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九幽之地
淰旧的铁公鸡2021-09-06 16:4210,212

  梦环州见巫小小安然无恙也算宽心了,细看小小脸上先前的两道伤痕竟然消失了,应该是童童给她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那童童笑着对梦环州说到:“小梦哥哥,我说过我会见到你的两位红颜知己吧”。

  “小姑娘,你为何要抢我的伞”青鸾问到。

  “大白,放我们下去”,童童说完白猿就两手将巫小小和她放在了地面上。童童走向青鸾说:“别说抢那么难听,我只是觉得这伞漂亮借来玩玩儿,喏,还给你”,童童将那琉璃扔给了青鸾。

  青鸾接下琉璃伞后对着童童说到:“小妹妹,你可是驭兽族之人”?

  “你果然是见多识广,我应该叫你姐姐还是”?

  “当然是姐姐好听”。

  “姐姐,我真钦佩你”。

  梦环州没想到这二人初次见面就如同多年未见的旧识一样,童童又对着青鸾说到:“姐姐,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那我们呢”梦环州问到。

  “有缘再见”。

  童童带着青鸾在密林穿梭了好大一会儿后,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深渊处,她感应到后面跟来了两人回头一看正是梦环州和那狐妖。

  童童对梦环州二人问到:“你们跟来干嘛”?

  “我们有缘啊”!梦环州走到童童二人身边只见得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渊。整个深渊都是笔直的山体向下而去,站在边缘往下一看只看得黑乎乎的一片。

  童童问着梦环州:“劣徒,知道这下面是哪吗”?

  梦环州摇了摇头。

  “青鸾姐姐,你一定知道吧”!

  青鸾看着那深渊之下久久不语,许久后她才淡淡地说:“九幽之地”。

  “九幽之地”?

  “不仅九幽之地在这下面,千年前的神魔之战最后也是在这结束的”童童对梦环州说到。

  一听到千年前的神魔之战梦环州就不禁想到了豢龙氏,还有青鸾为了救他们而耗尽了数千年的修为。

  “你带我们来这干嘛啊”?

  “你看对面”。

  梦环州向深渊对面望了过去,见得对面站了好多个修仙者,他惊喜地看见了辰尘和辰陌两位师尊也在那人群之中。而那群修仙者前面的有一老者凌空立于虚空之中。老者身着一紫黑道袍,双手背于身后腰际,一头银发在虚空中无风自动。

  这是梦环州平生第一次见到凌空而立的身法,虽是隔得老远,他也能感觉到那半空之中的老道有一种卓尔不群的气息。再看老者身上的道袍梦环州几乎可以断定此人就是天师府的“江城子”。

  青鸾问到:“童童,莫非那渡劫的妖兽是在这下面”?

  童童“嗯”了一声,突然一声巨响在上端的云层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道火光自天际而下向着下面的九幽之地而去。童童兴奋地说:“第一道天雷了”。

  这天雷果然恐怖如斯,梦环州虽是隔着老远,但他能感觉到刚刚那道雷电之力只怕是自己抵抗起来都会吃力。而这还仅仅是第一道而已,后面的天雷只会越来越强悍。

  他不禁心里想到当初青鸾竟然能在九天雷劫之下脱身,还救出了天机道人、玲珑仙子和八尾三人。可知千年前青鸾完全有着上仙的实力,或许她那时都快接近神了吧!可她既然有了神仙之力为何不去那九天之外,还要继续留在这人世间。

  梦环州思量之时那第二道天雷已是来袭,他只听得一声惊雷像是要撕破天际般震耳,紧接着就是一道更加猛烈的天雷降下,直逼下方的九幽之地。就在此时远处有一个身影快速地向他们飞来,待那人离得近后梦环州才看清来者正是先前与天师府三大高手牵制的玉面狐。

