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烟都城外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3610,288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梦环州从开始的一脸从容到眉头微动,再看他已显得一副吃力之态。到后来他的身子开始颤动起来,直到头脑一昏竟是晕了过去。

  待梦环州清醒过来已是片刻之后,此刻的他躺在石板上,见得辰尘和辰逸都还在眼前。

  “师尊,我无法取得这赤壁剑”,梦环州对辰尘说到。

  “不应该啊,以你现在之修为是不可能还不能引剑的,梦环州,你是否已经与其它佩剑建立过联系”?辰尘问到。

  梦环州听得辰尘这么一说瞬时就想到了玲珑剑,便将当年助巫小小取得玲珑神剑之事讲了出来。

  “这么说,那玲珑剑当初是被你引得的”?辰尘说到。

  梦环州回到:“可能是吧”。

  “既然玲珑剑已经认你为主,又怎会任由巫小小控制呢”?辰尘不解到。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弟子当年功力稀薄,根本驾驭不了玲珑剑,才使得玲珑剑接受小小的”。

  “哎”!辰尘没有再追问只是叹了口气,之后便是陷入了沉思。一旁的辰逸也是不语,梦环州只能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师兄有何想法”?辰逸问辰尘。

  “玲珑剑若是给小梦必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只是巫小小自几年前取得玲珑剑双剑后,所习功法和所练之剑法都是按双剑走的,舍弃玲珑剑这剑阁就再难找到一对像样的双剑了。若让巫小小来取这赤壁剑,必然要重头开始,重新练单剑功法和剑法,可那夺旗大会又近在眼前”。

  “师兄,那小小若要舍弃玲珑剑必要斩断其与玲珑剑的通灵,这可不是小事啊,弄不好连人和剑都毁了”,辰逸对辰尘说到。

  梦环州听得辰逸之话自是明白,若要斩断巫小小与玲珑剑的通灵必定要将玲珑剑置于这藏剑山脚下深渊断灵池内。自己也听小白龙说过,置于断灵池的武器容易变成凶邪之器,迷人心窍,使修仙者坠入魔道。

  梦环州急得插话到:“师尊,玲珑剑秀小轻盈,本就适合女子使用,这玲珑剑历代主人玲珑仙子和月痕师祖也皆是女子。小小曾多次要将玲珑剑归还于我,我也曾多次使用过玲珑剑,感觉其轻飘飘的极不趁手就没有要,我觉得小小比我更适合使用玲珑剑”。

  “眼下倒是有一法可中和所有利弊,也可解剑阁半月以后的燃眉之急”,辰尘道。

  “难道师兄的意思是”?辰逸猜到了辰尘的想法后说。

  “不错,将玲珑双剑一分为二,梦环州与那巫小小各执一把,这样既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梦环州的实力,对玲珑剑也不会有损伤。这半月我将重新教巫小小剑法和功法,虽说有些许变换,但万变不离其宗。巫小小已然精通剑阁功法,重新修炼对巫小小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师尊万万不可,这想法巫小小也曾于我提过,只是这玲珑双剑须得两把才能最大程度地将威力发挥出来,若是一分为二玲珑神剑就算不得神剑了”,梦环州说到。

  “我虽是无法引得神剑,好在以我如今的修为完全可以随意驭使所有的普通无主之剑。辰逸前辈送我的彝环里面这种剑很多,可以随时取用,剑毁了再拿就是”。

  “也罢,既然你无意那玲珑剑我们也不便强求,可能冥冥中自有定数吧,你且先与我回天祁峰”,辰尘说完起身驭出自己的紫云剑。

  梦环州告别辰逸后来到紫云剑上,待梦环州站定后辰尘将紫云剑御起,朝天祁峰内阁飞去。

  辰尘将梦环州带到书斋示意他进去,自己却向那后院之外走去,梦环州看那方向是去早上那清净小院。

  梦环州见辰尘走远后抬头见到“書斋”两个金色大字挂在房门之上,他快步走到门口推门而入。进门后还是那两老者把守着,梦环州说明来意后,两老者便是解开了石门的封印叫他进去……

