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干旱的东林省
中宏2021-07-01 18:142,496

  随着风逍二人一步步深入东林省,他们终于望见一座小村庄,村庄里似乎还有人居住。

  然后,当他们渐渐靠近村庄的时候,却越来越发现不对劲了。

  这村庄人倒是有,却是一副破落的景象。

  街道上随处可见衣衫褴褛,躺在树荫下奄奄一息的流民,许多房子窗户的门板都脱落了,挂在墙上,看上去很久没有人修理了,更甚者,一些墙壁都已经受不住无止境的干旱,倒塌了下来。

  村庄的居民见到风逍、小狐,一个个躲躲闪闪,目光中透着恐惧,那种眼神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带着一些神经质的恐惧。

  “这都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好奇怪啊。”终于见到人类有些兴奋的小狐被村庄居民的眼神弄的有些害怕,她下意识的抓紧风逍的衣袖。

  也是一头雾水的风逍轻轻拍着小狐的手背,说道:“没事。我过去问一下,大多数人类都是很和善的。”

  风逍快步朝着站在村口的一个神情呆滞的青年男子走了过去,远远的喊道:“喂,请问……”

  话音未落,那青年人已经撒腿就跑。

  落在后面的风逍更加迷惑了,自己有那么吓人吗?他想也许是语气的问题。

  转身朝躺在树荫下一个老头走去,轻声对闭着眼睛的老头说道,“老人家,我们远道而来,不知道此地发生了什么事,还请老人家相告。”

  那老头仿佛已经死掉了,很久也不见动静,眼皮也不抬一下,如果不是还能感受到他微弱的呼吸声,真的会以为这就是一个死人。

  小狐的耐心可不怎么好,见风逍好言相问却不见搭理,她怒声道:“老家伙,别装死,信不信老娘吃了你!”说着就要伸手去拉老头起来。

  风逍连忙出手制止,紧握着小狐的柔荑,把她拉到身后。

  在两人拉拉扯扯时,老头懒洋洋的睁开干瘪的眼睑,有气无力的发出一声叹息,道“村庄里的人都被逼的等死了,你们还要怎么样?”

  听到老头说出这种话,风逍既震惊又感到无语。

  “不管你们是义军还是贵人,这里不欢迎你们,快点走吧。”老头一脸嫌弃的表情。

  “老人家,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们是路过此地,第一次来这个村子。”风逍连忙摆手辩解。

  “是啊,来过一次还会再来第二次吗?!”老头突然变得颇为愤懑。

  风逍大约猜到一二,老头应该是把他们当成其他一些会给村子带来不好影响的人了,那些他所说的义军和贵人。

  风逍将姿态放的更低,态度更好,躬身轻声说道:“我们真的是过路的人,不是什么坏人,老人家,你能告诉我东林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老头似乎终于听懂了风逍的话,睁大眼睛上下认真打量风逍和小狐两人。小狐被盯的浑身不舒服,如果不是风逍拼命拉着,绝对会将这该死的老头吊在树上打一顿。

  片刻,老头又开口了,他说道:“整个村里只有东头的那口井还有点水,你们自己去找水吧,然后离开这里别打扰村子的人。”

  虽然风逍和小狐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喝水了,但两人自从修炼了《太上诀》后,对食物和水的需求明显少了很多,即使是现在也没有觉得喉咙有干涩的迹象。

  “老人家,我只是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从西川省进入东林省后第一次见到人家,想打听一下消息。”

  “那劝你们赶紧回去吧,东林省已经旱了两年了,这里缺少食物,没有水,到处都是强盗,有本事的都离开东林省了,你们还是回去吧。”

  “旱了两年就会这样?!”风逍虽然没见过旱灾,但是在书上也是有记载过旱灾发生的情况,两年的旱灾绝对达不到现在的结果,“朝廷没有赈灾吗?”

  “朝廷!”老人听到风逍的话开始剧烈咳嗽,与刚才的出世高人的形象完全不同,他激动的大声说道:“就是因为朝廷,他们不仅不救灾,还像往年一样收取同样高的赋税,大多数贫民在第一年旱灾就饿死了……”

  老人通红的眼睛,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

  风逍大致明白了,应该是地方官员为了逃避责任,上层官员则是对皇上唱着天下太平的颂词,至于下面的平民百姓,与他们的仕途相比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着痛哭的老人家,小狐也被氛围触动了,眼睛也红红的,对东林省百姓的灾难生活抱着沉重的同情。

  同样同情的风逍知道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他想,佛祖觉悟获得无上智慧却只能渡自己过苦海,想不出普渡之道,才创立了佛教,让更多的人渡身边的人,在大势面前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无比薄弱。

  “老人家……”小狐似乎想寻些安慰的话,但第一次面对这种状况的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风逍轻轻攥起小狐的纤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与其再引起老人的伤心事,还不如默默的站在一旁,耐心倾听。

  老人似乎发泄累了,或者知道与风逍他们说也没有意义,又像之前一样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就像死了一样,也许他的心早已经死了吧。

  “走吧。”风逍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人家,也不想再打扰他了,只能默默拉过眼睛红通通的小狐,凑在耳边轻声说道。

  小狐可怜兮兮地扭头看着风逍,说道:“我们就这样扔下他们不管吗?帮帮他们吧。”

  面对小狐的哀求,风逍摇了摇头,看着村子的残砖破瓦,以及已经失去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的村民,道:“没有办法的。”

  两人来村子这么久,也没有村民对他们的到来感到关心,除了那些神经质般惧怕的人,其他人应该也躲在某个角落,如老人般放弃了生的希望,对周围都漠视了吧。

  是啊,有着巨大山脉的阻隔,他们连离开东林省都变的困难,或者说他们已经失去勇气踏上未知的旅途,需找活下来的机会。

  也许内心还在渴望那早已腐败的朝廷能拯救他们,可这种等着别人施舍生命的人要怎样才能救的了呢?

  “走吧!”

  小狐随着风逍的脚步挪动着,她一步一回头,看着眼前破败的场景,看着失去期待的村民,她不明白这些明明比动物更拥有智慧的人类,为什么会被干旱所击败。

  最终,风逍和小狐还是离开了小镇,风逍的目标是京城,是“生辰纲”,他从来没有忘记山海寺的事情,无论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他前进的步伐。

  “站住!”

  没走多久,在风逍对面突然迎来一队巡逻的官兵,随着干旱越来越严重,为了水,为了粮食,人民之间发生的争斗更多了,甚至还有人带头造反,所以官府派了大批官兵在各大官道和乡镇来回巡视。

  这一对官兵应该就是负责附近巡逻的了,在这种没有一点生机的地方巡视,他们都显得无精打采,直到看见风逍二人。

  风逍没有和官府打过交道,他带着小狐老老实实的按巡逻官兵的话停在原地。

  一队官兵有十二个人,这是巡逻队的标准配置,一个貌似是小队长的青年官差出来向风逍问话。

  “你们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面对这三个很哲学的问题,风逍很耿直的回答,“我叫风逍,这位是小狐,我们从西川省东岭县来,要去往京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外道天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