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一段往事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5 18:1110,103

  青鸾听得梦环州被石剑刺伤后便是明白了怎么回事,想来这也是天意冥冥中自有安排。几千年了!想不到这剑还认得当初的主人。

  “既然石剑已到手咱们也尽早离开这海族吧”青鸾说着。

  梦环州也正有此意,在这深海里一举一动都受限制,最关键是呼吸和行动极为不便。梦环州便收起了两颗珠子准备向水面浮去,哪知青鸾一把将他抓住了。

  “你这样出去怎么离开海王宫,现在海王宫戒备森严这样出去不是自投罗网”青鸾说。

  梦环州想定是因为自己暴露了身份,想来此时海王宫山下怕是四处都在寻找自己吧。梦环州问:“你可有什么办法”?

  “如今那女王和手下的三大祭司都在海王宫内是断然不能冒险的,倒不如等明早女王出去巡游之后再出去”青鸾回到。

  梦环州心想也是自己先前算是见识了那落墨祭司的厉害,更别说还有另外两位祭司也在海王宫。明早女王出去巡视会带走天音、落墨两大祭司以及众多护卫同行,到时候这海王宫就唯有那深居不出的妙语祭司了。他们商量了一下后将贝壳搬开,两人一同走过通道去到石室内,准备去石室躲到明早女王出去巡游之后再出去。

  梦环州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壁,青鸾干脆躺在了地上将头枕到了他的大腿上。两人闲聊了一会后青鸾已是不知何时睡着了,梦环州看着她睡的安详,心里却是有诸多心事萦绕。

  明天的离去不知是凶是吉?若是能逃离海王宫他定是要全速地赶回剑阁。一想到小小已经被师尊带回了剑阁梦环州终于笑了,他在心里说着:“小小,你等我,我马上就回去找你”。

  他看着睡梦中的青鸾也是突然笑了一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抚向了青鸾的脸颊,内心已是陷入了一阵矛盾之中……

  翌日,梦环州二人掐好时间向外面走去,他们又都套上了一个鱼头和鱼鳍。两人收好避水珠向喷泉上面游去,顺利出了上面的卧室后小心向门口走去。

  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就感觉那门外站了一排黑影,围着房间走了一圈见得这房间外面四周全都是守卫。想来这海王宫内外定是加强了戒备,此刻海王宫内外可能都在寻找着梦环州。现在连出这房间都是问题,更别说还要怎样出海王宫,逃出海族之城回到陆地。

  梦环州轻声问青鸾:“怎么办”?

  青鸾说:“怎么办,上天还是入地”?

  梦环州听后看了看房顶明白了青鸾的意思,两人来到了一片有水区域顺着海水浮到了房顶之下,将那房顶之上的琉璃瓦一片片取了放在一边,然后切断了一根椽板后两人先后从缺口爬了出来。

  梦环州将青鸾拉出来后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走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危险。梦环州向身后看去,见得身后最高处坐着一个黑影,那黑影手执一把淡蓝色的长剑坐在房顶之上。

  落墨站了起来看着梦环州说:“女王有令,一定要活捉你……你们”。

  “梦环州等下你跟着我,我自有办法”,正在梦环州一筹莫展之时青鸾说到。他还来不及说话那青鸾已是率先开溜了,梦环州赶紧跟了过去。

  落墨祭司瞬间跃动起来,冰魄剑向梦环州追击了过去,其身影也是紧随着冰魄剑追了过去。梦环州见到那落墨也是持有避水珠,想来她也并非海族血脉,只是她身为人类为何会成为了海族的祭司?突然梦环州见到前方的水域突然翻滚起来,数道粗壮的水柱向青鸾和他而来。那水柱宽约一丈多,像是被龙卷风吹着旋转了过来,前面的青鸾一时间被数条水柱阻碍了去路。

  此时身后的冰魄剑已是逼近,梦环州赶紧手执石剑挡了过去,冰魄剑与石剑相碰发出了“当”地一声。两剑相碰后落墨已跟到了梦环州身前,手执冰魄剑向他发起了攻击。

  梦环州深知这女子的厉害,赶紧持石剑回防。几个回合后梦环州发现这落墨像是不想取他性命,不但攻击力度没有发挥全力,就连攻来的方位都是自己的四肢部位。想来真是那女王要抓活的,不然那女魔头不会这么心慈手软。

