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终极对决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04 11:4710,186

  看着梦环州离自己越来越近地藏连忙小心翼翼地向一旁闪去,等他避开后见得梦环州这一剑并没有斩下,只是虚幻一招后一脚踩在了自己刚刚站立的位置一脚踏了下去。梦环州这一脚踏上去后直接借着余势向青鸾的木塔跃去,回头还给地藏来了一剑。

  地藏感觉不妙,梦环州这一飞剑绕到身后直接将摇摇晃晃的木塔给击得开始往反方向倾斜而去。眼看木塔就要向比试台边缘倒去,地藏情急之下施展波若掌向木塔底下击去,瞬间就将靠近青鸾方向的一根圆木击断,而那微微倾斜的木塔也瞬间改变了方向往青鸾所在的木塔倒去。

  梦环州刚刚落到圆台就对青鸾说:“不介意让我呆一会儿吧”?

  青鸾回到:“你说呢”?然后便手持琉璃伞向梦环州攻了过来。

  梦环州以为青鸾还在因为花小朵的事情跟自己生闷气,看着她攻过来不以为然原地不动。直到凤鸣舞强大的威压袭来他才感觉到了危险,赶紧提起铁剑挡之。琉璃伞一击到梦环州的铁剑便是瞬间撑开了,而青鸾也趁机唤出又一把琉璃伞从他头顶攻了下来。

  虽然梦环州早就知晓这凤鸣舞的奥秘,也知晓青鸾能同时催发三把琉璃伞,可真正面对起来还是有点手忙脚乱的。见得上面攻下来的青鸾赶紧闪到了一边。可他才刚刚站稳就不知晓从哪里转来了第三把琉璃伞一下子击到了自己背部,一下就将他击得向前踉跄好几步才稳住身子。梦环州吃痛地对青鸾说到:“青鸾,你来真的”?青鸾没有回他而是又向他攻了过来,后背生疼的梦环州这才知晓青鸾并非开玩笑,赶紧执着了铁剑迎了上去。

  随着梦环州的木塔倾斜倒塌,地藏看准时机在其倒地之前跃到了青鸾木塔下面,又向那平台顶部跃去。而此时的梦环州跟青鸾两人已经在圆台之上激烈地打斗了起来,地藏便趁机跃到了圆台之上说着:“一起挤挤啊”。

  地藏的话只是让两个打斗之人稍微向他瞟了一眼,随后两人又是拼在了一起,完全没有当圆台上有地藏这人存在一样。这正是地藏所希望的,见着打斗激烈的两人,他选择了在一旁观战。就在地藏松懈下来时那梦环州驭在上面盘旋的飞剑竟然向自己攻了过来,他赶紧拿出玄铁棍迎了上去一击将铁剑击飞。此时那打斗中的梦环州和青鸾两人便是已经到了地藏身边,梦环州慌乱中扭头对地藏说到:“刚刚那一剑只是个意外”。

  此时的梦环州完全是在躲着青鸾,见青鸾来势凶猛他一边驭回了铁剑一边闪到了地藏身后。地藏此时被梦环州和青鸾夹在中间,青鸾对地藏说到:“你让开”。

  而梦环州却在地藏身后叫到:“小禅师,帮我挡一下”。

  梦环州话语间那青鸾已经一伞刺了过来,地藏见状赶紧闪到了一边把梦环州露了出来。地藏想不到那梦环州也跟着闪了过来,与此同时青鸾也急速向自己逼来,地藏被他两人击在中间危机重重警惕地提防着两人的动作。说好听他是挡在中间,实则是腹背受敌。

  青鸾很快便攻了过来,三把琉璃伞飘来飘去让人捉摸不透,而身后的梦环州背后太极图案也旋转了起来。地藏也赶紧运转功法在两人之间戒备着。只是这一个机缘下三人便在圆台之上乱斗了起来,三人都各自心怀鬼胎一边提防着另外两人的联手攻击,一边想着跟谁一起联手弄一个下去。青鸾似乎目标明确只认准了梦环州攻击,地藏一直想袖手旁观无奈那狡猾的梦环州总是想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来。

