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到剑阁
淰旧的铁公鸡2021-07-19 11:1710,539

  藏剑山石屋里小梦和辰逸都沉默着,不知过了多久辰逸离开石屋去后面忙碌起来。一顿锅碗瓢盆的响声后,他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面递给小梦,小梦并未接着。辰逸把面放在一边的石桌上后说:“等你饿了再吃吧,困了就去里面石屋床上睡觉”,说完走出门外把门关上后眨眼就出现在了藏剑山顶石柱上。

  漫长的黑夜,小梦陌生地接受着这一切。就昨晚他还在那熟悉的茅草房吃过了爷爷留下的剩饭,躺在爷爷温暖的木床上。外面白雪覆盖着,南方从未见过下雪的小梦也是从爷爷口中听说过。第一次看见白雪皑皑,让他觉得好冷,好冷。

  一整天没吃东西,小梦早已饿得两眼发慌,瞟了瞟桌上的白面,他咽了咽口水,偷偷看了一眼石屋外,又很有骨气地坐在了地上。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小梦、阁主、剑阁四位师尊。

  不知过了多久小梦冷得醒了过来,外面天还没亮,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件披风,虽是如此冰冷的石地还是让他后背一片冰凉。

  他实在饿得不行了,看了看石桌上的白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那白面早已糊成一整块面团了,他用筷子将面团戳起在边上咬了一口,稍微嚼了两下,接着三下五除二地将剩下的吃了个精光。

  第二天午时,被白雪覆盖的藏剑山依然一片宁静,正午的阳光洒在雪山上给寒冷的天气带来些许温暖。小梦在被窝喃喃自语:“爷爷,今天好冷啊,我不想去放牛了……”。不多时小梦慢慢睁开双眼,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石屋内。他坐起来发愣了一小会儿,走出石屋,外面一片雪白。他往山顶方向看了看,犹豫了一会儿向山顶走去。

  约么爬行了一盏茶的功夫,前面再无上山的路了,而是陡峭的巨大山石。小梦试了几次根本无法上去,每次都伴随着积雪滑下来。他坐在雪地上,想起所发生的种种,一种莫名的孤独感油然而生,一时忍不住哭起来。哭了一会儿小梦亦然站起来又朝山顶爬去,这次往那悬崖上爬行了些许距离。突然脚底石头脱落,他的小手劲根本无法支撑自身重量,只觉得天旋地转一样,伴随着片片白雪,朝山下滚去……

  小梦完全不知道自己滚到了哪里只是双手下意识地乱抓,直到自己完全离地,飘在虚空中向那万丈深渊落去。适时一身白影飘向小梦,像巨鹰一样,将小梦擒在手中,向上飞去直到落在雪地上。

  “你去山顶干嘛”?辰逸问到。

  “我想看看我爷爷的七星剑还在不在”,小梦像个犯了错了孩子低头小声答到。

  辰逸说:“这藏剑山山底还有一条万丈深渊,凡人掉下去定是尸骨无存,你以后想上山顶就告诉我”。辰逸说完用右手在左手戴着的一个黑色指环上摸索着,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往地上一指,就见得一把木剑出现在辰逸前方,辰逸一跃而上平稳地立在木剑上。

  “小梦过来”,辰逸向他招了招手,小梦走了过去,辰逸将他拎起来放在自己面前。小梦摇摇晃晃地站到剑身上面,由于剑身太过于窄了,晃了几下他便是一只脚踩空差点掉下去,还好被辰逸一把抓住了。

  小梦双脚一前一后地踩在剑身上,而那辰逸居然双脚并拢地站在剑身上,只有两脚的内侧边缘踩在木剑上,还稳如磐石地扶着前面的小梦。

  木剑离地面越来越高,小梦耳边的风声也越来越大。他低头看了一眼脚底下,刚刚站立的地方变得越来越小。想起刚刚自己跌落山崖那一刹,不禁惊得双脚止不住打颤起来。

  “小梦别怕,一个人想要战胜外物,必须要先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你看,山顶就在上面了”。小梦抬头看了看山顶,又感觉自己的双肩被辰逸牢牢抓着,心境也逐渐平和下来了。孤独的藏剑山一把木剑托着两个沉重的人向山顶飞去。