  只是此时的玉面狐完全没有了先前那强悍气息,全身也是鲜红一片想来是伤的不轻。他直接飞到了巫小小身边说:“快跟我走”!巫小小还在迟疑之际那天师府三大高手便是从远处快速追了过来。

  巫小小不舍地看着梦环州,只剩下满眼的无奈,一边的童童赶紧喊着:“你还不快走”!随后那玉面狐便强行带着巫小小飞走了。

  梦环州见到远去的二人,巫小小正回头看着自己,那眼神仿佛就是永别一样。梦环州心里早就想到过与巫小小终究是要分开的,只是真的到了这一刻他也是心如刀绞。他两眼朦胧地苦笑了一下,内心充满了不舍、自责和无奈。

  梦环州看着渐渐远去的巫小小就快消失在远处,他也慢慢转过身去。这时青鸾在一旁喊到:“有变化”。就在梦环州转身瞬息那远在深渊对岸的江城子突然以瞬移的身法向玉面狐二人追去,直接一击将她们打伤。

  等梦环州回过头来只见得巫小小二人像断翼的飞鸟一样笔直地坠下,再看那江城子又是瞬移到地面,直接攻向还未落地的玉面狐和巫小小。

  梦环州大叫一声:“不要”!而后便急速御剑而去。怎奈梦环州离巫小小距离尚远,任凭他将风龙魂崔发到极致也远不及江城子快,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江城子的身影向玉面狐他们攻去。

  梦环州离他们越来越近了,他见得玉面狐跟巫小小坠落在地上后便是没有了反抗之力,像是被刚刚那一击打成了重伤。而此时江城子也已经攻至他们身前,梦环州急得大声喊道:“前辈手下留情”!

  听到梦环州的话后那江城子还真迟疑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梦环州后又转身一掌向玉面狐劈去。此时的梦环州离他们还有十多丈距离,就算此时的他在巫小小跟前,以他的修为只怕也挡不住江城子这一击。

  眼看玉面狐就要命丧于此,突然密林一个声音响起:“小六”!接着就是一物飞向了江城子。江城子感觉到这袭来的一击非同小可,遂放弃了击杀玉面狐以瞬移的身法躲开了。

  梦环州此时已是逼近到了巫小小两丈之外,他见得一把巨大的石斧“轰”地一声击在了刚刚江城子所站之处,将那地面炸出了一个深坑出来。他拼了命地奔向了巫小小,而此时半空中也闪出了一道光芒,那第三重天劫划过天际从梦环州身后冲向了脚下的深渊。

  梦环州见着那深坑里的石斧又飞了起来,直接飞到了一个体型巨大之人的手里。梦环州见那人体型高大,起码有自己两个高。全身皮肤黝黑,腰际处包着不知名的兽皮。

  看那人的头部就是一个怪物,下颚夸张地凸了出来,两颗獠牙恐怕有一尺多长,像两个凿子般从下颚穿了出来。再看那怪人浑身竟然长满了棕色的体毛,粗壮的手臂握着刚刚那巨大石斧。

  紧接着梦环州便是感应到前方密林几道强横的气势急速而来,更是有成千上万的妖兽奔流而来。而此时青鸾和童童还有那天师府三人也追了过来,就连深渊对面的一众修仙者也趁着第三道天雷刚刚落下之后纷纷御器往这边飞了过来。

  童童一靠近梦环州就惊喜地道:“山里几个大家伙都来了,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梦环州问到:“童童,你认识他它们”?

  “当然了,那个拿大斧子的叫‘凿齿’,你没看到它那两颗牙齿跟凿子一样”?