  虽说近战是地藏的强项,可现在同时防着两个人也不是容易的事,地藏明白现在没有绝对的盟友,谁都有可能给自己来一下。终于三人乱斗了一会儿后地藏看准时机闪到了圆台边缘,留下梦环州和青鸾两人又激战在一起。这次地藏学乖了直接双脚踏在了圆台边缘不给梦环州绕后的机会。

  青鸾如同鬼魅般在梦环州身边绕来绕去,三把琉璃伞也是飘浮不定干扰着他,很快梦环州又被青鸾寻得机会一脚踹了出去,而被踹得倒飞出去的方向正是那地藏所在位置。地藏手握玄铁棍看着梦环州倒飞的轨迹,并不在落地后能近身攻击到自己的位置。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倒飞的梦环州突然转身一道剑气划向了自己身前,直接将那圆台划掉了一大块,而地藏也失重随着那块边缘掉了下去。

  好在地藏反应灵敏落下之后右手金光一闪五根手指弯曲犹如利爪般抓进了圆木里,他的五根手指一下都镶进了圆柱内,然后用力一爪将自己的身子向斜上方送了上去。地藏身子上升的瞬间刚刚他手抓之处被有一大块木头掉落下去。

  梦环州岂会再让地藏上来,看准了他上升的势头后天机剑法又是一道剑气划向了圆台边缘。这次地藏可没有了刚刚那么好的运气,余势未减的剑气和掉落的一大块木板迎头击来,而自己此时身子还处于半空之中。

  然而梦环州还是没能将地藏击到下面的台上去,半空中的地藏左手持玄铁棍一棍子击碎木板向梦环州的那道剑气迎去,右手又抓进了边缘一根粗圆木里,下坠的身体将圆木拖出了五道深深爪印。下坠约半丈距离后稳住身子的地藏又向那圆台奔去,而这次梦环州做得更绝了,直接“哗哗”几道剑气将上方的圆台边缘全都切掉只留下了一块三尺方圆之地被最中间的那块圆木支撑着。

  屡次受阻使得地藏怒火中烧,更让他生气的是刚刚势同水火拼得你死我活的两人此时居然在上面和平相处起来。两人背对而立地提防着下面的自己,俨然就是一对相互信任的老熟人一般,哪像刚刚势不两立如仇人般。地藏心里涌出了一股被欺骗的感觉,站在一根横木之上两手对着上方的圆台就是几掌。

  梦环州跟青鸾见几道金色掌印击了上来赶紧闪开,地藏这几掌直接将那圆柱支撑的圆台全都击成了粉碎。此时的梦环州已经闪到了边上一根圆柱之上,一把铁剑插进圆木内,晃悠悠地踩在那铁剑之上。而青鸾刚刚也是跃到了另外一根圆柱上,围着圆柱转了一圈后又返回来了,两脚踩在最中间那根圆柱之上。

  梦环州在铁剑上弹了几下后又跃到一根横木之上,一把铁剑飞向下面的地藏而去。地藏抬头看了一下,头上两人占据了地利,自己若是在下面很容易吃亏。见梦环州的铁剑飞来他连忙又向眺望塔上面奔去。梦环州见地藏上来又唤回铁剑迎了上去,两人又在横木之间穿梭起来,不多时那顶端的青鸾也下来加入了战斗。

  青鸾一下来就两把琉璃伞围着木塔旋转起来,众人只见青鸾手执一把琉璃伞一会儿攻击梦环州,一会儿又攻击着地藏。地藏算是看得明白那青鸾每次攻向梦环州时他都能提前避开闪过来攻击自己,而每次攻击自己都是使出了全力而来。