  小梦看着眼前的七星剑,古朴的剑身。七颗硕大的宝石仿佛穿过剑身一样,仔细一看竟看不到一丝镶嵌的痕迹,七颗宝石浑然就跟剑身融为一体一样。他握着剑柄,想要将剑取出来,可任凭他使多大劲,七星剑依旧纹丝不动。直到他手脚并用手握着剑柄,双脚踩在山体上,两脚用力地蹬。

  “你拔不下来的,别浪费力气了”,辰逸走过去将小梦接住,扶正站立后又说:“等你修为达到引剑阶段了,我再带你来取剑”。

  沉默了一会儿小梦问:“我爷爷死了吗”?

  辰逸看了看小梦,然后转身看着远方说到:“没有,你爷爷只是受了很重的伤,已经沉睡了,等你以后长大了再去唤醒他”。

  “那你教我修炼好吗”?小梦道。

  辰逸看着眼前的孩子,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如今这孩子没有一个亲人了,此刻仿佛把自己当成了他唯一的依靠。

  辰逸顿了一会儿道:“我说了不收徒弟,日后你若在修炼之路遇到什么困惑,可向阁主和其他几位师尊讨教,也可以过来找我交流交流”。

  小梦点了点头:“那你刚刚说的引剑是什么”?

  “小梦你过来”。

  “坐”!

  小梦坐在辰逸面前的雪地上,两腿向前伸的笔直。他看了看辰逸,立马双脚收回,也学着辰逸的姿势双腿盘坐着。

  “引剑乃是我剑阁修为的最初层次,一个人能引剑了才能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剑客。剑阁的修为共有四个境界,从低到高依次是:引剑、驭剑、人剑合一、万剑归宗,每个境界又分初阶、中阶、大成三个阶段”。

  “那前辈你是哪个阶段,万剑归宗吗”?小梦好奇地问到。

  辰逸笑了一下说:“我还没到那个境界,纵观剑阁千百年来达到万剑归宗境界的算上剑阁开山祖师天机先祖总共还不到五人,最近的就是三百多年前你爷爷的师弟凌霜师尊了。人剑合一到万剑归宗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剑阁不乏奇才,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

  小梦像听故事一样,在山顶听辰逸讲了很多东西。直至天色渐黑他饿得不行了,辰逸这才带他下山,辰逸唤出木剑站在上面示意他上去。

  “等我一下”,小梦边说边往七星剑的方向跑去,而后趴在雪地里双手在雪里摸索起来。他想随意找了一块石头,却找到一片剑尖一样的锈铁。他双手握着剑尖,在七星剑下面雪地挖起来。不一会儿,小梦丢下剑尖,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那根紫谶,将根部放进土里。然后用被割伤的双手将土捧进小坑里,随后小梦用沾满鲜血的双手将土用力紧实了一下,缓缓站起向辰逸走去。

  “爷爷,我让紫谶在这陪着你”,向前走了几步后小梦又回头看了看,他双手握拳,像是心里许下了什么誓言一样,两个紧握的拳头已是微微颤动……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小梦倒也乖巧,每天在藏剑山听着辰逸讲了这大陆的种种故事。辰逸跟平时判若两人,对他的问题几乎是有问必答,除了一些忌讳性问题。

  “前辈,踩在剑上飞是什么境界啊”?

