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海族祭司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3 16:4210,106

  受了欺骗的劫勃然大怒,一阵怒吼之后煽动翅膀欲飞起来追过去。怎奈他已是万年没有飞行了,已经失去了飞行的能力。扑腾几下后劫重重地摔到了乱石之中,悲痛又无奈地看着远处渐渐消失的青鸾。

  那巫支祁此行正是危害苍生而去,因巫支祁的一个儿子在世间作恶被诛灭,便联合多方强者领妖兽约数十万向不周山而去。这数十万妖众浩浩荡荡所过之处可谓寸草不生,群妖最后在通往九天的不周山与前来拦截的群仙展开了激烈之战。

  巫支祁踏于青鸾之上,一手握着锁在青鸾脖子上的铁链,一手执着骨剑飞越于天际。他拽着铁链控制着青鸾飞行的方向,所过之处皆被那无坚不摧的骨剑摧残。

  战斗持续了几天几夜还未结束,此时的青鸾早已是伤痕累累,而众仙也是难以抵御强大的巫支祁。受伤的众仙只能被动地抵御着附近妖兽,眼睁睁地看着巫支祁驾驭着青鸾向不周山顶飞去。

  “还我青鸾!”此时从远处天际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一只被熊熊烈火包围着的鸟儿飞速向那巫支祁追去。青鸾听见劫的声音后便不再往九天而去,任凭巫支祁怎样拽着脖子和抽打都不为所动。劫见到此时的青鸾已经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一声长啸而起向那巫支祁攻了过去。

  巫支祁见劫来势凶猛,一想这青鸟也没什么用了,便弃了青鸟执骨剑向劫迎了上去。两人混战了数个时辰,巫支祁占着骨剑在手已是将劫击成了重伤。劫倒在了青鸾身旁,看着已是毫无生机的青鸾,火红的眼珠已是湿润渐渐流下了两行泪水。

  此刻天色突然变得暗了起来,刚刚还在的烈日突然全被漫天乌云遮住了。巫支祁见得那已是重伤倒地不起的劫慢慢站了起来仰天而望,巫支祁叫到:“去死吧”,说完便瞬息出现在了劫的身前骨剑刺向了劫。只见那劫像是已经失神了般,一动不动地被巫支祁刺到。

  巫支祁看着手中骨剑全都刺进了火鸟的身体中,只露出了手中的剑柄,在见得劫渐渐失去了生机便一掌将他击开。突然巫支祁感觉到了异样,他低头一看自己手中所握的骨剑只剩下了剑柄,那两尺多长的透明骨剑却是不见了踪影。就在此时天空霎时响起了一声犹如要撕破天际的惊雷,接着就是一道巨大的雷电划了下来,直接击到了地上那一动不动的劫。

  “我在天雷中涅槃,亦在天雷中重生”!

  巫支祁和一众妖兽寻着声音看了过去,见到刚刚死去的火鸟慢慢站了起来,一把透明的剑刃从他体内慢慢出现。劫慢慢睁开双眼又是抬头望着上空,完全不在意周围的妖兽等,那透明剑刃在劫周围随意穿梭飞舞起来。

  一旁的巫支祁则向其偷袭了过去,可他还未近得劫一丈距离就倒在了地上。众妖兽只见得巫支祁躺在地上痛苦扭曲着,全身多个地方被洞穿,再看天雷之下的劫还是一动不动,周围那透明剑刃还在围着他窜动着。

  很快又是一道天雷降了下来,劫依旧全凭肉身给挡了下来。

  不久第三道天劫相继而来,第四道、第五道……,妖兽们和一众上仙切身体会到这天雷一道比一道强横。

  “不好,是九天雷劫,这鸟儿要破立成神”,那第六道天劫已是将不少实力较低的妖兽吓退了。不知谁又喊了一句,群妖和受伤的一众上仙纷纷逃离而去。

  第七道。

  此刻的不周山早已是空荡荡了,唯有一只火红的鸟儿盘旋在一个小小的圆形之内,而圆形之下正是那早已冰凉的青鸾。

  “青鸾,就算是飞灰湮灭,我也会和你在一起”。

  第八道。

  劫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身羽翼被第刚刚那道天雷轰得七零八落。他慢慢走到青鸾身边,飞舞的剑刃划过青鸾脖子,轻易就将青鸾脖子上的铁链切断。劫低头看看地上的青鸾,许久许久,亦像永别前的不甘。直到一声雷鸣,劫用双足颤抖地支撑着身子又是飞到了半空,盘旋在青鸾沉睡的上方……