  三人皆是修为颇高之人,在木塔内也都使出了全力,木塔也在这三人不经意的余势下被一点点摧毁。此时的地藏已然感觉到了吃力,那刚开始佯攻梦环州的青鸾现在干脆全心攻向了自己。地藏感觉这女子身法极其灵活在木头之间穿梭配合着外旋转的两把琉璃伞让自己只能被动防守,最头疼的是那梦环州还时不时给自己来一剑。

  地藏不想这样继续下去,趁梦环州和青鸾两人攻向自己时往那塔顶一跃便又施展了千手佛印。而此时的青鸾和梦环州刚好攻击到了一个点,见此梦环州赶紧一脚踏在了琉璃伞之上向上跃去,青鸾也默契地跟了上去。

  就在两人正上去时候突然感觉到头顶的木塔开始四下散去蔓延下来,两人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原来是地藏占着自己站在塔顶的优势孤注一掷将这木塔摧毁,这样一来下面的梦环州二人必然先比自己落地。至于是谁先落到地面他是不会在意的,因为自己是最后一个落地的。

  等他们反应过来已是来不及了,两人感觉到两脚一空便是掉了下去。梦环州心想早知道费这么大劲还是输刚刚就应该让地藏得五旗先,眼看自己就要摔倒上了,突然他发现自己前面出现了三把琉璃伞呈阶梯状出现在脚下,正如在锁妖一样。梦环州回头看青鸾可能在哪块木头上借力了一下此刻比自己还高往下坠来。

  梦环州不敢迟疑一脚迈向了那琉璃伞,青鸾也随后落在了琉璃伞上。由于青鸾身法并没有达到与御器飞行阶段,一边驭使琉璃伞一边施展身轻如燕的功法已经是很极限了。只见青鸾在最高的一把琉璃伞借力后便是收回了所有琉璃伞合而为一握于手中向梦环州上方飞去,与下方的梦环州先后落到了比试台上。

  一眨眼那地藏也狼狈地摔倒在地面半卧于比试台上,他从木塔顶端坠下,虽说有千手佛印功法护体可还是摔得不轻。地藏从石台爬起坐着慢慢看向梦环州所在的位置道:“早就说了,我分五旗剩下的你两分配,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我们还没有输哇”!梦环州回到。

  地藏这才仔细看向梦环州二人,只见青鸾踩在一把铁剑之上立于梦环州右手边,而那把铁剑正被梦环州握着。再看梦环州脚下,一只脚踩在一把铁剑剑柄之上,而那铁剑正笔直地插在一块横木上。梦环州脚下所踩铁剑正是他先前为了躲避地藏波若掌之时插进木头里的,此时梦环州一只脚踩在剑柄之上,另外一只脚弯曲着脚掌贴于小腿。而那把铁剑也被他两人压得上下起伏,两人微妙地在铁剑上维持着平衡。

  地藏气急,直接一棍子过去将梦环州脚下的铁剑瞬间击断,两人瞬间失去支撑一下落了下来。地藏立马起身气势汹汹向两人奔去,哪知此时相空一下跃到台上挡住了他,顿了顿后说到:“三名弟子现均已落地,请三位暂回休息,稍等片刻再宣布结果”。

  地藏虽有不甘,但现在师叔发话了心里有想法也不好说出来,再说也还没有宣布结果。梦环州他们刚刚也不一定会算没有落地,谁第一也还不一定呢!等三名弟子都离开比试台后相空向那云琦公主七人所坐之处走去。

  此时四下围着的民众开始嗡嗡起来,而云琦公主七人也开始商议起来。片刻之后那相空又回到比试台上说:“本次个人比试的最终结果已经出来了,请刚刚三名弟子到台上来”。

  梦环州三人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向比试台走去,而这次梦环州看见相空手里拿着一捆小旌旗,那旌旗长约两尺有余,旗子上绣着古朴的龙形图腾,旗子顶部有五颜六色的羽毛。他在心里嘀咕:“原来夺旗大会就是为了这东西”。

  待三人站定后相空取出一面旌旗走到梦环州身边看着他道:“各方势力结合三名弟子在比试中的表现商议后结果如下,本次个人比试第三名是……”,相空停顿了一下后接着道:“护国寺弟子地藏”,说完又走到地藏前将那面旌旗给了他。

  这一转变着实让梦环州一惊,地藏是第三名,你跑到我旁边来看着我宣布是什么意思?