  “这叫御剑飞行,属于身法,境界是对一个人修为实力的综合判定。修炼就是一个修仙者将功法、功力、身法、练器的完美结合和追求只有更好没有最好的过程”。辰逸说完看着那小梦完全是一脸不解,想来自己刚刚说的这些他是半点都没有听懂。

  辰逸想了一下又接着说:“万千世界就如同一片没有边际的汪洋一样,身法就好比一个人会浮水跟不会浮水之间的区别。功法就好比一个人怎样浮水,比如潜水、狗刨、仰浮等。功力就好比一个人体力一样,体力越好的人浮得就越久。炼器就是一个人把功法和功力更强大地使用出来而炼制的武器,就好比你在水中找到了一块木板托着你一样。

  这四大要素是相辅相成的,每个修仙者的目标就是尽一切所能把这四要素都修炼到极致。如一个从未下过水的人,有一天终于学会了浮水。随着在水中呆的时间久了,他学会了潜水,仰浮等。有一天他突发奇想地想到对面岛上去看一看,奈何体力不够,去了不到一小半就返回了。

  于是他苦练体力,终于到对面岛上了,然而到了小岛后他发现远方还有一座比这小岛更大、更漂亮的岛屿。他清楚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到达那远处的岛屿,于是就找了一块木板,趴在木板上向远处的岛屿划去。在海面他惊奇地发现一叶轻舟从后方驶来,随即超过了自己快速而去”。

  辰逸看了看小梦似懂非懂的神情又说到:“这一座座岛屿就是境界,而那万剑归宗的岛屿却是不知在何处,不知有多远,连在哪个方向都无从得知。那海上一片浓雾,海水惊涛巨浪,水中巨兽猛怪”。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小梦来藏剑山已一月有余,辰尘也如约来带他下山。辰尘将小梦满脸抹上黑泥,扶到自己脚踏的紫云剑上。正欲飞行,小梦猛然一转身,不舍地看着辰逸。

  “藏剑山与天祁峰不过一桥之隔,以后若想来看看就自己来吧”,辰逸说完转身御剑向后山飞去。未等小梦转过身来,辰尘就拎着他向山下急速飞去。

  入春的剑阁依然一片寒意,今天的剑阁比平日多了些许热闹。剑阁天祁峰迷雾大阵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一大群孩子陆陆续续地从迷雾中走出来。这群孩子有男有女,衣裳发式各不相同。有的衣物堂皇、有的一身素衣、也有衣衫褴褛满身污垢的。

  很快众小孩就被剑阁弟子带到天祁峰练剑广场,广场两边空地上盘坐着剑阁诸多弟子,只在中间留出了一条丈余宽的通道。通道尽头有四步石阶,从低到高分别雕刻着引剑、驭剑、人剑合、万剑归宗几个潦草字迹,比第四步石阶高一阶的天门台站着现任阁主辰尘。辰尘左手边依次是辰陌、辰珊、和一位大长老。右手依次站着辰瑾、和另外两位大长老。

  七位仙骨道貌的道人立于天门之下,天门高大宏伟,两根巨大的门柱上雕满了奇花异兽,每个门框有七个古字形同对联呼应着。门框上刻着“剑阁”二字,那剑阁二字笔画如剑形,苍劲有力地刻在门框上。

  众孩童依然叽叽喳喳,分散在练剑广场上。有站立的、有坐地上的、更有些许弟子累得干脆躺在石地板上。

  辰尘开口道:“孩子们都站好了,听我说几句”。辰尘的声音很小就像平时对坐的两人言语般声音,但却恰到好处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

  见众孩童还是依旧,一边的辰陌大声道:“不许讲话,全部站好,前面站八个,后面一个接着一个”。孩童们如同被惊了一下,那声音仿佛能刺透耳膜一样,躺地上的孩子打了一个激灵,立马站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辰尘噼里啪啦地讲了一大堆,首先是欢迎词,接着赞美剑阁,再介绍了几位师尊、长老。最后才进入到弟子筛选的环节,把最优秀的筛选出来留在内阁,其余的全部将会带到修吾峰或另外两个山头修炼。

  只见两名弟子抬出一香案,香案中间一木架上托着一块巨大石块。此石名为通灵石,花亭大陆并不稀少的一种石头,它能测出凡人的灵性。一个人觉悟越高,通灵石感应的就越多,石头就会越亮。