  梦环州见刚刚还在滔滔不绝的青鸾竟是一时哽咽了,他拉了拉青鸾的小手叫到:“青鸾”。谁知这一拉那青鸾直接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将脸颊靠在了他的肩上竟是开始抽搐起来。

  梦环州从未见过青鸾这么伤心,竟一时不知所措起来,他鼓足勇气用双手将青鸾的腰环了起来。两人就这样安静地互相拥抱着,站在南海深处,这一抱仿佛就是一辈子、是千年、是一万年、是海枯石烂天荒地老。

  梦环州很想知晓火鸟和青鸾有没有度过最后那道天雷,可又害怕触动到青鸾的伤心之处只得憋在了心里,两人又是走了一天终于是看到了那远处的一片金碧辉煌。

  这一天下来两人虽是有说有笑,梦环州内心却一直在想着青鸾讲的故事。以前听辰逸讲过那千年前豢龙氏男子也是替玲珑仙子挡九天雷劫,可是却没有个下文,只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悬念。昨晚青鸾讲的故事又跟九天雷劫有关,这青鸾又是讲了个有头没尾的。

  梦环州只见青鸾两个手指在彝环上摸索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不久那青鸾就拿出了两个头套和两副手套出来。梦环州一看竟然是两个巨大的鱼头和虾头,再看那手套也就是是两个虾钳和鱼鳍。

  “青鸾,你这是要准备熬汤吗”梦环州打趣到。

  “熬你个鬼,赶紧戴上”。

  “你是说要我把这么个丑东西套在头上”?

  “不然呢?难道你想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吗?我看你怕是连那城门都见不到就被城外的虾兵蟹将抓了”。

  梦环州顿想了一下后道:“还有没有好看点的”?

  “没了,就这两个,我让你先挑”。

  梦环州左看看右瞧瞧最后挑了个虾头,青鸾则麻利地将鱼头套在了头上,然后将颈部多余的部分全都塞进了衣领里面。她两手抓着鱼头来回晃动了几下后问到梦环州:“帮我看一下正了没有”?

  此时的梦环州还没有戴上虾头,他低头好奇地打量着那虾头内部。听得青鸾的话后他便抬头看向了过去。“哈哈哈哈……”梦环州见那鱼首人身的青鸾顿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青鸾吓得不行赶紧将他的嘴捂住道:“你是不想活了吗”?

  梦环州强忍着说:“正了,正了”。然后也将那虾头套在了头上,来回调整了一番后对青鸾说到:“帮我看一下正了没有”?青鸾见得梦环州此时的模样也是忍不住噗嗤一笑:“正了,正了”。

  青鸾又取出一个玉瓶,将里面的粉末洒在了梦环州和自己身上,梦环州只闻到了一股腥臭味问:“是什么啊?这么臭”。

  青鸾没有回答只是又对他说到:“来,张嘴”,梦环州听话张开了嘴。

  “张开你的虾嘴”青鸾又说到。

  “虾嘴,虾嘴,我的虾嘴在哪儿”梦环州双手摸索着。

  青鸾无奈只得猛地将玉瓶塞进了虾嘴里,将那粉末倒了进去。

  “吐啊!这什么药啊,又臭又苦的跟死鱼一样味道”梦环州难受至极。

  “不能吐,全部吞下去,这些药粉能掩盖我们身体上和呼出来的气味”青鸾严肃到。

  一切收拾妥当后青鸾对梦环州说:“等会儿我们快到那城门后你便将避水珠和夜明珠收到彝环里,然后我们以千斤坠的身法憋气进入城内,千万一定要憋住啊,进得城内便是另一片天地了”,梦环州听后点了点头。

  “还有,从现在开始你便不能再讲话了,进入海王宫后你的一举一动都要听我指挥”青鸾又嘱咐梦环州。

  梦环州收好了两颗珠子,跟青鸾两人加速向那海王宫门口游了过去。他见到城门外跟大陆上的一样也是有重兵把守,门口的虾兵蟹将仔细盘问着过往的生灵。梦环州好奇地看着前面这些“异类”,说是异类是因为这些生灵人不人、鱼不鱼、虾不虾、蟹不蟹的,简直就是乱七八糟的组合体。有人首鱼身的、有虾头人身的、更有螃蟹长着人的四手四脚等一些稀奇古怪。