  这个结果地藏虽是心里很不是滋味,可看着相空师叔的眼神只得遵循地接下了那一旌旗。

  “第二名,剑阁弟子梦环州”,相空说完取了三旗递给梦环州。梦环州双手伸过去接了下来,这个结果对于他来说完全可以接受,甚至心里还有点暗喜。

  “第一名,百花谷弟子青鸾”。

  “你们三赶紧回去休息吧,下午就是集体比试了”,相空对青鸾三人说到。

  梦环州不知道刚刚五大势力所商量的就是刚刚他和青鸾算不算落地了,经过一番争论最后决定投票表决。五大势力有两方势力认为算落地了,分别是护国寺和昆仑派。余下的三大势力加上云琦公主以及天师府代表都认为那不算落地。而梦环州和青鸾的排名则是刚刚两人被地藏击断铁剑后下落梦环州比青鸾先落地。

  上午的个人比试也算结束,眼下离正午约还有一个时辰左右,辰瑾担心梦环州的状态恢复便早早带着剑阁之人回护国寺休息。梦环州手里拿着一面旌旗跟在三大长老后面,巫小小也一手拿着一面旗子摇晃着。梦环州发现这旌旗像是被某种法印禁锢着,自己竟然无法用精神力来驭使它,如果下午比试各大门派的旌旗也是这种,那将会是一场近身恶战。

  “梦环州”!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梦环州回头一看是青鸾便停下了脚步。

  青鸾走向梦环州将手里的一面旌旗递给了他,梦环州不解地问到:“你这是”?

  “收下吧,这样我心里才会平衡一点,下午对付你才不会心慈手软”。

  梦环州回到:“多谢姑娘好意,下午还有几十旗呢,区区一旗就不要纠结了,眼下我两还是尽快回去恢复一下吧”,梦环州说完直接转头就走。

  太阳很快就绕过了帝都向西偏去,此时的比试场周围被围得水泄不通,比试台边缘分别站着五大势力的弟子。五大势力各门派弟子背后都背着一旗,护国寺五名弟子背后的旌旗旗面颜色为金黄、北海冰宫为湛蓝、昆仑为暗黑、百花谷为翠绿、剑阁为火红。

  果然不出梦环州所料,自己身后以及其他门派的旌旗都无法用精神力感知到。在比试台最中间立有一根长约两丈多高的旗子。梦环州心想这一旗待会儿就是大家争夺之物了,只见那大旗旗杆比自己的小臂还粗,颜色看起来漆黑像是铁铸造的,若是旗杆为实心的话加上这长度起码有两三百斤,而那旗面也是绣着几条上古图腾。

  各门派弟子身后不远处的石台就是他们今天比试结果的地方。目前护国寺石台横着插了一旌旗,正是上午地藏获得的那面、北海冰宫和昆仑暂是空空如也、百花谷则有五旗之多。梦环州回头看了一下身后,剑阁石台竟是有四旗,居然多了一旗?

  这时相空来到台上立于比试台圆心,先是啰嗦了一下后就说起了比试规则:“此次比试以各势力最终石台所有旌旗数量而排名,各门派弟子背后小旗不能插回己方势力的石台”。

  “自己门派的旌旗可以交替守护,但一人身上最多只能有一旗,你们背后的小旗计一旗”。相空说完后右手敲在了身边大旗旗杆上说到:“这一杆大旗计七旗”。梦环州听着相空敲击后发出沉闷的声音,断定那旗杆定是实心无疑。

  相空又继续说到:“被击落到台下的弟子可以再上台,也可以选择离场,但背后的旌旗归击落者所有。若是自己失足掉落或同门误伤则该旌旗作废……”