  时间一晃半月又过去了,这期间梦环州都是呆在内阁的,巫小小四人一直在那偏僻的小院静养。倪音、秦宇浩、巫小小三人伤势已基本恢复,受伤严重的虞斗文虽是活了下来,可到现在是口不能语,身不能动。梦环州看着床榻上的虞师兄心里一直内疚,若不是自己上次在内院不听小白龙的劝告,就不会有此惨事发生。

  由于虞斗文伤势严重,经几位师尊决定将由梦环州代替他前往帝都参加夺旗大会。马上就要离开剑阁,此去也没那么快回来,梦环州握着虞斗文的手百感交集。听得门外长老催促后,他将虞斗文的手臂放回到被子里面,再将被子折进去用虞斗文手臂压着后起身朝门外走去。在梦环州起身时竟然发现虞斗文冲自己眨了眨眼,他看后一脸笑意地走到了门外。

  今天的内阁异常热闹,集合的钟声响后练剑广场挤满了弟子。五大师尊以辰尘为中走向天门,后面跟着三大长老以及梦环州、倪音、秦宇浩、巫小小四人。辰尘五人走到天门之下站定后,等三大长老带梦环州四人站在天门之下的一个台阶上一字排开地面向台下弟子。

  接着就是辰尘开始讲起来,内容无非就是给梦环州四人打气,和刺激鼓励其余弟子努力修炼之意,待辰尘讲完后便是叫辰瑾带他们出发。

  梦环州回头看了一眼辰逸,辰逸走向梦环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小子,不给剑阁争气以后就不要来我藏剑山了”。

  梦环州看着辰逸的眼神顿时百感交集,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坚定地冲辰逸点了点头。

  辰逸又低声对梦环州道:“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坚持自己的信念和原则,不要被旁人和世俗感染”。

  梦环州依旧点了点头,对着辰逸礼拜了一下后走到了知书长老的剑上。辰瑾示意巫小小过去,巫小小是自己的爱徒,这辰瑾自然是要带她,那执法长老和执事长老则分别带着倪音和秦宇浩。辰瑾见一切都妥当后载着巫小小一飞而起,三位长老见状也是紧随其后。梦环州听到在辰瑾起飞的一瞬间,练剑广场众弟子全都沸腾起来了,待他来到半空之后还能听见脚下的弟子齐声喊到:“剑阁必胜,剑阁必胜”!

  梦环州看向另外三人,可能巫小小三人也是第一次飞这么高,就跟梦环州上次去南海一样,对这未知的领域充满了好奇。三人都兴奋地这瞧瞧那望望,巫小小偶尔也回过头看到了梦环州,两人相视一笑后她便又看向了远方。

  此去帝都路途千里,四人载着年轻弟子飞行了整整一天,疲惫和饥饿的四人降落到一座小城附近的山上,随后八人步行下山向城内走去。

  辰瑾边走边告诫梦环州四人进城以后不得动用真气,不能暴露自己是修仙之人等。梦环州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就兴奋地跟在了后面。待他们走到城外却见得那城门口已是堵满了人,看样子都是进城的平民,辰瑾几人只得跟在后面一点一点向那城门口走去。

  离城门口越来越近,梦环州见到许多满身盔甲的士兵手拿长枪、腰际挂着腰刀,一副威严地盯着过往之人。他还发现了一体型健壮的士兵手握铁链,铁链另外一头竟然拴着一头巨兽。梦环州见那巨兽形如虎状,头生一长角指着斜上方,两眼冒着金光地盯着每一个人。

