丝编织的“大网”笼罩了整个山海寺。

  “哇!”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在在雨幕中响起,声音那么清脆,传到寺院众人耳中。

  “主持你看,是一个被遗弃的男婴!”一个光头胖和尚抱着一个襁褓冒雨闯进大殿。

  年迈的老主持快步走上前,用身上的袈裟护住襁褓,小心地接过来,细细察看发现襁褓并没有淋湿,被湿透了的胖和尚照顾的很好。

  男婴长得白白胖胖的,刚刚的哭号似乎耗费了他极大的力气,进了大殿避开雨水,他渐渐安静下来。

  老主持问道:“可曾看到是谁留下的孩子?”

  “没有,雨太大了,当我出去的时候什么人也没有,对了,襁褓里有一本很硬的书,我没打开看。”那淋湿的胖和尚一边抖落身上的雨水,一边回答道。

  果然,老主持翻开襁褓看到男婴胸前放着一本黑色的硬皮书,坚硬的封壳,书内的纸张很厚,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整本书的厚度却很薄,只有二十几页的样子,封壳上没有书名。

  老主持将黑色书本从襁褓取出来,并在众和尚的面前打开,书里一个字也没有,连翻了几遍,依然没在书中发现任何文字的踪迹。

  “奇怪。”老主持感到不解,低声自语。

  “主持,为什么这婴儿身边会留下一本无字的书?”胖和尚代替众人询问,和尚们也都大惑不解,很多和尚都是被遗弃的孤儿,他们小时候经常会被父母留下一些证明身世的东西,像留下一本无字的书的却是第一次见。

  而老主持只是皱了皱眉,没有答话,低头继续检查男婴的襁褓,发现除了包裹的襁褓再也没有其他物品了,男婴周身没有胎记,襁褓也只是市面常见的款式。

  “莫非……”主持好像想到了什么,众和尚好奇的等待下文。

  “没什么,这小家伙既然与我佛门有缘,就将其留下吧。”

  在一群和尚好奇的目光下,老主持将无字书放回婴儿的襁褓,只见老主持对着已经沉沉睡去的男婴轻声说道,“小家伙,你虽然与我佛有缘,却是孽缘,我今日给你起名风逍,希望你以后如风般随性,莫要被云雾遮蔽了双眼。”

  老主持又转身对着众和尚低声嘱咐,“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了,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现在都回去诵经吧。”

  于是老主持让众和尚先行离开,自己抱着男婴往主持的房间走去,他要亲自照料这个小婴儿。

  转眼十五年过去了,曾经的男婴风逍已经长大成人,挺拔的身材,一头飘逸的长发,其容貌称不上英俊,不过给人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澄澈明亮,透发着青春特有的活力。

  风逍在寺院的十五年中学到了很多,从小就乖巧伶俐的他,每天都缠着师兄教他功法,对佛经不感兴趣的风逍,在寺院的武学功法中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光。

  心无旁骛的风逍在娱乐中修成了不俗的佛门武艺,大力金刚掌最是熟练,达摩剑法也是舞的极好,对降妖除魔的《大梵般若经》的理解和修为连老主持都连连称赞。

  老主持的房间

  “主持!还是不准备给我剃度吗?”留着长发的风逍不知道是第几次跪在主持面前请求。

  在风逍长大一点,三岁的时候,老主持就不再亲自照顾了,将风逍交给寺里的和尚,令其一齐修习,但不允许任何人为风逍剃度。

  “不是我不给你剃度,而是佛祖不给你剃度,三千烦恼丝不是剃度就能解决的。”主持耐心解释道。

  风逍因为是在寺庙长大,对于皈依佛门没有任何抵触,或者说他希望像师兄们一样做个和尚。但主持总是不允许,也不允许弟子帮他剃度,他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求主持了。而如果自行剃度则是对佛祖的亵渎,是不被允许的。

  “可是我没有烦恼,内心早已皈依我佛,佛祖怎么会不收我呢?”

  老主持脸上的皱纹比当年的更多也更深了,他手里捏着一串佛珠,嘴唇上下颌动,只有在说话的时候他才会停止念诵佛经。

  老主持摇了摇头,“孩子,你尘缘未了,怎么说没有烦恼呢?那本无字书你可看明白了。”

  “主持,那本书真的没有字,师兄们都替我看过好多次了。我从小被父母遗弃,我也不怨恨他们,只想能皈依我佛和师兄弟们在寺院修习,还请主持给弟子一个机会。”风逍朝主持又重重磕了一个头。

  无字书是风逍被遗弃时唯一留在他身边的东西,老主持从风逍还是很小的时候就让他好好保管,并认真阅读,可是已经十五年过去,风逍从没见过无字书上出现什么内容,早就放弃继续翻阅了,而主持也以没悟透无字书为由,拒绝为风逍剃度出家。

  依旧诵经的老主持眉头的皱纹似乎更深了,语气中也有些无奈,沉声说道:“你已犯了嗔,痴二毒,回去好好反省吧。”

  “主持……”

  跪了许久的风逍没有再次得到老主持的回应,他慢慢退出主持房间,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拒的风逍有些恼怒。

  又在走廊走了几步后,他越想越气,不是因为有多么想成为和尚,其实风逍对当整天吃斋念佛的和尚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唯独自己被主持拒绝在佛门外的心有不甘。

  风逍恨恨地从怀里掏出无字书仍在脚下,他的脸憋得通红,眼角上吊,额角的发丝因为叩头的原因散在眉前,愤怒的火焰在他身上高涨。

  “都怪你!”

  风逍将书拾起又重重的摔在地上,踩了两脚,怒声道:“父母不要我了,还把你送来是什么意思,现在连主持都不收我了,要你有什么用!”

  风逍再次把书捡起来,做出大力抛射的姿势,想要将其彻底扔掉,但还是叹了口气没有这样做。十五年了,这本书从小就陪在风逍身边,历经岁月却丝毫没有任何改变。

  曾经,风逍尝试过很多种方法,包括一些师兄的“馊主意”,无论是火烧还是水浸都没有反应,纸张好似不是人间的材料制作的,拿刀劈都留不下一个印迹。

  他当然能够猜到无字书的不凡,但他想要的却从来都得不到。

  无可奈何,他只能站在那里,继续盯着无字书发呆,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该做什么,自己的长发在寺里算是特例,虽然大家都很关心自己,没有说过什么,但长大后的风逍还是能感到一种莫名的隔阂。

  也许自己该出去走走,有几位师兄就下山历练去了,留在寺里也只是徒增烦恼。

  就在他已经做出下山离开寺院的决定,风逍随手翻了下书,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将无字书留在寺院,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这一眼却让他感到震惊。

  原本无字的书中竟然出现了一行字。

  在无字书的第一页居中,从右到左,用干净整洁的正楷写着四个大字:山海寺灭!

  风逍非常激动,无字书也许拥有他身世的秘密,以及能够获得主持认可,但认清四个字后,风逍感觉瞬间被泼了一瓢冷水,山海寺就是他所在寺庙的名字!

  怎么可能?本来一无所有的书上怎么会突然出现诅咒式的一句话?风逍似乎被一本书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头脑一片空白,彻底懵了的风逍第一时间想到了老主持,他让自己感悟无字书,肯定会知道些什么,他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连忙捧着无字书快步朝主持房内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