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群妖出动
淰旧的铁公鸡2021-09-05 15:4210,325

   

  “想不到玲珑双剑还能同时认两个主人,小子,你那两条可是龙魂”?

  “回师祖,正是”。

  “剑阁如今是谁在当家,凌霜和凌风那两小子现在怕都老了吧”?

  梦环州支支吾吾到:“现在是辰尘阁主当家,他们……两位前辈都已羽化”。

  老妇人听得梦环州的话后闪过一丝感伤,他又问:“小狐狸,你也是我剑阁之人”?

  巫小小回到:“回前辈,曾经是”。

  月痕自然明了其中缘由,她说到:“哎,人妖殊途,你以后就留在这十万大山吧,别再去那人世间沾惹是非了”。

  “师祖,小小心地善良,奈何世人容不下她。我这趟便是来送小小回十万大山的,等她回到狐族后定会全速赶回剑阁,叫阁主他们前来接您回去”。

  “不可,你两小辈给我听好了,有关于我的消息决不能让外界知晓,更不能让剑阁知道”。

  “师祖,我们怎样才能助你脱身”?

  “不必了,这里是我最好的归宿”。

  “师祖您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已不是世人流传的那个月痕仙子了,我是一个恶魔。你们别看我现在很正常,说不定突然间就取了你两性命”。

  老妇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忍不住道:“哎!我曾被古巫神殿的妖人下了嗜血咒,自那以后整个人变得嗜热血好杀戮,整个人亦正亦邪,我曾不到一个时辰就让一座城内再无活物。那妖人要我委身于她才肯给我解咒,为了不再造下杀孽我将玲珑剑送回了藏剑山,而后请驭兽族的隐世高人将我锁在这里”。

  “刚来深谷时下面还是一片生机,飞鸟走兽频繁而过。等我在这里数月之后深谷是再无生机,就连飞鸟都不敢从上面而过。哎,这一晃只怕是有几百年了吧,我每日在这深谷发呆,陪着我的就只有这群冷血的毒蛇了”。

  “驭兽族”梦环州又听到这熟悉又神秘的名字。

  “小子,你以为上次那么轻松就能从我这取走帝屋灵果吗,若不是看在你是我剑阁的后人,再加上那女娃是驭兽族后人我才没有出手”。

  梦环州嘿嘿一笑:“多谢师祖恩典,师祖您放心,我定会去那古巫神殿寻求这嗜血咒的解法”。

  “你是想主动将龙魂送上门吗,邪教之人阴险狡诈,你定是有去无回”?

  “师祖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不用了,我本已是苟延残喘之身,只怕是大限将至了,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那月痕突然一物飞向了梦环州说到:“小子,你我也算颇有缘分。我看你天资聪慧,小小年纪便是到了人剑合一中期的境界,这上面记录着本尊当年突破万剑归宗境界后的一些见解和心得,希望对你日后的突破有所帮助”。

  梦环州接过那飞来的卷轴,两手握着对月痕谢到:“多谢师祖恩赐”。

  “好了,小子,你先上去,我有事情跟小狐狸说”。

  梦环州回了声“好”后就御起风龙魂上去了,他知道月痕师祖若想对他们有何歹意,他两早就一命呜呼了。他又来到前天童童等他的地方,一下坐在了石板上等着小小。

  约莫半炷香的时间后梦环州见得巫小小脚踏一把玲珑剑飞了上来,她径直飞到了梦环州身前,落地后将两把玲珑剑执于左右手。不知怎么的梦环州感觉小小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只是他再也感觉不到深谷那道强大的气息了。

  “小梦你看”!巫小小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捏着左手中指上一个碧绿指环。

  梦环州问:“月痕师祖送的”?

  梦环州又亲眼目睹巫小小用意念将两把玲珑剑放了进去后说到:“哇,师祖真喜欢你,竟然送给你彝环”。梦环州自是知晓彝环在大陆的稀少和珍贵了,修仙者出行若是有一个彝环可是要轻便多了,只要你愿意放一张床进去随时随地取出来睡觉都行。只是这彝环在花亭大陆上可不是你想要就能有的,那可是所有修仙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梦环州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一个修仙者放弃自己的彝环就等于放弃了所有。就像辰逸一样对这世间已是无欲无求,他问小小到:“月痕师祖她”?

  巫小小回避了梦环州说:“她很好”!

  梦环州一看小小还是跟以往一样撒谎不敢看着他,他说:“我下去看看”!