  这巨兽名为“金睛兽”,剑阁的書斋里有相关记载,正好秦宇浩看过那本书,一眼就认出来了。传闻金睛兽乃是远古血统,两只眼睛有着洞察一切妖魔邪念之能,当然除了一些修为远远高于此金睛兽的妖魔邪恶。书中还记载这金睛兽之肉乃是人间美味,尤其是额头那独角不但是美味至极,还是有助修炼之物,正因为如此这金睛兽的数量如今是越来越少了。

  “你们一行好些之人进去城内意欲何为”?一士兵盘问着辰瑾一行人。

  辰瑾立马回到:“我们乃是教书先生,携四位得意门生四处周游,如今干粮断绝,想入得城内补充一下,顺便借宿一晚明早便是离去”。

  “把包袱打开”,士兵对着辰瑾几人道。

  辰瑾随即取下肩上的包袱打开展现在那士兵眼前,三位长老及倪音三人见状也是跟着取下了自己的包袱。

  “你,你怎么没有包袱”?一士兵指着梦环州问到。

  梦环州手戴彝环,又怎会多此一举地背个包袱呢?此行梦环州带的东西比所有人都多,衣物、被子、吃的、全都塞进了彝环,他还说服巫小小带了好多东西全都放到彝环里面了后两手空空地跟着出来了。

  “我……我本生来无一物,逍遥自在一身轻,大叔你不觉得身上的盔甲很重吗”?梦环州回到。

  那士兵撇了梦环州一眼道:“你们这些读书人真的是,懒就懒嘛,还非要说得这么超凡脱俗”。

  梦环州听后嘿嘿一笑。

  “都进去吧,快!后面的跟上来”,一士兵大声吼到。

  辰瑾几人便又重新背上包袱往城门走去,只见那金睛兽冒着金光的一双大眼死死盯着辰瑾一行人。梦环州经过时也转头多看了那巨兽一眼,随后跟着往前走去。

  秦宇浩边走边看着那金睛兽,只见这巨兽体格巨大且健壮,想到书本上的记载,这金睛兽的肉质一定是美味。尤其是那四条粗壮的腿,让秦宇浩看得入迷,双眼微红一脸贪婪地看着金睛兽。

  突然一声兽吼声将梦环州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只见那一直安静的金睛兽突然犹如发疯似地冲向秦宇浩。秦宇浩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幸好那壮汉牢牢地抓住铁链身子往后微倒,才将那发飙的金睛兽拽住。

  这一变化将后面的平民全都吓得一下子往后面跑去,随即一大群士兵涌出来将梦环州一行围了起来。秦宇浩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巨兽,就在他眼前张开血盆大口两只爪子意欲扑向自己。幸好有那壮汉拉住,不然这美味就要将自己变成美味了。

  只见一中年人身穿盔甲,身披红色披风走向众人道:“你们究竟是何方妖魔,闯入我烟都城作甚”?

  辰瑾见此人应该是这守城士兵的头,便是向他走了过去,那人见辰瑾向自己走了过去随即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刀指向辰瑾道:“休得再往前一步,否则格杀勿论”。

  辰瑾见状也不想生出事端,只得站立后从怀里取出一块牌子向那人扔了过去。那军官接过牌子拿在手上打量起来,只见一块金牌上面有一颗硕大的宝石,宝石还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宝石下面雕刻出一个“皇”字,那“皇”字下面雕着一旗子,旗子上面有一把宝剑。

  这难道就是皇室赏给五大势力的金牌?那军官边看边揣摩起来。这分量的金牌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手的,在这大陆能用上这金牌定是有着不小来头的势力。尤其是上面那颗硕大的红色宝石,也只有皇室能拿得出来,再看这旗子上的宝剑,难道这行人是剑阁的高人?