  没多久就要轮到小梦了,前面有好有差,最差的石头也有微绿。小梦紧张地看着前面孩童把手放在通灵石上,那孩童闭上眼睛,不一会儿通灵石就发出了绿光,看了看绿光的强度孩童满意地笑了。

  衣衫褴褛的小梦紧张地把手搭在通灵石上,慢慢闭上眼,然后自信地睁开双眼一看:那通灵石别说发光,连一丝绿色都看不见。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把手放上去,然而睁开眼石头还是不见一丝绿色。小梦不甘心地准备再试一次,一旁的长老喝到:“通灵石不会有误的,下一位”。话刚说完后面一高大的孩童把小梦推开,迫不及待地把手放在了通灵石上……

  小梦失望地走到人群里,心里嘀咕着:“怎么会这样?我真的这么差吗?连一丝绿色都没有”。

  “我以为就我最差,没想到还有人给我垫底”,一孩童笑着对小梦说到。

  小梦看了一眼对方,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孩童。一身素衣虽旧,倒也浆洗得干干净净,脸上也是白白净净的。虽是笑话自己,但小梦看到对方后并不讨厌他。

  辰尘及三位师尊都很失望,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师尊用命救下来的孩子竟毫无天资,像他这种是根本不适合修炼的。想当初在藏剑山还争着收他为徒,几位都心照不宣地思量着。

  “木头,你在想什么呢”?那孩童见小梦沉默不语便往他这边靠了靠。那孩童又道:“修炼不行可以去学铸剑啊,以后下山还能做个铁匠”。小梦满怀心事没有理会孩童的话语。

  “哇,这么亮”!人群一片惊呼,小梦也随着众人眼光看去。见得一女孩双手搭在通灵石上,通灵石发出耀眼的绿光,强度犹如烈日照在镜子上反出的光。那小女孩年龄与自己相仿,衣着华丽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充满灵性。

  “这绿光比封奕函当初的还略胜一筹”,辰尘惊喜地说着。

  “想那封易函入我剑阁也才五年时间,修炼速度远远领先同入门弟子。这几年修炼神速,实力绝对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辰瑾说到。

  “这女娃真是我们云顶玬的福音,月痕师祖的玲珑剑终于等到它的传人了”,辰珊激动地说到。

  “师妹,你这就在挖人了”?辰尘说到。

  “这女娃生得慧根,不沾半点邪气,不去云顶玬清修难不成混到跟那些俗气的男弟子一起修炼”?

  “师妹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男弟子就俗气了”?一边的辰陌说到。

  不等辰陌说下去辰珊就插到:“历来每次新收的弟子女弟子都是寥寥无几,想我云顶玬偌大个山头还不到百人,放眼望去自月痕师祖后云顶玬就再无能人了”。

  “师妹这就自谦了,这剑阁近百年绝找不出一个能与师妹媲美的女弟子”,辰瑾说到。

  “惭愧,只有玲珑剑认可的人,才有资格执掌云顶玬。当初接手云顶玬时我曾在恩师面前发过誓,不惜性命也要将云顶玬发扬壮大。只可惜老朽修为已难有突破,指不定哪天就撒手人寰了,到时候劳烦哪位师兄去接管云顶玬了”。

  辰尘说:“想我剑阁自凌霜师尊后,实力每况日下。如今的剑阁在龙腾国五大势力中只能垫底了,就连百花谷都不如了。要不是有先祖留下的守山大阵,我真担心他们联合起来把我们除了”。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辰瑾叹气了一声道:“哎,要是辰逸师弟没那场变故,以他的能力怕是能窥探那万剑归宗之地了。真是天不助我剑阁,辰逸师弟现废成这样”。

