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久别重逢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9 15:2710,218

  梦环州转身一看,眼前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正双眼发亮地看着自己,他仔细看了一下后才问:“你是?文瑶”?

  文瑶连连点了点头回到:“是啊!小梦哥哥你还记得我”。

  梦环州问:“你怎么会到剑阁的,你家里人呢”?

  文瑶说:“那天晚上我回去后爹就带着我和妹妹逃出来了,将我跟妹妹送到剑阁后我爹便回去了”。

  梦环州问到:“你妹妹好像是叫文婷吧”?

  “是的,小梦哥哥记性真好”。

  “她也在剑阁修炼”?

  “嗯,跟我一起在云顶玬修炼”。

  “文瑶,不得胡闹,赶紧回去”此时一个声音从那天门的位置传来,梦环州一听是辰珊师尊的声音。

  文瑶只得不情愿地“哦”了一声,她对梦环州说到:“小梦哥哥,我有空了来找你”,说完便像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钻进了人群。

  上午的比试很快就过去了,梦环州所在的广燚峰三名弟子全部败下阵来。此时一名长老站在台上公布获胜者的名单:内阁弟子虞斗文、修吾峰弟子……

  梦环州又一次听到了虞斗文的名字,那熟悉的面孔一下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虞斗文师兄是内阁极少跟自己玩的好的,其活泼的性格又有些放荡不羁。梦环州还有点内疚,上次在广燚峰引得火龙让虞师兄受了重伤,白白丢掉了参加那次夺旗大会的机会。

  突然梦环州竟然听到了:“广燚峰弟子梦环州”,他一下就纳闷了,他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上面。此时辰陌走了过来,梦环州与叶小轩四人赶紧对他行了个恭敬。梦环州尊重地叫了声:“辰陌师尊好”!

  辰陌对梦环州说:“这次比试你一定要全力以赴,不然回到广燚峰我定要让你脱一层皮”。

  “可是,师尊我……”梦环州话还没说完就被辰陌打断了:“这都是阁主和几位师尊的安排”。

  梦环州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好说什么,他对辰陌说到:“师尊,我想去藏剑山看看辰逸前辈”。

  他没想到大胡子师尊这次竟然爽快地答应了他,辰陌又两眼恶狠狠地对他说:“记得下午的比试”。

  梦环州回到:“师尊放心,我一定准时参加”。

  “我说的是全力以赴”。

  “哦,我尽力而为”,梦环州说完便向广场外狂奔而去。

  辰逸自上次南海之行回来后便是整整两年没有离开过藏剑山半步了,自打辰逸回来后剑阁之人也就去那藏剑山引剑之时才能见到他一次,不过众人再也没有听到过他开口说过话了。

  此时辰逸正瘫坐在藏剑山之顶的一块石板上,他的两边零零落落地倒着几个空酒壶。辰逸一直愧疚是自己这天煞孤星又克死了小梦,对于小梦的死他一直都耿耿于怀,若是自己不与小梦走的那么近,可能就不会克死他。自己有愧于恩师,连恩师留下来的唯一亲人都保护不了。

  辰逸又往嘴里倒了一口酒,一口烈酒入喉后那双眼迷离的他猛地看向了远方的半空处。一个少年御剑而起向他飞来,那少年正是梦环州。辰逸以为是自己喝醉了酒,他站起来两手揉了揉太阳穴想使自己清醒一点。此时的梦环州已是到了辰逸跟前说着:“辰逸前辈,我回来了”。

  梦环州见眼前的辰逸比起两年前又是沧桑了些,想来这两年辰逸前辈定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藏剑山守着,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辰逸激动地两手搭在梦环州的肩膀上仔细看了他后说到:“真的是你,小梦”!

  梦环州点了点头,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而辰逸可能是多喝了几口酒,先是抓着他狂笑不已,笑着笑着梦环州见到辰逸的眼角已是有了些许泪花闪烁。

  梦环州赶紧开口说到:“辰逸前辈,这两年你还好吧”?