  “仅凭一块牌子不能说明什么”,那军官说到。

  可那军官话刚出口就觉得自己手里的宝刀像是要脱离而去一样,任凭自己怎样使劲都没用。他感觉到这股力道越来越大,自己只能苦苦地抓着刀柄。这军官心想自己的力气在这烟都城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如今却被人用意念控制他手中的刀,自己竟然还吃力起来,再看那刚刚说话的老者一边捋着胡须笑着看向自己。

  这八人都是绝顶高手,若想要灭掉自己和这城中的守卫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可他们却并不想生出事端,低调地接受自己和士兵的盘问。在自己拔刀相向也不出手,此举不像邪魔之人的作风,当下便是相信了这八人的身份。

  那军官突然想到过几天就是帝都举办那夺旗大会,这一行人完全有可能就是奔着那夺旗大会而去的。这样一想那军官着实吓得不轻,若是耽误了此事那可真是捅大娄子了。先不说这些高人一个指头就能轻易要了自己小命,那帝都追究下来自己也是会受到重罚。

  那军官赶紧松了手里的宝刀,可自己手里的刀并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飞出去,那力道竟然随着自己力道的松懈也消失逐渐消失全无了。

  梦环州见那军官将宝刀收回刀鞘,而后笑着走向辰瑾,两手托着金牌对辰瑾道:“原来是剑阁的神仙,都怪小人眼拙冒犯了诸位神仙,还望诸位能够饶了我们的无知”。

  辰瑾收回了金牌放回怀里对那军官道:“怎的这烟都城城防如此之严,连金睛兽都是用上了”?

  “哎,上仙有所不知,这附近妖魔作祟,最近是越来越可怕了,这烟都城里城外已有数十人被那妖魔所害啊”!那军官回到。

  见辰瑾不语,那军官看了看几个年轻弟子后又对辰瑾道:“上仙你们这次应该是去参加夺旗大会的吧”?

  辰瑾听后不语只是捋着胡子微微点了点头。

  “你过来,带这八位贵客到城里找个好客栈先安顿下来,好酒好菜的给上足了,切不得有一丝怠慢”。那军官对着身边一士兵叫到,随即掏出一银锭交到那士兵手里。

  那士兵接下银锭后便是笑着对辰瑾几人道:“几位贵客,请随我入城”。修仙之人本来就不屑这凡间礼节,辰瑾正要推脱,见那身后的平民竟是又回来了,而且还越来越多,便不想在此久留跟着那士兵往里面走去。

  见辰瑾一行远去后那军官对着身边一士兵耳语到:“你速去城主府禀报,说剑阁高人进到城内”。

  那士兵将辰瑾一行人带入城内,他们虽是都换上了素装,可修仙之人与生俱来的一股器宇轩昂让城内民众多看了几眼。

  所谓无功不受禄,辰瑾自然明白那军官的企图,当下欲将那士兵打发走,可好说歹说那士兵就是不走,说若是怠慢了几位回去后必定受到责罚。辰瑾无奈只得使用禁锢之法暂时将那士兵困住,随即带着众人消失在远处。

  那士兵看着一行人离去想动却是动不了,连嘴巴都张不开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一行人消失在人群。随着他们消失后那士兵感觉自己又恢复了,便是赶紧朝那方向追去,可跑了许久哪还看得到人影。

  辰瑾带着几人找了一家普通的客栈要了四间房,一切就绪后一行人走到楼上安排房间。第一间由辰瑾和执事长老住,第二间倪音和巫小小住,第三间梦环州和秦宇浩住,最后一间由知书长老和执法长老住。几人将行李放好后就在那客栈下叫了一桌素菜,几人便入座等着上菜。

  “吃完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吧,明早还要继续赶路”,辰瑾说到。

  “师尊”!梦环州叫了一声后又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辰瑾看了一眼梦环州,又扫了一下另外三名弟子,一下就看出他们那满眼的好奇和一脸的期待。辰瑾一想他们在剑阁也是憋了好几年了便说到:“戌时之内必须回来,切记不得暴露身份,去吧”。

