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再遇蠢山贼
中宏2021-07-01 18:242,592

  见到风逍如此直白的回答,那个官兵队长眼珠滴溜溜一转,环顾了一下四周,扯着一口破锣嗓子呵斥道:“小子休得胡说,当大爷不知道西川省和东林省隔着山脉,除了北面的官道根本过不来,说!你是不是消遣大爷啊!”

  风逍和小狐穿着不似贫苦百姓,尤其是小狐一身素白长裙,本就是变化而成,天衣无缝,风逍身上背着鼓鼓的行囊,使得无所事事的官差动了歪心思。

  所以那官差虽然说的严厉,但手下并没有过激的举动,如果是经常在江湖上行走的人肯定知道,这是官差“打劫”的一种方式。

  可是风逍不知道啊,他匆忙辩解道:“不是,我们真的是从西川省翻越云川山脉过来的。”

  听了这话,那官差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冷冷一笑道:“就凭你和一个小滴滴的小娘子就能翻越大山?看来你是不识抬举啊。说,你是不是反贼派来的奸细?”

  “什么反贼?”风逍发现两人根本没有共同的语言。

  “还敢狡辩,来,兄弟们把他押回去,打三十大板应该就会老实了。”

  那官差招呼手下就要来拿风逍两人。

  小狐在一旁看的稀里糊涂的,虽然她这几天见识过风逍与平常人接触,但突然就要抓人,除了雨夜遇山贼的那次,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她可没有民不与官斗的传统思想束缚,娇咤一声,飞起一脚将走上前的两名官兵踢飞出去。

  “这么弱。”小狐见自己轻轻一脚就踢飞两个人,而且那俩人已经躺在地上吐血不动了,也不知是晕了还是直接踢死了。

  那些官兵见自己两个同僚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打的生死不知,都是一脸的不肯置信,但又不敢冲上去试探。

  “大哥,那两个弟兄怎么回事?”一个瘦小的官兵凑过去轻声询问队长。

  “我怎么知道,你过去看看。”那官差额头留下冷汗,他担心自己是不是惹上了硬茬,但又觉得不像,在世间行走的大派弟子哪个不是趾高气昂的。

  宁国,也称西宁国,是处于大陆西方的一个小国,也就是风逍所在的国家,共有四省,东林省,西岭省,北定省和南安省。

  这个国家没有太多大的势力,至少表面没有,像山海寺这种小山门倒是多不胜数,一切权力都集中在朝廷手中。

  而大陆其他国家却有着很多大势力驻扎,很多势力甚至直接掌控整个国家,这名小队长就是害怕招惹了在四处游历的大派弟子。

  不是他小心或者见多识广,而且他们入伍守则第一条就是:不要招惹门派弟子。

  九个个官兵依然围着风逍他们,瘦小的官兵悄悄绕到一旁去察看倒地不起的两弟兄的情况。所有人都在等着他说出结果。

  小狐担心自己失手杀人,伸长脖子,翘着小脑袋望着那两人。

  瘦小的官兵突然扭头大声喊道:“没事,他们只是晕了。”

  那些官兵默默舒了口气,就算是扮猪吃老虎的门派弟子也不会怜惜普通人的性命,这两个人应该只是会点功夫而已,仗着人多,他们倒也不怕。

  为首的官差的脸色顿时又恢复了之前的嚣张,冷声笑道:“竟然敢袭击官差,恐怕不是三十板子可以解决的了,拿出一百两银子我可以替那两人做主,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风逍身上只剩下八十几两纹银,一百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三十文钱就可以在小餐馆吃一顿饭了,官差明显是狮子大开口。

  此时,风逍知道不能善了了,他又不懂官场的讨价还价,既然小狐已经打了官兵,他也决定教训一下这群故意刁难的坏官差,反正很快就会离开东林省,他们也找不到自己。

  秉持打架打先手的原则,风逍也不给官兵反应的时间,窜上前去,一拳打在那官差的鼻梁上,又转身一脚踢飞挡路的一人,大声对小狐喊道:“走!”