  “凿齿”?这名字梦环州好似在哪听说过或是看到过,好像这凿齿乃是生活在沼泽里面的巨人,经常到人间作恶,乃是一方妖兽的首领。

  这时候童童又看着半空说到:“那是当扈鸟”,梦环州顺着童童看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得远处半空有一只暗红的巨禽向密林上方飞来。那当扈体型巨大,锋利的爪子像是能轻易捏碎顽石,赤红的双眼凶悍地俯冲而来。

  “那是鸣蛇、那是赤眼妖猪、那是七尾仙狐”,童童又接连说出了三个妖兽的名字。

  梦环州逐一看去,先是见得那条巨大的鸣蛇,鸣蛇的体型比起两年前的巴蛇还要大。那蛇全身金黄之色,身后竟然长有四个肉翼。再看到便是一头体型巨大的猪妖,那猪妖眼睛通红全身体毛立着,像是一根根钢针插在上面一样。

  最后梦环州见到一个中年女子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跃了过来,那女子跟常人无异,只是身后拖着七条长长的尾巴。想必这就是童童所说的几个大家伙,梦环州能感觉到这几个妖兽的实力绝对强横,而这几个大家伙身后还都跟来了众多小妖兽。

  此时的怪人凿齿和当扈鸟一起攻向了江城子,赤眼猪妖、鸣蛇和七尾仙狐则攻向了一众修仙者。江城子修为果然了得,以一人之力对付两个妖兽还占了上风。只是那凿齿一身蛮力擅长防守,而当扈鸟又速度极快灵活地穿梭于江城子周围,纵是江城子有着凌空而立的身法一时也收拾不了它两。

  而另外三个妖兽头目也不是吃素的,若论单打独斗的话在场这些修仙者除了江城子外,没有谁敢只身一人与之抗衡。好在此次前来的修仙者众多:龙腾国五大势力共十余人、青丘国六人、天师府已有七人、再加上一些其它地方赶来的散修总共也有三十多人。而这三十多人既然敢在恐怖的天雷之下呆着,说明定是有着一定实力的。

  很快一众修仙者就跟那群妖兽混战在了一起,此时的梦环州和青鸾在混乱中显得极其多余了。他两的修为跟在场的任何人比起来都算不得什么,更别说那几个妖兽头目了,最多能够与那群小妖兽匹敌一番。

  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一把铁剑执于手中,小心地戒备着四周,此时的他不只是要自保,还要保护好身边的巫小小。青鸾也手持凤鸣舞与梦环州背对而立,戒备着那群数量庞大的小妖。

  那群小妖就如同决堤的洪水般一下就淹没至了人群中,梦环州以前与妖兽也交锋过几次,就先前他们一众小辈还在密林被群妖围攻过。只是现在的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他能感觉到自己握剑的手心已是出汗了。看着成千上万的众多妖兽从四面八方涌来,那千奇百怪面目狰狞的兽群。

  梦环州一下就将一头飞向自己的怪兽斩落在地,继而手执铁剑在兽群中穿梭起来。此时的青丘国六名强者合力攻击着那头赤眼猪妖,龙腾国的强者这分别对付着鸣蛇和那七尾仙狐。

  突然梦环州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急速向他而来,正是那有着七条尾巴的中年女子。这强大的气息怕是比起江城子也差不了多少了。梦环州哪敢迎战,他对青鸾几人喊到:“快跑”!

  此时刚刚还在大战的辰尘、辰陌、玉生烟以及兰婳仙子四人快速飞了过来,挡在了梦环州和青鸾的身前。

  “臭小子,你来凑什么热闹,还不快跑”辰尘训斥着梦环州。

  梦环州不好意思地叫着:“阁主、师尊”。

  而此时身边的青鸾也喊到:“谷主,兰婳姑姑”。

  梦环州转头看去,见得兰婳仙姑和一名女子挡在了青鸾身前。兰婳仙姑他是认识的,而眼前那名蒙面女子听青鸾叫她“谷主”,莫非她就是百花谷的谷主玉生烟?