  梦环州闻言心里大喜,哪还顾得上吃饭直接起身离开座椅叫巫小小一起走。巫小小先是矜持了一下,看了看辰瑾后也是慢慢站了起来,慢慢转过身,一转身就一脸笑意地向门外的梦环州追去。巫小小虽说步伐慢可内心却是早就充满向往,在二人离去后那秦宇浩和倪音也是忍不住先后离开客栈向集市奔去。

  就在四位弟子离去后不久,正在用膳的辰瑾四人感觉到了一丝异样,接着门口就涌进来几人。为首是一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那男子个子不高,却生得一身横肉,顶着个大肚子朝他们这一桌走了过来。那中年男子后面跟着几人,其中一人就是先前在城门所见的军官。

  那中年男子哈着腰走到桌边笑着对辰瑾四人道:“几位上仙下凡来到烟都城内,真是烟都城数万百姓之福啊”!

  “掌柜的,好酒好菜都给我全部做上来,今天城主做东”,那军官旁边一位八字胡说到。

  那老板自是认得这城主一行,早就在一旁恭候了,听得那八字胡一说立马点头哈腰道:“好勒,我这就去吩咐”。

  “慢,我们山野之人吃惯了野菜野果沾不得半点荤腥,城主无需多做浪费”,辰瑾道。

  “也罢,你去点些素菜,再挑几坛老酒过来”,城主对那八字胡道。

  那八字胡听闻便随掌柜来到柜台看着柜台后面挂的木牌,扫了一眼道:“杏子菇、鬼刀蕨……还有把你们这所有的果子都给我洗净了端上来”。

  辰瑾见四名弟子离去后空了四个座椅出来,虽说他们此行是有求于己,若是让别人一直站着也是有失礼数只得对那城主四人道:“若是诸位不嫌弃我这粗茶淡饭坐下来谈如何”?

  那城主一听此言立马笑道:“能和上仙同坐一桌真是我们几世修来的福分”,言语间这城主已经寻得一椅子做定。那军官和另外一名壮汉也是坐到那城主左右,不多久那八字胡也是回来了坐到了最后一张空椅上。

  见几人都入座后辰瑾直接开门见山道:“究竟是何种妖孽作祟,城主就没有请人去降服吗”?

  那城主回到:“上仙有所不知,那妖怪修为了得,早已害了我烟都城内外上百性命了。刚开始守城士兵还敢前去一试,可凡人之躯如何敌得过那妖怪,在损亡了二十多个士兵后竟是再也没有勇士敢前去了。后来我们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钱财请了好几位高人前去降妖,可都是一去无返,多半是遭了那妖怪的残害”。

  辰瑾道:“我龙腾国能人异士何其之多,竟然容得下这妖怪害了这么多性命而无动于衷”?

  那城主叹气道:“我们烟都城乃是一偏远小城,平时就少有高人路过,我在半月前曾托信求助,可至今依旧是杳无音信”。

  “这些日子百姓无不人心惶惶提心吊胆苟活着,城外众多平民都是纷纷涌进这城内躲避灾祸。我每日都和这数万百姓向上天祈求,祈求上天能解救烟都城,果然我们的真诚感动了上苍,派来了几位神仙来搭救烟都城,我代烟都城内外的百姓给上仙磕头了”。那城主说完竟然起身就地给辰瑾几人行起了跪拜来,另外三人见得也是跟着城主向辰瑾四人行起了跪拜之礼。

  辰瑾将手对着那城主一抬,竟是凭空将那城主托起直到站立,那城主现在是腿不能弯直挺挺地站着。只见他眼角闪出了泪花对辰瑾道:“还望上仙能够可怜这烟都城上万无辜性命”。

  “你们先且坐下”,辰瑾道。

  那城主四人先后坐到了原来的椅子上,辰瑾又道:“我们此行目的是去那护国寺参加夺旗大会,这可是我剑阁耽搁不得的大事,若是在这期间出了什么意外定将成为剑阁的罪人,可惜这次走的匆忙时间紧迫,怕是不敢耽搁”。

