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九天雷劫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1710,144

  梦环州见巫小小跟封易函有说有笑地走向人群中,犹如一对神仙眷侣般,每走一步都在他心里留下两对甜蜜的脚印。突然他感觉后背又出现了久违的奇痒,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在嘲笑着自己,秦宇浩打击自己的话也一直萦绕在耳边。巫小小似乎看见了梦环州但她没有走过来,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他。

  梦环州渐渐觉得自己身体开始慢慢充满了力量,脑袋也开始晕乎乎的,然后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站起来了。他两个眼眸微微泛着白色的光芒,举起手中的墨剑,指着面前的秦宇浩,一股强大气势从他的身体散发出来。

  秦宇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自己打成重伤的梦环州居然片刻间就站起来了,根本看不到有一丝受伤的痕迹。见梦环州以剑指向自己,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急忙执剑迎战。

  秦宇浩不敢轻敌,使出全部真气想要抵挡梦环州斩向自己的一剑,只听见“砰”地一声,两把墨剑相撞,强大的剑势直接发出响声,众人望去只见秦宇浩手中的墨剑已被梦环州给削成了两截。

  梦环州毫不留情继续展开攻势,凌厉的剑法直接逼得秦宇浩连连后退,眼见那秦宇浩就要被逼到墙角,情急之下他唤出了背后的湛蓝剑执于手中。众人只见得秦宇浩将手中的湛蓝剑舞出一片蓝光,将梦环州的墨剑一寸寸斩落。

  秦宇浩见梦环州没了木剑,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使出湛蓝剑刺向了他。梦环州扔掉了手中的木剑柄,见秦宇浩刺过来的一剑,就在将要刺到自己时,他脚尖在地上一垫,竟然离地而起使出身轻如燕的身法闪开了秦宇浩这一剑。

  秦宇浩施展极影身法穷追不舍,没有武器的梦环州在持有湛蓝剑的秦宇浩面前只能一直闪避。在梦环州刚落地的一瞬间,秦宇浩一剑横着扫了向他胸前。梦环州上身向后压,避开秦宇浩的这一剑。他清晰地看着湛蓝剑从自己的下巴到鼻子,再到眼睛,直至从额头划过去。寒冷的剑身夹杂着寒风就这样从自己眼皮底下划上去。梦环州心里清楚,幸好身法也提升了,刚刚这一下若还是用极影身法闪避的话,自己的鼻子恐怕已经没有了。他本想取出背上的木制七星剑迎战,但想想还是算了。

  巫小小大叫了一声:“小心啊”!边喊边往梦环州奔去,却被封易函拉住了。

  梦环州看了看远处的巫小小,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而她的手却被封易函拉着。他见状心里又是一阵酸痛,只听见噗嗤一声,湛蓝剑直接刺进了梦环州后背。梦环州慢慢转身看着秦宇浩,湛蓝剑的剑刃正滴答着自己的血。

  梦环州狂叫一声,凌空而起双手相握在自己后脑勺举着,双手像是握着空气俯身斩向秦宇浩。秦宇浩一脸茫然地看着梦环州,就在梦环州快要到自己头顶时,他发现巫小小的一把玲珑剑竟然飞速地射向梦环州手心。秦宇浩眼见情况不对,迅速举起湛蓝剑来防守。

  只听见“铛”地一声,秦宇浩被这一剑斩得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他只觉得右手被震得发麻。细细一看,湛蓝剑竟然被斩出了一个不小的缺口。练剑之人,把自己的佩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湛蓝剑已然算是毁了。秦宇浩咬牙切齿地看着梦环州,破口大骂气急败坏地举剑冲向梦环州。行进中秦宇浩双手执剑,指向梦环州头顶上方,同时身后出现了一个太极图案旋转着。

  “终于使出了必杀技了”!梦环州看出来了这秦宇浩所用的正是内阁上乘剑法《天机剑》里面的一招“巨剑斩”。众人见得一把颇大的蓝色大剑,虚幻地出现在梦环州前上方,剑尖指着梦环州,像是随时都会刺向他一样。

  梦环州冷哼一声以雷霆之势双手执剑斜着一劈,顿时身后也是出现了一个太极图案旋转着。众人只见一把比那蓝色大剑还要大还要透实的黄色大剑出现,直接斩向了秦宇浩的蓝色大剑。这黄色大剑势如破竹地斩断了湛蓝大剑,在蓝色大剑断裂的一瞬间,秦宇浩瞬间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双眼一闭便失去知觉倒在地上不得动弹。