  “不要”!巫小小一把拉住了梦环州又说:“师父说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梦环州听得小小的话后吃惊到:“什么,你叫师父”?

  “是啊,你上来后我就在师父面前磕头拜师了”。

  “难怪就给了我一卷手稿,原来是要将彝环和里面的宝贝留给心爱的徒弟”梦环州假意妒忌到。

  “我现在可是你月痕师祖的亲传徒儿,按照剑阁辈分来算的话你怎么也得叫我一声师祖吧”?

  “哼,无凭无据,我可没看见”。

  “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古板,不跟你一般计较”。

  巫小小又对梦环州说:“师父彝环里面的宝贝你若想要我给你便是”。

  梦环州表情复杂地问:“这样好吗”?

  巫小小早就在彝环里扫视了一番,只见里面是一些美玉珠宝、天才地宝、精妙炼器、各色药瓶、古书字画等物件。巫小小看出来就算月痕师父已是活了几百年了,可内心依旧有着一颗爱美的女儿心。这彝环所收藏之物绝大部分都是美轮美奂的,就连华美的衣物饰品之类都装了满满几大箱,还有一些漂亮的瓶瓶罐罐不知道里面装的些什么东西。

  巫小小看着梦环州一副贱贱的嘴脸说到:“没事,师父刚刚交代过,这彝环里的物品我们两个共同分配”。

  “你师父真好”。

  “但是有一点,师父一再嘱咐,我们决不能对外界透露她的消息,她不想有人再去打扰她”。

  巫小小说完心里不由得一阵难受,她想到了刚刚自己上来之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月痕师父,只见得刚刚师父的位置已被万千毒蛇覆盖了……

  “好”!梦环州明白月痕师祖心里的想法,她只想永远是那个出尘脱俗的月痕仙子。她不想让世人看到她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更不想让人知晓她邪恶的一面。尤其是剑阁之人,因为她在剑阁流传的形象是无比高尚的。

  在剑阁的传闻中月痕仙子离开之时就已修炼到了万剑归宗的境界,很多人都认为她早已渡劫成仙了。很多剑阁弟子将月痕师祖当成了信仰,特别是云顶玬的历代女弟子,包括辰珊师尊在内。若是让她们看到心中的信仰变成了一个相貌丑陋嗜血杀戮的魔鬼,只怕是会动摇了她们的内心,可能以后修仙路上所持有的眼界和秉持的心性就不一样了。

  梦环州问到:“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巫小小说:“等玉叔啊,等他带我回狐族”。

  梦环州知道小小口中所说的“玉叔”就是那修到六条尾巴的玉面狐,他好奇到:“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巫小小说:“那还是我在苦崖洞之时,玉叔叔来苦崖洞找了我,说要带我回狐族”。

  她脸色微红继续说:“我说要等你回来后”。

  “什么!他去剑阁就没人发现吗”梦环州问到。

  “当然有,玉叔感应到几个强者过来后叫我以后去十万大山找他,然后便逃走了。奇怪的是阁主和几位师尊并没有去追他,辰逸师尊临走时还叫我不要等了,早些跟他回家去”巫小小说到。

  “这么说辰逸前辈他们知晓了他的身份”?

  “应该是吧”。

  “小梦,我们换个地方等玉叔吧,如今这十万大山里修仙者众多,若是将他们引到这儿来了只怕不好”。

  梦环州与巫小小两人徒步向着一个地方走去,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就这样毫无目的地朝前方走去。梦环州看着身边的巫小小,此番情景不由得让他想起了与小小在修吾峰的那段时光。现在的他们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刚上剑阁的毛头小孩了,而是都成长到了剑阁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这一路走来,他与小小几经波折共同面对生死。不过还好,梦环州总算将小小送到了她的最终归宿。

  只是梦环州突然间又一阵失落起来,此一别,自己不知何时还能与小小再见面。应该是自己能否再与她见面,有可能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她了。等此事了后,梦环州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儿了。是要回剑阁吗?回去继续修炼,将来做个长老或是某个山头的执事?不知怎么,他心里有点不想再回剑阁了。

  他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疑问,我继续修炼下去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长生不老?是为了渡劫成仙?这可不一直就是自己从小就有的梦想吗?他想起了小时候爷爷对他说过一句话:“长生不老你不累啊”?