  辰逸松开了梦环州后说:“就那样,将死之人,过一天算一天”。

  辰逸突然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些不合时宜便又说到:“你小子,两年不见竟然学会御剑飞行了”。

  梦环州谦虚到:“多亏有前辈的教导”。

  “来,让我看看你这两年修为有没有落下”,辰逸说完便是一把木剑攻向了梦环州。

  梦环州心知辰逸的厉害,赶紧也从彝环取出了一把木剑来防御着。他跟辰逸先是切磋着剑法,就像几年前的情景一模一样。这次梦环州再也没有那么快被辰逸攻到了,凭着身法完美地避开了辰逸的一次次攻势。

  辰逸不仅感慨到:“风龙魂的速度加成果然厉害,小梦现在的身法已经比自己差不了多少了,其剑法也比以前更加犀利贯通了”。剑法和身法都切磋完了辰逸便催发了功力想试探一下梦环州的修为突破了人剑合一没有。

  梦环州感应到了辰逸的攻势比先前要强了太多,他便是已经知晓辰逸用上了功力了。他也只得催发功力迎合了上去,就这样两人在那藏剑山之顶打的不可开交。

  良久之后两人坐在石板之上,辰逸说:“真想不到你竟然到了人剑合一的中期”。辰逸示意梦环州坐到他身边去:“来来来,你跟我讲讲那次你与那青鸟落到海中后发生了什么”。

  梦环州来到辰逸身旁坐下说:“那次我跟青鸟掉到了海水之中,幸好有文瑶给的避水珠在身上……”

  梦环州跟辰逸讲着自己自掉到海底之后的生死经历,只是没有提石剑和被北海冰宫之人关到千尺玄冰洞之下。他觉得有些事应该自己去面对了,不能再让辰逸前辈操心了。

  “小梦,如今大陆形势巨变,邪魔外道尤为猖獗,妖兽频繁出现,就连那销声匿迹的海族也开始在大陆有所行动了。龙腾国边境也不断遭受邪魔和妖兽袭击,帝都联合我们五大势力已是分别派遣精英前去助战了。你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了就呆在剑阁吧,以你现在的修为随时都可以进到长老院去。我们几个年纪也都大了,撑不了多久了”。

  梦环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到:“前辈,我想知道小小现在何处”?

  辰逸看向远处对梦环州说:“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前辈,我就想见她一面”梦环州恳求到。

  “小梦,我不会害你们的,不让你们见面是为了你们好”。

  辰逸看着梦环州失落的表情后说到:“你放心,她如今所在比任何地方都安全,谁也伤害不了她”。

  下午的比试正式开始了,梦环州在台下一连观看了好几场后才叫到他的名字。他来到指定的比试台上等着对手出现,却等到了一个老熟人。梦环州见着眼前的虞斗文一脸笑意,那虞斗文径直走近自己说到:“梦师兄,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

  梦环州回到:“是想死我了还是想我死了”?

  虞斗文笑道:“看来你我还真是有缘啊,一回来就在这遇到了。我深知梦师兄修为高深,还望师兄手下留情,待会儿别让我输的太丢人了”。

  梦环州又想起了当初在广燚峰导致虞师兄深受重伤,还失去了参加夺旗大会的资格。他心里一阵内疚地对虞斗文说到:“虞师兄,有件事我想给你说一下”。

  “何事,师兄大可直说”。

  “上次师兄在广燚峰重伤之事,实属是我的过错,真是抱歉”。

  “梦师兄何出此言,那次是我自己没本事才受的伤,跟你有何关系。再说了,你去参加夺旗大会比我更适合,要不是你最后力挽狂澜得了第一,以我当初的修为怎么能做到”?

  “虞师兄,谢谢你”!

  “什么话,我应该谢你才对,你为了我们剑阁得此殊荣,我身为剑阁弟子都觉得脸上有光”。

  梦环州听得虞斗文的话后内心一阵感动,他从那远处唤来一把墨剑执于右手说到:“来吧,虞师兄,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好,那我两就来一场真正的较量吧”,虞斗文话刚说完便执剑向梦环州攻了过去。

  梦环州见虞斗文身法极快地攻向了自己,心里却是百般不是滋味。虞斗文攻势虽是极快,那也只是在普通弟子的眼里才算是,梦环州举起墨剑挡下了虞斗文的一剑。虞斗文瞬间变幻了剑法向他划去,看着虞斗文的一招一式他从容地应对着。

  梦环州早已看出虞斗文的修为至今还未突破到人剑合一,跟自己两年前一样处于驭剑大成的巅峰期,猜应该是虞师兄两年前重伤到后来痊愈这期间耽误的时间太久了。梦环州被动防守着虞斗文的一次次攻击,偶尔他也会主动攻击他。