  落墨见久攻不下便是加大了力道向梦环州攻去,两人又是一番打斗后那落墨凌空一剑向其斩了过去,梦环州将石剑横在身前挡住了这一剑。落墨这次没有其他目的,就只是想要将梦环州手里的炼器斩断,她几乎用尽了全力的一剑瞬间斩在了那用布条包着的奇怪炼器之上。

  又是“当”的一声,这次梦环州被那力道震得双手发麻,巨大的力道将其身子向下击去,梦环州的双脚将房顶踩出了几道裂纹。落墨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感觉到了刚刚这一次碰撞自己的冰魄剑还处于了下风。

  落墨心疼地看向了冰魄剑的剑刃,仔细地看着有没有损伤。梦环州见机身子往后一闪,一剑将刚刚脚下裂纹处的琉璃瓦全都向落墨飞了过去,趁着落墨防守的空档向青鸾所在位置跃了过去。

  梦环州见得此时四周的水柱渐渐将他两围在了中间,一个白衣男子站在一条八尺多长的红色大鱼之上,那红鱼头有双角形如鲤鱼。梦环州曾听闻海族养了许多横公鱼,专门用来作战骑行之用。传闻横公鱼不惧烈火,一般的刀枪难入其身,在水中的速度又是极快,所以被海族用来作战之用。

  梦环州见得白衣男子脚下红色大鱼跟那描述的横公鱼一模一样:鱼身赤色、头顶双角、身长八尺,利嘴獠牙。看那白衣男子脸色俊美,手执一七彩羽扇,再看看将他们包围的通天水柱,自然这眼前的白衣男子就是妙语祭司了。

  “梦环州,冲过去”,青鸾从彝环取出了几颗避水珠向前方的水柱扔了过去,两人趁着那被避水珠分离出来的空间便是穿了过去。妙语见得二人脱困又是御起了一条龙形水柱向二人扑去。青鸾带着梦环州飞快地向一个地方跑着,见到后面扑来的巨大水龙又是一颗避水珠照着那龙头掷了过去,那龙头扑到避水珠上瞬间被分离开来。

  “青鸾,你怎么这么多珠子啊”?

  “海王宫那么多随便捡就是”。

  两人快速地向着前方跑去,妙语在后面踩着横公鱼紧追不舍,另一边的落墨也飞速追了过去。横公鱼在水中的速度果真极快,虽是驼了个妙语也丝毫没有影响到它的速度,落墨已是踩在了冰魄剑之上向那二人追去。两个祭司的速度自然比他们要快了,梦环州不时回头见着后面的两个祭司越来越近。

  梦环州见着前方出现了一堵高墙,高墙下也是守卫森严,他见青鸾的意思是要穿过那高墙。对面的护卫也都发现了他们纷纷执着武器戒备着,梦环州见青鸾拿出了凤鸣舞,看来是要硬闯到那高墙里去。

  青鸾已经冲进了护卫群中挥舞着琉璃伞,梦环州也执着石剑冲了进去。他手执石剑所向披靡,将那些护卫的炼器一一斩断。那些护卫根本挡不住二人的攻势,只得任其二人闯进了高墙之内,好在妙语、落墨两大祭司此刻已是赶到了。

  妙语祭司来到高墙之外后脚下的横公鱼便是停了下来再也没有前进的意图,妙语舍弃了横公鱼踩在羽扇之上同落墨一起飞进了高墙之内。梦环州二人闯进高墙之后出现了一片极其开阔的无水区域,两人丝毫不敢减速向无水区域的最里面冲去。

  向前奔了差不多一里左右梦环州见得前方又是一片海水区域,远远望去那片海水区域一片赤红显得极其辽阔,约么有十丈多高外面全都被一层能量包裹着。最为神奇的是那海水区域上方全是一片高约十多丈的无水空间,从无水空间之上有许多细小的水流淌了下来洒在了下方那片红光之中。

  “梦环州我带你上去将那上方的阵法打破”青鸾说到。

  “怎么破”?