  是啊,不累吗?难道自己以后也会像辰逸前辈那样吗?那个一直在藏剑山孤独了上百年的沧桑之人。他感觉自己现在是最开心的,因为能跟最亲最爱的人在一起。如果真是像辰逸前辈那样,就算让我长生不老我也不会开心,那不是我想要的。

  突然梦环州感觉到了前方密林传来了些许气息,还有两道气息正在交锋着。梦环州对巫小小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而后便将神识感知了过去。

  “哟,这不是剑阁的梦大侠吗?怎么,你也来凑热闹了”?突然他们前方有一个声音传来。这声音竟是如此熟悉,仿佛正是自己心底期待了许久的声音。梦环州睁开了双眼,见得离自己数丈远的前方有一女子正向他们飘来。没错,那女子真是凌空向他们飘了过来。

  梦环州见着那飘到自己上方的女子,一身蓝色的飘零衣裙,手中执着一把撑开的琉璃伞。他惊奇到:“青鸾,两年多不见,你竟然能凌空而立了”。

  “怎么,才两年不见你就学会挖苦人了”?

  “没有啊,你这不是凌空而立吗”?

  巫小小借着琉璃伞往上一跃一下踩到那琉璃伞之上说:“御器飞行就一定要像这样将炼器踩在脚下吗”?

  “还是要像这样”?青鸾将琉璃伞合了起来踩在了上面,就像是梦环州踩着一把剑样。

  梦环州尴尬到:“嘿嘿,是我看走眼了”。

  这时一边的巫小小问:“青鸾,好久不见”!

  青鸾听后走到巫小小身边对她打量了一番,此时的巫小小虽然脸上有两道伤痕,但丝毫没有让人觉得难看,反而有了一种别样的美。她看着巫小小那双迷人的眼睛说到:“小美人,才两年不见你的魅惑之术更是能勾魂夺魄了,难怪那姓梦的对你形影不离,只怕是连魂都被你迷住了吧”?

  “青鸾你可别胡说,我怎么会对小梦用魅惑之术呢”?

  “是啊青鸾,小小不会的”。

  青鸾瞪着梦环州道:“这就开始护短了”?

  梦环州不想跟她闹了,他问到:“青鸾,你怎么也到这十万大山来了”?

  “不是我,是我们”。

  “你们”梦环州不解。

  “你们快跟我来”,青鸾说完就带着梦环州二人朝那密林深处而去,正是梦环州先前感应到有人交锋的方向。

  “他们是谁啊”梦环州问到。

  “快跟上,都是你认识的”。

  他两也加快了脚力追随着青鸾而去,很快他们就看到了远处围着一群人,人群中间果然有两人在打斗。梦环州仔细一看那打斗的二人,其中一个不正是剑阁的秦宇浩吗!

  此刻的秦宇浩正执着素白寒芒剑跟对手交锋着,再看秦宇浩的对手自己也认识,正是昆仑的弟子星河。只是梦环州不明白这二人为何在此地打起来了?看两人都用上了全部功力也都祭出了自己的炼器,这俨然就是在拼命啊。

  “青鸾,他两为何开打的”梦环州问到。

  “他们怎么这就打红眼啦?刚刚还说好的只切磋一下呢”青鸾回到。

  说话间三人就走到了那群人身后,梦环州扫了一圈,果然如青鸾所说大部分都认识。这群人中大部分是上次夺旗大会五大势力派出的弟子,护国寺的地藏左右分别站着殊藏和玦藏。北海冰宫的古寒冰、古寒雪,剑阁的倪音和虞斗文。还有就是百花谷的花小朵两姐妹和那单独站一边的昆仑弟子星镜。

  梦环州发现除了龙腾国五大势力弟子外还有几个男女,那几人像是比较亲近彼此站的也比较近。梦环州一看他们的服侍并不像是龙腾国之人,他问青鸾:“那几人是”?

  “他们是青丘国三大势力的弟子,也跟我们一样在这等着长辈们回来呢”。

  “长辈们?你是说各方势力的长辈也都来了”?

  “如此大事,你觉得呢?眼下他们都已朝那妖兽渡劫的地方而去了”。

  “那你们怎么不去看热闹”?

  “你傻啊,天劫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仙人才能抗下来的神罚。就连长辈们都不敢完全靠近,只能远远地观望。我们靠近了不是找死吗,到时候只怕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青鸾说到。

  “是啊,是啊”梦环州附和着,他又问:“我们剑阁是哪个长辈来的啊”?