  梦环州猜想可能是这海族也有他们独特的修炼法门,他和青鸾一路而来也就在海王宫才见得这些异类,前一天所见到的皆是海里正常之物,想来这些异类就相当于大陆上的修仙者只是极少一部分。这些水怪本体无非是一些鱼虾之类的,见得它们的外形都在向人进化,梦环州不得不想到远古那些半人半兽之身的妖兽了,毕竟人才是万物之灵。

  梦环州一口气憋着渐渐难受起来,很快巡查的鱼头怪守卫就叽哩哇啦地问着他什么。梦环州哪里能听得懂它说的话,加上又憋得难受竟忍不住呼出了几个气泡。那守卫走向前来警惕地看着他,好在青鸾赶紧走到梦环州前面对着那守卫叽哩哇啦起来。梦环州纳闷了青鸾憋着气是如何能讲话的?仔细一听原来青鸾声音是从腹中发出来的,她还会腹语?

  青鸾:“哑了,又得了一场大病,这不就带他进去寻药”。

  守卫问:“你们什么关系”?

  青鸾又道:“也没啥关系,就跟我住的近而已,平日里都能见到”。

  守卫:“你们是哪里的”?

  青鸾顿了顿说:“海王宫向西五十多里,石柱峰内”。

  守卫听得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你确定”?

  青鸾:“确定”。

  鱼头怪守卫:“我也是那里的,我怎没见过你们”?

  青鸾想了一下后道:“我已出嫁很久了”。

  守卫:“多久了”?

  青鸾:“五百多年了”。

  守卫:“原来是前辈,想来我也快一百年没回石柱峰了,不知你最近可有回去过”?

  青鸾:“五百年了,那里恐怕早就容不下我了”。

  那鱼头怪本还想再跟老乡聊一会儿的,怎奈一旁的梦环州已是实在憋不住了,忍不住身子颤动起来。鱼头怪也算识时务立马说到:“哎,只顾着跟你说话忘了你的大事了,快,快带他进去治病吧”。

  青鸾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立马搀着梦环州往里面走去。

  那鱼头怪守卫又对青鸾说:“若是有什么困难随时来找我”。

  青鸾点头谢过了鱼头怪后便赶紧带着梦环州往里走去,她不敢多做耽误,再耽误梦环州不是憋死就要掏出避水珠了。两人很快走到了城门之下,不料那鱼头怪又是喊到:“等一下”!

  青鸾无奈了,她仿佛听到梦环州心脏跳动的声音,难道是那鱼头怪发现了什么?青鸾原地站着心急如焚,鱼头怪也没过来只是远远喊着:“有空回老家看看,那里已经变样了”。

  青鸾翻了一下白眼,头也没回只是用鱼鳍勾住衣袖举过头顶摆了摆,随后便和梦环州快速消失在城门之下。

  梦环州终于可以大口大口地喘气了,此时他与青鸾两人正在城内一处无水空间停留了下来。片刻之后总算呼吸正常了,他这才开始打量起这城中景物来。梦环州扫了几圈发现果然如青鸾所说,所踩道路都是大小不一的彩色宝石铺成,道路两边也长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再看远处两三里的地方一片金碧辉煌,想来那就是海王宫无疑。

  梦环州发现每行进一段距离街道正中便会出现一根巨大的白玉柱子,抬头一看头顶乃是透明水晶,离地约有三丈之高被白玉柱子支撑着。那水晶顶上面镶满了各色珠子将下面照得五彩缤纷,梦环州心想这些珠子八成也是夜明珠吧。

  梦环州算是开了眼界了,他大概猜出为何这街道一半有水一半没水了。原来这些没有水的空间全都是一个个球形空间连起来的。继续低头走了一段距离,果不其然,每走一段距离那每个球形中间便有一颗避水珠。刚开始他还在纳闷海族皆是水中之物,为何会开辟出这样一条空间出来。

  最后梦环州才发现,那避水珠隔出来的空间里生长的花花草草跟另一边海水里面泡着的全都不一样。就连那一边商铺和摊位里面出售的物品皆不一样,想来这些花草和物品是不能被海水浸泡的。