  那黄色大剑的剑势并没有因斩断湛蓝剑而消失,还是继续向斜下方斩去。梦环州此时想收回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黄色大剑斩向倒地不起的秦宇浩。眼看就要酿成悲剧时,一把形状古朴的黑色大剑挡住了黄色大剑。众人只见那封易函出手了,他双手握剑凝出黑色大剑挡下了这一剑。

  “不好”!在梦环州凝处黄色大剑时,封易函就觉得不妙,早早地握住了自己的剑准备着应变。虽说挡下了这一剑,但封易函很清楚,梦环州这一剑威力巨大,斩断了蓝色大剑后还能将自己逼退了好几步,自己身后的风雨廊已然被那强劲的剑势斩得七零八落。

  梦环州看了看举剑的封易函,一旁的巫小小,地上的秦宇浩,以及周围的弟子,围着好多好多人……越看越觉得模糊。他开始身子如站不稳一样晃动,随即也一头倒地,昏了过去……

  议事堂今天的气氛很特别,阁主,四大师尊,三大长老,都在自己位置上坐着。

  昏迷的梦环州和秦宇浩经过了一晚的医救都先后醒了过来。两人被辰尘封住了经脉,也服用了剑阁最好的丹药。

  “师弟怕是有些时日没来这议事堂坐坐了吧”?辰尘说着。

  辰逸只是应付地“嗯”了一声,看着躺在议事堂地上小梦,脸色发白,嘴唇毫无血色。

  “梦环州擅闯我内阁,还斩伤我内阁弟子,秦宇浩到现在半点不能动弹,这梦环州实属罪大恶极”,辰尘大怒地说到。

  辰逸刚刚也听几个内阁弟子将昨晚发生的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个透彻。看了看地上的小梦道:“年轻人嘛,相互切磋受点伤是正常的,再说了小梦不也被斩的半分不能动弹,师兄得一碗水端平啊”!

  辰尘哼了一声又道:“昨晚要不是封易函挡住那一剑,恐怕秦宇浩现在就不是躺在这里了。你去看看内阁的风雨廊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师兄,这弟子之间切磋从来都是不能妄下杀招的,昨晚是秦宇浩先用的“巨剑斩”吧?小梦只是为了保命,才施以“巨剑斩”来防守的”。

  辰尘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坐在一旁的辰陌突然问到:“天机剑法乃是剑阁的高阶剑法,从来只有优秀的内阁弟子才能得以修炼,这小子是谁教的”?辰陌说完眼睛看向了修吾峰辰瑾,辰尘听后也恍然大悟地看着辰瑾。

  辰瑾一脸尴尬,自己曾偷偷教了巫小小许多内阁功法,其中就包含天机剑法,为的就是想让巫小小以后到内阁能少走弯路。辰瑾细想八成这梦环州使用的天机剑法就是巫小小教的。眼下只得装着糊涂推脱到:“这梦环州现在身不能动,口不能语只能等他伤势好转了才能问出明白”。

  辰陌又看着一位长老问到:“执法长老,私授他人功法该怎样处罚”?

  执法长老道:“私授弟子功法者受猝火鞭十鞭、私授同门功法者受猝火鞭十五、私授外人功法者受猝火鞭三十并废除修为逐出剑阁、造成严重后果的将禁至苦崖洞”。

  辰瑾本是知道这处罚的,又听了执法长老一字一句地念出来,仿佛那猝火鞭正一鞭一鞭地抽在自己身上,其额头已是渗出了细细汗水。

  辰尘看着地上的梦环州,眼神刺透地盯着他道:“是谁教你的天机剑法”?

  梦环州脸色苍白地看着辰尘,看了一下辰尘的眼睛,立马害怕地回避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若自己老实交代的话,等于巫小小要挨十五鞭子,就连辰瑾也要受到牵连,一时竟然不知所措。

  辰尘又逼近了两步问到:“是谁教的”?