  “没见过,不知道谁,一个穿着紫云袍子,还有一个大胡子”青鸾回到。

  梦环州一听就知道是辰尘阁主和大胡子师尊辰陌,如今的剑阁除了辰逸前辈外就数他两最强了。连辰尘阁主都亲自出马了,可想而知深入进去的那群人绝对是这大陆上的强者。

  就在梦环州跟青鸾说话的时候,那秦宇浩已是被星河逼得渐渐露出了败像。梦环州了解秦宇浩的性格,哪怕是身受重伤他也绝不会认输的。梦环州见那星河功法狠毒且用上了全力,眼看秦宇浩就要吃亏了,再看四周这群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调停。不行,绝不能让剑阁丢脸。

  梦环州见那星河连昆仑派的神器盘龙鼎都搬出来了,他本想叫小小取出玲珑剑的。可是一想既然小小现在已得了月痕师祖的真传,那玲珑剑自然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她的佩剑。再说自己也不能始终依靠玲珑剑,等与小小分别后怎么办?

  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执于手中,“住手”!他大喝一声后便是向那二人跃了过去,一道火红的剑气精准地从那两人之间穿了过去。只是那道剑气划过并没有让秦宇浩和星月二人收手,两人又是打在了一起。梦环州见两人又是打的不可开交,只得提着铁剑掺和了进去。

  他挡在两人之间同时戒备着两人的攻击,看着两人的攻击同时向他袭来。梦环州赶紧以铁剑挡住了秦宇浩的素白寒芒剑,梦环州知晓秦宇浩这一击没用多少功力,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同门师兄。而那星河下手可就没有什么顾虑了,直接全力祭出一道黑色龙形向他扑了过去。

  刚开始星河并不想下重手伤了出面调停之人,可一看那人竟是剑阁的梦环州,一下就让他想到了当初在夺旗大会上被梦环州击败的羞辱。当年昆仑派本以为凭星河的修为再加上盘龙鼎,那次夺旗大会定是所向披靡。哪知竟然杀出个梦环州,以龙魂将星河的黑色龙形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此时梦环州右手执剑挡着秦宇浩的素白寒芒剑,他并没有用多少功力在右手上,而是将其余的功力用在左手防守来势凶猛的星河。星河自两年前被梦环州击败后回到昆仑便是开始了苦修,这两年其修为进步神速比起两年前那是强多了。梦环州感觉到那飞来的几道黑色龙形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比起两年前在夺旗大会上催发的可要强太多了。

  梦环州直接左手握拳,手臂上出现一条白色的龙魂盘旋着。那龙首绕到梦环州的拳头之上,将星河攻过来的几道黑色龙形全都挡了下来。

  “还请秦师兄收手,切莫伤了两派和气”梦环州对一边的秦宇浩说到。

  秦宇浩本就不敌那星河,梦环州这么一说他刚好找了个台阶下,遂收回了自己的佩剑。梦环州见秦宇浩收回了佩剑又对左边的星河喊到:“星河,这次就到此为止如何”?

  星河并没有鸟梦环州反而将盘龙鼎驭得旋转了起来,而后那盘龙鼎就朝他飞了过去。梦环州深知盘龙鼎能排在十大神器之列定是有它的神通,看着飞来的盘龙鼎就快击到自己身前了他自是不敢小觑,使出了全部的功力于铁剑之上,以剑尖顶住了眼前的盘龙鼎。

  就在盘龙鼎与铁剑相碰之时,那星河就是一掌拍到了盘龙鼎上,梦环州也催发功力于铁剑之上与星河抗衡在一起,两人就这样拼起了功力。他两相持没多久众人就感觉到那星河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了,此时的星河已是双手并用了,反观梦环州还是单手执剑跟他抗衡着。看着师兄即将落败那一边的星镜一下跃了过去,一掌拍在盘龙鼎上与星河一起对抗着梦环州。

  这突然增加的力道瞬间就将梦环州铁剑压弯了,眼看那铁剑就要支撑不住了。突然众人见得梦环州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太极八卦图案,再看那刚刚就要断裂的铁剑,被一把巨大的能量之剑包裹着。就在梦环州身后太极八卦图案显现之时,青丘国一行人中有一人满眼仇恨地看着梦环州,更是对他那后背之物多看了两眼。