  两人从刚开始纯粹的剑法切磋,到后来的身法追逐,再到后来功力和功法上的较量。他们这一轮其他几个比试台早就完成了比试,唯独剩下他两还在台上打的不可开交。他两的比试吸引了练剑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天门之下坐着的几位师尊。

  “梦师兄,差不多了”。

  梦环州听得虞斗文的话后,偷偷瞟了一眼大胡子师尊,见得那辰陌师尊正一副威严地盯着自己。梦环州对虞斗文回了声“好”,说完便是一剑飞过了虞斗文腋下,在他的手臂和肋骨处留下了两团黑色。

  “梦师兄,我跟你差太远了,看来以后得勤加苦练了,直到哪天打败你为止”。

  “虞师兄,我随时恭候”。

  坐在天门之下的辰陌见后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了,此时辰尘问到:“辰陌师兄可否看出这小子现在是和修为”?

  辰陌说:“应该到了人剑合一初期了”。

  辰尘听后哈哈一笑对执事长老说:“执事长老,你来说说这小子如今修为到了什么境界了”。

  “回阁主和三位师尊,小梦的修为绝对到了人剑合一中期了”。

  “中期,长老何出此言?”一脸诧异的辰珊问到。此时不仅辰珊惊到了,就连辰陌、辰瑾和另外两个长老皆是一脸惊讶。

  “在下绝不敢有半点夸大,昨日我去迷雾大阵跟他交锋了一下,小梦竟然徒手接下了我的一剑。虽然我当时只用了八成的功力,但若想要徒手接下我这一剑实力绝不会比我低的”。

  辰尘此时也附和到:“执事长老所言不错,昨天我去扶他之时借机试探了一下他的功力,也是难以置信地发现他竟然有着和三大长老差不多的功力”。

  一边的辰陌听后终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虽是一直捋着胡子没有说话,却已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还时不时偷瞄一下身边那正郁闷的辰珊。辰珊见了辰陌那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后气得不行,要是早知道那小子到了人剑合一中期,昨天说什么她也不会让他参与进来的。

  下午的比试也算结束了,四个山头还剩下不到十人,分别是广燚峰梦环州、云顶玬倪音、天祁峰秦宇浩……,各峰的弟子也相继离开了练剑广场。辰珊也走向练剑广场欲带云顶玬的弟子回去,见得那文瑶扭扭捏捏地向她走了过来。

  “怎么了?文瑶”辰珊问到。

  “师尊,我想去跟小梦哥哥说下话可以吗”?

  此时的辰珊正因为梦环州一肚子火,果断地说:“先回去”。

  文瑶又不死心地求到:“那我回去后能不能给小梦哥哥送点桂花糕去”?

  辰珊刚要拒绝,可她一想后又说:“好吧,念在他曾救你一命的份上,你去跟他约个时间吧”。

  “谢谢师尊”,文瑶边说边向梦环州跑去。

  此时的梦环州正准备回广燚峰,听得那文瑶蹦蹦跳跳地向他扑来老远就喊着:“小梦哥哥”。

  “文瑶,你还不跟你师尊回去吗”?

  “不着急,小梦哥哥,你真厉害”!

  梦环州嘿嘿一笑说:“你快回去吧,你师尊她们都走远了”。

  “小梦哥哥,吃完晚饭我来找你,你在广燚峰的玄铁桥等我哦”!

  “你找我干嘛?你师尊知道你乱跑非教训你不可”。

  文瑶冲着梦环州笑了一下便转身向辰珊众人追了过去,回头对着他喊到:“我等你哦”!

  夜幕降临,云顶玬众人因为参加比试故全都推迟了晚饭时间,待辰珊带着众弟子回来后才收拾准备晚饭。辰珊最后走进饭堂,她扫视了一下众人后,走向文婷所坐之处问到:“文婷,你姐姐呢”?

  文婷紧张地说:“她,她说她不饿,不想吃”。

  辰珊冲着众人说到:“你们吃饭吧”,众弟子听得辰珊发话后都拿起碗筷吃了起来,辰珊则走出了饭堂。

  文瑶满是激动地将一个个桂花糕用纸包了起来,然后放进了一个小竹篮中,直到那竹篮装满再也装不下后她才将盖子盖好,她提着竹篮出门之后便撒开脚丫子以极影的身法向山下奔去。

  文瑶生怕去的晚了,一口气跑到了云顶玬与天祁峰的桥上。此时的她已是香汗淋漓,准备过了眼前的桥后再赶往广燚峰下面玄铁桥。等她跑到桥中间时见得前方铁链之上立着一人,那人犹如磐石一般稳在一根铁链之上,随着晃动的铁链飘浮着。

  文瑶胆怯地问到:“你是谁”?