  小狐早就想教训这群人了,啪啪几脚将剩下的人都踢翻在地。

  风逍看的有点傻眼,满地的官兵痛苦哀嚎,这次小狐留了力道,没有都直接晕过去。

  “你怎么把人都打了?”风逍有些抱怨。

  小狐吹了吹小拳头,娇声道:“谁让他们欺负我了。”

  “唉,”风逍又叹了口气,“走吧,不是他们的错,官,都是这样,下次不要再鲁莽出手了。”

  小狐听的似懂非懂,跟在风逍身后离开,这只是路上的小插曲,不值得记忆和回味。

  ……

  干旱两年对百姓是不能承受之重,对于大地的影响却不算特别大,不少数地方还有着井里涌出地下水,山脉附近是气流阻断,平常很少降雨才会在干旱后连土地都干裂的不成样子了,越往东林省深处走,路上的旱情好了很多。

  “风逍,我们也去找点水喝吧,我感觉有点渴了。”小狐跟着风逍走了一整天,有些疲惫。

  风逍环顾四周,指着一座还算青绿的小山说道:“好吧,那座山上的树都还有绿色,山上应该有水源。”

  “?”小狐用不解的目光看着风逍,说道:“你确定?”

  “走吧。”风逍只是随便说说,四周又没村落、城镇,上山碰碰运气,运气好找个泉眼,不然,在树荫下休息一会也是可以的。

  有点青绿色的小山上长了很多灌木和荆棘类的植物,只有些松树、柏树长得比较高大,比起山下来说要显得有生机的多。

  “站住!”

  风逍郁闷的朝高处望去,只见三个手持大刀,衣着褴褛的壮汉从草丛站了出来。

  这次是山贼吗?平常都是问路时让别人站住的风逍已经被拦住两次了。

  “打劫!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大声喊道。

  他身后两个山贼一个贼眉鼠眼,一个相貌普通一脸色相的盯着风逍身旁的小狐,他们俩站在络腮胡子旁边小声说道,“那妞长的真正点!”“把那小子杀了吧,一看就是有人人。”

  络腮胡子皱着眉头,手中的大刀刀尖提了起来。

  风逍见到架势不对,将小狐拦住身后,默默提气做出战斗准备,朗声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居然敢拦路打劫?!”

  也不知是什么触动了大胡子,他竟然直接一刀砍了过来,身后两人也拿刀砍向风逍。

  卧槽!一言不合就动手?

  风逍因为身后小狐的关系也不能闪避,脚下用力向三个山贼扬起一层沙尘,趁机拉着小狐闪到一旁。

  “这次可以杀了他们吗?”小狐有些跃跃欲试的问道,她至今还没杀过一人,上次破山神庙遇到的九人也是被风逍打晕,身为妖怪哪有不杀人的。

  “可以!”

  莫名其妙被袭击的风逍也不再当老好人,他允许小狐出手杀人,至于为什么不是自己出手,他也不太清楚当时的想法。

  只能说这三个山贼运气不好,遇到了正心情不好的风逍,如果是平时,断不会命丧于此,顶多是吃吃苦头,再发誓痛改前非就放了。

  也怪他们过于贪婪好色,身为山贼就应该大喊两句“要从此路过,交上买路财!”之类的,而不是接手杀人劫色的业务。

  “哈哈,坏人,受死吧,看我替天行道!”

  小狐嘴里喊着“替天行道”的口号,大摇大摆地走到三个看愣的山贼面前。

  “别怕,一起上!”

  可怜三个山贼只是普通的人,没有任何武艺,虽然有刀也只是庄稼把式,而且看衣着应该也没吃多少饭,小狐陪他们随便耍耍,最后将三个被打怕的山贼一人一脚踢到山下去了,凭小狐的力道,生还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