  “你得全力将那最中间的兽头击碎”。

  “好,交给我了”。

  说完青鸾便将一颗硕大的避水珠含在了嘴里一下化成了一只青鸟,梦环州一下跃到青鸾背上被她载着向那片红光之上飞去。梦环州现在被青鸾载着飞得高了,他往下一看,那片闪烁的红光竟然全都是横公鱼,密密麻麻的起码都有上千条。那片海水区域呈圆形,宽约三里左右,海水外面则是一圈宽约一里左右的环形无水区域。

  仔细看那每条横公鱼身上都是绑了绳子,绳子一端穿过了鱼嘴,后面则呈三角形穿进了两边鱼鳍紧贴着鱼身,就像是马儿被绑了缰绳一样。梦环州才明白这下面乃是海族圈养横公鱼的地方,此时青鸾的一声鸣叫惊到他。

  梦环州这才看向上空,上面最中间果然有一颗巨大的兽头石雕。他还见得上空四个方向边缘处也皆有一个小一点的兽头。四个小兽头乃是四种不同的异兽,与中间那颗大兽头遥相呼应,形成了一个能量巨大的阵法。

  眼看着离中间那兽头越来越近,梦环州两手举起了石剑身后的太极图案显现,在青鸾背上借力之后以旋风刺向中间的兽头攻了过去。落墨见得梦环州那握着炼器的两手之间出现一把巨大的能量大剑,旋转着向兽头刺了过去。此刻落墨离青鸾距离并不远了,在见得梦环州的意图后御剑向他冲了过去。

  可惜落墨还是差了一点,在她一掌击到梦环州之时已是听见了“轰隆”一声巨响。梦环州被落墨一掌击中后便向下坠去,青鸾见到梦环州落下后一个旋转往其落的方向飞了过去将他接住了。

  落墨站在冰魄剑上看着被梦环州致命一击的兽头已是有了裂纹,那裂纹渐渐扩散变大,直到兽头碎裂石块纷纷落下。此时的落墨都傻眼了,完全不在意那头顶落下的纷纷石块。好在妙语及时飞了过去将落墨推开了,妙语自己则站在七彩羽扇之上以掌力来抵御那些落石。

  这妙语本是海族血脉,乃是人身鱼尾之身,只是那长袍将他下半身全都掩藏了。若是在海水中妙语自然是神通广大,御水术更是威力巨大。只可惜他并不适合在无水区域呆太久,刚刚从高墙外一路御器飞行而来就消耗了很多功力。现在又一边御器飞行,一边用手来硬抗上面的落石。

  梦环州虽是挨了落墨一掌,好在落墨这一掌并未用全力,他只是当时被打的气血翻滚。梦环州坐在青鸾背上见得她一声刺耳的长啸向下面红光俯去,那底下鱼群被上方的纷纷落石砸下,又听得青鸾的鸣叫后如同炸了锅一般沸腾了起来。

  青鸾贴着水面飞行两个爪子抓起了一条横公鱼,她两个爪子用力抓着绑在横公鱼身上的两段绳子,扑着翅膀飞高后将横公鱼丢到了外面的无水区域。梦环州见得那横公鱼在地面挣扎起来,像是想用自己的身躯弹回海水里一样。

  青鸾又飞回那片红光之上盘旋着,嘴里发出了震耳的长啸。梦环州只听见下方暴乱的鱼群弄起了巨大水声。上方的石块还在落下,突然梦环州见得妙语祭司被一块巨大的石块击中,其身子一倒随同那纷纷落石掉落到了下方鱼群之中。

  想来是那妙语在无水区域消耗太久了才被巨石击中的,只见他满嘴鲜血地落到了海水中,身边的鱼群全都向他撕咬了过去。好在妙语回到海水中后像是瞬间得到了恢复,几条巨大水柱将周围的鱼群纷纷卷了出去。梦环州见此时那上空的流水变得越来越大,四周的能量也是逐渐稀少了。

  青鸾载着梦环州又是贴着水面从下方抓起了一条硕大的横公鱼丢了出去,这次青鸾再没有载着梦环州飞回了,她载着他落到地面,那横公鱼挣扎之处。青鸾幻化成了人形将嘴里的那颗硕大避水珠收回了彝环,对梦环州说到:“你也收回避水珠抓紧我”。

  此时那圈养横公鱼的水面上方已是彻底损毁,上方的海水瞬间全都落了下来,伴随着周围的能量罩消失上千条横公鱼纷纷四下逃离而去。青鸾骑在横公鱼之上,两手抓着那从横公鱼嘴里绑至后方鱼鳍的两段缰绳。梦环州也一下跃到青鸾身后,双手将青鸾的细腰环住。两人所骑的横公鱼先是在地面挣扎了一下后就被后面奔涌过来的海水卷走了。