  那人转过身一下子跃到桥面说:“怎么,不认识我了”?

  “小梦哥哥,你怎么来这个桥了”?

  “我比较快嘛”!

  文瑶笑嘻嘻地走近梦环州将竹篮两手递给他说到:“给”!

  “是什么”?

  “是好吃的!只有我们云顶玬才有的”。

  梦环州接过竹篮打开盖子后从里面拿了一块就准备往嘴里塞。

  “等一下”,文瑶从梦环州手中将桂花糕抢了过去,小心将外面包裹的那层薄纸撕开后又还给了他。

  梦环州接过之后拿起一口就咬掉了一大半:“嗯!好香,好甜,这是什么”?

  “这是桂花糕,是我们老家才有的,如今我和文婷都做了给师尊和师姐们吃”。

  “谢了,文瑶”。

  文瑶摇了摇头道:“应该是我要谢谢你,若是没有你,我可能早就在那山洞成为白骨了”。

  “嘿嘿,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梦环州谦虚到。

  文瑶听后问到:“对了,青鸾姐姐呢?她如今在哪里”?

  梦环州听得这好久没有听到又熟悉的名字一下子就呆住了,他停下了嘴上的动作,一时间竟是哑巴了。

  “怎么了,青鸾姐姐她还好吧”文瑶又忍不住问到。

  梦环州黯然到:“好,她还好”。

  “她是不是还在百花谷了”?

  他又想起了两年前跟青鸾离别的那一幕,梦环州知道那时的青鸾得有多伤心啊!青鸾跟自己萍水相逢就南海见了一次面,后来为了救自己好几次差点命都没了。梦环州内心对她的亏欠真是太多了,她,她还好吗?她应该还在百花谷吧?

  “怎么了?小梦哥哥”?

  梦环州回过神来连忙回到:“她应该还在百花谷吧”。

  “小梦哥哥,你什么时候去找青鸾姐姐啊”?

  “我找她”?

  “青鸾姐姐那么喜欢你,这两年肯定担心死你了,你不应该让她早点安心吗”?

  “小孩子,别乱说”。

  “小梦哥哥,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

  文瑶支支吾吾道:“你能不能以后保护好自己,不要再让身边的人为你担心了”。

  “好,我答应你”梦环州说完一把将眼前的文瑶拉到了自己身前。

  那文瑶双颊微红问着:“小梦哥哥,你干嘛”?却见自己身后刚刚站立的位置响起了“噔噔”两声,像是桥面的木板被什么击中了般。而眼前的小梦哥哥瞬间将竹篮收进了他手中的一个漆黑戒指,又从那戒指取出了一把铁剑对自己说到:“你速速回去”,说完梦环州便是御剑而起了。

  文瑶看向梦环州御剑飞去的远处,那前面有一黑衣人也御剑而去,想来刚刚攻击自己之人便是那黑衣人了。梦环州朝着黑衣人奋力追了过去,两人眨眼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文瑶见也帮不上忙只能赶紧回去向师尊禀报了。

  梦环州见眼前这黑衣人速度比起自己还要快一丝丝,他现在可是将风龙魂的龙力全部都用上了。梦环州虽是与那黑衣人有些许距离,他还是能闻到一丝淡淡的香气,这香气像是女子才有的。眼见那黑衣人飞到了天祁峰后山,一下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梦环州对这里太熟悉了,正是自己当年呆了半年的苦崖洞。他御剑凌空于苦崖洞之上,将神识向四周感应了过去,果然发现在脚下苦崖洞之内有一股气息。梦环州驾驭着铁剑一下就落到了苦崖洞外面的石台之上,他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剑柄,小心提防着向石道里面走去。

  梦环州熟悉地穿过石道来到里面最宽阔的石室中,他感应到有人正从那封印最强的石门内出来了。梦环州铁剑一下向那人飞了过去,不想却被那人一剑给挡了下来。此时他的眼睛还没适应这漆黑空间,只能凭感知来确定那人的位置,驭回铁剑后便持着铁剑向其攻了过去。