  “辰逸师弟悟性和才能我生平所见绝无第二人可以与之媲美,只可惜被一只狐狸精给毁了”。

  辰尘道:“过去的事无须再提,现如今咱们五位执事要以光大我剑阁为重任,加强自我修炼。优秀弟子也需以大局着想,必须要让其得以最完美的成长”。

  “辰尘师兄,我向你担保,绝不会埋汰了这女娃。若五年之内,这女娃的修为超不过现在的封易函,我愿进入天祁后山苦崖洞终身不出”。

  “师妹你这又何必呢!罢了罢了,这女娃就归你了”。

  “只可惜了那孩子,本以为是凌风师尊给剑阁的救星,没想到竟捎了一根木头回来”,辰陌说到。

  “师尊一定有他的道理,这孩子先到修吾峰修炼吧。辰瑾师弟你定要紧密关注那孩童,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需尽快通知我等”。

  辰瑾点头回应。

  通灵石测试完毕后就是一些协调性,应变能力之类的评测,小梦已然还在通灵石中没有醒过来,接下来的测试都是浑浑噩噩地垫了底。

  “测试已经结束,第一名倪音,归入云顶玬、第二名秦宇浩,归入天祁峰内阁……第八十二名巫小小归入修吾峰、第八十三名小梦,归入修吾峰……”。

  “木头,你叫小梦啊,大小的小吗”?

  “对”,小梦楞了一下答到。

  “嘻嘻,我叫小小,也是大小的小”。

  小梦:“哦”!

  “你还真是个木头”,巫小小哼了小梦一声。

  “进入修吾峰的弟子,在上修吾峰之前可以直接选择去广燚峰学习锻造,要去的弟子站到广燚峰弟子旁边”。小梦随着声音看了过去,正是自己讨厌的大胡子辰陌在那里边说边指手划脚地指挥着。

  “你要去打铁吗”?小小笑着问。

  小梦没有回答,他现在完全是六神无主。小小又接着道:“像咱们这天赋,还是早点学门手艺,日后下山了结婚生子,也能衣食无忧”。

  小梦不知如何是好,小小又道:“此次不去下次还是要去的,以后在修吾峰修炼不好的一样还是要去打铁”。

  言语间已有几名男弟子走到了广燚峰辰陌所指之处,“还有吗?没有就跟我回修吾峰了”。辰瑾扫了一眼人群,接着道:“那好都跟我……”

  “等一下”!人群中一男童大声喊到,众人看去只见一十二三岁的男孩走出人群。

  众人见得人群中走出一小胖子对着几位师尊说到:“俺这个体型不太适合修炼,俺爹说了,要我在山上学好打铁,回去就把村里的花花娶回家”。

  众人看了看那男童,肥头大耳的起码一百多斤,手臂和脖子的肉都挤出了一条线。“俺爹还说了,我太肥了,以后飞不起来”。

  一行人在辰瑾的带领下朝天祁峰向北的山腰处走去,这次剑阁共收了八十三名新弟子,倪音与其她五名女弟子随辰珊到云顶玬,内阁留下五名天赋极好的,广燚峰带走六名天资平平的,剩下的六十多个全部跟辰瑾上修吾峰。

  一大群人走了好久终于是走到了天祁峰与修吾峰相连的玄铁桥处,辰瑾清点了一下六十六名新弟子加上十名精英弟子全部到齐。玄铁桥长约两里,除去两端山体延伸出巨大山石,每条铁链长度也有一里多。四条玄铁链上面铺满了木板,桥面离山谷底部少说也有几百多丈之高。桥身除了两端牢牢固定在山体外并没有桥墩,凌冽的山风将桥身吹得微微晃动,寻常人走在上面必是难以平稳,越到中间摇晃的越厉害。

  修仙之人,除了提升自己功力外,身法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身法共分为四个阶段:极影、身轻如燕、御器飞行、凌空瞬移。极影阶段注重速度,催发功力和速度调和,将自己的速度开发到极限,极影巅峰的修仙者过这玄铁桥只需是瞬息时间。

  极影过后再修炼身轻如燕,若修得身轻如燕初阶过这玄铁桥犹如一只小鸟一样飞驰而过,并不会给桥面带来多大重量。身轻如燕中阶则可在山林树顶之间穿梭,大成则可踏雪而无痕、过水而不沉。