  就在梦环州疑问之时,上空的云层突然一声巨响将他惊到了,紧接着就是一道强横的雷电划了下来。这是第四重天劫了吧?梦环州在心里问到。

  “小六”,七尾仙狐大喝一声后就全力一击攻向了梦环州他们所在的位置。辰尘四人见状都同时往前方跃去,以炼器来抵御着七尾的攻击。只见得那七尾一击便将辰尘四人逼退了数丈距离,而后瞬移到了梦环州几人跟前。

  眼看中年女子就要蓄力一击攻向梦环州与青鸾二人,那白猿肩上的童童赶紧喊到:“姨姨,他两是好人,别伤害他们”。

  “小丫头,你也跑来了”?中年女子扶起地上的玉面狐问:“小六,你没事吧”?

  玉面狐摇了摇头慢慢说到:“姑姑,她便是我带回来的同族”。

  中年女子看了一眼巫小小,同时感应到四周几道气息同时向她攻了过来。她说到:“小六,你先带她回族里”,说完就浑身气势散发向龙腾国几名高手攻去。

  此时一众修仙者跟群妖已是战得难解难分,不久战场就出现了转机。天师府的江城子修为果然了得,以一敌二还将凿齿怪和当扈鸟打伤了。七尾看被江城子击到地面的凿齿,神态萎靡早已没有了刚刚那股野性。七尾心知它两根本不是那江城子的对手,大声喊到:“凿齿、当扈,你两退下让我来会会这老道”。

  中年女子凌空立于江城子对面说:“老道,自上次一战后怕是有百年不见了吧,我还以为你早已入土为安了呢”。

  “哼,妖孽,没能亲手诛杀了你,我怎么会先死”。

  “当年你们一众所谓的正义之士为了半块石板竟是逼死了我小妹,今天我就要替小妹报仇雪恨”,七尾说完便是瞬移到江城子身后一掌劈了过去。江城子早已感知危险已是闪到了一边,而后全力一掌击向那仙狐。

  江城子与这中年女子也是死对头了,他们曾交手过多次都是难分伯仲。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再次面对这老对手心里已是有了一丝不安。这些年他一直闭关追寻大道寻求突破,只是一百多年过去了,依旧没什么大的进步,反观那狐妖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比之百年前却是要强了不少。

  此时的凿齿与当扈也向赤眼猪妖和鸣蛇支援了过去,梦环州见得昆仑的天卿掌门和阳辄道人与北海冰宫的两个高手一起向那当扈鸟围攻了过去。突然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没错,就是那青衣男子手中所执的长枪。

  “是他”!梦环州不会忘了那柄长枪的,他一边对抗着攻来的小妖一边问青鸾:“青鸾,那一身青衣的是北海冰宫哪位高手啊”?

  青鸾以琉璃伞将一小妖顶开后回到:“那是北海冰宫失踪多年的宫主古行云”。

  “古行云”,梦环州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因为两年前就是他将自己囚禁在北海冰宫下面的千尺玄冰洞。

  此时的江城子与那七尾仙狐在上空打的不相上下,可能是江城子先前跟那凿齿和当扈鸟交锋已是消耗了不少,渐渐已是落了下风的他紧接着就被中年女子一尾扫道了胸前。那仙狐这一尾力道强横,若是下面的哪位修仙者被击中定是非死即重伤。

  好在江城子也是修行了数百年的老道了,这一尾只是让他内心气血翻滚,随后嘴角便是淌出了一丝血红。不过这并没有让江城子伤筋动骨,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后两眼一狠又是向那妖狐攻了过去。

  再看下面三十多个修仙者,虽然是以多欺少攻击着那四个妖兽头领,可那四个妖兽本就是修行多年实力强大,更有上千只妖兽不断地攻向他们。别看这群小妖实力不怎么样,若是稍微大意一下被咬到了,肯定是要缺胳膊少腿的。这三十多个高手不但要全力来抵御闪避着四大妖兽的攻击,还要不间断地防守四周扑咬过来的小妖。