  那人也不是吃素的,手执佩剑跟梦环州近距离交斗着。梦环州感觉此人用的全都是剑阁功法,就连炼器也是用的剑。莫非这人也是剑阁之人?几个回合下来后他已是知晓此人的修为比起自己还差了一点。梦环州不想伤对方,他只想知晓此人为何要攻击文瑶。

  梦环州以身法跃到一边,而那人的飞剑已是向他迎面刺来。梦环州已是感觉到了这飞剑袭来的轨迹,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及时躲闪,更没有用铁剑来格挡。直到那飞剑射到了他眼前,梦环州看着飞剑从自己眼前飞过,围着自己转了几圈后已是到了他的左手。

  梦环州扔掉了铁剑,两手抚摸着那飞来的佩剑,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右手向前方黑暗一握,一把飞剑又是向他飞来。他将两把剑执于手中感慨到:“玲珑剑,我们又见面了”!

  “小小,是你吗”梦环州冲着黑暗中的那人喊着。

  “小梦”!梦环州听到一个声音后便是有一个软香扑入了自己怀中。他感觉到身前的女子已经开始抽搐了,将玲珑剑扔在了地上两手将身前的女子抱得更紧了。

  苦崖洞石台处,梦环州故地重回,他站在石台边缘看着远处的景色。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在这里呆了半年之久,他望着远处的点点灯火对身边的巫小小说到:“你一个人在这呆了两年”?

  “是啊,两年了”。

  “小小,你跟我走,我去跟阁主他们求情,让你重新回到剑阁”。

  “小梦,既是人间容不得我,我又何苦强行留恋自讨没趣”。

  梦环州转身看着眼前的巫小小,她身着淡黄色的衣裙,两个毛茸茸的耳朵指向天际,身后拖着长长的尾巴。她的头发已从两年前的银白变成了现在的雪白,让梦环州觉得变化最大的是她的眼睛,现在小小的双眼比起两年前更是妩媚动人了。

  “小小,当初我将你藏在那山洞后,后来是何人救了你”?

  “是辰逸师尊,他来山洞找到我后就带着我找到了辰瑾师尊他们。而后我便随着辰瑾师尊一行回了剑阁,辰逸师尊则寻你去了”。

  “原来是辰逸前辈”,梦环州在心里感激着他。怪不得两年前他被护国寺几大高僧限制在房间内,有个手执玲珑剑的黑衣人来挑事,原来是辰逸前辈为了替自己顶锁妖塔劫妖之事。

  “回到剑阁后他们就把你关在这里了?是谁的主意”?

  “小梦,他们将我关在这里已是对我最大的仁慈了,你也要体谅一下几位师尊,毕竟他们也需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若是任由我一只狐妖在剑阁随意出入,那剑阁以后何以立足于这大陆”。

  梦环州觉得巫小小的话也有道理,想起当初在帝都小小差点就被关到锁妖塔了。他对那锁妖塔是再熟悉不过了,那里面的妖兽将永远被封印在里面,面对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一颗早已麻木的心灵。

  “小梦,你回来真是太好了,我也可以安心地离去了”。

  “你要去哪儿”?

  “回家”。

  “回家?剑阁不就是我们的家吗”?

  巫小小笑了笑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小小,是谁要赶你走,是谁容不得你,你告诉我”。

  “是天道,是世俗,是你我皆改变不了的宿命”。

  “小梦,你看我的尾巴”!

  梦环州闻言后仔细看了过去,洁白的尾巴跟两年没什么区别,唯有颜色更是白亮了些。巫小小将尾巴立了起来向身边散开了,梦环州见得小小左右两边各有两条白色的尾巴。

  梦环州突然惊到:“四条了”?

  “是啊”?

  “这么说你的修为又上了一个境界”?

  “差不多吧”?

  “那身法呢,能御剑飞行了吗”?

  梦环州刚刚说完便见巫小小踩在了一把玲珑剑之上,她握着另外一把玲珑剑竖于身后御剑飞行在梦环州的上空,在上空几个来回后又回到了他身边。

  “小小,既然你已学会御剑飞行了,为何不离开这苦崖洞,离开剑阁”?

  巫小小说:“我在等你回来跟你告别啊!如果你回来找不到我了怎么办”?

  “如果我永远都没有回来呢?你会一直在这等吗”?

  “我不知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梦环州说到:“刚刚若不是你将我从那玄铁桥引来,我怎么都不会想到你会在这里”。

  “我没有啊!我从未离开过苦崖洞半步”。

  “刚刚玄铁桥偷袭我们的不是你”?

