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冷海2021-03-13 15:491,494

  邱二的媳妇姓朱,名叫朱小芳,嫁给邱二的时候,二十岁。朱小芳的家在距离大石寨三十多公里的兴隆镇上。兴隆镇有三万多人口,富裕,繁华。朱小芳的父亲名叫朱正直,五十五岁,现在担任兴隆镇副镇长,能力出众,极好面子。镇上到处都在流传,镇长退休之后,他这个副镇长顶上去,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情。

  朱正直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朱大武,在镇上信用合作社担任主任,小儿子朱允文,在镇政府工作,是朱正直的得力助手。朱正直当过兵,脾气火爆,视脸面比生命还要重要。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就是:我朱正直正不正,你们看我的腰!直不直,你们也看我的腰!然后两腿并拢,双手叉腰,正气凛然地让人看。

  果然正直,远近老幼,皆闻其名。

  朱小芳十二岁开始在兴隆中学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她的成绩只算一般。她的同桌罗文明,清秀斯文,成绩优秀。几年的同桌,罗文明和朱小芳互生情愫。高二的时候,有一天自习课,朱小芳用铅笔悄悄捅了一下罗文明的手,低声说:“我买了一本书,很好看哟!”

  罗文明:“能借我看看么?”

  朱小芳把用报纸包起来的小说放在罗文明的抽屉之中。

  罗文明:“什么书还要包起来?”

  朱小芳羞红了脸:“你回家慢慢看嘛!”

  罗文明在没人的时候悄悄打开一看,是一本莎士比亚的书,罗密欧与朱丽叶。

  高考结束之后,罗文明把朱小芳抱在怀里,说:“从今天起,我们可以正大光明地谈恋爱了!”

  罗文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高校,朱小芳不出意外地落了榜,回家找个工作上班。两人的恋爱持续了一年多,朱小芳接到罗文明从北京打来的电话,提出了分手。

  朱小芳上过一次吊,投过两次水,还准备跳楼,但被人救了下来。之后她失踪了。几个月之后,北京警察给朱正直打来电话,让他到北京接女儿。原来朱小芳跑到北京找罗文明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失常,流落街头,被警察救助。

  这个事情闹得满镇风雨。

  朱正直觉得丢了脸,他是一个把脸面看得比命还要重要的人。满镇的人,甚至几千里外的北京城,都知道他生了个不要脸的女儿,伤风败俗啊!朱正直认为女儿如果在镇上丢脸还可以原谅,如今把脸丢到了北京,那就不可原谅了。北京可是我们国家的首都,何等神圣庄严?岂容一个女子去败坏?朱家开了个家庭会议,两个儿子,两个媳妇,还有朱正直老婆,朱小芳被关在卧室之中。

  朱正直仰天长叹:“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张脸!我朱正直一辈子有头有脸,可现在,脸都丢尽了,你们说,该怎么办?”

  朱大武指责:“妹妹不争气,伤风败俗,让全家人抬不起头!我现在上班下班都是一个人走。”

  朱大武老婆:“别人都在后面戳我的脊梁骨了!”

  朱允文埋怨:“妹妹不仅仅丢了大家的脸,还变得疯疯颠颠,她要神经不作主,在家放把火,会烧了这个家。”

  朱允文老婆:“烧了这个家倒是小事情,要是把人烧个三长两短,那就不可收拾了。”

  朱正直老婆哭哭啼啼:“都怪我!”

  朱正直:“她不争气,关你什么事情?”

  朱正直老婆:“要是当年生下她的时候扔在河里,就没有今天的颜面扫地。”

  朱正直大手一挥,作自我检讨:“不怪你,全怪我!要不是当年没有控制自己的欲望,你就不会怀上这个孽种。”

  朱允文:“爹,今天不是做检讨的,是讨论如何善后。”

  朱正直神色庄严:“我想了好久,觉得赶快找个人家,把她嫁了,越快越好,越远越好,眼不见,心不烦!”

  朱大武老婆:“说媒不找王媒婆,还能找谁?天底下就没有她说不成的媒……”

  朱允文老婆:“非她莫属,想我和允文,也还是她牵线搭桥的。”

  朱正直:“对头,就这么定了。”

  朱正直拍板决定之后,对老婆说:“这个事情,你去给王媒婆说,我堂堂一个副镇长,将来还要当正镇长,我若出面,丢不下这个脸。

  于是朱正直老婆找到了王媒婆,然后才有了王媒婆上门给邱家说媒。邱二如获至宝,娶了朱小芳为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