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引剑大会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1710,118

  第二天一大早,小梦就和其他弟子在辰瑾的带领下前往藏剑山参加引剑仪式。这藏剑山小梦平时也不知偷摸来过多少次了,一向冷清的藏剑山今天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其余四峰执掌都会带着要引剑的弟子前来参加。他也曾听闻辰逸说过,历来每次来藏剑山的弟子修吾峰是最多的,其次是天祁峰,再是云顶玬,最后是广燚峰的几个愚钝弟子。

  由于藏剑山地势原因,除了山顶有一块平地外,再找不到一块稍微大点的平地供前来参加的弟子集中。各峰都是在执掌的安排下分散寻找地方盘坐。小梦带着小小找了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坐下后,神神秘秘地对小小说:“你等下对着那个方向引剑”。

  小小抬头看向小梦手指的地方乃是一个山洞,狭小的洞口,里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这小小跟小梦同住一室也一年多了,平日里他们朝夕相处,一起练剑、一起用膳、一起受罚、早已是到了无话不说的关系了。虽然巫小小不明白小梦的用意,还是相信地点了点头。

  不多时最后到场的云顶玬弟子也慢慢出现在众人眼里。那为首正是一身素衣的辰珊,紧跟在辰珊后面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小梦记得那女孩就是天赋异禀的倪音。如今的倪音在剑阁名气非常之高,短短一年多时间修为就已经达到了引剑中期,距离那引剑大成期也只是差一步之遥。而同入门的其他弟子都还是引剑初期,小梦跟小小万般努力也才模模糊糊地摸到引剑初期的门槛。

  这藏剑山执掌辰逸,其下并无弟子,唯有他一人独守着这藏剑山,看管着这万千剑灵。突然小梦对着山头激动地叫了一声:“前辈”。众人只见一白衣悠悠的男子脚踏木剑,长发在风中凌乱飞舞着。冷峻的脸庞给人一种威严中透露着仙气飘飘。

  辰逸长居藏剑山,就连天祁峰的一些重要事宜都懒得参加。新入门的弟子对其也只是早闻其名,未见其人。倪音也多看了辰逸两眼问辰珊:“师父,那就是辰逸师尊吧”?辰珊“嗯”了一声后,凑到倪音耳边悄悄给她嘀咕着什么。

  上次通灵测试,小梦也只是满怀心事地随意看了一下倪音。如今细看这倪音生的简直是貌若天仙。她身着一身碧绿长袍,足踏羊脂白靴,黑亮的长发部分盘束在上方,些许绳结碧玉缀于其中。其余长发飘于身后,两缕发束从耳后搭在身前左右。白净的脸庞没有一丝瑕疵,细眉,琼鼻,朱红小嘴,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漆黑的双眸似黑夜中的星辰闪着光亮。

  辰尘及几位师尊站在一高台处,辰尘宣布了一下引剑的规则后,随即宣布大家开始引剑。只见辰逸御剑而起,飞到上空双手结印,嘴里默念着什么,刹那间藏剑山犹如颤动了一下,一道巨光自藏剑山顶照出随即消失,护山阵法已是被辰逸解除了。

  众弟子也都赶紧盘坐于地,闭眼开始感应着藏剑山的无数剑灵。小梦看着诸位师兄妹们,全都是一副全神贯注的表情,就连一向嘻哈的小小也是如此。小梦对这藏剑山也算颇为熟悉,虽然这藏剑山有万千古剑,但他眼里只有七星剑。摒弃对爷爷的一份思念不说,这七星剑好歹也是大陆十大神器之一,虽然排在第九,那也是大陆无数人趋之若鹜想得到的宝贝。