  “绝不是我”。

  梦环州纳闷了,那女子究竟是谁,为何将自己引到这里来?是为了告诉自己巫小小在这?莫非是倪音?不对,倪音的身法不会比自己还快,他想着剑阁身法比自己还快的女子就只有她了。

  “小梦,我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你去哪?是那极乐之岛吗”?

  “不是,到我该去的地方”。

  “以你现在的状态这一路定是惊险万分,我陪你一起,你忘了我说过要保护你的”。

  “不用了,它们不会欢迎你的,就像你们容不下我一样”。

  “你要去西域深处的十万大山”?

  巫小小点了点头:“嗯”!

  “好,那我把你送到十万大山的外面”。

  巫小小将两把玲珑剑递向梦环州,梦环州不解到:“小小,你这是”?

  “物归原主了,我以后也用不着了,它们就留在你身边替我陪着你吧”。

  “收下吧小梦,你比我更需要它们”。

  “谢谢你小小,我已寻得了自己的炼器,这玲珑双剑你带走吧。你以后看到玲珑双剑就会想起我,还有这剑阁的师尊和一大帮师兄妹们”。

  巫小小一头扎进了梦环州怀里,她已是梨花带雨哭了出来:“小梦,谢谢你,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巫小小说完将梦环州轻轻地放在了地上,她将两手放于颈后,取下了她贴身所戴的一个碧玉吊坠,将吊坠绑在梦环州的手腕之上。又将两把玲珑剑放在了地上,然后右手向那石室一挥,梦环州先前丢下的那把铁剑出现在了巫小小手中,她御起铁剑便是头也不回地远去了。

  梦环州不知何时被小小下了什么药,他看着远去的巫小小想拼命挣扎起来,可是自己身体早已是软绵绵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巫小小越来越远。梦环州想唤出龙魂载着自己追去,可他试了一下后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只剩下两个眼角淌出来的泪滴。

  许久之后梦环州逐渐清醒了过来,他慢慢试着起身站了起来看向那远处。只见此时那远处的修吾峰已是漆黑一片,想来此刻已是夜深之时了。梦环州取下了手上的吊坠,忍不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木头,你叫小梦啊,哪个小啊”?

  “大小的小”。

  “嘻嘻,我叫小小,也是大小的小”。

  那一天梦环州遇见了一身男装的巫小小,不知怎么的巫小小叫自己“木头”自己竟然不会生气。

  “小梦,你看对面的山美吗”?

  “美”!

  “好想过去看看,哎,要是我们能御剑飞行就好了”。

  那次巫小小就要离开修吾峰去内阁了,自己跟她在修吾峰后山道别。梦环州看着地上的玲珑剑自言自语到:“小小,我们现在都会御剑飞行了,你不想去那远处的山上看看了吗”?

  梦环州越想越乱,他再也顾不了什么了。为了赶时间他将吊坠和玲珑剑一并收到了彝环之中,然后驾驭着一把铁剑向巫小小离去的地方追了过去。梦环州御剑飞行在黑夜之中,满脑子还是自己跟巫小小的一些过往。

  “那在我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呢”?

  “应该会吧,谁叫你一来剑阁就叫我保护你呢”。

  “你可知你现在的修为远远不够保护我,傻瓜”!

  “我走了,要想保护我就放下铁锤重新拿起你的剑吧”……

  第二日,剑阁最后一天的比试如期开始了。当长老点到梦环州的名字之时,却久久不见他应答。辰陌再也坐不住了,起身离去向那藏剑山飞了过去,到藏剑山之后却未见梦环州踪迹。此举连辰逸也惊动了,他也离开了藏剑山向天祁峰飞了过去。

  辰尘大声问:“昨晚有谁见到梦环州了”?

  人群中安静了一会儿后,一个女声回到:“我见到了”。

  辰尘便叫文瑶上去,文瑶说到:“昨晚天刚刚黑不久,我与小梦哥哥在云顶玬的玄铁桥被黑衣人袭击了,梦大哥叫我先行回去他去追那黑衣人去了”。

  “后来呢?没再见到他了吗”辰尘问。

  文瑶摇了摇头道:“没有,我直接跑回了云顶玬,好不容易找到师尊,将此事禀报给了师尊”。

  辰尘听得后看向了辰珊,那辰珊说到:“不错,我听得文瑶讲了此事后便是追了过去,可等我追到之后寻找许久也并未发现那黑衣人和梦环州”。

  辰逸问:“你还记得他们朝哪个方向飞去的吗”?