  相空总算把规则说完了最后道:“若是还有什么疑问可以现在问我”。又磨蹭了一会儿后此次夺旗大会的决战终于开始了。梦环州也算明白了自己身后石台那多出来的一旗是因为他们剑阁只有四名弟子参加比试,那一旗是补偿给他们的。

  相空宣布比试开始后便退到了比试台下,梦环州扫了一圈见各门派都不为所动环顾着四周。此时他又想起了午后辰瑾的嘱咐,由于剑阁少了一人整体来说是最为薄弱,很有可能被其他门派联合攻击。

  而辰瑾的战术是三守一攻,倪音、秦宇浩和巫小小三人联合防守,若是对方联手来攻的话,梦环州则伺机去抢夺对方实力稍低的弟子。若是实在守不住就跳到台下弃掉自己的旗子,然后再回到台上。如此一来战火将会烧到别处,到时候跟风去夺其他门派的旗子。

  安静一会儿后梦环州发现左边的护国寺率先向自己这边攻了过来,倪音三人连忙迎了上去。而这次梦环州竟然见到地藏手里握着的不再是上午那玄铁棍了,而是手握一金闪闪的短杖。那短杖通体金色约莫两尺有余,顶部是一盛开的金莲花,金色莲花中间端坐着一金佛,莲花两边恰似两根荷枝拱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弧形,而弧形顶部镶嵌着一颗金珠将下方的金佛和莲花照得非常神圣。

  梦环州不由得惊到:“这就是降魔杵”?本来地藏的修为就很强现在又持有降魔杵简直是如虎添翼,不过还好那对面的北海冰宫和昆仑也打斗在了一起,唯有一边的百花谷还是没有动作。

  梦环州知晓地藏的厉害直接使出了天机剑法迎了上去,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交手,对彼此的功法套路也都见识过了。两人很快就遭遇到了一起,地藏手持降魔杵攻向了梦环州,面对地藏的攻击梦环州没有硬挡而是快速闪到了一边向另外四名弟子攻了过去。那地藏显然是发现了他的意图,可他并没有回防而是直接攻向了倪音三人。

  梦环州两手托着铁剑背后的太极图案旋转着,依次从那太极图案出现了几道火红剑气攻向了护国寺另外几名弟子。那四名弟子也不是泛泛之辈见击来的凌厉剑气纷纷拿出自己的炼器来抵挡下来了,只见他们其中一个手握一根和地藏先前那差不多长的短棍、梦环州记得这是被昆仑星河击败的弟子叫明藏。一名弟子则两手握着一根齐眉棍,另外两名弟子炼器分别是一串佛珠和一个钵盂,这三人也俱是藏字辈的,分别叫:玦藏、殊藏和亥藏。

  梦环州的剑气全被挡下了,此时他已经冲到了那名手握齐眉棍的弟子眼前直接一剑刺了上去,玦藏早有准备地迎了上去两件炼器瞬间碰在了一起。这一碰撞梦环州就发现玦藏的修为也是不差,至少功力不输于自己,他这犹豫间一串佛珠和一个钵盂已是从自己左右飞了过来。

  梦环州两脚在地上一弹便是跃到了半空避开了这两件炼器的攻击,随即一剑俯向了下面的玦藏,玦藏见后齐眉棍直接顶了上来向那铁剑迎去。见那齐眉棍迎了上来梦环州便收了剑势,避开齐眉棍改刺为斩向下劈了过去,玦藏赶紧将将手里的长棍一横两手举着挡下了这一剑。梦环州一剑斩到长棍之上后借力而起,一脚踩在长棍之上一跃而起向后面的殊藏和亥藏攻了过去。

  梦环州之所以要避开玦藏攻击殊藏和亥藏是有原因的,护国寺弟子在强身健体达到一定阶段后会有两种体系的功法供弟子习练。一种是以攻防结合的功法,这种体系被称为“武僧”,武僧擅长近战攻防兼备。另外一种体系则是以精神力强的弟子为主,所修炼的功法基本都是一些对付妖魔魂魄之类的法术,这种被称作“法僧”。当然,也有极少天赋异禀之人法武双修的。