  此时梦环州跟青鸾经过连续的战斗已是气喘吁吁了,但两人不敢有丝毫大意。虽然是艰难地抵御着扑来的群妖,那几个妖兽头领没来攻击他们也算是万幸了。

  最舒服的自然是童童了,一众小妖哪会去攻击那白猿啊。白猿本就跟它们一样同为妖兽,再说那白猿实力强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威压使得这群小妖都从白猿身边绕走了。

  而这群修仙者自然也不会去攻击白猿,先前在深渊对岸这群修仙者早就发现了童童和白猿一行,他们自然也感觉到了白猿的实力强悍。江城子见多识广,在感应到白猿的实力后又看了一眼白猿肩上的小女娃。他对一众修仙者说到:“那小女娃极有可能是消失多年的驭兽族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招惹他们”。

  这驭兽族人虽然大家从未见过,但也有所耳闻。传闻这驭兽族人本身的修为就已是相当恐怖了,更可怕的是他们还能驭使实力强大的妖兽为己用。

  直至双方交锋后一众修仙者始终不见那白猿有何动作,想来这驭兽族应该是想保持中立,并不想插手他们任何一方。如此这一众修仙者自然不想再多招惹一个劲敌,须知眼下的几个妖兽头领都已经是让他们伤痕累累了。

  双方又是约莫交锋了一炷香时间,此时江城子早已没有了先前那卓尔不群的气质。身受重伤的他也只能勉强来防守和闪避七尾的攻击,而那七尾也是受了伤,不过比起江城子来说却是要轻得多了。

  再看地上一众修仙者也是相继受了伤,而那被修仙者围在中间的四大妖兽头领受伤更是严重。只是这妖兽就是妖兽,受了如此之伤不仅没有半点退意,反而激发了内心那原始的血性。

  就在众修仙者跟群妖战陷入苦战之时,那上方突然又是一声惊雷响起。这次的雷声巨大,直接震得梦环州耳朵稳稳作响,更是有一些实力较差的小妖吓得仓皇而逃。那第五重天劫突然将黑暗的天地间照得一片光明,直到消失在深渊下方。

  就在第五重雷劫的光芒消失后,一个声音从那深渊对面响起:“哈哈哈哈,真是热闹,看来本尊还是来晚了一步”。

  那远处的声音还未消散众人便见得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了半空,而深渊对岸更是有十几道强大的气息御器飞行而来。梦环州抬头看了一眼上空的那道黑影,只见得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立于虚空。那男子体型高大匀称,生得剑眉琼鼻容貌俊俏,只是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感觉。

  细看男子一身黑色长袍下摆和腰间皆是黑纱飘着,领口和袖口都绣着银丝流云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黑色的祥云刺绣锦带。乌黑的长发束在头顶,一顶银质小冠被一根玉钗固定在发束上,其余的长发和着清风在身后飞舞。男子凌空而立在半空,身后飞舞的还有他那外黑内红的长披风。

  紧接着黑衣男子身后就多了一群人,从这群人的样貌、穿着、脚下的炼器和他们散发出的气息,一众修仙者便是看出这群人乃是西域魔教之人。

  梦环州也抽空扫了一下黑衣男子身后的人,只见这群人全都御器飞行呈一排站在黑衣男子身后,想来前面黑衣男子就是他们的头领吧。

  啊!梦环州吃惊地看到了三个认识的,踩在一根铁链之上的铁雄、踩在一白色骨杖上赤发赤须的骨灵、而后便是那黑衣男子身后踩在一柄血色大剑之上的血剑长老。

  梦环州一边抵御着扑来的妖兽一边在心里嘀咕着:“这群人定是西域古巫神殿之人无疑,能让血剑长老站在其身后,那这黑衣男子莫不是古巫神殿的头”?