  “以几位上仙的实力诛杀那妖怪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还望几位上仙搭救”,说完便又是起身要跪下却被辰瑾给拦下了。

  辰瑾人如其名行事颇为严谨,自是知晓那妖怪实力不弱,此行目的是带着几个孩子去帝都,剑阁花了几年时间培养出来的孩子就是为了那夺旗大会。眼下那夺旗大会也就是大后天了,明天还要飞一天,也只能在后天让几个孩子休息调整一天。时间上是一点都挤不出来了,他可不想耽误了让孩子疲惫地赶到帝都就去跟那些早就以逸待劳的对手比试。

  何况这妖孽是么来路尚不清楚,若是有同伙一起纠缠上来自己和三位长老自是能够脱身,可这几个年轻弟子修为还不够,更是没有什么阅历,到时候若连累了几个弟子那就是真的要回去挨鞭子了。

  辰瑾思索着这城内平民也不得不救,考虑了良久他对那城主道:“我们此行计划是绝不能改变的,但是这无辜百姓也不能见死不救。不如这样吧,请城主立刻颁布号令禁止城内百姓出城,而城外进来的百姓还是要严格盘查,我们则会在四个城门分别设下飞剑阵法,寻常妖魔自然不敢靠近。等此次夺旗大会结束后归来自然经过这里,顺道去会一会那妖怪”。

  那城主见辰瑾把话说得干脆心知就算自己再多费口舌也是无济于事,只得两手对辰瑾做了一个恭敬道:“一切听从上仙安排,还望上仙莫要忘了烟都城百姓对您的期待”。

  “城主放心,此去多则十日,少则六日定能回到这烟都城”。

  辰瑾说完将一块碎银丢给了掌柜,径直朝门口走去,三大长老自是跟了出去。城主见状也是赶紧跟了过去,边跑遍吩咐那八字胡去拟写禁令,辰瑾叫那军官带路朝附近的一城门走去。

  梦环州带着巫小小在集市逛了起来,这一路的稀奇玩意将两人看得眼花缭乱,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应有尽有。经过上次南海之行梦环州这次准备了些许银两在彝环,一路与那巫小小从街头吃到街尾。梦环州从未见过小小如此开心,蹦蹦跳跳的像个小女孩一样,他只能跟在巫小小后面结账。

  梦环州知道她小时候曾也是流落街头的乞儿,自然是明了这些美食是她小时候可望而不可得的。梦环州走过集市,发现这集市两边的地上坐了不少平民百姓,有的干脆在地上铺了东西躺了下来,此刻天色渐晚,难不成这些人是要在这街头露宿?

  梦环州拉着巫小小走向一位大娘边问到:“大娘,你们这么多人在这街边干嘛?怎么不回家啊”?

  那大娘还带着一个小孙子,她对梦环州道:“年轻人,我们哪敢回家啊,那妖怪到处行凶,我们那村子已是有数人被害了,现在能动的都跑来城里躲避来了”。

  巫小小见得大娘旁边那小孩童正可怜巴巴地盯着自己手里的食物,她笑了一下用手捏了捏那孩童脸蛋后将另一只手的食物递给了他。梦环州心想这妖怪着实可恶,到处为害使得这么多人颠沛流离。这时他们见得集市上许多人都朝着同一个地方围了过去,便跟巫小小向那人群走了过去。

  他二人好不容易挤进人群,见得前面乃是一告示牌,一士兵将一块锦布钉在了木板上后就走出人群。梦环州见那锦布上写着:告示,现城外有妖魔为祸,到处害人性命,即刻起烟都城所有人不得出城,为期十天。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

  “我们在这城内无亲无故的十天要怎么活啊”?