  武僧一般近身作战能力极强,而法僧则是精神力强,近身作战就比较中庸了。所以梦环州在见到几人的炼器后断定那殊藏和亥藏乃是修的法僧,便向他二人近身过去。明藏岂会看不穿梦环州的想法直接横过来挡在了他前面,短棍直逼梦环州而去。

  梦环州行进被阻只得跟明藏招架起来,而此时那玦藏也是攻了过来,两位法僧的炼器也是飞向了他。梦环州以一敌四已经很难招架了,果断扔了铁剑往一边闪去。待他闪到了远处后,驭使刚刚扔掉的铁剑迅速射向了殊藏。

  此时倪音三人对地藏也并没有占优势,地藏本就修为高深,再加上持有降魔杵,以一己之力对付倪音三人进攻竟是从容应对。而巫小小似乎对地藏很是惧怕一样,每次跟其交锋都不敢正面迎战而是一味地闪避着他的攻势。

  梦环州又尝试了几次都无法近身那两名法僧,正当他准备用天机剑法强攻之时,刚刚还打得热闹的北海冰宫和昆仑两派竟然同时向这边围了过来。梦环州仔细一看这两派之人背后竟然都没有了旌旗,再看向两派石台处竟是各自插着五面旌旗。他恍然大悟,肯定是这两派正午就商量好了将旌旗互换,然后再联手抢夺其他门派的旗子。梦环州赶紧几下就闪到了倪音三人之处,果然那北海冰宫跟昆仑先是向剑阁攻了过来。

  梦环州对百花谷位置喊到:“我们的旗子没了就轮到你们了”,他边说边向百花谷攻去。

  青鸾见梦环州攻了过来赶紧拿出琉璃伞迎了上去,两人都同时离地而起在半空相遇,两件炼器碰撞后两人身子交错之间梦环州将手伸向了青鸾的背后。梦环州落地后手中拿着一面绿色旌旗顺手就往剑阁石台飞去,而青鸾也将手里的一面火红旌旗飞进了百花谷石台。

  就在两人交换了旌旗后,他们才发现此时的比试台已是乱作一团,倪音三人已经被冲散了。此时的百花谷弟子也加入了战斗,青鸾见状赶紧回防。梦环州见此时的巫小小已经被地藏和古寒冰以及星河三人逼到了比试台边缘,情急之下他赶紧闪了过去。

  此时巫小小已没有退路,古寒冰和星河一左一右堵住了自己的去路,而正前方的地藏又一降魔杵刺了过来。此时梦环州的救援已是来不及了,巫小小无奈只得跃到了台下废掉了背后的旗子。巫小小将手里的旌旗交给护国寺一位高僧后准备又上台去,此时地藏三人也放弃了巫小小向别处掠去。

  梦环州来到石台边缘对巫小小说:“小小,你没事吧”?

  巫小小笑着摇了摇头。

  梦环州伸手将巫小小拉了上来,寻找着倪音二人位置。哪知那秦宇浩身后的旌旗已经没了,不知何时插在护国寺石台上。而此时护国寺石台上共有四面旌旗,一面龙图腾旌旗乃是地藏上午所获,火红旗子乃是秦宇浩的,另外两面绿色旌旗应该是百花谷弟子的。

  梦环州两人赶紧向倪音的位置奔了过去,此时的倪音被古寒雪和北海冰宫其余四人围住了,倪音本就不是古寒雪对手,现在还被几人围攻哪里能招架得住。只见倪音从背后取下旌旗对梦环州喊到:“梦环州,接着”,说完便将手里的旌旗向巫小小扔了过去。

  古寒雪几人反应过来时那旌旗已经向巫小小射去,几人又向巫小小奔了过去。巫小小接住了旌旗趁古寒雪几人还没到来之前又扔给了梦环州。现在台上除了护国寺还有五旗外,就剩下梦环州手里有一旗,青鸾手里有一旗,花小朵背后还有一旗。

