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强强联手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02 11:1910,164

   

  梦环州往地藏所在之处看去却啥也看不到,只见到遍地的冰刺,想来此时他正经历着自己刚刚一样的处境。那古寒雪见地藏不再有所动作便弹起玉步踩在一根根凸起的冰刺之上向他攻了过去。

  古寒雪接近地藏后腾空而起,举起玄冰杖就向他攻去,只见玄冰杖顶部此时发出蓝色光芒,似乎周围的空气都要凝固般,带着一阵寒意向那冰堆里面击去。

  古寒雪这一击瞬间就击在了地藏头顶的冰刺之上将那冰刺击得粉碎,众人只感觉到“轰”的一声,那古寒雪犹如击到什么硬物一样被反弹了回去。再看地藏所在之地此刻竟然出现了一座高约一丈左右的金色巨佛,而地藏此时正双眼紧闭盘坐于佛像底部。那佛像就是金色的能量结成,更为神奇的是巨佛背后竟然生出了好多大手。人群中早有声音呼喊而出:“那便是护国寺的绝学千手佛印”。

  台上两人此时都拿出了自身最强功法,古寒雪所施展的千里冰封乃是大范围伤害。看刚刚古寒雪催法后竟然能蔓延到几丈距离之外,说明古寒雪的千里冰封也略有小成了。传闻这千里冰封炼制大成后的冰封范围极广,虽然没有名字冰封千里之地这么夸张,但也曾有先古奇人用这千里冰封瞬间将一座翠绿的高山变得一片雪白。

  至于护国寺千手佛印乃是集攻防于一体的绝学,千手佛印每精进一层其所结出的佛像就高了一层,佛像背后的手臂也相应多了一些。梦环州大致数了数地藏结出的佛像其后面的手臂竟达到了二十多只。

  古寒雪心知这千手佛印的厉害,被击退后也不敢轻易再近身去攻击地藏。她很快就稳住了后退的身子,又重新回到了比试台上先前所站立的空白之处,然后在空地上手握玄冰杖舞动起来,只见一团团白色能量球向地藏攻去。地藏盘坐于巨佛底部纹丝不动,见急速飞来的那些能量球,他嘴里默念着佛号。巨佛后面的金色能量手臂跟地藏呼应着一掌掌拍向了飞来的能量球,只见那古寒雪飞过来的能量球全都被地藏一一挡了下来。

  古寒雪刚刚使用千里冰封消耗了太多功力和精神力,此刻又持续消耗着远程攻击地藏。而地藏此刻全部功力都用来维持着能量巨佛,消耗比起现在的古寒雪要大了不少。

  两人过了几招后地藏果断收了千手佛印,手持玄铁棍向古寒雪攻了过去。地藏一边在冰刺上左右穿梭一边防守着古寒雪的攻击,几个瞬息就来到了古寒雪身边与她近身打斗在一起。

  由于地藏所练功法很适合近战,很快就将古寒雪势头压了下去,饶是古寒雪倚仗着玄冰杖也依然落了下风。近战的两人居然在一个契机之下竟拼起了功力,两人都握着炼器互相对峙着,玄冰杖和玄铁棍的顶端相距不到一寸距离,两人都将功力运于炼器与对方抗衡着。众人只见那玄冰杖顶部淡蓝色和玄铁棍顶部的金黄两股能量抗衡着,将两件炼器逼得上下微微颤动。

  两人一直相持了约一盏茶时间,此时古寒雪已经力不从心一脸苍白地坚持着,而地藏竟是面不改色气色依然良好。此时那台上的青衫婆婆对着比试台叫到:“寒雪,下来吧”!