  江城子见此时的几个妖兽头领和下面的一众修仙者皆是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有的就算伤势不怎么重也是消耗得差不多了。这突如其来的西域魔教不知是敌是友,若是他们趁虚而入只怕是双方合起来都难以抵御。

  江城子跟那七尾也都默契地同时停战了,江城子看着那黑衣男子感慨到:“我才闭关近百年时间,这古巫神殿何时出了此等高手”?

  “敢问前辈可是天师府的江城子”?黑衣男子凌空而上,与那江城子和七尾仙狐成一个三角形。

  “正是老朽,不知公子是”?

  “晚辈古巫神殿夜无伤,特来拜访老天师”。

  “老道,既然你有客人来了,那便改日再战”,中年女子大声喝到:“小六已回,大家都撤了吧”。

  七尾话语刚落,只见得下方四大妖兽头领嘴里就发出了大声的吼叫,紧接着那如潮水般的小妖全都向密林深处散去。而下面持续作战的一众修仙者也终于可以缓一下了,只见他们小心戒备着周围的小妖,待小妖全都离去后三十多名修仙者便开始围拢。

  梦环州见辰尘阁主和大胡子师尊也都受伤了,再看其他修仙者也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此时一众修仙者聚拢在了一个空地上,一边服下丹药后开始运气疗伤,同时戒备着那十几个古巫神殿之人。

  “不知阁下找老朽所为何事”江城子问到。

  夜无伤回到:“久闻天师府持有人间最厉害的神器‘翻天印’,晚辈斗胆,今日特来长长眼”。

  “阁下此言差矣,世间最厉害的神器乃是那‘破曦神枪’,比起翻天印来不知强了多少倍”。

  “破曦神枪早就从世间消失千年之久了,如今唯有翻天印才是名符其实的第一神器,还望老天师能满足了小辈这个心愿”。

  “祖训明示翻天印乃是本门之秘宝,非到万不得已绝不可示人,还望阁下见谅”。

  “何为万不得已”?

  “生死存亡之际”。

  “好,那晚辈今天就如你所愿”,夜无伤说完便是浑身气息外露,众人只见得一股强大的气息自他身上而散。看那夜无伤身边,一红一黑两个圆球在他周围不断旋转着。

  两个圆球呈透明状完全看不出是何材质,倒像是以能量结出来的。那红色的球就像是一个火球一样,上面如同被熊熊烈火烧着。那黑色圆球上面黑雾萦绕,一看就是至邪之气。

  望着江城子的夜无伤嘴角冷笑着,他两个手掌托起,顿时一红一黑两道如同火焰般的能量在其两个手掌分别跳跃着。两手向江城子一拍,一红一黑两道能量便是向江城子攻了过去,其身影也追着那两道能量往江城子所立的虚空而去。

  江城子隔得老远就能感觉到这一红一黑两道能量十分强悍,他以身法闪开的同时那夜无伤已是攻到了他的正上方。江城子顿时感觉到这小辈实力非同小可,遂不敢大意使出全力与其交锋在一起。

  “长老,那小子”铁雄望着梦环州的位置对血剑长老说到。

  血剑长老见下方的修仙者虽然有三十多个,可几乎都在先前与妖兽打斗中受了伤,此时众人都围在那回复状态。这小子自两年前让他给跑掉后就一直没了消息,血剑本以为他已经葬身海底了,不想今日竟然在这里意外地见到他。

  血剑又扫视了一眼下方一众受伤的修仙者,再看看自己身边也是难得地聚集了十多名高手。真是天赐良机,血剑长老说到:“诸位,我殿遗失的风龙魂就在那白衣小子身上,我们一起下去将那小子擒了,若有阻拦者格全力击杀”。

  骨灵与铁雄率先向梦环州而去,待落地后两人纷纷驭出自己的法器攻了过去,而血剑长老等人也是紧随其后向那下方而去。

  还盘坐在地上运气疗伤的辰尘和辰陌二人见得两个邪派之人向梦环州攻去,连忙起身强忍着伤痛拦截了过去,直到和那二人打斗在一起。梦环州自然知晓这二人就是奔着自己来的,看着那飞来的血剑一行人,他将手中的铁剑紧紧地捏了捏。

