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冷海2021-03-05 10:452,383

  邱二在王老板工地完工之后,到公用电话亭给包老板打电话,邱二握着话筒,紧张得手心出汗:“包老板,你好呀!我是邱二。”

  电话那头一个豪爽的声音:“哪个邱二?”

  邱二:“做杂工的邱二呀!”

  电话那头:“我手下做杂工的有十几个,有姓王姓张姓李姓赵的,就没有一个姓邱的,你是哪个邱二?”

  邱二忙道:“我是王老板介绍的邱二,他说我给你做杂工,我老婆给你看工棚。”

  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想起来了,老王是给我说过。你在哪里?我派个车来接你们吧!”

  邱二受宠若惊,弯着腰:“不敢劳您大驾啊!我东西也不多。包老板,你在哪里?我自己喊个车拉过来就是!”

  电话那头:“白沙湾兰亭江畔工地!”

  邱二:“我马上就过来。”

  邱二挂了电话,满心欢喜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一个十来平方的单间,阴暗潮湿,两百块钱一个月。两床被子,衣服,锅碗瓢盆,收拾了几尼龙口袋。然后到街边去喊一辆人力三轮车。

  邱二还没有坐过三轮车,但看见三轮车可拉人,也可以拉点货物,来来去去也方便,很多本地人都坐这个玩意,在大街小巷来去如飞,很是神气。

  邱二今天要开这个洋荤, 他站在街边,东张西望,欲喊又止。总感觉一个做杂工的人坐三轮车,不够身份,底气不足,喊不出声。

  “老板!”有人在招呼邱二。

  邱二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几步,说:“我不是老板!”

  一辆人力三轮车神不知,鬼不觉地停在邱二身边。一个高高,瘦瘦,黑黑的人骑在车上,肩膀上搭着一条黄色的毛巾,双手把着车龙头,脚人穿着人字拖鞋,裤脚用绳子捆绑起来。

  邱二上下打量着那人,不认识。既然不认识,他为什么叫我老板?我像老板么?肯定是认错人了。

  邱二还在想,那人问:“你是不是要三轮车?”

  邱二才恍然大悟:“是!”

  那人问:“去哪里?”

  邱二:“白沙湾兰亭江畔工地!”

  那人打量着邱二,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你一个人去?有没有东西?”

  邱二:“三个人,一些简单的东西。”

  那人道:“三十块。”

  邱二又吓了一跳:“三十块钱?这么贵?你要我的命哟!”

  那人一脸鄙夷的神色,眼睛溜溜一转,盛气凌人地问邱二:“你有没有坐过三轮车?”

  邱二一时气短,停顿了一秒,回答道:“怎么就没有坐过三轮车?我……经常坐!”他本想说天天坐的,但毕竟是老实本份之人,连撒个谎都觉得是犯了国法!是弥天大罪,不可饶恕。

  那人理直气壮,振振有词:“我们三轮车的规矩,起步一个人五块钱,远的另外算。你三个人就十五块钱了,更何况还有一车东西,还那么远,三十块钱天经地义,有什么贵的?”

  邱二语塞:“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小孩才三岁都不到。”

  那人哼了一声:“大人重要还是小孩重要?小孩可比大人精贵多了!”

  连三轮车都有规矩,邱二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一时间居然无言以对!

  那人嘴角泛起一丝得意地冷笑:“听你的口音,是四川人吧?”

  邱二如实回答:“四川梁山县人!”

  那人狡黠地一笑:“我也是四川人,我……大足的。”

  邱二大喜:“梁山县和大足县交界,原来是老乡啊!”

  那人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看在老乡的份上,我吃点亏,优惠你五块钱,就算二十五,如何?”

  邱二爽快起来:“要得,我叫邱二,以后多照顾。”

  那人说:“我叫傅黑娃!天天在街道上跑的,以后需要帮什么忙,只管喊一声,白水河拉三轮车的,就没有人不晓得我傅黑娃的!”

  傅黑娃跟邱二到了邱二的家,傅黑娃一看到小芳,顿时眼睛一亮,不过他本来就黑,小芳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眼色,并不在意。

  傅黑娃涎着脸:“这位是嫂子吧?”

  邱二一边把衣服提上车,一边回答:“是我媳妇小芳!”

  傅黑娃赞叹道:“嫂子真漂亮!”

  小芳脸微微一红,一个女人被人称赞漂亮,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小芳抱着已经睡着的儿子邱家宝,没有说什么。

  傅黑娃把邱二的衣服放在三轮车后面的车斗里,前面腾出来让小芳坐,邱二就坐在车架后面。傅黑娃踩着三轮车,如风一般。他坐得比小芳高,居高临下,不时偷偷瞄小芳的胸部。小芳抱着孩子,把胸部遮挡得严严实实,傅黑娃只能看到小芳白嫩的脖子。

  傅黑娃问:“嫂子,是个男孩还是一个女孩?”

  小芳没有回答。

  邱二回答道:“是个儿子。”

  傅黑娃感叹说:“儿子在这边很值钱哟,你们可要小心看管。”

  邱二:“啥?”

  傅黑娃说:“你不知道吧?本地人重男轻女,家里没个儿子就觉得抬不起头,想法设法也要生个儿子。有的生不了儿子,就出高价买一个儿子!一个儿子可以卖几万,甚至十来万。”

  邱二瞠目结舌:“啊!”

  傅黑娃:“我有个老乡两口子,在这边四年,赚了二十万,回家享福去了。”

  邱二:“四年能赚那么多钱呀?”

  傅黑娃:“他两口子就是生儿子卖!一连生了三个。”

  邱二莫名惊诧:“这也行?”

  傅黑娃不屑地道:“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有啥不行?主席都说过,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现在这个社会,只要你有钱,别人才不问你那钱是如何赚来的。”

  小芳皱了皱眉,依然一言不发。

  邱二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傅黑娃问:“邱二哥,你是在工地上做的吧?”

  邱二:“是。”

  傅黑娃:“听说在工地上很赚钱?”

  邱二:“你如此一说,问题就来了!赚钱的永远是老板,工人赚点血汗钱而已!哪个工人赚了大钱的?”

  傅黑娃奉承邱二:“高见!邱二哥是人中龙凤,肯定不甘心久在别人之下。是不是现在积累经验,人脉,日后打算搞点承包,当个老板,赚大钱,发大财?”

  邱二一怔,这个事情,他居然从来没有想过。愣了一下说:“我只是一个杂工,一个杂工想当老板,怕不容易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小芳说了句:“杂工就不能当老板吗?要饭的还能当皇帝呢!”

  邱二:“有几个要饭的当了皇帝?”

  小芳:“最少有一个!”

  邱二:“也就一个而已。”

  小芳:“连要饭的都可以当皇帝,一个大男人当个包工头还不容易么?”

  邱二想了想:“也是。”

  傅黑娃:“嫂子头发长!见识更长!”

  邱二心里乐滋滋的:“我老婆就是比我能干。”

  很快到了白沙湾兰亭江畔工地,邱二把东西卸下车,给了傅黑娃车钱。傅黑娃走了,不时回头看小芳婀娜多姿的身影,最后感叹了一句:“老天瞎了眼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