  昨天小梦引剑以失败告终,他知道自己无法感应剑灵。可能是自己实质上还没到达引剑阶段,对今天的引剑他早就没有抱有任何幻想。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竟还未有一人引得灵剑。小梦东张西望起来,被辰瑾看到狠狠瞪了一眼。反正也闲着无聊,他干脆盘坐在小小对面闭眼假意开始引剑。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惊呼在一个年轻弟子口中发出,他欣喜若狂,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随即睁开眼。小梦也看了过去,只见一把湛蓝色的古剑,从石缝中慢慢挣扎出来,摇摇晃晃地飞到了那名弟子面前,那弟子笑着拿起古剑仔细端详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转眼已快到正午了,这其中也陆续有几名弟子引到了自己的古剑。此次引剑的焦点当然是倪音了,只见她独自坐在一石头上,双眼紧闭,柳眉微蹙,形似焦急地与谁在较量着。

  此时的小梦也开始焦急了起来:“这玲珑剑怎么还不出来,莫非不在里面?不会的,辰逸前辈不会骗我的”,他也往那藏有玲珑剑的小山洞感知了过去,想一探究竟。

  十大神器都是远古时期的奇人所锻造出来的,其威力巨大,远非凡物所能及。伴随着神器流传下来的还有曾经那能人异士使之的震撼事迹,每一件在当时主人的手中无不有排山倒海之造化。

  这十大神器剑阁就持有其三,分别是排名第五的紫云剑、排名第七的玲珑剑和排名第九的七星剑。紫云剑历来都是剑阁阁主代代相传的信物,自剑阁开山祖师天机道人一直传到了现任阁主辰尘的手中。而那两把玲珑剑传闻是玲珑仙子渡劫成仙后遗落在凡间的神器。

  此时的巫小小也一脸愁容,像是在经历一场斗争一样。此刻所有弟子都结束了引剑,都看着还闭着双眼的倪音跟巫小小。突然藏剑山传来嗡嗡的剑气声,两把飞剑从一山洞飞出,飘浮于藏剑山上空小小与倪音之间。这两把剑外观几乎一模一样,玲珑秀气,剑身似金黄美玉一样幽幽放着金光,剑柄上刻着微黄不规则的古纹。两把剑外形相似,不同点在于剑柄纹饰点缀不同,一把剑刃上半部分中间有一个十几公分长的空心小槽,另外一把空心小槽则在剑刃下半部分。

  “这就是月痕师祖的玲珑剑”!辰珊激动万分,几百年了,玲珑剑终于等到它的主人了。辰珊欣慰地看着倪音,也不枉自己对她的辛苦栽培。

  那玲珑双剑在空中盘旋着,并没有像辰珊预想的那样飞到倪音面前。两把神剑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抉择一样,在小小和倪音之间来回窜着。小梦看得明白,原来小小跟倪音两人此刻在争着玲珑剑,怪不得二人脸色如此。

  不但是辰珊一头雾水,连辰尘及其余师尊都从未见过这种情况,也没有在祖训上看到过有如此记录。具有这般灵气的神器,居然在一天资卓越的天才和一天资愚钝修为极差的弟子之间徘徊着。

  此刻玲珑剑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如此神器放眼天下有缘见识到都算是有幸之人了,在众人注视下,那两把玲珑剑慢慢地向倪音坐的地方飞了过去。

  小梦看着小小的表情越来越吃力,额头早已冒出了微细汗珠。他焦急地看着,好在那玲珑剑到倪音正上方后就停止不下了,突然其中一把“嗖”地一声飞到了小小头顶。众人吃惊地看着这突发情况,难道这玲珑双剑要分开,这两名弟子一人一把?

