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被坏事打破
时田阿婆2021-02-16 21:532,188

  这是李五南第一次来海边,二十五年人生的第一次。不过她并没有新奇的感觉。

  海风风力不大,微咸湿润,吹在脸上有淡淡的腥味。海水的颜色比起天空的湛蓝,多了几抹灰色。零星的海鸟俶尔飞过,太阳裹挟在云层里偶尔泄出光亮,让人的心情跟着忽明忽暗。李五南躺在沙滩椅上,长裤长袖,口罩墨镜大头巾。她摸了摸肚子,长叹一声:“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好个屁!就这太阳也能晒?”一个女人撑着伞挡住李五南的视线。即便是墨镜的黑,也掩盖不住那弯起的烈焰红唇。

  这是个艳丽的女人。一双漂亮的大杏仁眼忽闪忽闪,透露着精明,浓密的酒红色卷发被风吹动就像是起了一团火。她撑着蕾丝边小黑伞笑盈盈地低下头,好像是在看一个有趣的小玩意儿:“宝儿,裹这么严实你打算晒哪个部位呢?”

  “扶哀家起来……”李五南的声音听着气若游丝。

  谢佳撇撇嘴,弯腰去拽李五南的手,嘴里还发着牢骚:“来大姨妈你倒是在酒店歇着啊,在这海边吹什么风,难受了吧!”

  李五南顺着谢佳拽她的力气,借力起身直接扑在了谢佳的怀里。感受着谢佳那柔软的胸脯,李五南痴痴一笑:“好胸……”

  “你他妈!”谢佳笑骂道:“再吃我豆腐小心我把你扔海里喂鱼!”

  “我是病人,您温柔一点……”说着,李五南又在她的怀里蹭了蹭。

  “得了得了别闹了,北北让我出来找你,说给咱俩看那小子的求婚录像带。”

  李五南这才直起身来,挽着谢佳的手臂晃晃悠悠地朝酒店方向走去。

  刚到酒店大厅,两人就看见张北书站在中央左顾右盼。

  张北书穿着及膝碎花长裙,栗色的直发瀑布般服帖地披散在身后,闪着俏皮的光泽。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她额前的一颗红痣,配上她那双漂亮的圆眼睛,妩媚和清丽之间模糊了界限。偶尔有人上去攀谈,她也只是客气地笑笑便打发走,又接着东瞧瞧西看看。

  李五南摆摆手,喊了一嗓子:“北北,这儿!”

  张北书眼睛一亮,提着裙子跑了过来。

  “你跑哪去了?找半天不见你人影儿。”张北书瞪着李五南。

  李五南干笑一声:“晒晒太阳……”

  “今天吗?”张北书抬头看看又厚一层的云,有些狐疑。不过她也没继续追问,一边抢过谢佳刚点着的香烟掰断,一边拉着李五南往楼上走去:“你俩帮我参谋参谋这视频什么时候放合适。”

  今天是张北书的订婚宴,这也是李五南和谢佳来这里的原因。张北书和陈帆已经交往两年多了。在三个月前,陈帆向张北书求了婚。三个月后,张北书选择了大海当做自己的浪漫之地。

  按照她的想法,在饭后会有一场舞会,舞会上会播放两个人相爱的点点滴滴。之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两个人抱在一起共舞一曲。

  “北北,这不应该是你结婚时要做的事吗?”李五南坐在柔软的大床上脱下长袖长裤换上裙子,接着像条蛇似的滑进被窝,把自己和空调的冷风隔绝起来。

  张北书拿过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些,才继续在包里翻找相机:“你是来大姨妈了吧,这屋子你就先当休息室吧。基本上到下午人才齐。这段时间就让老谢帮我忙吧。就放视频这事,你也知道我爸爸妈妈喜欢按照老家的习俗办婚礼嘛,可我的梦想就是穿着婚纱在舞池跳舞,周围环绕着朋友家人。咱北方老家的习俗你也懂,怎么可能搞那一套。我就想趁着这次订婚宴,真正实现我的梦想,反正来的都是朋友同学还有我爸妈叔叔姑妈的,也没有不熟的亲戚朋友,我就瞎搞也没事啦。”

  李五南感受着被窝的暖意,眼皮直打架。听张北书这么一说也觉得没啥:“你怎么开心怎么搞,等我渡劫成功我就帮你忙活去昂。”

  这时张北书也找到了相机,她转身扑到床上,一手搭在李五南身上裹紧被子,一手把相机托到李五南的面前:“你看,当时你上着班呢,没在现场。那老谢可是全程盯着呢,别提多浪漫了。我哭得哟!”

  谢佳坐在床头翻了个大白眼:“也就你觉得浪漫了,不就搁后备箱给你准备了几百朵红玫瑰吗?你哭的那样子我都想上去给你两巴掌让你清醒清醒。”

  张北书噘着嘴,又眨眨眼,语气委屈又俏皮:“你也知道陈帆是个理科男,他那个脑袋瓜稍微有点浪漫因子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行呗,你当初不就看上他严谨耿直吗?这点浪漫也算是你这个艺术家给他培养出来的!”谢佳无奈地伸出食指轻戳张北书光洁的额头,三个人笑作一团。

  下午亲戚朋友陆陆续续都到达酒店,张北书看李五南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就硬把她塞进被窝,和谢佳两个人去迎接朋友们。李五南也没推辞,享受着安静的房间。

  她向来不喜欢远行,从廊坊到海南五个小时的机程加上三个小时的延误几乎耗尽了她最初对订婚宴的热情。

  睡会儿就有精气神了……这样想着,李五南进入了梦乡。

  不过二十分钟,门口一声细微的滴滴声让她瞬间惊醒。可疲惫的身躯让她一动也不想动,甚至说不出话来。

  有人走了进来,伴随着轻声细语:“你现在必须走,我不希望咱俩还有什么瓜葛。”

  “你有没有良心,咱俩这么长时间的感情你都不要了?”

  “咱俩那回都喝醉了,之后也当我被猪油蒙了心,我会补偿你的,可今天你绝对不能出现在北书的面前!”

  李五南瞬间全身僵直,呼吸不畅。她听出来那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还有,张北书的未婚夫,陈帆。

  门口的低吼声仍在,没有往屋里走,看样子只是躲避人群。

  “陈帆,求你了,不要和她结婚……”女人都带了哭腔,低声下气。

  “娇娇,你别这样,咱俩真不合适。我得出去找北书了,你自己赶紧离开。”陈帆语气开始不耐烦起来。

  之后便是拉扯声,最后在关门声后传来了女人绝望的哭泣。

  女人掩面哭泣,丝毫没有察觉背后有人。

  “你和他,怎么回事?”’

  女人受惊回头。李五南一身长裙披头散发面色惨白,眼神带着阴毒。似乎下一秒就能抽出刀劈在她身上。

  她惨叫一声跪坐在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才不要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才不要恋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