  不久花小朵被昆仑弟子逼到了台下又是废掉了一旗,再看青鸾此时正在护国寺几名弟子之间穿梭着,虽说地藏实力强横持降魔杵联手几位师兄弟对付青鸾,可她一点都没有落得下风。只见她灵活地穿梭于几人之间,三把琉璃伞飘忽不定,还时不时换位攻向那殊藏和亥藏两位法僧。

  梦环州此时腹背受敌,前面北海冰宫攻了过来,后面那几名昆仑弟子也包了过来。倪音、巫小小、秦宇浩此时也向他这边靠了过来,四人背对而立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梦环州轻声对巫小小说到:“小小,送我到那边去”。

  倪音跟秦宇浩分别挡住了两边之人,梦环州一跃而起在一把玲珑剑上借力便出了人群向远处的青鸾闪去。正在苦苦撑着的青鸾见梦环州向自己靠了过来,赶紧一脚踏在琉璃伞上跃向了梦环州,两人在地上交汇之时又互换了手中的旌旗,他们也飞快地将手里的旌旗飞进了自己石台之上。

  眼下五大门派就只剩下了护国寺还有五旗,此时的地藏几人无疑成了公敌,怎奈自己背后的旗子又不能插回护国寺石台之中,只能等着其他门派的围攻。梦环州在心里暗喜,任你地藏几人修为再高也敌不过这么多人啊。

  果然四大门派逐渐往护国寺移去,而护国寺五人也被逼得向比试台边缘而去。很快护国寺四名弟子就将地藏护在了中间,各自取下了背上的旌旗全部交给了地藏。好家伙,一下子就废掉了四旗。地藏将手里的四旗飞到了台下一护国寺高僧之处。眼下整个台上弟子中就只剩下地藏背后一旗了。

  地藏缓缓取下背上的旌旗,向头顶一扔。只听得那古寒雪大喝一声:“千里冰封”,然后玄冰杖往地上一点便是无数的冰刺凸起。四大门派弟子都盯着那开始下坠的最后一面旌旗,一边躲着下面的冰刺一边向那旌旗下方靠近。

  在所有人摆脱冰刺之时古寒雪已经一跃而起向那旌旗抓去,而此时百花谷的青鸾也追了上去,一伞挡住了古寒雪,而另外一边的星河也跃到了半空一手抓向那旌旗。

  梦环州手持铁剑原地一个旋转将周围的冰刺尽数斩断后也赶紧一跃而起向那旌旗方位跃去,可突然出现个古寒冰一枪将自己逼了下来。梦环州无奈地又回到了台上,看着半空中的青鸾、古寒雪、星河三人同时将手伸向了旌旗。

  就在此时一把铁剑飞了过来直接穿透了旌旗旗面,在三人注视之下将旌旗带走了。三人见状都不约而同地一掌拍了出去,三道掌力击在一起后各自借着反弹的力道向后退去。再看刚刚那铁剑已经带着旌旗飞向了剑阁石台处一剑插进了石台中,金黄的旌旗还在剑刃上来回晃动。

  就在这边所有人都注视着那一剑一旗之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地藏,地藏他们在拔大旗”。

  梦环州转头一看那比试台最中间地藏唤出了千手佛印,已经将那大旗拔起来了,而另外四个护国寺弟子盘坐于四周将地藏护在中间。梦环州暗道:“好狡猾的地藏”。

  此时众人都赶紧向那护国寺几人奔去,这大旗可是顶七面小旗。现在五大势力的小旗也算成定数了,除去巫小小和花小朵各废了一旗,地藏废了四旗。百花谷和剑阁各得七旗暂时领先,北海冰宫和昆仑各得五旗排第二,护国寺共有四旗。眼下五大势力所得之旗都相差无几,这杆大旗可是直接决定胜负的关键。