  小梦心里思量着,弄一把过来也总比没有好。不多时飘浮在小小头上那把像失重了一样,笔直地掉下来插在小小面前的石地里面。小梦此刻跟小小面对面地盘坐着,他细看是空槽在剑身下半部分的那把。不过小小并没有睁开眼,还是刚刚那一脸紧张的表情。

  “真是傻人有傻福”,广燚峰辰陌羡慕地摇头道。

  看着还在闭目引剑的小小,辰珊怒道:“这孩子真不知足”,说完右手结印准备施法阻止小小。

  “师妹,你这就破坏规矩了”,辰瑾也结下法印阻止了辰珊那冲向小小的劲道。

  突然小梦觉得感应到了什么似的,随后也闭上眼仔细感应起来。

  “这玲珑剑给他拿到简直是暴殄天物”,随即一道强劲的音波自辰珊处奔涌而出,这音波如同石头落入水中一样,以辰珊为中心,向四周散去。离得近的弟子马上感觉犹如被惊雷所震,双耳嗡嗡作响,立马双手捂住耳朵。

  正闭目的小小也被那声浪波及到了,随即睁开眼无奈地看着小梦。她见小梦也是被波及到了,此刻的他一脸苍白,身子发抖地紧闭双眼。

  辰珊这道音波发力刚刚好,使修为一般的弟子难以抵御,修为最好的倪音则可勉强抵御。再看那倪音,音波波及到她时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其还是闭目处于引剑阶段。随即那悬空在倪音上方的那把玲珑剑也像失重了一样,笔直地向地面落去……

  所有人都看着那把玲珑剑毫无悬念地向倪音落去,然而使所有人想不到的是那把玲珑剑在剑尖离地还有不到三尺距离时,竟然一个俯湾回旋而起又飞向巫小小头顶上方。小小意外地看着头顶的玲珑剑,只听见小梦那微弱的声音传到耳边:“引剑啊”!

  此时闭上眼的巫小小完全不知道小梦说完便两眼一黑,失去知觉身子一斜慢慢向地面倒去。在小梦倒地的同时,第二把玲珑剑也随之落地,两把玲珑剑插在小小跟小梦面前。

  待小小睁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小梦,连忙过去将他肩膀扶起,着急地一直叫唤着小梦。

  突然的转折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倪音睁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两把玲珑剑,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油然而生。那辰珊楞了一会后飞到倪音坐的地方扶起倪音后问:“音儿,你感觉怎么样,刚刚发生了什么”?

  倪音见到辰珊一脸委屈地道:“刚刚在玲珑剑快要落地时,我感觉到一股精神力将它引走了。这股精神力并不是先前那位一直和我争夺的弟子,而是另外一位”。

  “另外一位”?辰珊吃惊地反问着。今天给她带来的疑惑是越来越多了,历来引剑都是一人引一剑,一剑认一人。这玲珑剑居然感应了两个人,不过想想玲珑剑有两把同时感应两个人也不无可能。可这玲珑剑跟闹着玩似的,居然还感应了第三个人?

  “还有一个是谁”?辰珊问到。

  “就是她对面那晕过去的那个”,倪音指着小梦道。

  辰珊放眼望去,那晕过去的孩童居然是小梦,辰珊疑惑地看着小梦。此刻的他脸色毫无血色,辰逸过去看了一下小梦后,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了他嘴里。

  “好小子”,辰瑾抚了抚巫小小头顶道:“还不去收起你的剑”。

  如何判断一个人达到引剑阶段,在于弟子能否用意念将剑召唤至手中。新入门弟子都会发一把木剑,将木剑掷于地上,能引剑至手中则判定为达到引剑阶段。越是修炼到后期能和剑感应的距离就越远,不过在他们修为还未到驭剑阶段之前都是执剑于手修炼剑法。