  御器飞行则算是真正的窥得仙法,御器遨游云海间。至于那凌空瞬移则可不用借助任何外物而立于虚空,厉害点的还能在虚空瞬移。如今已知这花亭大陆能凌空而立的都是三个老不死的,分别是:天师府的老天师江城子、护国寺的枯禅祖师、和南海的无名仙翁。

  新弟子在十名精英弟子的保护下,分批次过桥。辰瑾则御剑飞行至玄铁桥中间部位以应变不时之需。

  过了玄铁桥便是上修吾峰的山道,一路步行了些许路程,不少新弟子早已疲惫不堪。好不容易熬过了玄铁桥,摆在眼前又是一条往上而去的山路。那山路漫长曲折还陡峭,抬头看去那修吾峰建筑物居然还有数百丈距离。这些山路倒是难不到小梦,他打小就奔波于洪仙崖与七星谷之间,这点山路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

  向上爬行了一小半路程小小就拽着小梦道:“哎,木头快扶我一下,你真适合去打铁,一点都不感觉累吗”?小梦回头一看,其余弟子都三三两两地掉在了后面,有的跟他们的距离远到都看不清对方模样了,更有直接躺在雪地上休息的。

  再回过头看了一眼上面,一个人都没有。看着拽着自己的小小,他也没再继续往上爬了,就地和小小并排坐着,等着山下的师兄师妹。小梦在旁边捧了一捧白雪凑到小小面前:“给”!

  小小看了下小梦,还是两手将白雪捧了过去,张嘴咬了一口随着眯了两下眼睛。小梦发现刚刚取白雪的小树竟然是一株野生小红枣。这野红枣秋天成熟,味道微酸涩,若被寒雪覆盖过后枣味会变得清甜而微涩。他小心地避开树枝上的刺,折了一小枝递给小小。

  “这东西能吃?不会中毒吧”?小小疑惑地看着小梦。

  小梦没说话又从小枝上取了几颗放进嘴里嚼了起来,看着小梦陶醉的表情,小小也禁不住摘了两颗放进嘴里。

  “味道还不错,甜中带涩,吃完口中还有余味”,小小评价到。

  休息了一会小梦就提议上山,小小坏笑着把自己的包袱取下来丢给了他……

  修吾峰练剑广场,小梦跟小小最先走到这里。却被一些老弟子告知在此等候,等其他弟子到齐后分配住宿。约莫等到酉时,所有弟子才全部到齐。

  一名老者拿着一页名单,终于开始分配住宿。老者先是叫了一位中年女子带着所有新入门的女弟子离去后,才带着剩下的约五十来名向住宿区走去。一大群人来到一排住房前,老者走到左边第一间叫了六个弟子进去然后又走向第二间。小梦跟在后面,偷偷往房间里瞄了一眼,进门左右前三个方向各放着一张木床,中间一四方小桌,进门方向摆着一木柜应该是用来放衣物的。

  小梦跟小小一直跟在后面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也有些着急起来。直到第八间房间安排完就剩小梦和小小二人,老者指着最后一间冷冷地道:“你两进去”。

  小梦取下两个包袱扔在了木柜上,和小小仔细打量起房间来。

  “好耶,可以一个人睡一张床”,小小兴奋地叫到。

  “对呀!多出来的那张床还可以放衣服”,小梦也乐着。

  “等等,什么味道”?小梦皱了皱鼻子,随后走出房间味道越来越浓,他走过去一看原来下一间居然是茅房。

  “住在茅房旁边还这么开心,真是木头,两根木头”,几名新弟子围过来哈哈大笑。

  小梦脸色微红,“别理他们”,小小将他一把拉进房内。

  “好饿啊,木头你那包袱有吃的吗”?小梦包袱都是辰逸给的,里面就几件衣服也是辰逸下山买的,除此之外并无一物,他尴尬地摇了摇头。

  “我有”,小小一脸得意的表情,边说边走到自己包袱处,轻轻地解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一白纸包着的方形物体。小心地撕开后里面包着的是一白色糕点。小小给小梦递了过去:“喏,拿着,谢谢你今天帮我扛包袱了”。