  梦环州听得周围议论纷纷,那巫小小指着告示一边的另外一块锦布让梦环州看。梦环州看向旁边那锦布,只见上面写的悬赏通告,大意是谁若降那妖怪可得赏金五十两。

  “五十两黄金?”梦环州惊了,想到整个剑阁一年的收入也才百两黄金而已,只要降得此妖竟然可以一下子收入五十两。

  “怎么?心动了”?巫小小问到。

  “没有,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多”。

  梦环州想到自己彝环以前那木箱里面的金币又何止千两,只可惜都被那青鸾姑娘给扔到了海底。想想自己跟青鸾初次见面也是这样的市集,跟现在的气氛何其相似。不知不觉他想到了后面跟青鸾在南海所发生的一切,全都一点一滴地重新浮现在他脑海里。

  “小梦,你看那赏金明显是加了好几次,那五字明显是贴上去的”,巫小小说到。

  “小梦,小梦”!巫小小见梦环州发呆似的便连续叫着他。

  “哦,怎么了小小”?梦环州犹如从梦里惊醒一样问着。

  “没,没事”,巫小小回到。

  “大叔,请问这告示上面写的百丈涧所在何处”?梦环州问旁边一看热闹的络腮胡子。

  那络腮胡子惊奇地盯着梦环州看着,梦环州也是毫不闪避地盯着那大叔,那络腮胡子开口到:“在这烟都城西南方向十几里路程山谷之下就是百丈涧”。

  梦环州内心有个大胆的想法,看向身边的巫小小问到:“要不”?

  “走哇”!巫小小当即回到。

  梦环州对那大汉谢过后与巫小小两人离开人群向城西门走去,两人很快就来到那城门,老远就看见城门那里有人在争吵着什么。他两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秦宇浩跟守城的士兵在争论什么,两人见状赶紧走过了过去。

  梦环州一看倪音也在一边,这才知道原来这秦宇浩跟倪音想出城去被守城的士兵拦下了。梦环州赶紧把秦宇浩拉走,巫小小和倪音也是跟了过去。四人趁着夜幕降临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城墙下,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三把铁剑掷向那厚重的石墙,只见三把铁剑被他刺进了石墙里面高低不一地斜了上去。

  梦环州对秦宇浩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先上去,秦宇浩见了犹豫不决,梦环州道:“以师兄的身法这应该难不倒你吧”?那秦宇浩冷哼一声便是走到石墙下,在地上随意起跳就弹起有一丈多高稳稳地踩在了那第一把剑上面。只见那铁剑剑身被秦宇浩这么一踩向下弯去,在弹回来的一瞬间秦宇浩借力又往那第二把剑上面弹去如此重复在被第三把剑弹起后秦宇浩便到了墙顶之上。

  秦宇浩上去后那倪音也是跟了上去,梦环州看得清楚这倪音踩到第一把剑后那剑被踩下去的幅度比秦宇浩却是小上许多。铁剑被倪音踩得只是微微向下动了些许,由此可见这倪音的身法自是高了秦宇浩不少。

  倪音上去后巫小小也是几个弹跳上去了,梦环州见小小的身法跟比起那秦宇浩来还差了一点,在踩到铁剑后竟然将那铁剑踩得极其弯曲,梦环州都在担心这铁剑会不会受不了被她给踩断掉。

  等三人都上去后,梦环州也几下弹到那城墙之巅。一上去他就对巫小小说:“你得少吃一点了,刚刚差点把铁剑都踩断了”。

  巫小小听闻后白了梦环州一眼道:“我吃那么多是谁买的?还不是你害的”,巫小小边说边走向梦环州用拇指和食指想要拧梦环州却被他闪开了。

  “嘘,不要吵,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刚刚我们都已经动用过真气,若是被师尊和长老感应到了必然会前来”,秦宇浩说到。

  几人觉得秦宇浩说的在理,一刻都不敢在此停留了纷纷往那石墙下面跃去。这下去相对来说就轻松多了,几人先后落在地上。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后便赶紧朝那西南方奔去,那城墙内的三把铁剑在梦环州跳下去时也是逐渐松动随后脱离而出飞向梦环州。