  文瑶想了想回到:“天祁峰后山”。

  辰逸听后立刻离去了,快速向那天祁峰后山飞了过去。他直接飞到了苦崖洞向里面的石室奔去。他找遍了每一间石室,果然是没有了巫小小的踪影。辰逸走到石台外面,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便是直接御剑向藏剑山飞去。

  由于梦环州的离去,此次的比试最后倪音将内阁弟子秦宇浩击败获得了第一,秦宇浩第二。这个结果一些新来的弟子是欣然接受的,不过在一部分人的预料和期盼中绝不应该是现在这个结果的。

  梦环州一鼓作气没有停歇地向西方追去,他猛然回头见得后方的晨曦照了过来,才发现此时的天色已是亮了。梦环州见得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镇,此时的他早已是累得筋疲力尽。他慢慢落到了小镇的外面,想进去打探一下消息顺便补给一下。

  梦环州收了铁剑向那小镇里面走了进去,一进得小镇他就发现了异样。他独自一人行走在小镇之上,所过之处所见到的几乎都是三五成行的修仙者。这些修仙者丝毫都不掩盖自己的身份,背后背着自己的炼器,有的干脆将炼器拿在手中。他还发现那些商贩吆喝售卖的大都是一些对于修仙者才有用的东西,寻常凡人根本用不上那些东西。

  梦环州走到一个老者的摊位面前,两手对那老者行了个尊重后问:“前辈,你可曾见过一个身穿淡黄长袍的女子经过此地”?

  那老者似乎耳朵不好使并没有回答梦环州只是对他说到:“少侠,你要买点什么”?

  梦环州知晓这老头是在装傻,便从彝环取出了一块碎银放在摊位上说到:“若是前辈知晓的话还望告知,这块碎银就算是晚辈给您打酒喝了”。

  那老者将碎银收了过去慢慢说到:“你说啥”?

  梦环州气急,他明知这老者看似人老昏花实则精明的很,他说:“既然老先生不愿告知为何还要收了我的银两”?

  “你啥时候给我银两了”?

  梦环州听得老者这么一说顿时就不爽了,但他并不想惹事,毕竟现在尽快找到小小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梦环州说到:“自古商人皆讲究以诚信为本,童叟无欺,老先生你这就不厚道了吧”?

  “怎么?你还想收拾我这把老骨头吗”?

  梦环州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算了,不就一块碎银嘛,跟小小的安危比起来啥也不是。他不想浪费时间便欲转身离去,却不想那老者竟然一下子冲出来拉住了他不放,嘴里大声嚷嚷道:“你怎么买东西不给钱呢?你这不是欺负我老人吗”?

  老者的举动一下子就惊到了附近之人,马上就有几人持着炼器将他围在了中间。梦环州终于知晓自己算是着了道了,感情是这老者见自己年纪轻轻,又孤身一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便萌生了宰杀的念头。他还是强忍着怒火问到:“老先生,敢问我在你这里买了啥东西了”?

  “买了啥东西,你背到自己后背了你还问我啥东西”?

  梦环州取下了背上的石剑说:“真是好笑,这东西跟了我两年了,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此时那围着梦环州的一个大汉问到:“你又如何证明这东西是你的呢”?

  他本想要那老者说出这布条包着的是何物,可一想那不就暴露了吗。梦环州说到:“算了,今天就算我倒霉,这玩意值多少,我现在就给你”。

  那老者两个手指交叉对梦环州做了个“十”的手势,“十两是吧”?梦环州从彝环又取出了几块碎银,在手上掂量了一下觉得重量只多不少后便递给了那老者。却不想老者却是不接对他说:“我说的是十两黄金,并非白银”。

  梦环州暗自骂到:“真是个贪得无厌之徒”,他用神识感受了一下彝环就剩下两三块碎银了,哪拿得出什么黄金。那周围之人见梦环州迟迟没有动作,便是一脚将他踹在了地上,将布条包着的石剑从他手中夺了过去。

  “没钱还来买东西,小杂碎,竟敢在凤栖镇撒野,你怕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吧”。

  梦环州被踹了一脚后慢慢地站了起来,自己的一再忍让竟然让别人得寸进尺、一再欺凌。我管你什么凤栖镇,我今天非要教训一下你这几个地痞无赖,他催发精神力向那大汉手中的石剑驭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