  小梦也不拘礼,接过来就准备啃,小小说到:“在吃糕点前,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咱两各自睡各自的床睡觉以后不得随意走动”,小小严肃地说到。

  “好”。

  “现在是天气冷,以后天气热了也不得赤身裸背的”,小小又补充到。

  这正是小梦求之不得的,爷爷曾再三叮嘱不能让别人碰自己的背,也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的光背。这正是他头疼的问题,现在好了全部解决了,小梦暗喜地回到:“好啊”。

  “还有”!小小又接话到,停了一下又说“算了,等以后想到了再说”。

  “那我现在可以吃了吗”?小梦问到。

  “吃吧,吃吧”!小小吐了吐舌头。

  剑阁的修为境界分为引剑、驭剑、人剑合一、万剑归宗四层。新入门弟子一般在一年半左右能达到引剑初期,获得自己的佩剑,资质差一点也能在两三年之内达到。到此阶段每年有两次进入藏剑山通灵古剑的机会,至于会获得什么样的全凭自己的剑缘了。

  剑阁自开山立派至今已有一千余年,藏剑山高大宏伟,气势非凡。其山体不知道藏了多少奇古异剑,有的插于山体石壁之中,有的埋没在山体之中。这万千古剑大多都被已故前辈使用过,已有了自己的灵性。达到引剑初期后可以在此试着通灵大山中万千古剑,若幸运可唤得一剑。

  不过绝大部分都是空手而回,继而回到天祁峰藏剑阁,在藏剑阁可以获取一把广燚峰炼制的剑。这藏剑阁收藏的都是剑阁自制的剑,其剑并不具有灵性,在这里获取一把自己的剑就容易多了。

  在藏剑山得到古剑的弟子会在该剑位置形成一个引剑印记,在藏剑阁获得新剑的弟子也会带到藏剑山寻找一个地方做引剑印记,印记空则人在,剑归则人亡。若想更换已跟自己结下印记的剑,须阁主或四大师尊耗费数月时间跟精力才能抹掉,等下次的引剑大会重新获取。除非特别出色的弟子,才值得他们这样做,绝大数人都是一人、一剑、一世。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小梦来这剑阁已一年有余了。这一年期间,他和其他新入门弟子在修吾峰修炼。闲暇之余他会独自从修吾峰跑到天祁峰,经过天祁峰小路绕到玄铁桥,偷偷溜到藏剑山与辰逸去山顶。听辰逸讲故事,顺便看看七星剑和紫谶。

  这一年里,小梦也知道辰逸以前几个徒弟都夭折了,其中一位就掉下了这藏剑山的深谷之下。辰逸说自己是天煞孤星,会克死自己身边的人,这就是当初不收他为徒的原因。

  来到剑阁最令新弟子好奇的当然是天祁峰上面飘的那座悬空岛了,小梦他们这批新弟子是小小最先看见悬空岛的。

  记得当时晴空万里,那一直笼罩着剑阁的云雾罕见地稀薄了。小梦他们练完剑法坐在练剑广场休息的时候,小小发现了并大声叫到:“快看,快看那是什么”?

  一群人随着小小手指的方向望去,惊奇地发现在那薄雾之中竟然飘着一座小岛,顿时人群一阵惊呼。远远望去,能看到悬空岛底部好像就是一整块巨大无比不规则的石头,隐隐还能看见岛两边的树木,整座岛呈倒三角形状。

  “吵什么吵,吵什么吵,那是你们遥不可及的梦”。坐在对面是比小梦他们这批先进来一年,刚刚就是其中一名弟子大声说的。这句“遥不可及的梦”倒是勾起了小梦的好奇心,下午练完剑法就跑到藏剑山问辰逸去了。

  辰逸只是说了一点皮毛给小梦听:“据记载那悬空岛剑阁建立时就已经存在,剑阁开山祖师云游时偶尔发现了此岛,不久后便在这里创建了剑阁。这悬空岛我等根本无法靠近。相传这一千多年内,剑阁能进入悬空岛的奇人不超过五人。这五人无不是修仙奇才,乃当时名震大陆的顶级高手”。