  等真正到了驭剑阶段则可用精神力控制着佩剑,全凭自己意念操纵着飞剑的攻击路径。修炼到大成,能随心所欲地控制着飞剑攻击远处的敌人。

  达到人剑合一层次的人才能体会到一把好剑有多重要,这个层次已达到人即是剑、剑即是人的境界。修炼大成佩剑能跟人合为一体,能召唤出剑气随意而发攻击敌人。

  至于那传说中的万剑归宗能引众剑,驭万剑,修炼到大成可万千剑气如剑雨般攻击敌人。

  小小右手双指指向玲珑剑往上引导,试了半天,那玲珑剑依然牢牢地钉在石头里面。

  这时小梦也慢慢醒来,看了看四周,众人皆在。辰瑾指挥着小小在那引剑,看着辰瑾脸色好像在训斥着小小一样。

  小梦完全听不见辰瑾说的什么,只觉得两耳还是嗡嗡作响,根本听不见,脑袋犹如受过撞击一样,阵阵发痛。

  小梦看了看两把玲珑剑,就在自己面前,那么近,他仔细端详起玲珑剑来。在这无声的世界,他感觉玲珑剑慢慢拔地而起,一点一点离开地面,随后飞向小小被她双手握住。小小起身站了起来,抬起双手,举着双剑,斜指天空,仿佛她就是此刻天地间的主宰。

  小梦微笑着看向小小,小小仿佛感应到了一样,随即看向他,她也笑着!

  见玲珑剑已寻得主人,辰珊表面平淡,内心却很不是滋味。心里不平地感慨到这剑阁数百年来奇人无数,这玲珑剑竟然选中了一个废物,真是替倪音感到惋惜。

  这辰珊老奸巨猾,想来肯定是小梦在藏剑山那段时间辰逸告诉他玲珑剑位置的。这小子放着玲珑剑不要,拿来拱手送人?七星剑!这小子肯定在等七星剑。

  突然,辰珊好像想到什么一样,急忙在倪音耳语着什么。

  说完倪音点了点头,盘腿而坐,双眼紧闭,右手食指和中指指着藏剑山山顶。小梦看了看倪音所指方向正是七星剑所在的位置。

  小梦心里咯噔一下开始不安起来,心神不安地看着倪音,双手攥紧了拳头。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七星剑可千万别被她引走了。还好,无论倪音怎样都感应不到七星剑,试了很久最后还是无果而终。

  回到修吾峰已是夕阳西下了,小小引得玲珑剑的消息像炸开锅一样在修吾峰传开了。此时的住房围满了老弟子,都想来一睹神剑真容。小小双手握着玲珑剑,跟在辰瑾后面,众弟子看见辰瑾,恭敬地让出了一条通道。行至小梦房间门外,辰瑾对小小说:“把你的行李收拾一下,跟我搬到静書院去”。

  小小极不情愿地低头嘀咕到:“师尊,我不想”。

  辰瑾严厉地喝了一声:“快去”。

  是夜,小梦独自躺在床上,心里空荡荡的很不是滋味。小小已经搬走了,她的床上空空如也,连蚊帐都没有了。想起这两年跟小小一起的点点滴滴,一种久藏复生的孤独感瞬间涌上心头。如今小小已搬到静書院,独居一房,由辰瑾亲自执教。

  凌晨的剑阁天才微亮,修吾峰练剑广场弟子早已开始晨练了。他们整齐划一手持木剑,练习着剑法,小梦也混在里面心不在焉地比划着。只是他的身边已再无小小,而是其他同入门的弟子。小梦犹如失去灵魂一样挥舞着木剑,舞着舞着身边的弟子竟然换了一批又一批……

  小梦在这修吾峰练剑广场又熬过了三个年头了,十七岁的他修为还是引剑初期,还是独自住在茅房旁边那一间,还是未取得七星剑。和小他时入门的师兄妹早已有了属于自己的佩剑。有的留在了修吾峰,有的去了广燚峰,也有的去了天祁峰内阁修炼。

  如今年轻一辈中已有了新的排名,倪音修为神速,加上辰珊的倾囊相授,境界已达到驭剑中期,比起那封易函也是差不了多少。而小小在辰瑾的锤炼下居然修为也进步飞快,虽不及倪音之神速,但比起她刚来剑阁呈现的天资简直是天壤之别。如今的小小已达到驭剑初期,加上持有玲珑神剑实力不容小视。