  梦环州见到越来越近的海王宫,老远就能感受到它的雄伟和瑰丽。突然身旁的青鸾一把将他拉进了海水区域,还好梦环州及时吸了一口气。他不解地看向青鸾,那青鸾却用鱼鳍指着他们刚刚来的方向。梦环州看了过去见得一大队装备精良的护卫从从后面行进了过来。那队伍声势浩大地几乎占了整条街道,街道周围的所有生物都纷纷跪了下去。

  梦环州注意到了那最前面的一个人,只见她盘坐在一条硕大的白色鱼儿之上,那鱼拖着长长透明的鱼鳍,仿若一条条透明丝带般在海水中飞舞。女子一身白衣长长都盖在大鱼之上了,头顶戴着一个斗笠。只有顶部的黑发穿过斗笠用玉簪束着,斗笠边缘垂下来的白纱彻底挡住了她的容貌。

  梦环州更相信那白色大鱼之上的女子也是人类,因为那女子两手扶着一把古琴放在双膝之上。纤纤玉指白皙而修长,就是人间也难有如此美的手。他又往后面看去,只见得在那些护卫中间有两匹洁白的马匹,他看出那马儿跟自己见过的不太一样。

  那两匹白马也是四足,体型也和大陆上的马儿差不多。不同之处就是马儿额头长出了一根角,像牛角可又生的笔直。再看两匹马儿的中间却是长出了一对巨大的白色羽翼生于左右腰际处。梦环州脑海中有印象,两匹马儿跟古籍里面描述的“独角兽”一模一样。他原本以为独角兽是上古时期才有的物种,没想到在这海底却是见到了。

  两只独角兽后面拉着一个华丽的车舆,那车舆差不多有一个房间大小,看起来似木非木不知是何材质做成的。车舆外形高大而华丽,舆身雕刻许多图案。舆顶像是全部由黄金镂空而成,顶部最中间也是最高处有一颗巨大的明珠,四个角各雕有有一个神兽,各种珠串从四周垂了下来。那舆身全都镶满了极小的各色宝石,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显得极其奢华,梦环州注意到就连两个滚动的车辕上面都镶满了宝石。

  梦环州看得失神,车舆里坐的究竟是谁这么大排面?莫非是海王?此时的青鸾快要急坏了,这目之所及所有生物都跪下低头看着地面,唯有梦环州还站着痴痴地看着那车舆。现在青鸾也是口不敢语,手不敢动焦急地盼着他跪下来。

  最前面的白色大鱼在梦环州眼前停止了前进,他见得那大鱼载着白衣女子原地飞舞着,时而旋转时而翻滚。而白衣女子竟然稳稳地坐在鱼背之上,就算倒立着也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那白衣女子对着梦环州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梦环州虽是听不懂但还是觉得这女子的声音是极其悦耳。

  青鸾实在看不下去了,用鱼鳍狠狠地拍在了梦环州膝盖后的关节处,梦环州瞬间惊醒慢慢地跪了下去。他膝盖着地后并没有像其他生灵一样面朝地面,还是立着上身看着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见后冷哼了一声,右手拇指的指甲在琴弦上对着梦环州弹了一下,在听得一声清脆的古琴声时一道光刃已是向他飞了过去。梦环州感觉到了危险可又不敢运功来抵御,那样不但自己暴露了还可能连累了青鸾,现在的处境他两就算插翅也逃不掉。

  光刃入体梦环州瞬间感觉被一道雷电击中,全身气血翻滚脑袋一片空白,跪着的身子朝前面倒了下去。好在白衣女子见梦环州倒下后也没再为难他,驾驭着白色大鱼领着队伍继续向前走去。

  梦环州脑海逐渐清醒,他趴在地上见着眼前的一排排脚步走了过去,一个镶满宝石的车辕滚了过去。他强忍着憋住呼吸直到最后的护卫走过。梦环州侧脸一看那刚走过去的护卫,最后面一个黑衣人回头注视了他一眼后便回头离去了。

  青鸾将地上的梦㞷州扶起,而他还盯着那早已远去的黑色背影。不知怎么梦环州觉得最后面的黑衣人给他感觉不一样。那黑衣人穿着一身紧身黑衣,一张黑色的面巾遮住了脸庞大部分位置只露出了双眼和额头,一头黑发立于头顶倒在脑后。梦环州见那黑衣人连脚上短靴都是黑色的,跟最前面那一身白的女子成了鲜明对比。