  “不用问了,是我教的”。

  众人看着座椅上的辰逸站了起来接着道:“这都是凌风师尊的意思,他曾梦中托付我,让我代他传授小梦剑阁高阶功法”。

  “师兄你这连死人都搬出来了……”辰陌在一边挖苦到。

  没等辰陌说完,辰逸就怒着对辰陌道:“不许侮辱我恩师,师兄若有疑惑,我不介意再受十鞭子”。

  辰陌被辰逸的气势给震到了,只得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地看着辰尘。

  就在这尴尬的瞬间,许久没有说话的辰珊开口道:“众位师兄休要伤了和气,眼下须长话短说,这两孩子都伤势严重需要及时静养”。

  辰尘道:“罢了,念在辰逸师弟对师尊的一片孝敬之情,这天机剑法的事就当是师弟替凌风师尊所授。不过这梦环州三番五次私闯内阁,按照祖训须受猝火鞭七鞭,梦环州现在伤势严重,等一月后执法长老亲自执行”,说完看着执法长老。

  执法长老道:“领命”!

  “慢着”,辰逸大声地喊到。

  “师弟,我已经很退步了,这剑阁总得有个规矩吧”?辰尘对辰逸说到。

  “祖训上明示私闯内阁受猝火鞭七鞭或苦崖洞禁半年,求师兄就让小梦去苦崖洞思过吧”!辰逸双手对辰尘做了个尊重的动作。

  辰尘自然知晓这辰逸乃心高气傲之人,又是当今剑阁第一高手,很难听到他说出求人的话。今天居然为了梦环州而求自己,想了想只得作罢地看向执法长老道:“梦环州多次私闯内阁,罚苦崖洞面壁思过半年,一个月后执行”。

  执法长老点了点头。

  “现在处罚已定,若没有其他事我就带小梦回藏剑山疗伤了”,辰逸说完也不管别人是否回话,径直走向小梦,将梦环州抱起,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外。

  “慢着”,只见辰尘手拿着梦环州的木制七星剑打量了下后道:“你现在也不需要了”。

  梦环州虚弱地看着自己的木剑在辰尘手中,突然木剑飞一样地射向外面一棵参天大树,木剑直接没入,只留下些许剑身和剑柄在外面。

  藏剑山山顶,梦环州已数月没有来这看看了,七星剑还是依旧插在石壁上,剑柄上已是结满了蜘蛛网。他走过去用手将蜘蛛网都清理掉了,低头一看自己当年种下的紫谶竟然也还在。

  许久后梦环州问辰逸:“前辈,那天你为什么要叫我苦崖洞思过半年而不让我挨鞭子呢,我那天是说不得话来,要我肯定宁愿挨几鞭子也不愿意在那什么洞里关那么久”。

  辰逸沉默了一会后将自己的上衣全部褪掉,露出了上身。梦环州惊奇地发现辰逸上身有十几条暗红色的伤疤,这伤疤犹如一条条巨大的蜈蚣一样突出肌肤,显得极其恐怖。

  “前辈,这是”?梦环州不解地问到。

  “这就是猝火鞭留下的”,辰逸又低沉地说到:“这猝火鞭每打一鞭须先将铁鞭烧红,再到药渣里搅拌一下后才打在人的身上。一旦碰到肌肤立马皮开肉绽,药渣被高温灼烧后,镶入肌肤内发生爆裂,炸裂和药效会给人产生极大的痛苦。这都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这猝火鞭留下的伤口会生得极为恐怖的疤痕突出在肌肤,任何灵丹妙药都无济于事。一旦受了这猝火鞭,这耻辱便会伴你一生”。

  梦环州心有余悸地看着辰逸身上的伤疤,心中对辰逸充满了感激之情,他明白辰逸对自己的情分早已超过了师徒情。

  “小梦,你能告诉我你那天为什么能击败秦宇浩的”?辰逸问到。

  梦环州也矛盾了良久,自己背上这东西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要说这世上还有谁能相信的人,除了辰逸也绝无第二个人了。他也褪去了自己的上衣,将自己的后背展现在辰逸面前。

  “啊”!辰逸惊呼一声,“怪不得,怪不得”,辰逸自言自语地说到。在看到梦环州背上的龙纹后辰逸方才明白凌风师尊为何不惜性命也要保这孩子周全。

  “前辈”?梦环州一脸茫然地看着辰逸。

  “小梦,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梦环州点了点头。

  “可曾记得玲珑剑最早的主人叫什么”?辰逸问到。

  “玲珑仙子”。

  “不错,一千多年前,玲珑仙子得了此双剑,后来命名为玲珑剑”。

  那是在一千多年前,花亭大陆的神魔大战。在我们剑阁开山祖师和一些强者的号召下,请出了数位上神携众仙,将数千妖魔精英围困在山谷准备铲除。在最后一刻玲珑仙子用神龙令唤得“豢龙氏”前来解救包括自己二姐在内的一众妖魔。