  梦环州这一招巨剑斩瞬间就将星河、星镜二人连同那盘龙鼎一起击退了好远。众人一看他们现在的距离,那星河二人竟被这一剑击退了一丈多远。梦环州心里想到这盘龙鼎果然厉害,幸好自己修为要比那二人高了一个层次,假如自己修为是人剑合一初期的话刚刚定要剑毁人伤。

  就在这时几个人走到了梦环州与星河之间,梦环州见得一个全身素白的年轻“公子”说到:“厉害,厉害,这趟出来真是不枉此行。不但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神器,还见到一个修为如此之高的少年郎”。

  “少年郎,你多大了”?那人走近梦环州后盯着他问到。梦环州见眼前之人哪是什么公子,从她那眉清目秀的面孔看出她分明就是一个女儿身。

  此刻站在梦环州跟前之人乃是青丘国观海坞的女弟子,名叫“白芷”。这白芷不仅一身修为早已将同门师兄弟甩在后面老远,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白芷虽是女儿身,可她从不涂脂抹粉,从没有人见过她穿过女装,就连脾气秉性都跟一个热血汉子一般。

  梦环州回到:“今年在吃二十一的饭了”。

  “哇,跟我一样,我今年也刚好二十”。白芷又打量了梦环州一番后说到:“你看,我两今天穿的好般配”。

  梦环州这才想起来自己穿的也是一身素白长衫,他尴尬地笑了笑不再做声了。那白芷将手中折扇甩开,一边在脸颊边扇着一边走向护国寺地藏三人的位置。还没走近地藏她就大声说:“这位剑阁公子修为了得,我看咱们这群人之中也只有高僧你能与之匹敌了”。

  地藏自然知晓白芷的意图,刚刚就是她激起了昆仑的星河和剑阁的秦宇浩切磋。他对白芷说到:“梦公子修为高深,曾以一人之力将小僧等人击败。这才两年不见,梦公子修为更是突飞猛进,小僧可不想再自取其辱了”。

  梦环州不再理会那白芷,他走向了剑阁三名弟子所在之处。虞斗文早就迎向梦环州道:“小子,你又出现啦,我还以为你又要失踪几年呢”?

  梦环州刚要回话就听得那远处的星河说到:“妖孽,你怎么也在这里”?再看那星河二人的举动像是又要为难小小一样。梦环州快速地走了过去,挡着星河二人说到:“这里是十万大山,她不应该出现在这吗”?

  “你还想护着她”?

  “没错”!梦环州干脆直接地回到。

  此刻星河二人早就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奈何他二人又不是梦环州的对手。星河还是气势强硬地说:“梦环州,你可别忘了她是什么身份。我们作为修道之人降妖除魔本就是我们分内之事,可你倒好,竟然为了一只狐妖跟我们对立”。

  星镜也附和到:“你可是在与我们整个修仙界为敌,就算你修为再高,只怕也敌不过我们这么多正义之士吧”?

  梦环州不屑到:“有些人他还不如妖”。

  “我认为两位昆仑道友所言极是,我们自小就深受尊师教诲,学这一身本事就是为了替天行道。如今妖魔四处作孽危害世人,正是到了我们学以为用为民除害的时候”。梦环州见得一青衣男子和一个同伴向巫小小后面包抄而来。

  梦环州心里嘀咕到:“这二人好像是刚刚青丘国那一行人吧?他们为何要掺和进来”?那走来的二人正是青丘国隐雷宗弟子苏远和一个同门师兄。没错,就是从南海寻回假石剑的那个苏远,只是梦环州跟他那次没有碰到而已。

  “不错,自古正邪不两立。今日若不除了这妖孽,等日后这狐妖修成了气候只怕到时候你我皆会成为它手中亡魂”。梦环州见那说话的女子又是青丘国之人,那女子一身大红衣裙,其眉宇间刺着一抹朱红色的不明图案,再加上那苍白的脸色看起来颇有点瘆人。

  梦环州就不明白了,那以正义闻名的护国寺三人都没有前来掺和此事,反倒是几个素未谋面的青丘国之人上来多管闲事了?梦环州对那红衣女子说到:“你说等她修成气候了会危害人间,若是里面那只就要渡劫成仙的老妖兽跟你想的一样,试问如今大陆谁能拦得住它”?