  两人又是回到了无水区域,两天的持续行进他们早已是疲惫不堪,加上这接连两次憋气差点出事,梦环州又被那白衣女子击伤。青鸾只得改变计划带着梦环州随意找了个地方落脚,准备休息一晚后再动手,刚好她还能出去打探一下消息。

  二人随意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青鸾嘱咐了他一番后便是出门而去。梦环州早已是厌倦了那头套和手套,将房门锁了后直接几下摘了扔在了地上。走到墙角见有一床榻,倒上去没多久就呼呼睡着了。梦环州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从房门后知晓是青鸾回来了,便轻轻地开了房门。

  “青鸾,你去哪了”梦环州一边关门一边问到。

  “嘘,赶紧把门锁好过来说话”。

  梦环州见青鸾也是摘掉了头套坐在桌边等他,梦环州走过去坐了下来见得那桌上有一盏茶水。看着眼前的青鸾一脸疲倦刚好自己也早就渴了,便倒了两杯茶水推了一杯在青鸾面前。

  “青鸾,喝茶”。

  “我不渴,你喝吧”。

  “呸”,梦环州一口全吐出来了,原来那壶中所装的乃是海水。

  青鸾一脸笑意地看着梦环州:“知道今天击伤你的是谁吗”。

  “是谁”?

  “海族的大祭司天音”。

  “今天街上那一行都谁啊,车舆里坐的是海王吗”梦环州好奇到。

  “不错,那车舆之上正是当今海族的统治者凯丽女王”。

  “你刚刚说到那什么祭司是”?

  “凯丽女王手下有四大祭司,个个修为都是高不可测,分别是大祭司天音、二祭司执武、三祭司妙语和四祭司落墨。刚刚在街道用琴音伤你的就是大祭司天音,传闻她乃是四大祭司中实力最强的,凭着一把天音琴在海族未曾有过敌手”。

  “不知这个天音祭司若是放到大陆实力如何”梦环州说。

  “不知道,反正也算是绝对的强者吧”。

  “跟那血剑长老比谁强”?

  青鸾顿了一下后回到:“这个没有可比性,在大陆天音不一定敌得过血剑,若是在深海的话血剑是绝对敌不过天音的”。

  “那另外三个祭司呢”?

  “二祭司执武常年驻守在极南之眼,传闻在那极南之眼守护着什么东西,二祭司只在海族遇到危难时得海王密诏后才能回来。传闻执武祭司长的体型巨大貌似古猿,所使炼器乃是一柄八尺长的黑色开山斧。还有传闻在海族没有谁知道那执武祭司究竟活了多久了,只知道他辅佐了一代又代海王”。

  “三祭司妙语乃是一年轻貌美的男子,此人年纪不大御水之术却是海族之中最强的。妙语常年身居海王宫密院极少出现在公众视线,这妙语祭司所使的炼器乃是一把七彩羽扇”。

  “最后一位祭司落墨就显得神秘了,只知道她是一名女子,从未有谁见过她的真面目,其修为和炼器也是不得而知了”。

  “那最后一位祭司落墨你见过,就是女王一行的最后那名黑衣女子”。

  梦环州心里叹到:“是她”!

  青鸾又对梦环州说到:“我都打听好了,明早那女王还会出海王宫四处巡游,明早我们便混进海王宫去”。

  “青鸾,我们究竟进去找什么啊”?

  “找一把剑”。

  “一把剑?什么剑”?

  “就是我们上次去石岛上面见的那把石剑”青鸾回到。

  “石剑不是在那岛上吗,什么时候跑到海王宫了”?

  青鸾回到:“不对,石岛上面那把不是。起初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那石剑既能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可又有一丝说不出古怪。最后我想了好久才想出真正的石剑早就被海族取走了,现在石岛上那把只不过是海族的引灵幻阵”。

  “引灵幻阵”?

  “嗯,引灵幻阵是海族万年前便有的独门奇术,能通过一个媒介幻化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物体出来,那幻化出来的物体跟之前的无论外形和内蕴全都一样。更可怕的是那幻化出来的物体能吸收来自外界所有力量来持续强化原有媒介”。

  梦环州听得惊呆了:“想不到这世间还有如此奇术,怪不得修仙者不敢用功力去拔剑,里面原来有此玄机”。

  “如此说来石剑吸收了那些修仙者的功力后变得愈发厉害了”梦环州问到。

  “那些修仙者的功力算什么,我说的是吸收天地间所有力量,想来石剑在那石岛少说也有数千年了,这力量想想都恐怖”青鸾回到。

  “青鸾,你怎么这么清楚那石剑”?