  这豢龙氏乃是一位蒙着面的男子,随后便以一人之力对抗众神轮流挑战而处于不败之地。为了大局,数位正神同时向男子发起了攻击,随着时间的消耗,那豢龙氏的神秘男子终于难敌众神合力的消耗显现出了败像。他便消耗极大修为撕裂空间,将众妖魔除八尾外都安放于此空间。这空间便是现在的“九幽之地”。

  使用神龙令的代价便是将迎来天雷劫直到被击得飞灰湮灭,众修仙者都听传闻提过这天雷劫极其恐怖,全都闪开而去。以玲珑仙子她们为中心方圆数里空无一人,都在四周的山头看热闹。

  突然间天色暗了下来,天空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天空上以玲珑仙子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乌云漩涡。这天雷劫共有九重,传闻修仙者能挨过第七重便能破立成仙了。

  这玲珑仙子也是得过高人教诲,修为在当时的花亭大陆也是小有名气。可她在面对这天雷劫都是绝望地等待毁灭,在第一道天劫降临时竟然毫不闪躲。眼看第一道雷劫就要击在玲珑仙子身上,却被那八尾仙狐挡了下来。

  第二道天雷也被仙狐使出浑身解数给挡了下来。

  第三道天雷玲珑仙子跟仙狐合力挡了下来,但两人都同时被震伤,鲜血同时从两人口中喷出来。

  第四道天雷,眼看两人就要飞灰湮灭了,天机道人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他瞬移至两人上方,紫云剑剑气如虹,直指第四道天劫,可还是被这第四道天劫击得重伤,事后回到宗门把一切事务交代给徒弟们后便羽化了。

  第五道雷劫欲来临时,八尾将自己的青凤鸾衣卸下套在了玲珑仙子身上,笑着对玲珑仙子叫了声:“小妹”!而后便使出残有的一点力气,飞在玲珑仙子上空,闭眼等着雷劫到来。

  “谁敢伤我小妹”!震耳的声音传入每个神魔的耳朵,众仙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须知这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伴随着山摇地动,从山谷底部的土地里破土而出四个巨大的怪人,这四人足有半山之高,从土里爬出来后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四人分别举着约有数丈长的巨剑、巨斧、巨刀、巨枪。

  众仙都吃惊地看着这四个庞然大物,这就是传说中的“修罗”?今天算是没白活,“豢龙氏”跟“修罗”这两个传说中的神秘全都见识到了。 

  四个修罗身上都是破旧的盔甲,盔甲上面还残有断箭,断刃等,看色泽和上面的锈迹应该是有些年代了。一众仙魔只见那四个修罗分别从四个方向合力一击挡下了第五道天雷劫,也救下了正在半空中等死的仙狐,只是这四个修罗也被刚刚的雷劫击成了渣渣。

  “大师兄”!玲珑仙子突然感应到了什么对着某处喊着,果然听得一个沉闷声音传来:“小妹,二妹,师弟”,天机道人一听这声音正是那许久未见的大师兄。说起来这大师兄自上次一别后便是没有再见过,连半点消息都没有,算起来也有百余年了。

  那声音又道:“小妹,我受了限制,不能出这修罗界”,众仙仔细一听这声音分明就是从地下传出来的,而且是地底最深处。话语间从地底又慢慢爬出来一个足有一山之高的修罗,师兄妹见这大个子修罗分明就是大师兄的模样。只是身体比例大了许多而已,巨型修罗手执一把巨大的破曦神枪。

  “大师兄”两只眼睛充满戾气显得通红,看着脚下的三位师兄弟,他俯身而下伸出手掌想要抚向脚下的三人,三人也举起手迎着大师兄的手掌。就在四位师兄妹快要碰到的时候“大师兄”突然抬头看着头上的漩涡,随即大叫一声,站立起来举起破曦神枪,怒指着第六重天劫。

  这第六重天劫已然恐怖,传闻历来受这天雷劫几乎都是在这第六劫化为乌有的,“大师兄”感受到漩涡的恐怖力量后,大喝一声:“修罗真身”!顷刻间这大只修罗衣袂飘飘,头发无风自舞,全身泛着血红的光芒,一股庞大的气息笼罩在修罗真身上。直到第六天劫击在破曦神枪之上,大师兄笑着看了一下地上的三位师兄妹后,身体便一点点地化为了尘土。