  自小小到静書院修炼后,和小梦虽不如以前那样朝夕相处,但偶尔也和小梦见见面。他们几乎跑遍了修吾峰每一个角落,一起登到修吾峰山顶、一起后山饮清泉、一起石台看落日。 

  小梦清楚地记得小小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来找他了,听说她接下来要去天祁峰内阁进修了。说起来这小小也是命运多舛,整个剑阁可能就小梦知道巫小小的身世。她本是一弃婴,被一老农在山林拾得,可惜这老农家境贫寒,又在小小四岁时得了一场大病,从此卧床不起,再也无力抚养小小。

  这老农住在大山深处,三两户邻居也是家徒四壁,不愿意收留小小。后老农托邻居把小小带到最近的城内送人,这边远小城也不怎么富裕,邻居在城里寻了一天,也无一人收养。有几家收养的乃是无生育能力只想要个男童。

  邻居带着小小在城外破庙里面住了一晚,第二天在破庙跟一群小乞丐把小小衣服换了,进城里找了一个剃头铺把小小弄了一个男孩的头发。并一再嘱咐小小:“一定要说自己是男孩,这样才能有饭吃”。最终小小被送到了一对中年夫妇家里。

  可惜好景不长,小小在这家人户还没享受几天温饱就被发现是女儿身而赶出来了。她流落在城里,最后跟破庙那群小乞丐混到了一起。也许是她宿命的安排,剑阁下山弟子在城里招收新弟子时,遇到了乞讨中的小小。那剑阁弟子见这小小活泼可爱,嘴甜爱笑讨人喜欢便想将他带回剑阁。他在名单上写了:小小 、 十三岁 、 男 ……次日便带着小小离开了这边远小城。

  由于小小的经历,并没有受到什么教育,加上年幼自然也没有男女有别的概念。她只记住了一句话:“一定要说自己是男孩子,这样才能有饭吃”。到剑阁后小小还是以男孩身份跟小梦相处,就连到了静書院都没被识破。不过随着巫小小年龄的增长,其身体、声音等诸多变化让她再也瞒不住了。

  一身女儿装的小小第一次跟小梦见面约莫在小梦十五岁的时候,小梦见到小小之时根本不相信眼前的女子就是小小。小小解释半天后,引出背在背后的玲珑剑才使小梦慢慢地接受了事实。

  接下来两年里小梦和换回女儿装的小小还是如以往般交往,从刚开始的一个月见两三次,到后面一个月见一次,再到后面的两三个月见一次,直到现在他已经大半年没见到小小了。小梦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对小小的感情在小小换回女儿装后已经悄悄地变质了。

  剑阁、修吾峰、晚霞中、后山石台上、小梦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小小。小小一袭白袍,背着玲珑双剑,站在石台边缘看着远处的山景。

  “小梦,你看对面的山美吗”?小小问到。

  小梦走到小小旁边看着远处的山说到:“美”!

  “好想过去看看,哎!要是我们能御剑飞行就好了”,小小叹到。

  这又何尝不是小梦从小的梦想。

  “你什么时候去天祁峰”?

  “明天”。

  “这么快”?

  “嗯,师父说了,明年就是龙腾国四年一度的夺旗大会,师父希望我能为剑阁争光,这一年多我跟倪音都要到内阁接受阁主的教诲”。

  小梦也听闻过这夺旗大会,这是龙腾国五大势力联合举办的比试。名义上是五大势力相聚一起共商大陆之局势,派出年轻一代的精英弟子切磋交流,实际上是以夺旗的方式给五大势力排名。小梦也曾问过辰逸为什么都是年轻弟子而不是修为最厉害的参加?辰逸给出的回答是:“像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交战破坏性太大,也是各大势力最后保留的底线,不会轻易出手的”。