  话分两头,那血剑三人回到水面之后便是被四周龙腾国和青丘国众多高追了过来。血剑见得自己两个手下都受了伤,自己也是消耗了太多功力,现在若要同时面对这么多高手围攻定是以卵击石,三人赶紧驾驭着炼器向着远处逃离而去。

  众人见辰逸并没有追向那血剑三人,自然也是放弃了追击他们。此时辰逸脸色凝重扫视着四周海面久久不见梦环州的身影上来,许久之后天卿道人驾驭着自己的拂尘飞到辰逸身边说:“放心吧,辰逸兄,那小子有青鸟庇护着。刚刚落水之时四周的海水以他们为中心纷纷退避,想来他们身上持有避水珠,只要在海底不遇到海族强者和凶猛海兽他们定会平安无事的”。

  尧黎也是飞到辰逸身边说:“辰逸道兄大可放心,这片水域之下离那海族领地远的很。这小岛附近经常有猎妖师出入,倒还没听过这片海域有什么强大凶猛的海兽存在”。

  辰逸两手相拱对着尧黎说到:“此次承蒙贵派和诸位道友鼎力相助,在下不胜感谢”。

  “咦,辰逸道兄不可见外,邪魔外道乃是我们修仙界的公敌,我们也只是尽了分内之事”尧黎回到。

  众人商议后决定在这岛上呆到明早再各行其事,一是奔波了一上午大家也都消耗地差不多了。加上又与天狼蛛和金翅大鹏消耗许久,虽说是那群金翅鸟是飞走了,众人功力也都消耗得差不多了。二来众人可在这小岛附近海域寻找梦环州的踪迹,还能提防那血剑三人去而复返。

  第二天上午,众人还是没能寻得梦环州的踪影。尧黎长老最后做了安排:林剑敏一行人还是向那无名石岛而去,尧黎自己和一名长老则带辰逸、天卿道长及那位古姓男子回观海坞。另外两名观海坞长老则继续留在这岛上继续寻找梦环州,等小王子一行人回来后再一起回观海坞。

  这小王子一行人又是飞行了一天一夜后才到那石剑之岛,当时天色已晚众人也都是疲惫之身,便寻得了一个栖息之地先休息一晚后明早再去那石剑之处。

  两人被横公鱼载着飞速地向着远处飞速游去,梦环州回头一看那圈养横公鱼的地方和外面高墙之处已是连成了一片水域,上千条横公鱼犹如炸了锅一般纷纷朝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梦环州紧紧地抱着青鸾,他本欲看一下前面的状况如何,哪知迎面而来的海水飞速地从面部分离而去,梦环州一时竟睁不开眼睛,只能把头低了下去继续憋着气。

  此刻的海王宫一片骚动,上千条横公鱼四下逃窜远远看去还是颇为壮观的。青鸾拽着两段缰绳用力将横公鱼的头往后拉,那横公鱼行进的方向也变成往海面之上而去。两人都是强行憋着气,因为现在他两能往上多跑一段距离就多了一分安全。

  直到两人实在憋不住了青鸾取出彝环里的硕大避水珠含在了嘴里,避水珠一出那横公鱼就如同失去了重力般笔直向下落去,两人在横公鱼上借力后青鸾又幻化成了青鸟载着梦环州朝水面飞去。

  梦环州坐在青鸾背上,感觉到此时她拼命地拍打着翅膀向上方飞去。他见着周围漆黑一片,想来离那海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此时梦环州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从那下方急速而来,强大的气息之后还有两道气息也是快速追了过来。梦环州将石剑紧紧握在手中用精神力感受到了一女子坐在一条硕大的白鱼之上,那女子用手拨弄了一下身前的古琴后便是几道能量斩向了自己。

  连天音都追来了!梦环州感应到了那几道能量迅速破开海水斩了过来,此刻的青鸾正载着自己向上飞去,若他没能挡下这几道能量的话青鸾定是没有防守的能力。梦环州不敢大意,立马手握石剑以天机剑法将几道剑气向那几道能量迎了过去。

  只听得水中几声沉闷的响声,梦环州算是勉强将那几道能量挡了下来。那天音见自己攻势被破两手便是又在古琴上拨弄了几下,又是十几道强横的能量向他们急速刺去。梦环州老远都能感受到这十几道能量的强大,自己就算浑身解数也是挡不了的。