  见情况有变,那百花谷二人率先起身支援了过去,紧跟着的是护国寺虚空住持和净空大师。北海冰宫的古行云和昆仑派天卿道人对视了一眼后,也同时起身支援了过去。

  大战一触即发,刚刚还在一边调息的天师府几人也加入了其中。此时的一众修仙者皆是有伤在身,先前又与妖兽消耗了许久。此时他们再敌对这群状态满满的魔教之人已是显得力不从心了,只能在确认能自保的前提下与那十几个魔教之人周旋。

  血剑长老目标明确直奔梦环州而去,眼下离梦环州最近的是辰尘、辰陌两位师尊,可他两现在的状态一时间被那骨灵和铁雄压得根本无法顾及别人。

  血剑长老一落地便是浑身气息全放,举剑就刺向了梦环州。又见面了,从当年的七星谷惨变到后来一路追杀自己至南海。自己的生活都是被眼前这邪魔之人改写的,不管是在七星谷还是在剑阁。

  看着越来越近的血剑长老梦环州握紧了手中铁剑,然后以身轻如燕的身法主动迎了上去。当初自己从七星谷逃到剑阁,又从龙腾国帝都被一路逼到了南海。他不会再一味地逃避了,这一次他要主动去面对这早晚都要了断的恩怨。

  铁剑与血魔剑相碰,两股强大的气息撞在一起,梦环州直接被血剑强大的力道逼得退了几步。这一个初次的交锋就让血剑长老难以置信,眼前这是那个两年前连铁雄一击都接不下的小子?

  梦环州稳住身子后见血剑早已当头一剑劈来,他以身法闪开后便是跟那血剑正面硬抗起来。这血剑再怎么说也是修炼多年的老手了,其修为比起剑阁的辰逸都差不了什么。梦环州跟他交锋被逼得连连败退,直到被那血剑一道剑气击中倒地。

  梦环州没时间缓和,那血剑早已趁他倒地时逼近,而后全力一剑刺来。梦环州一个翻身站了起来,祭出了太极剑法,以出窍剑来抵御血剑这一击。

  他虽是暂时挡住了血剑的攻势,但也被他浑厚的功力逼得渐渐往后滑去。他被血剑一连向后逼退了数丈之远了,他的双脚在地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划痕。眼看梦环州就要被那血剑给逼到深渊边缘了,远处还在奋战的青鸾见到后果断地跃了过去,而后凌空举起琉璃伞全力向那血剑击去。

  而上空夜无伤与那江城子的交斗就要猛得多了,两人都凌空于上,全以自身强悍的修为与对方抗衡着。江城子虽说修行了数百年了,其修为在这花亭大陆绝对算站在了顶端。而那古巫神殿的夜无伤虽说乃是后起之秀,论资质和出道时间远不及江城子。然其天赋异禀修炼神速,一身魔功更是摄人心魂。

  再加上江城子先前与那凿齿、当扈还有七尾三大妖兽头领轮番交锋,功力持续消耗许久不说还身受重伤。很快那江城子渐渐不支,直到被夜无伤一击打落于地上。

  “老天师”,天师府几名老者见状都纷纷向江城子所躺的位置奔去,而那夜无伤怎会给江城子喘息的机会,紧跟下便想取了他的性命。

  梦环州就快被逼到深渊之下时,青鸾的及时阻止终于让血剑的力道消失了。此时的青鸾已将凤鸣舞幻化为四把颜色不一琉璃伞灵活地在血剑身边与之周旋起来。

  梦环州深知青鸾不是他的对手,赶紧支援了过去。这才两年不见,青鸾的修为也是进步神速啊,都能驭出四把琉璃伞了。梦环州与青鸾配合默契,两人不跟那血剑正面交锋,而是以凤鸣舞和红菱的神通与那血剑周旋着。这血剑长老就算有一身本事,一时也被梦环州二人戏耍得逐渐暴躁起来。