  上届夺旗大会小梦还刚来剑阁不久,记得那次剑阁派出了最得意的弟子封易函。以封易函当时的修为,剑阁抱有期望很高的,不说第一,最少前三是稳稳的。不过最后旗子的排名却让人大失所望,剑阁还是垫底排名第五。第四名是百花谷、第三名昆仑派、第二名北海冰宫、第一名依旧是护国寺。

  “小梦,咱们继续练剑吧”,巫小小说完一把玲珑剑从背后飞弹而出飘向小梦。

  小梦习惯性地接着玲珑剑,跟小小对视了一下,两人同时跃至石台正中,默契地举剑、挥剑、舞剑……。夕阳照着修吾峰,两道身影在残阳中飞舞。

  那年正值年少

  那年夕阳正好

  玲珑剑为媒

  托清风相伴

  若有造化

  愿化作磐石

  与你常伴于此山

  享寒风侵养

  受烈日炙烫

  承雨雪之附泮

  迎天雷之灭亡

  ……

  舞着舞着小梦手里拿着的玲珑剑已换成了自己的木剑,他再也感觉不到小小的存在,一个人在夜幕降临之际,还在那石台挥舞着。

  一晃小梦到剑阁已四年有余,这些年他的修为毫无进展,平日里也经常受到师兄的嘲笑和冷语。但他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反而比其他弟子更努力。平日里小梦修炼也很认真,每天天还没亮就到后山石台练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经常一个人在房间调息运气,偶尔也会发呆地回想着什么。小小经常鼓励着小梦,在后山将自己于静書院学到的东西毫无隐藏地教给了他。

  然而小梦依旧是凝聚不了多少真气,为此辰瑾也想了不少办法却一点用都没有,辰逸更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到现在小梦的真气还是气若游丝般,就连维持将背后的木剑引到手上都感到吃力。修仙者追求的四要素功力、功法、炼器、身法、最重要的还是功力,若没有功力维持其他三样都是空谈。

  如今小梦已经成人了,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梦环州。是在自己十六岁生日那天辰逸给取的。在修吾峰后山密林有一天然小溪,几年前小梦无意间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水潭后,这水潭就变成了他洗澡的地方。

  光着身子的小梦回头看着水中的自己,后背左肩下方一条白色龙纹仿佛是刚刚长出来的新肉一样,镶嵌在皮肤里面,跟背上其他肉有着明显的颜色差异。他将右手绕到身后摸索着,这条龙纹是两三年前他洗澡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那时候没有这么清晰,只是模模糊糊的轮廓,这几年逐渐变得明显起来。

  可能这就是当年爷爷一再嘱咐的原因,每当想起爷爷临终前的告诫,想起七星谷那次血腥的惨状,他心里仍是阵阵恐惧。为此,他从未对外人提过此事,就连辰逸都没说。有时候小梦也在心里思量着自己无法凝聚真气是不是跟后背这破东西有关?

  还有一年多就是龙腾国四年一度的夺旗大会,届时龙腾国五大势力,都会携弟子前去参加,还有龙腾国皇室,青丘国使者,天师府代表等各方势力前往观摩。为此各大势力早已进入了紧张的准备之中。