  看着那能量的攻势后对青鸾大声喊到:“快变方向”。

  青鸾听见他的喊叫后赶紧一个盘旋改变了方向,梦环州看着天音的十几道能量瞬间划过了他们身后水域。梦环州还来不及庆幸远处的落墨踩着冰魄剑也是飞来了,还未逼近就已是十几把利刃飞了过来。就连妙语也从远处追击了过来,那妙语驾驭着一条横公鱼穿梭于水面,其速度比天音和落墨要快得多了。

  梦环州心里一阵焦急,三大祭司都追来了,可这四周海域还是一片漆黑,难不成这次跟青鸾真要殒命于此吗。梦环州驭起石剑将落墨的十几把飞镖尽数斩落,那妙语又是以御水术驭起了一条粗壮的水龙向他们扑来。

  梦环州对妙语的御水之术颇为忌惮,因为自己目前所习练的都是一些点对点功法。面对妙语大范围的御水之术除了闪避,想来也只有一招出窍剑以太极图案来抵御,可那妙语还能同时驭使好几道通天水柱梦环州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梦环州眼见着那条水龙逼近,他想到了先前青鸾破解这水龙之法,便是将彝环唯一的一颗避水珠向那水龙弹了过去。这次水龙遇到避水珠并未被分离开来,梦环州见那水龙只是被避水珠稍微阻挡了一下前冲的势头后便将避水珠给顶了回来。

  他赶紧祭出了出窍剑太极图案出现在石剑前,梦环州见得这次的太极图案比起前几天要大了许多。看着那旋转着的太极图案约有一丈之宽,他还记得前两天对阵血剑长老之时出窍剑才能幻化出六尺多宽。那水龙顶着避水珠一下子就冲到了梦环州飞太极图案之上,石剑也被这巨大的力道顶的向后退了回来。

  梦环州使出全力却还是驾驭不住石剑的回退,直到石剑被逼回了离他两丈左右的距离才得以被其控制。他用尽全力用剑尖抵住了避水珠跟水龙相持着,那水龙也始终冲不过避水珠隔出来的空间,梦环州他们反而借着水龙袭来的力道加速了前进速度。

  突然梦环州见得那剑尖前的避水珠“啪”地一声裂开了,那水龙失去了阻碍空间一头撞到了太极图案之上。梦环州被这巨大力道击得差点没稳住,此时他唯有用尽全力催发太极图案来抵御这水龙。

  梦环州急速消耗着,他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直到感觉了头顶传来了一丝久违的光明。快到海面了!梦环州心中大喜使出最后的力气催发着太极图案,直到头顶越来越亮。

  就在此时下方的天音和落墨也是见梦环州他们快要回到海面了,都纷纷向梦环州发动了攻击。好在落墨需要踩着炼器飞行,不能使用威力强大的冰魄剑,还得消耗功力维系御剑飞行。

  落墨依旧是十几把利刃向他们上方飞了过去,像是要切断他们的去路。梦环州见到这次飞来的十几把利刃明显速递和力度明显加强了,想来落墨是用上了全力,心想要是被这利刃刺到定会被洞穿而过。

  天音祭司也是急促地弹奏了几下琴弦,梦环州听得几声古琴之音后便见得十几道能量向自己飞了过来,那能量就像弯月般,一边旋转着一边变换着行进轨迹向他们飞来。他两此刻面临着三大祭司的全力攻击,这电光火石之间根本容不得梦环州有丝毫时间考虑。

  梦环州当即收回了石剑,妙语御出的水龙瞬间失去了阻碍一下子扑到了青鸾口中避水珠结出的无水空间之上。那水龙这一下力道巨大瞬间便将他们的无水空间向上顶了出去,与此同时梦环州举起右手一拳向青鸾背上击去。只听见一声龙啸响起后在其背后一道白光出现,那道白光从梦环州后背绕到了他的右肩,一直到围绕着梦环州手臂盘旋而下从他的拳头处进到了青鸾体内。

  白色龙魂入体青鸾速度瞬间加快,加上水龙顶出来的力道青鸾载着梦环州飞速地向水面跃去。这一变化让落墨的十几把利刃还是没能追到他们,天音的十几道月牙也被拉远了距离。

  伴随着一声巨响梦环州跟青鸾破水而出,那身后的水龙也破水而出直到在半空碎成了阵阵水滴落下。青鸾载着梦环州越飞越高早已是离开了三大祭司的攻击范围。此刻的落墨踩着冰魄剑飞在海面之上,妙语踩在水面之上的一个通天水柱之上,而天音还是坐在她那白色大鱼之上。