  那一群邪魔之人也是目标明确,不想与那群修仙者耗着,一有机会便向梦环州所在的位置靠近。很快就有了两个魔教之人突破了修仙者的拦截向血剑支援过来。

  这二人修为也是了得,过来没多久让将梦环州二人吃瘪了。那血剑道:“你二人拦着那女子,我来对付这小子”。远处的辰尘、玉生烟几人看到后当下便是要支援过去,怎奈他们本就有伤在身,功力也是消耗得差不多了。在面对骨灵几个邪魔的拦截,他们只怕是连自保都显得吃力了。

  后加入的两名魔教之人都是一身黑袍笼罩了全身,其中一个名叫:“鬼魅”,其身法了得如同鬼魅般捉摸不定。青鸾以一敌二,没几下就被那鬼魅偷袭到了。而另外一名黑袍子已是向青鸾倒地之处攻了过去,最可怕是青鸾已被那鬼魅的两根铁链束缚得无法动弹。

  “小心呐”,梦环州已是顾不了血剑的攻势了,全力向那青鸾之处跃去。眼看那黑袍子就要一刀了解了青鸾,梦环州将手中的铁剑飞了过去,终于唤出了体内的两条龙魂。

  铁剑只是稍微阻止了黑袍子一下,就在他提刀向身虾的青鸾挥去时一声龙吟在脚下响起,一条蓝色的龙魂围着青鸾盘旋而上,在青鸾身前结下了一层厚厚的冰墙。

  梦环州看着那黑袍子一刀斩在冰墙之上,将冰刺斩了一个半尺多深的槽出来,不过还好冰墙未被破开。而此刻那血剑长老的血魔剑早已是飞到了梦环州身后,他根本来不及回防就被血魔剑刺到了背上。血魔剑强大的势头并未减缓,一直将梦环州刺到地上,继续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直到他撞在保护着青鸾的冰墙上。

  血剑长老收回血魔剑看着那冰层上盘旋的蓝色神龙飞回到了梦环州体内,“这是?水之龙魂?真是意外之喜啊”!血剑长老笑着就举起血魔剑向那一动不动的梦环州攻了过去。与此同时远处的夜无伤也是致命一击向那倒地不起的江城子攻了过去。

  此时的梦环州已是不得动弹了,背后的伤口起码有两寸之深。伤口处更是有隐隐黑气萦绕其上,跟当初护国寺相空被血魔剑刺伤后一模一样的。

  就在血剑长老和夜无伤出手的同时,那天上瞬时一道破天般的惊雷将所有人都震得耳膜作痛,紧接着就是一道亮光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了。第六重天劫适时出现,恐怖气息直逼那深渊之下的九幽之地。

  等众人眼睛恢复之后那血剑长老和夜无伤二人都是远离了先前的位置,那夜无伤嘴角已是鲜血淋漓,其身影也是于虚空中微微颤抖。再看一边的血剑长老虽说没有受伤,但也被逼退了十多丈的距离。

  梦环州抬头见得眼前一片雪白,刚刚正是大白救了自己一命。而那远处的江城子也完好无损,此时的江城子已是站了起来,其右手凌空托着一个方形古印。那方印呈土褐色,约有三寸之大,四四方方的一块印章之上卧着一个上古凶兽。

  那翻天印凌空旋转在江城子的右手掌上方,一道金黄的能量自印章下方越来越大,将他的手掌照得一片金黄。细细看江城子的手掌之上,那片金光中有四个繁体古字,四个金黄古字随着翻天印在江城子手掌旋转。

  夜无伤看着江城子手中所托之物后暗自道:“翻天印能有这排名是毫无虚传,其威力已远超世间炼器,怕是哪个上古仙人遗落在凡间之物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