  剑阁此次将派出云顶玬的倪音、修吾峰巫小小、以及内阁秦宇浩和虞斗文四名新弟子上场。封易函因上次已经参加过,不能再参加了。

  梦环州在修吾峰也算是老油条了,也有些许时日没见到巫小小了,终于实在熬不住了,在一天傍晚从修吾峰溜出来,往天祁峰飞奔而去。

  内阁弟子在结束了一天辛苦修炼,用膳完后都三三两两地在院里闲聊。突然一个脑袋在外面探了探,随后走进一人来,别扭地朝人群走去。

  梦环州扫了一圈人群后,并没有看到巫小小,就想找个师兄问一下,径直朝着一棵大树下坐着的几个弟子走去。

  “站住,谁这么大胆敢擅闯内阁”?一名内阁弟子喝到。这一声几乎将所有人目光吸引过去了,众人都盯着这位陌生的不速之客。

  “嘿嘿”!梦环州傻笑了一下说:“各位师兄,我就是来找个人”。

  “咦,这不是修吾峰那废物吗”?人群中一男弟子说到。

  梦环州随之看去,原来是自己的一个师弟,那人前两年还跟自己在修吾峰练过剑。每年都有新面孔到修吾峰,也有离开修吾峰的,梦环州也没在意这师弟是什么时候到内阁的。

  遇到熟人梦环州心里窃喜地对那弟子招了招手道:“师弟”,没想到那师弟并没有理他,冷哼了一声就转身背对着他。

  这梦环州在修吾峰四年多修为一直是引剑初期,现已是剑阁人尽皆知的。剑阁也不养闲人,像这等愚钝弟子正常不超过三年都会调到广燚峰打铁。

  “哦,原来是修吾峰的梦大侠,你这是调到我们内阁来进修了”?

  人群一片笑声……

  “梦大侠,师弟斗胆向你讨教几招剑法”,一弟子引一柄玄铁剑于手向梦环州走去。

  “天祁峰内阁弟子井鹏,入门两年三个月,引剑大成期,望师兄赐教”。井鹏右手反握剑,左手放右手上对梦环州礼拜了一下后便剑指梦环州。

  这剑阁弟子之间私下切磋历来都是被默许的,一般都是弟子之间协商好的点到为止。只要不下重手,都是被剑阁鼓励的。

  梦环州在刚刚进修吾峰也经常与同门切磋,直到同门修为都一个个提高了,渐渐地就没人找他切磋了。

  梦环州尴尬地笑了笑,见众人都一脸笑意地看着他。缓了一会儿,反手拔出背在身后的木剑,对着井鹏礼拜了一下。抬头的一刹那便见井鹏的剑已快刺到自己面门了,他下意识地歪头转身,随即用在修吾峰学的剑法与之交锋起来。

  几个回合后井鹏跃至梦环州十步以外道:“这就是修吾峰的剑法”?随后使出浑身真气,对梦环州道:“我认真了,师兄小心”。井鹏以极影身法瞬息便跃至小梦头顶,凌厉一剑夹杂着风声劈向梦环州。

  梦环州知道这一剑的厉害之处,瞬间选择避让,身子往旁边一斜。内阁弟子都看出来了井鹏这招劈剑是虚招,从右至左的划剑才是实招。小梦也发现了这点,当下已来不及闪身了,只能以木剑挡之……

  木剑瞬间被削成两段,凌厉剑势并没有收回的意思,井鹏手腕稍微转了一下剑柄,避开剑锋,以剑身重重地拍在梦环州身上。梦环州一下就被拍倒在地,随即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完全听不到围观者的嘲笑,小梦倒在地上一脸惊恐。令梦环州感到可怕的并不是井鹏的修为,而是井鹏刚刚那一剑。从跃起劈剑开始看似实招的一劈实为虚招,劈至自己胸前,变幻为实招划向自己。在斩断了自己的木剑后随即转剑避开剑刃以剑身将自己拍伤,这仅仅只是一瞬间,一剑间,竟然能生得这行云流水般的诸多变幻。

  想想自己每天在修吾峰勤练的剑法在内阁弟子面前竟然不堪一击,这使得梦环州对内阁多了一分敬畏,从未对内阁有过想法的他心里涌现出了对内阁功法的渴望。

  “你们围在那作甚”?正在梦环州心里嘀咕时,一高亢的男声将梦环州惊醒。他随众人望去,见得一风度翩翩的男子从后面走廊向众人围观之处走了过来,男子后面跟着两位跟小梦年龄相仿的男子。梦环州从其他弟子对他们的称谓得知这为首男子正是内阁的封易函,后面跟着的二人分别是秦宇浩和虞斗文。