  待众人将护国寺几人围住之时地藏早已取出了大旗,身后金色大佛的手臂抓着大旗不断变换着位置。此时早有弟子攻了过去,那外围的四个护国寺弟子此时拼命抵抗,一时间也是没有破开,而此时的地藏已是蓄力一击将那大旗向护国寺所在石台掷了过去。

  由于这大旗极重,在被地藏掷出后竟是斜着向那石台坠去,不过地藏似乎早就计算好了轨迹,这大旗就算下坠也刚好会到护国寺的石台之上。

  现在离护国寺石台最近的就是北海冰宫和昆仑之人了,古寒雪玄冰杖往天一指那大旗前面便出现了数层寸余厚的冰层挡在了前面。只见大旗势如破竹般直接将那几层寒冰击破,洒下了一地的碎冰。饶是这样大旗还是减缓了往前的力道,偏离了原先的轨迹向着比试台下坠去,这时那大旗上突然出现了几个黑色爪子抓着旗杆将其坠落在了比试台边缘之上。

  只见星河踩在盘龙鼎之上控制着那黑色爪印想将大旗抓起送往自己门派的石台,怎奈那大旗的重量竟然超乎了他的预想,任凭自己怎样用力也只能将那大旗抓得离地几寸而已。就在这时一条红菱飘了过来在旗杆之上绕了几圈后竟是一下子将大旗拉往比试台另一边飞去,众人一看原来是百花谷几名弟子合力将那大旗拽了过去。

  青鸾几人本想一鼓作气将大旗甩到自家石台上去,却发现护国寺几人早已堵在了自家石台前面。只见地藏左右站着玦藏和明藏,三人肩上踩着释藏和亥藏二人。青鸾几人见此便收了红菱将大旗丢在了比试台最中间位置。看着躺在正中间的大旗,五大势力将其围着一时间都没有了动作,都互相戒备地观望着。

  安静了一会儿后梦环州对着百花谷几人喊到:“青鸾,你们百花谷多少旗了”?

  青鸾回到:“七”。

  “我们剑阁也是七旗,等天黑了我们两家就是第一名了”。

  “好啊,那我们就拖到天黑”。

  众人又是沉默了一阵后那得旗最少的护国寺终是按耐不住向大旗突进了过去,这一举动就像是发的一个信号般,其余四派也都纷纷冲了过去。

  护国寺距离大旗最近,在快要接近大旗之时地藏向前一跃后踩在了一个飞起的钵盂之上便是到了大旗的正上方,他又唤出了护国寺的绝学千手佛印向下方大旗落去。眼看那大旗又要落到护国寺手中,偏偏古寒雪一杖指向了那大旗。瞬间就一层厚厚的寒冰席卷而去,将躺着的大旗封在了冰层里。

  地藏背后的巨手抓在冰面上只留下了几道白白的抓痕,此时其余门派也都围了过来,众人见大旗已被冰封在了比试台上。而地藏唤出了千手佛印压在冰层之上,众人见此时大旗并不能取,其上方被一尊大佛给挡着,都很自然地攻向了地藏所唤出的大佛。

  刚开始地藏占着巨佛背后众多手臂将攻过来的炼器、能量、剑气等全都接下来了。随着众人攻击力道的加强地藏也逐渐吃不消了。直到地藏所唤出的金色大佛逐渐暗淡,再到巨手被斩的断裂佛身残破不堪。

  被群起而攻之的地藏再也无法维持金色大佛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不过他好像并无大碍,在金佛消失前跃到了半空之中,波若掌向下面人群击去。只见地藏急速向下方打出了十几掌后其人已经到了玦藏头顶,那玦藏早就两手将长棍横在眼前,等地藏踩在长棍的同时用力往上一推又是将地藏送到了半空。

  地藏刚刚的十几掌波若掌来得太突然了,下面四个门派弟子已有四五名躲闪不及的被击伤,而此时地藏身影向对面明藏跃去的同时又是十几掌往下方攻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