  “我以前见过啊”!

  梦环州想了一下后问:“莫非跟你讲的那个劫有关”?

  青鸾没有回答梦环州只是对他说:“好了,我们还是计划一下明天的事情吧”。

  深海之中是没有白昼黑夜之分的,梦环州二人只能根据这几日睡觉起来后的时间来推算。两人早早醒来后又是戴上头套手套,洒了药粉后便走了出去往街道而去。

  两人来到海王宫外的街市上闲逛着,约莫逛了一柱香的时间后终于见得那海王宫宫门大开,天音祭司带着诸多护卫从大门走了出来。这次梦环州学乖了,早早就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他偷偷地看着眼前天音祭司经过,那天音并没有发现梦环州直接从他眼前过去了。

  随后便是护卫队、独角兽、女王的车舆一一从他眼前经过。终于等到所有护卫都走了过去,梦环州侧头看了过去,那最后的黑衣女子依旧是昨天那装束,只是他觉得今天的落墨祭司给他的感觉又不一样了。

  目睹女王一行离开后青鸾便和梦环州向海王宫后面绕了过去,他们先是围着海王宫转了一圈想找一个地方进去。一圈下来两人发现海王宫范围之外的空间皆是无水区域。这对常年生活在深海中的海族生灵来说可能有很好的防守作用,但对于梦环州二人来说反而更是容易进去了。

  两人绕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偷偷进得了里面,进海王宫后两人先是放倒了两个像是宫女之类的鱼怪,又寻了一个地方重新换好了宫女的衣服后开始在里面四处张望起来。

  好在那海王宫内也是有许多无水空间,梦环州跟青鸾每次经过那无水的空间之时都要贪婪地猛换几口气。梦环州初次进海王宫对里面的环境完全陌生,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一个走廊中间。梦环州发现身后已有一大队护卫跟了过来,他心里紧张起来了,难不成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他们只能装作不知道继续往那走廊一头走去,殊不知刚刚走完走廊对面又是过来了几个护卫身后还跟了一批宫女。两人现在是进退两难,梦环州只能看向了青鸾。那几个护卫走了过来先是看看他们衣服上的编号后大声对梦环州二人问到:“你们两在这里作甚,是想偷懒吗”?

  青鸾灵机一动连忙说:“头领,我和小妹刚刚忙完这就赶紧过来了”。

  领头的打量了他两一下后大声道:“跟上来”。

  梦环州二人只得混进了那群宫女里,梦环州低着头行走着,幸好有这虾头藏着,不然一个大男人穿着这一身宫女装可要丢死人了。几个护卫将梦环州她们带到了一个院落内,梦环州见到庭院中间堆满了各种货物,像是刚刚从哪里采购回来的。

  几个护卫让梦环州她们站成了一长排,两个护卫在那指挥,从前面第一个开始依次去搬货物。梦环州紧紧地跟在青鸾后面,看着前面个宫女一个个减少,心里也开始打起鼓来。他见得那些货物皆是一些生活用品,无非是一些布匹、粮食、果子等物资。

  终于轮到了梦环州二人了,那护卫叫青鸾搬的是一个盆景,梦环州这边则是一大袋不知是什么东西。梦环州伸出他的虾钳子一试,才发现这一大袋东西极其重,要平时自己还能举起来,奈何自己手上戴着一个虾爪子一点都使不上力,他用拇指配合其它手指控制着虾钳子试了几次都夹不起那袋东西。

  这时护卫走到梦环州跟前叽叽咕咕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语,梦环州一时不知所措,好在青鸾走了过来对着那护卫说了些什么,护卫瞪了一眼梦环州后便是安排下一个去了。青鸾对着梦环州指了指那盆栽,而后蹲了下去用鱼鳍扶在那袋东西底部,然后将袋子横着抱了起来,梦环州也赶紧两手抱起盆栽向青鸾紧跟了过去。

  然而梦环州还没走几步就被另一个护卫给拦下了,那护卫叽哩哇啦对梦环州指了另一个方向。梦环州只得顺着那护卫指的方向跟了过去,好在前面也陆陆续续有宫女走着,他便朝着最近的一个宫女跟了过去。