  “落墨,女王有令:命你速去将那小子抢走的石剑取回,死活不论”,天音祭司对着上方的落墨说。

  “明白”落墨说完就御剑而起向那青鸟追了过去,天音和妙语相视一眼后便是先后离开海面向海王宫而去。

  休息调整了一个晚上,小王子一行也都全部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在几位长辈的带领下八人飞到了那石山之顶。辰逸几人则回到了观海坞,见得了在那里养伤的相空和知书。

  辰逸几人本欲拜访观海坞的当家人,却被尧黎告知观海坞当家人正在闭关,现在这观海坞一切事物都是他代管的,观海坞也是将他们当做贵客招待不敢有怠慢之处。两天后林剑敏与小王子一行也回到了观海坞,辰逸并没有见得其中有梦环州心里难免一阵失落。

  不过他们带回来了一个震惊的消息:那石岛之上的石剑被隐雷宗弟子苏远得了。原来那天早上八人到了石岛顶部后四名年轻人就先后去试着拔石剑,结果都是无果而归,众人也是商量稍作整顿后准备回青丘国。

  就在大家准备启程之时那石岛突然微微晃动了起来,其他人都已是意识到了危机赶紧带着自家弟子驭器而起了,唯独隐雷宗弟子苏远又奔向那石台处,在众人的注视下将石剑一点点从石台拔了出来。

  这一消息无疑使得龙腾国几人心里一惊,特别是知书和兰婳仙子。那天卿道长连忙出来说:“想不到少年还有此福缘得以石剑,真乃是你们隐雷宗之骄子也,这可真是你们青丘国之福音”。

  那苏远听得后内心一阵骄横,而苏远旁边一位长辈则向前一步谦卑地回到:“道兄过奖了,这石剑被隐雷宗劣徒得之,实属侥幸”。

  一边的尧黎长老说:“如此甚好,至少避免了此石剑被魔教之人和外界得之,算起来是我们修仙界的福音”。

  众人一阵客套之后便是被尧黎带去宴饮也算是给诸位饯行了,酒足饭毕后众人又是在那大厅客套了一番后便各自离去了。司空鹤带着小王子回王宫、仙陨之陵和隐雷宗也各回其宗派。

  辰逸本想着再去那海域寻找梦环州的,可相空和知书皆是有伤在身,知书的伤势还好点,相空现在的状态只怕是连御器飞行都困难了。辰逸在心里叹道:“小梦,生死有命,一切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辰逸为了顾全大局只得放弃了去寻找梦环州,与那天卿道长、兰婳仙子、以及北海冰宫男子一起带着两名伤者北上而去。辰逸之所以要尽快赶回龙腾国是因为相空的伤势,相空被血魔剑破了护甲之后那血魔剑的阴邪戾气也是侵蚀入体。现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将相空送回护国寺,以护国寺至纯的无上佛法来化解他体内戾气。

  青鸾载着梦环州全力向前方飞去,梦环州回头见得后面又一个黑点朝他们追了过来,想来定是那落墨祭司。梦环州也不知道他们此刻在什么位置,青鸾飞去的是哪个方向。他时不时回头看着后面拉近距离的落墨,心里感慨到了自己的窝囊。自己从龙腾国被追到了青丘国,又从青丘国被追到了南海,现在刚逃离南海又被追击到不知向什么地方逃去。

  突然梦环州见得前方出现了一大片浓雾,那浓雾极其广阔,像是天上的云连到了海面之上。梦环州心里惊喜到:“还好老天眷顾”。等青鸾进了那浓雾之中后他喊到:“青鸾向左前方飞”。

  梦环州他们又飞行了许久才出了迷雾,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还是一望无际的海面,梦环州时不时回头却再也没见到那落墨追来了。青鸾得知落墨没有追来后也放慢了速度。约莫又飞行了半天青鸾见到远处有一个小岛,此时的她早就已是疲惫之态了,便载着梦环州向那小岛飞了过去。

  青鸾跟梦环州来到小岛之上,青鸾幻化成了人形。两人见得这哪是什么小岛,不过就是露在海面的一块巨大石头而已,上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青鸾坐到了石头之上向远处的海面望去,那蓝天白云与海面融为了一体。经过了几天生死逃离青鸾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就如同那广阔的海面一样,原来自己害怕的大海看起来也是这么美。

  “梦环州,还记得我们曾在海里泡了一天一夜吗”青鸾问到。

  “当然记得,上次去石岛取剑之时”梦环州回到。梦环州说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冲着青鸾说:“对了,那次你为什么不早点幻化为青鸟呢,在那海里泡了一天一夜很舒服”?