  “大师兄”!玲珑仙子哭着叫到,却被天机道人抓住道:“这只是大师兄的修罗真身,不是大师兄本体”。

  第七道天雷劫正欲来临,漩涡中电闪雷鸣,隐隐透着龙吟。三师兄妹知道今日已是难逃飞灰湮灭的下场,三人相互看了看后便笑着搀扶在一起等着这道天劫降临。

  漩涡的力量越积越大,一声龙吟在漩涡中响起,现在连漩涡周围都散发出了庞大的力量,两边山头看热闹的仙人部分修为不够的已是难以抵挡这波动,霎时就逃走了一大半。

  玲珑仙子三人修为虽高,但都在前几道雷劫中受伤,功力都几乎消失殆尽。第七重天劫还未降临,都已经被那波动牵引得口吐鲜血。随之三人都慢慢倒地,看着第七重天劫竟然是雷电形成的一条巨大神龙,全身泛着雷电冲向早已倒地不起的三人。

  然而三人却并没有飞灰湮灭,在第七重天劫将要击到三人时,那一直无语无动的豢龙氏男子竟然出手了。只见男子在接下第七道雷劫后已没有了刚刚的气质,圣雪龙甲已被击碎,一片片从男子身上脱落,到最后只剩得破碎的衣服跟凌乱的头发。再看豢龙氏男子握剑的双手已是隐隐发抖。

  原来这“豢龙氏”男子在初见玲珑仙子就对她非常欣赏,一个人间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心怀天下苍生之情怀。几次天劫后见得玲珑仙子的一语一动间,一笑一抿嘴,双眼含泪花,最是心伤人,全都刻进了他的脑海里。再加上四兄妹的感情至深感动了他,使得他竟然冒死出手相救。

  “前辈”!玲珑仙子叫着男子,男子看了一眼玲珑仙子。那眼神!玲珑仙子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她仿佛在男子眼神看到了自己。对!那可包纳天地间的眼里只装了自己。两人一对视的瞬间,仿佛时间停止,天地万物皆化为乌有般。

  突然一声巨大的雷响将两人惊醒,男子抬头看着滚滚而来的云层,这第八重天劫更是凶猛,方圆数里都感受到了强烈的雷击,刚刚山头还剩下的部分上仙,现在更是逃的只剩下四位上神还能勉强抵御这波动。白色神龙主动盘旋于三人之上,抵御着天劫来临前的巨大波动,饶是这白色神龙修得不灭之身,也是被这雷电击的皮开肉绽,发出震耳的龙吟。

  男子思量了一会儿,瞬移到白龙之上,传音给白色神龙道:“今日我大限已至,已是逃不过的劫数,你且速速离去”,说完便将手中的七色神剑化为七条不同颜色的龙魂飞向不同方向。并嘱咐小白龙七条龙魂会去帮你找到新主人,日后七龙合一,七色神剑重现之日,便是你新的宿命开始。

  待白色神龙离去后,第八重天雷也随即到来,四位上神亲眼见得男子和玲珑仙子几人瞬间就被天雷给吞噬了。片刻之后,四位上神用神识再也感应不到那雷劫击中的地方还有一丝生机。他们瞬移到刚刚被天雷破坏出来的深坑里一探究竟,突然觉得有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即将来临,方圆十里都受到波动。

  而这次的波动却是有着七重天劫般的雷电神龙,数以千计的小雷电神龙,在空中肆虐着。当即就有一位上神被轰得七窍流血而亡,其余上神见状不敢停留,以瞬移身法全都逃掉了。

  “连波动都是上千条七重天劫的雷电神龙,这次肯定是第九重天劫了吧”?梦环州问辰逸。

  “不错,正是九天雷劫”。

  “他们几人不是在第八劫就已经飞灰湮灭了吗?为什么还招来了第九劫”?梦环州又问到。

  当时看到第八劫还活着出来的就三位上神,他们猜测当时第八劫来临之时,豢龙氏男子早已将玲珑仙子三人转移到了其他空间,而被雷劫击得飞灰湮灭的乃是男子使的障眼法。当时连三位上神都瞒过了,却还是没有瞒过天劫,第九天劫还是降临了。