  “梦环州,两年前在南海听说你年纪轻轻就敢跟古巫神殿三大高手抗衡,那时候我对你这个素未谋面的同辈满是敬佩。后来我们一大群人在那岛上寻找你,如今看来那就是多此一举”隐雷宗的苏远说到。

  “敢问这位道友是”梦环州问。

  “我乃隐雷宗弟子苏远”。

  梦环州一听到“隐雷宗”三个字一下就猜到了缘由,原来这一行人针对的并不是小小,而是针对的整个剑阁。说起来还是因为两年前那海族落墨祭司干的好事,那件事到至今都还没有个下文。为此隐雷宗也曾多次来剑阁周旋,不过最后都没个结果。

  在青丘国三大势力心中那件事定是剑阁之人干的,因为那黑衣人所使的天机剑法乃是剑阁秘不外传的高阶剑法,就连大部分剑阁弟子都没有修炼的福分。只不过龙腾国另外几大势力证实辰逸是跟他们一起回的龙腾国,而那段时间剑阁也并无他人去青丘国。

  本来这事隐雷宗是要让剑阁无论如何都要给个说法的,只是剑阁态度强硬毫不妥协。为此那隐雷宗和另外两个势力也毫无办法,总不能因为此事向剑阁宣战吧。他们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一旦向剑阁宣战就等于是在向五大势力和龙腾国宣战。青丘国实力远远不及强盛的龙腾国,而三大势力比起龙腾国五大势力来更是敌不过。别的不说,就单说这花亭大陆上的十大神器都有八件在龙腾国。

  虽然此事已是过去了两年多了,很多人都已是开始淡忘了此事,但青丘国三大势力之人是绝不会忘记这耻辱的。当年那黑衣人猖狂至极,先是杀害了隐雷宗长老东方聿并夺走了南海石剑,而后又连夜到附近兵营诛杀了几名三大势力的高手。

  有关那黑衣人最后的消息便是在青丘国北部一片密林了,待一众高手赶去那密林之时哪还有黑衣人的踪影。只见到地上早已冰冷的仙陨之陵弟子殷月和隐雷宗弟子连破天。

  先前梦环州对抗那昆仑星河、星镜二人只之时最后被逼出了天机剑法。一边的苏远看见梦环州身后太极图案就仿佛看到了两年前东方长老陨落在自己眼前一般。只是当时他强忍住了心中的怨恨,直到见着梦环州袒护那狐妖后他便趁机搅和了进来。

  而后面来的那一男一女乃是仙陨之陵弟子,先前说话的红衣女子名叫“冷冷月”,其修为在仙陨之陵弟子中也是佼佼者。两年前黑衣人事件仙陨之陵损失了五名外事弟子,乃是三大势力最多的,在见到同盟苏远的意图后自然也跟了过去。

  相比于另外两派观海坞那次损失最少,就兵营被诛了一名外事弟子。此时观海坞弟子白芷、江慕云则始终在一边观望着,并没有去凑热闹。而北海冰宫的古寒冰、古寒雪二人听得星河的寻求后反而还加入了进去。

  此时这八大势力已有半数将巫小小围住了,而那护国寺、百花谷、和观海坞虽没有出面,但他们绝不会站在狐妖那边的。至于那剑阁三人,此时已不足为惧了。星河底气十足地喊到:“各位道友,我们齐力将这妖孽诛杀了,以正天之大道”。

  梦环州见着四周蠢蠢欲动的几人小心地戒备着,就在那些人向巫小小靠近之时地面突然颤了一下,接着又颤了一下。众人听得一个稚嫩的声音叫到:“何人在此大言不惭”?

  梦环州听这声音竟是如此熟悉,不正是那驭兽师小童童的声音吗?果然一只硕大的白色妖兽一下落在地面,四肢着地之时那庞大的体型让地面又是一颤。在那白猿过来之时,四周已是出现一群妖兽将众人围在了中间。见到如此多的妖兽围来,众人都纷纷祭出了自己的炼器小心戒备着。

  大白驮着童童走进人群,童童坐在白猿的肩膀上问到:“刚刚是谁要替天行道的”?