  那宫女带着梦环州七绕八拐的,不久后便将他领到了一个华丽的庭院前。梦环州只见得这庭院极其奢华,用珠光宝气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庭院前有两个巨大的异兽石像,石像比自己还要高大,雕刻的不知是何异兽面目狰狞十分瘆人。大门两根粗壮的红色柱子上也是雕刻了一些吉祥之物。大门正上方有三个鎏金的大字,那三个字梦环州是一个都不认识,想来应该是海族的文字。

  前方那宫女发现了后面的梦环州,停在那里等着他走了过去,将她自己手里的那盆也给了梦环州,然后便是对着他叽哩哇啦地说了起来。梦环州虽是一句也听不懂也只得假装连连点头,他猜测这宫女是叫自己一个人搬进去。宫女说了几句后便是原路返回了,梦环州一个人抱着两盆盆景,看着庭院前的两排护卫提心吊胆地走了进去。

  好在那两排护卫只是随意瞟了一眼他宫女服上的编号后便是懒得理他,梦环州得以顺利地走了进去。他边走边想这海族生灵并不像人类生的千姿百态,自打进了海王宫城内他所见到的这些鱼头、虾头长得都没什么两样,这也使得他和青鸾进入海王宫的阻碍大大减小了。

  梦环州进了庭院后发现这里面大得吓人,自己也不知道两盆到底要放什么地方去。算了,现在只能全凭运气了,他四下看了一圈后径直朝正前方走去。

  他踢开房门进到室内,见得自己身处一个开阔的大厅之内。大厅像是一个会客之地装饰的奢华无比。随意找了个石桌将手里的两盆放了上去,因为他被这大厅四周墙壁上的图画吸引了。

  他来到墙边,见得这大厅四周墙壁皆是无水区域,墙上刻画了好多图案。有的还光彩鲜艳,有的色泽暗淡看起来颇有些年代了,更有些连石刻都变得模糊不清了。梦环州边走边看,见那墙壁上刻的是一些人物、异兽、花草、山河之类的东西。

  不知不觉梦环州已是围绕着那大厅走了一圈,他发现这些壁画像是在描述着一些故事,有海族与别族的战争、海族先祖的一些事迹等。梦环州看完后便觉无趣,索性走向那侧门,跨过侧门朝里面走去。

  梦环州穿过一条通道后来到一个满是书架的空间里,放眼看了几下后不仅感慨到:“不愧是海王宫,这空间起码有剑阁那书斋几个大”。他穿梭于书架之间,一连走过了好多书架所见到的全都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应该是海族的文字。他渐渐失去耐心了准备出去,瞅准一个方位后便是直接往那出口走了过去。

  就快离开书室之时梦环州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发现自己右手边书架上书籍的文字竟是能看懂了。好家伙,原来藏在这里。梦环州先将那书架之上所有的书名扫了一遍,发现这书架上的藏书绝大部分自己都没听过,自己知晓的那几本在大陆可是相当珍贵的藏书。

  梦环州索性摘了手套随意地拿了一本在手中翻阅起来,看了几张觉得太深奥了又给扔回去了。继续拿起了一本在手里,梦环州一看书名:《清心录》?这里也收藏清心录?他快速翻了两下后又给扔回去了。

  “咦”?梦环州又将那清心录拿了回来,从第一张开始仔细研究起来。这清心录他是再熟悉不过了,青鸾送的他那本一直在彝环内放着呢,梦环州想想也是好久都没去看它了。

  这清心录虽然只有短短的数百字,但其文言简意赅,字句组合的深奥难懂,梦环州实在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很快就把几百字看完了,他发现这本清心录里面的文字排列顺序跟青鸾送自己的那本很明显有所变动。梦环州很确信,因为自己彝环那本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梦环州又翻到第一张,开始一字一句地琢磨起来。他看着入神全然不知一个鱼头宫女向他悄悄靠了过去。突然梦环州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两片冰凉之物贴在了自己眼前。梦环州正欲发功反抗那宫女开始叽哩哇啦地对着他说着什么。梦环州用神识感知了一下后嘴角笑道:“别闹了,青鸾”。

  梦环州说完便用手将那贴在眼睛上的鱼鳍拔开了,回头一看那宫女正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嘴里又嘀咕着他听不懂的话。梦环州知晓青鸾精通海族的语言,还会说腹语。听得她声音不一样后他脑子里立马想到青鸾这是装模作样来捉弄自己呢。

  梦环州便对她说:“别装了,你以为装个声音我就不知道是你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