  青鸾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到:“梦环州,你想知道故事里的劫最后度过了九天雷劫吗”?

  梦环州一下子来了兴趣坐到了青鸾旁边道:“当然想知道,他度过了吗”?

  “度过了”!

  这个结果梦环州听得心里一阵高兴,他迫不及待地问到:“怎么度过的,后来呢?后来他成神了吗”?

  青鸾沉思了一会儿后对梦环州讲了起来:她不知道当初的火鸟是怎么度过九天雷劫的,她只知道劫成神之后的事。当初劫虽是度过九天雷劫,但也是被神罚天劫伤的奄奄一息。火鸟用翅膀和双足一点点地向地上的青鸾移了过去,直到他的翅膀和双足渐渐发生了变化。等火鸟爬到青鸾身边之时火鸟已化为了一名年轻男子,那便是火鸟成神后的神祇。

  劫用双手将地上的青鸾抱了起来,凌空向那九天之外飞了过去。他穿过一片片祥云,越过一条条天河来到了仙界,见得了诸多神仙早已是等着他的到来。劫扫视了一圈,见得正上方乃是一白发老者,那老者侧坐在一头青牛之上。劫一看那青牛之后瞬间明白了这老者便是当年昆仑虚点化自己的高人,他将青鸾放于地上后一下子跪了下去说:“求上神救青鸾一命”。

  “这青鸟私自逃离三危山已是触犯了天条,吾曾下界点化她,而她却依旧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是自作孽不可活也”白发白须老者说到。

  “只要上神能救她一命,我愿意付出我所有,包括我的命”劫已是眼泪汪汪。

  “哎”!那白发老者叹了口气后道:“她曾应允过受百世的苦难轮回,这样消逝而去已是她最好的结束了”。

  此时远处一声长啸,一只仙鹤口衔锦帛而至。那白发老者走向仙鹤,从仙鹤嘴中取下锦帛对劫念到:“天帝昭告:远有烛龙,神通广大,为害三界,多造杀孽。得群神困其于长留山,合力诛杀。烛龙陨千年,其骨化为烛龙骨剑,其怨念化为火鸟。火鸟本心虽善,然其本身俱是至邪怨念,所过之处无不天灾人祸造孽苍生”。

  “然火鸟及时醒悟,受点化至无生岛,受万年天雷淬体炼化怨念之身。今有邪魔巫支祁领数十万妖兽为害苍生,一路践踏至不周山直取天庭。幸得火鸟复返,击败巫支祁,又得九天雷劫吓退妖兽解天庭之危……现封火鸟为庚辰星君,位列真神,辖地界之水域”。

  白发老者收起锦帛后劫的后脑出现了一片七彩之光闪耀,他将一个玉圭递给了劫,劫并没有接下来而是对老者说到:“求上神能救青鸾一命,我愿意放弃神祇替她去受那百世轮回之苦”。

  “庚辰星君,想你在那无生之岛受了万年孤苦才熬到成神,你真愿意为了一只犯错的青鸟让这一切化为乌有,还要受百世苦难轮回”?

  劫看着地上的青鸾点头回到:“我愿意”。

  “你可要想好,神祇一破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不后悔”。

  白发老者叹了口气后便是转身离去了,劫来到青鸾身边看着地上的她,如此安详就似睡着了般。他用手抚摸着青鸾的羽毛,一遍又一遍,也许在他心里这是最后一次跟青鸾在一起了。劫慢慢将手移到了青鸾的头部,一片七色光芒向青鸾体内而去。

  劫慢慢地失去了意识,他感觉自己身体已是轻飘飘的,不受自己控制地向那天界之下坠落而去。慢慢地他笑了,他看到上面的青鸾已是醒了过来。青鸾一下向劫追了过来,她怕追不上劫将翅膀收了起来向那劫的方位坠落了下去。

  劫笑着跟青鸾挥了挥手,一阵飓风朝青鸾袭来将她晃的晕头转向,直到她再也看不见劫了。就在青鸾万念俱灰的一刻,她竟然能发出声音了。她的声音清脆又美妙,像是荡气回肠的歌声飘散在天空中,只是那歌声中充满了无限的感伤和无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