  入夏,小梦已十四岁整了。在剑阁的一年多时间里,他除了年龄增长了,其他好像没什么增长。修为还是垫底,比倒数第二的小小差了一大截。在剑法上他倒能平时通过自己的苦练得以弥补,可就是这最关键的凝神聚气小梦比其他普通弟子差的太多了。凝聚不了真气,就无法提升自己功力。修炼之人若功力不行就是花架子,如同一个三岁孩童挥拳一样,没有实质性,不过他也似是非是地摸到了引剑初期的门槛。

  藏剑山傍晚被微红的夕阳照着,明天就是藏剑山开放之日,所有新弟子都会来这里碰碰运气。今天小梦到藏剑山相对早一些,是因为辰逸特意嘱咐他要提前一天来藏剑山。

  来到山顶,小梦还是先看了看七星剑和自己埋的紫谶。辰逸走到小梦身边道:“开始吧”。

  小梦点点头,盘坐在地上左手放于丹田处,右手食指中指合拢伸直指向七星剑,双眼紧闭,心里默默念叨着……

  快半个时辰了,小梦额头冒汗,心里焦急,身体慢慢发抖起来。不多久,嘴角鲜血渗出,随即倒在地上。辰逸立马扶起小梦,只见小梦虚弱地看着辰逸说到:“前辈,我尽力了,我试了好久,根本无法和七星剑通灵,就连其他普通剑也不行”。

  辰逸拿出一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小丹药,放进他嘴里,不一会儿小梦感觉精神恢复了七八成。

  辰逸道:“凡事不能强求,也许你剑缘未到,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我去藏剑阁给你物色一把好剑,二是再等半年,等年底再来试试”。

  “可能是我修为不够,功力不足,我想等年底再来”,小梦考虑了一下说到。

  这一年多时间小梦也慢慢认可了爷爷已经身故的事实,在他心里早已认定了七星剑,那是他爷爷留下的唯一。

  过了一会儿,小梦突然问辰逸:“人死了还能复生吗”?

  辰逸心里颤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说:“传闻在西域十六国有一种秘术可以使人死而复生”。

  辰逸看了看七星剑下面的紫谶草又接着说:“那秘术正是以这紫谶的果为引”,辰逸说完举起酒壶往嘴里灌了一口。

  辰逸又说:“你带过来的这株紫谶都已七枝,应该是你爷爷找到的吧!要是能存活着再过两三百年就能结果了,哎!可惜了”。

  “我还有一株活的”,小梦回到。

  辰逸两眼放光急忙问到:“在哪里”?

  “在以前跟我爷爷住的山上,不过我还是想不到我以前住的那座山在哪个位置”,小梦回到。

  “前辈也对这紫谶有兴趣”?小梦仿佛从辰逸眼里看到了从来没有的欲望。

  辰逸沉默了,又是一口烈酒入喉。

  小梦来这剑阁也有一年多了,自然也听到了一些关于辰逸的风言风语。他听说辰逸前辈当年爱上了一只女妖,最后好像那女妖还是死在辰逸的剑下。他对辰逸说到:“前辈,你就教我修炼吧,我想快点变得厉害了去将紫谶取来给前辈”。

  辰逸斟酌了一会儿说到:“我们剑阁高手如云,只要你一心向上,跟谁学都是一样的。你以后若在修炼路上遇到什么阻碍,我可以给你点拨一下。至于那紫谶,三百年,太久了,我只怕是等不到了”,辰逸叹气地道。

  在山顶呆了约一个时辰后,辰逸御剑将他带了下来,与小梦道别后,小梦往玄铁桥走去。走了几步他又回头问到:“前辈,你想复活的是那女妖吗”?

  他没有回答,而是御剑而起,一个回旋朝山顶飞去。直到辰逸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小梦才加速朝玄铁桥飞奔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