  三人走到梦环州处,虞斗文将梦环州扶起,问到:“师兄,伤到哪里了?你好像不是我们内阁弟子吧”!梦环州对这虞斗文颇有好感,在虞斗文的搀扶下试着慢慢站了起来,示意虞斗文松手后自己勉强地站着道:“我是修吾峰梦环州,来找巫小小”。

  虞斗文拿出一白色玉瓶,从中倒出一粒药丸递给梦环州,梦环州接过后看了看虞斗文,随后便吞了下去。

  这药丸下肚后,梦环州只觉得一股清凉融入身体,刚刚还觉得火辣辣炸痛的身体竟然轻缓了很多。

  “梦师兄,这内阁是不许外门弟子私自进入的,被阁主或执法长老得知后必然会罚你。此次切磋我们内阁虽是下手是重了一点儿,希望梦师兄有大体谅,速速离去,否则等长老得了知我们便无法收场了”。

  梦环州看了看一脸傲气的井鹏后对虞斗文说到:“是我技不如人,谢谢师兄的好意”,说完就转身往外面走去。

  一旁的秦宇浩见梦环州欲离去,准备前去阻止,被封易函一手拦住了。

  梦环州走出内阁后,没有回修吾峰,而是一路往藏剑山方向飞奔而去。虽说梦环州修为极差,但他自小就在山上长大,经常上山下山,进入修吾峰后更是经常奔跑于修吾峰于藏剑山之间。须知这中间还隔着个天祁峰,路途之遥远,使他的脚力变得极快。虽就那一点真气维持,但他的速度丝毫不比极影身法差。

  就在过完藏剑山的玄铁桥后,梦环州这急速奔跑使得药效再也难以压制所受的内伤,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倒在地上。

  当梦环州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辰逸房间,也不知道辰逸用了什么方法,醒过来的梦环州竟然生龙活虎,毫无半点受伤的迹象。

  “这几天你需要休养,不要修炼了”,辰逸嘱咐着小梦。

  “你这伤怎么回事啊”?

  梦环州将傍晚在天祁峰内阁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辰逸,听完辰逸冷哼一声。以辰尘的修为,怎么可能没有感知到内阁发生的事情,就这样让小梦在众弟子面前被羞辱?

  当晚辰逸就去天祁峰质问了,正值几位师尊议事时。辰尘答到:“年轻人嘛,相互切磋切磋,受点伤是正常的。再说了,我还没有追究那小子私闯内阁的事呢”。辰逸早知道辰尘会这样说,临走时说到:“以后若有人再敢蓄意伤害他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师兄,小梦内伤攻心,需要静养,这段时间就让他在藏剑山吧”?辰逸看了看辰瑾。

  “师弟见外了,让他只管养伤便是。这孩子我也曾交代过他,反正修炼也是浪费时间,这剑阁爱到哪呆就去哪呆”,辰瑾毫不犹豫地答到。

  辰逸听得明白,这小梦修为差在剑阁是人尽皆知的,辰瑾明着是嫌弃小梦,实则为他私闯内阁而开脱。

  辰逸也不多留,走出议事堂,御剑而起,向藏剑山飞去。

  第二天一早,梦环州一觉醒来并开始捣鼓起自己的断剑来了。这把木剑还是自己刚刚到修吾峰之时辰瑾师尊给的,想来陪着自己也有四年多了。梦环州看着断痕,找了一块破布,将断剑结合,在两节断口处削了四个对称的凹槽。然后用布包着,再用细麻绳将凹槽处牢牢地系紧,用牙齿帮忙,打了几个死结。

  梦环州拿着自己“修好”的木剑,随便找了个地方开始舞起剑来。他想着那天内阁井鹏的那一剑仍记忆犹新,舞了半天都想不到该如何破解。突然梦环州一惊,自己刚刚修好的木剑竟然在挥舞中半截剑尖连同碎布一块被挥到了半空中,在他的注视下慢慢落下山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