  “那第九天雷劫是怎样的啊?豢龙氏和玲珑仙子他们还活着吗”?好奇心被勾起的梦环州一直追问不停。

  “九天雷劫确实降临了,当时豢龙氏男子在抵抗第八劫后生死不明,若侥幸活着也绝对无力抵抗这毁天灭地的第九天劫”。

  辰逸顿了顿又道:“天机祖师能活着回剑阁,交代完所有后事后才撒手人寰,说明他们肯定是扛过了九天雷劫,当时的情况若能抗下九天雷劫肯定只能是另有他人了。这事已过去太久太久了,天机师祖回剑阁后对九天雷劫和玲珑仙子有关的事又只字不提,世人现在对这事都已经逐渐淡忘了”。

  “原来剑阁开山祖师天机道人是这样羽化而去的”,梦环州在心里嘀咕了一下。他突然想到了天空飘着的那无名悬空岛,心想只要能到那岛上可能会找到答案。

  “难道我身上这龙纹就是当年的龙魂”?梦环州恍然大悟地问到。

  “正是”。

  辰逸又接着说到:“祖训有记载,这七色神剑化为的七色龙魂后来也陆续在大陆出现过。基本上都只是昙花一现,之后便是失去了消息。毕竟这龙魂的力量太过于恐怖,实力不够的都避而远之,实力强大的则想据为己有”。

  “这龙魂生得灵智,都已有了自己的意识和思想。有的利用本体自行修炼,有的则利用修仙者为寄主,吸收修仙者的修为来提升自己。以它们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修炼,只有修仙者资质达到极佳才能成为它们的寄主”。

  原来如此!梦环州总算明白了自己这么勤苦修炼修为总是不能提高,原来都被身后这玩意儿给吸走了。

  想想自己这几年努力修炼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梦环州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后背,他恨不得想把肉抓破,将里面的鬼东西给抠出来。

  辰逸叹了叹气道:“一旦被这龙魂作为寄主,寄主不死不离,若龙魂自行离去或被高人以暴力手段强行剥离,寄主一样活不了”。

  梦环州吓得不敢说话,一边消化着辰逸讲的这些,一边却是在感慨着自己的命运为何如此不公。

  “前辈可有办法将它取出”?梦环州问到。

  辰逸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这龙魂曾寄修在修仙者体内分别在大陆出现过几次,但这些修仙者后来都毫无意外的无一存活”。

  “不过凡事都没有绝对的坏处,也有传闻这些龙魂寄修在资质极佳的修仙者体内只是在寻找新主人”,辰逸安慰小梦道。

  梦环州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知道辰逸是在安慰自己,眼下也只能安慰自己到:“但愿如此吧”!

  这一下很多困惑着梦环州的迷惑都已解开,当初藏剑山引得了玲珑剑估计也是玲珑剑感应到了龙魂的存在。原来自己并不是废物,而是资质绝佳的修仙者。哎!只是自己以后的命运会不会也像其他寄主一样就不得而知了,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梦环州现在心里非常矛盾,自己再怎么刻苦修炼也是给背后这东西做了嫁衣,若现在停止修炼定会被龙魂所离弃,可真是进退维亟。

  “小梦,除了你我之外,这世上可还有人知道你这背上的秘密”?辰逸问到。

  “没有了,就你我知道”。

  “那就好,你要记住,此事绝不能对任何人提起,那会给你带来危险的”。

  梦环州点了点头,他也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以前七星谷的人受到了牵连,他绝不想看到剑阁也发生同样的悲剧。

  “前辈,你可知其余六条龙魂的消息”?

  “祖训上有零零星星的记载,但都没有记录最后的归宿。这龙魂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东西,就算出世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幸能够见识到的,也许有的被高人收服了或者封印在某处都是有可能的”。

  “这龙魂共七条,每条除了颜色不一样外,自带属性也是不一样的”。

  “你身上这条呈白色,应该是风龙,主速度的”

  “另外还有黄色金龙,主防御抗性的”

  “绿色木龙,主治疗”

  “蓝色水龙,主控制、阵法”

  “红色火龙,主攻击”

  “黑色土龙,主毒性”

  “最厉害的就是主爆发的紫色雷龙了”。

  梦环州今天算是又听闻到了大陆的一些新东西了,难怪辰逸一直告诫自己:“这世界很大,大到超乎你的想象”。

  梦环州本想问问辰逸刚刚讲的那“九幽之地”和“修罗界”的消息,正欲开口,却听得辰逸说:“这龙魂若被高人得以炼化的话,那提升的属性可不是一般的大”。

  梦环州似懂非懂地看着辰逸,辰逸又道:“如若是我将你身上的风龙剥离去得以融合后,我的身法会得到极大的增益。可能从御器飞行直接跨入凌空瞬移,越到后期增益越大,所以你切记不可泄露自己的秘密,这可能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的”。