  四人一路狂奔将身法施展到极致向那西南方位急速而去,此时虽是晚上,以梦环州四人的眼力加上暗淡月光自是没有什么问题,十几里路程对于身轻如燕的他们只是些许时间。

  四人来到两座巨山脚下停住了,眼前是两座巨大的石山,可能是因为夜晚的缘故,整个山体看上去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就像是两块巨大的天外来石一般插在大地之上。两座巨山之间有三丈左右的距离,形成了一险峻的山涧。

  “这就是百丈涧”?巫小小问。

  “应该不会有错,这山涧里迷雾瘴气弥漫,寻常人自是不敢擅入”,秦宇浩说到。

  梦环州将神识感知了进去,只见里面全都被迷雾笼罩着,只能感觉到这山涧是斜着朝下去的。他将神识感知到极限还是没有走出迷雾,更没有见到这山涧之类的东西。梦环州收回神识对三人说:“这山谷斜下去不知多深,更有瘴气笼罩不得过久停留,此去定是凶险万分,你们的意思是”?

  “既是畏首畏尾刚刚就不要跟来,我倒要看一下这小妖究竟有何本事”?秦宇浩边说边往那迷雾中走去。见秦宇浩进去那倪音也是紧随其后,巫小小见了叫到“倪音”看看梦环州后也是跟了进去,梦环州无奈也只能快步追了过去。

  很快四人就出现在了彼此的视线中,他们警惕地防备着四周,逐渐向斜下方走去。秦宇浩手拿自己的佩剑首当其冲走进迷雾中,梦环州还是第一次见秦宇浩的新佩剑,上次在广燚峰也只是见到一点黑色剑柄。只见秦宇浩那佩剑剑柄乌黑刻满了古朴的符文图案,剑身通体发白,白得发亮的那种。虽是在幽暗的山涧,梦环州还是能看见出那剑身发出的白色寒芒。他不由得在心里叹到:“好一把素白寒芒剑”!

  很快四人就发现了蹊跷,以他们的脚力已是在这山涧行走了许久时间,可这山涧还是看不到头地向下延伸而去,饶是那秦宇浩一股冲劲此刻也理智地停了下来。

  梦环州对巫小小叫到:“小小,上”。

  巫小小对梦环州点了点头,随即在地上一弹跃到半空而落,梦环州在地上一个翻滚双手着地一脚踢向下坠的巫小小将她踢了上去。在巫小小上升到极限后梦环州驭得一把玲珑剑又是将她往上面送了一程,巫小小借着玲珑剑上升的势头又是向上了些许高度。此刻巫小小已然出了迷雾,在空中一个旋转后便是俯冲而下。借着向下的瞬间巫小小看着这迷雾,在月光下分布成一块块的像是某种阵法。

  梦环州感知到巫小小下落而来,一跃至半空使出双手将巫小小推了一下,巫小小也是借着那双手发力缓解了些许下降的势头又是向上飘了些许距离。这瞬间巫小小身子已然回正向下落去,落地后的梦环州手持玲珑剑伸于身前接下了她。

  待巫小小踩在玲珑剑上后梦环州右手往旁边一挥,巫小小也是被梦环州挥到了他右手边。梦环州右手松开玲珑剑,将它驭到了巫小小后背的剑鞘里。剑入鞘,人落地,跟巫小小完美同步。

  “怎么样小小”?梦环州问。

  “这山涧并没有那么大,若是按直线距离的话我们刚刚起码走了三个山涧路程了”,巫小小回到。

  难得开口的倪音说到:“难不成这迷雾是阵法”?

  巫小小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刚刚从上面看到这迷雾分散显现出一块一块的像是一些古老符文,可能是一些古老的阵法。而且这迷雾不是一成不变的,就我刚刚看到的几眼,这迷雾竟是变幻了数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