  “你是何人?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星河对童童说到。

  “我是谁你管不着,你也不配知道”这星河童童一看见就不喜欢,她毫不客气地说着。

  “好猖狂的女娃,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猖狂的资格”,星河说完便与星镜二人同时向那白猿肩上的童童攻去。两人配合默契一左一右地跃了上去,人还未到星河就先以盘龙鼎祭出几道黑色龙形飞了过去,另一边的星河也是以八卦镜射出了几道金黄能量。

  北海冰宫本就跟昆仑派走的最近,两派也多有往来一向交好。见星河二人发起了攻击古寒冰、古寒雪二人也随即向那白猿攻了过去。古寒冰二人的加入一下就感染带动了其他人,隐雷宗和仙陨之陵四人也同时驭器攻了过去。就连刚刚一直在旁边观望的护国寺、剑阁、百花谷以及观海坞之人也都祭出了炼器阻挡着四周扑来的那群妖兽。

  梦环州此时也不知该帮哪边,若是按道义的话自然是要站在修仙者这边抵抗妖兽,可那童童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突然他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连忙将手中的铁剑飞向巫小小身后喊到:“小小,小心”。

  混乱中梦环州察觉到了那隐雷宗苏远攻击的目标并非大白而是巫小小,还好他及时一剑划过苏远身前阻碍了他的攻势。苏远见攻势被挡,一下就将手中的曲重刀射向了巫小小后背。而此时巫小小已是有了防备,转身一把金黄之剑将那曲重刀挑开了。

  另一边的大白此时正遭受着多人围攻,更主要的是它还要护好童童。大白见周围同时攻过来的渺小人类,先是仰天发出了一声震耳的怒吼,然后就一巴掌向下面拍了过去。

  星河见着自己的几道龙形那傻大个竟然没有阻挡,心里冷笑地看着龙形攻到那白猿身上。就在星河等着听到那白猿的惨叫之时,一个巨大的巴掌一下就将他重重地拍飞了出去。

  另一边的星镜都愣住了,他见得自己和星河师兄攻过去的强悍能量不仅没有伤到那怪物,就连毛都没有掉一根下来。星镜这稍微的一愣,就轮到他被那巨掌给拍飞了出去。                  此时的苏远已经彻底跟巫小小交斗在了一起,苏远本和巫小小修为相仿,只是巫小小仗着玲珑神剑的威力硬是将苏远压得连连败退。那苏远的师兄见此也向巫小小攻了过去,不想被梦环州给挡了下来。

  梦环州他们这群后辈在两年前的夺旗大会之上就已绽放光彩,如今两年时间过去了,不只是梦环州的修为进步神速,其他势力的弟子也都成长到了这大陆上能够独挡一面的人物。只见得他们用自己的炼器将外围攻进来的妖兽尽数挡在了外面,已是有不少妖兽伤亡在他们手中。

  大白身上的童童见那些妖兽根本不是对手便嘴里大声喊着什么,那群妖兽听后便是四下逃去了。再看战场中的大白在几人围攻之下不仅没有受到丝毫伤害,还连着击伤了好几人了。这大白的实力梦环州是深有体会的,看着那已经被彻底激怒的大白,再这样下去只怕这群人全都要被它伤了。

  梦环州喊道:“童童,够了”!此时的梦环州以一敌三,那仙陨之陵二人也向他发起了攻击,他挥舞着一把铁剑穿梭于三人之间游刃有余。突然那大白一下跳到了梦环州身边,两手一推就将那青丘国三人推了出去。梦环州见着大白上面的童童对他笑着说到 :“不用谢”。

  梦环州刚想对童童说点什么就见得那大白又跳到了巫小小身边,只见它一手将苏远拍了出去,另一只手竟然将巫小小捏在了手中。梦环州还在疑惑中大白又跃到了青鸾身边,将青鸾的琉璃伞一把抓了过去,做完这一切后那大白便是跳出了人群向着远处的密林奔去。

  “小小”!梦环州赶紧御剑而起追了过去,不想那青鸾竟然一下跃到了梦环州身后。

  “青鸾,你”?

  “你没看见它抢走了我的凤鸣舞吗?还不快追”,梦环州听后只得载着青鸾全力向大白追了过去。

  那大白看起来体型笨重但其速度并不慢,只是眨眼间就钻进密林不见了。梦环州跟青鸾飞在半空,只能偶尔看到一下那跳得比密林还高的白影。

  “跟丢了”?梦环州二人在一密林上空停了下来,两人居高临下朝着四周望去,却是再也看不见那一道白影了。

  “你们是在找我吗”突然脚下传来了一个声音传进了梦环州的耳朵,不正是那童童吗?

  他遂御剑向下而去,穿过诸多枝繁叶茂后落在了地面。两人果然见得一个巨大的白猿在眼前,两个女子一左一右地坐在白猿的肩上,正是童童跟巫小小。那童童此时正拿着一把撑开的琉璃伞靠在自己肩膀前,两手握着伞把让琉璃伞旋转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