  “你身子很是虚弱,等你好转了再说,你先好好休息吧”,辰逸说完便给梦环州盖上被子,走出了房间。

  梦环州哪里能睡得着,今天辰逸讲的每一句话都萦绕在自己耳边,自己以后该如何修炼等诸多问题一下子堵在了梦环州的心里。

  时间飞速地过着,转眼梦环州到这藏剑山足有一个月了,按照约定执法长老今天将会带他去天祁峰后山的苦崖洞思过。这辰尘对时间拿捏的刚好,经过一个月疗养梦环州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了。

  这天一大早辰逸就叫醒了小梦,跟他交代了一些事情,无非就是安慰梦环州要坚持下去,半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果然正午时分,执法长老就御剑来到了藏剑山。只见他落到石屋下方三丈之地,然后徒步走了上来。

  执法长老见到辰逸后毕恭毕敬地叫了声:“师尊”!

  辰逸只是点了点头,看着百般不舍的小梦,辰逸狠下心转过身背对着梦环州道:“男子汉要敢作敢当,很多事情都必须要学会自己亲自去面对,别人不可能一直帮你”。

  “去吧,对于修仙者来说半年时间就是眨眼的事,此次苦崖洞你必须时时反省,不许有一刻闲心,我希望半年之后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辰逸说完便是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房间。

  梦环州见辰逸已关了房门,便不再留恋。看着执法长老对着房门礼拜了一下后唤出了自己的飞剑,带着梦环州朝天祁峰飞去。

  在天祁峰后山山顶下方全是宛如镜面的悬崖,执法长老带着梦环州飞到悬崖中间一个突出的石台上面。这半圆形的石台还不到一丈宽,石台周围全是悬崖峭壁,仿佛被人给削过一样光滑的找不到一处突石。石台里面的山体有一山洞,洞口黑乎乎的看不见里面。

  “本来修这苦崖洞须禁闭至里面的密室中,念在你年少,就不关你到里面了。这期间你若觉得在里面闷得慌,就到这石台上来透透气吧”,执法长老对梦环州说到。

  “多谢长老关照”!

  执法长老啰嗦了一会儿后便是御剑离开了,留下梦环州一人站在这石台上面,他好奇地观察了一下四周,见全是光滑的石壁连一棵杂草都很难找到。

  梦环州走到石台边缘看了看脚下,发现自己现在比以往看得更远了,都能清晰地看到山底的水流。饶是梦环州也经历了好几次飞行,这高度竟然让他还有点心虚地往后退了退。

  天祁峰内阁的建筑是朝着东南方向,望着广燚峰和云顶玬之间,其余四峰的建筑则都是面朝着天祁峰而建。而天祁峰后山这石台正好可以望着修吾峰跟藏剑山这两个梦环州最熟悉的地方。梦环州看了看远处的修吾峰,远远地看着练剑广场和自己的宿舍都小的几乎看不见了。他望着自己呆了四年多的地方感慨到:“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修吾峰也好美”。

  随后他又看向西边的藏剑山,远远望去这藏剑山黑压压的一片,整座山都看不见什么绿物,果然山体插满了各种的剑。要是能御剑飞行就好了,梦环州又在心里发出了这从小的梦想。

  梦环州走向洞口,只见里面漆黑的一片,他用神识感受了一下里面后,便从衣服里面拿出一小布袋。从那袋子里取出一物竟然还是用黑色的布包了好几层,待梦环州逐一去掉全部黑布,才见得里面包着一颗夜明珠子。这是今早辰逸特意交给他的,这夜明珠虽说在花亭大陆不像十大神器那么稀有,但也是普通人很难接触得到的东西。

  梦环州左手托着夜明珠朝着里面走去,通道仅仅一人高点,两边石壁被打磨的很光滑。一直向里面走了约一里多的脚程后,豁然见得前方出现一巨大的圆形空间。

  梦环州在这空间转了转,发现这圆形空间的八个方向都有一条通道。除了刚刚进来的那条外,另外七条都是通往一密室的通道。好奇的梦环州闲得无聊,在进来的通道石壁上刻了一个“出”字,然后绕了一圈将其余七条通道都做上了记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