  古寒雪本是心高气傲之人,在北海冰宫年轻一辈中何曾有过对手,虽是听到青衫婆婆发话却还是不甘心。叫她向眼前这陌生男子认输古寒雪是真放不下来脸面,就算被地藏击伤也开不了口。

  “姑娘我俩同时收功如何?”地藏也知晓古寒雪已是在死撑,若再继续下去定是会被自己浑厚的功力击伤,便对古寒雪说到。

  古寒雪微微点了点头后,地藏说:“为避免误伤我数到三咱两同时收功”。

  “一”

  “二”

  “三”,地藏嘴里喊出最后一声时两人同时收了功力,又同时往后一跃在半空往后急速退去。古寒雪站稳后对地藏拱手谢到:“小禅师,多谢手下留情”,说完便转头走向那比试台下。

  相空走到比试台上对众人说着:“这一场,护国寺弟子地藏获胜”,相空停了一下后又接着说到:“由于天色渐晚,今日的比试到此为止,获胜的三人将明日上午做最后角逐,他们分别是百花谷弟子青鸾、剑阁弟子梦环州、和护国寺弟子地藏”。

  相空言语间已有部分民众开始散去,梦环州心想明日他们三人就要做最后的比拼了,可三个人要怎么来比试才公平,若还是一对一比试的话总有一个人要先后面对两个强者的挑战。梦环州暗自想着反正第一名是不可能的,就算第三名也还有一旗,至少可以领先昆仑和北海冰宫。不管了,如果明天抽到我先跟青鸾比试我就直接认输,免得她消耗太多接下来不敌那地藏。若是抽到我先跟地藏比试,嘿嘿,梦环州在心里坏笑了一下,就算打不过他我也要把他功力给耗得差不多。

  四下看热闹之人陆续散去,看台上一直沉默不语的云琦公主问到:“虚空住持,不知明日上午的比试是否已有安排”?

  虚空犹豫了一下道:“我欲按部就班抓阄来决定明日的比试,三大门派抓到有字的那两家先比试,胜出者再与抓到空白的门派比试”。

  “如此说来将有一人要先后应对两人,明日这三人可都是厉害的主,若是以一敌二的话很是不公,何况接他们明天下午还要面对集体比试”。

  “公主所言极是,不知公主有何高见”?

  “明日上午三人就不要再苦战了,若是有人受伤将直接影响到下午的比试,最好能速战速决又不需要什么杀招”云琦公主说到。

  虚空回到:“请公主指点”。

  云琦公主继续说到:“不如连夜叫人在比试台上搭建三座眺望塔,明日比试三人各占一台,以落地为输,最后一个落地之人胜出”。

  下午的比试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各方势力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昆仑动用了盘龙鼎、北海冰宫使出了千里冰封、护国寺地藏现出了千手佛印、百花谷也暴露了凤鸣舞神通、剑阁的梦环州连天机剑法中的出窍剑都逼出来了。若是明日三人再苦战一番的话,那昆仑和北海冰宫以逸待劳又显得在占便宜,万一有人受伤的话这么短时间却是很难复原。

  虚空心想就算地藏修为再高,可另外两个也不是吃素的。虚空是相信地藏的实力绝对能压过另外两人,可要想抓到那空白的却只有一小半几率,有一大半的几率会抓到有字先比试的,到时候不管是先应对剑阁还是先应对百花谷地藏都要连着苦战两场。就算最后能够赢得第一名也很难再以完美状态面对明天下午的集体比试,毕竟下午的比试才是主菜,如此想来还不如就依了云琦公主做个顺水人情。虚空住持回到:“公主深谋远虑,在下甚是佩服,护国寺听从公主指示”。

  虚空又对辰瑾和兰婳问到:“不知你们两家有何见解”?

  辰瑾是看得出来那地藏的实力绝对在梦环州之上,明日小梦若想得第一是不可能的。如此一来反而增加了获胜的机会,也使得小梦不会受重伤保存实力应对下午的比试。唯一担心的就是那护国寺跟百花谷联手来对付小梦,可一想既然是云琦公主的提议连护国寺也认同了也不便再反对只好说到:“一切听从公主安排”。

  百花谷的兰婳也跟辰瑾差不多想法,她深知青鸾与剑阁那小子有着一丝情谊,明日若是联手也是他们两联手对付护国寺弟子,兰婳仙姑回到:“公主此法甚好,百花谷自当无异”。

  “如此说来,此事就这样定了,力奴,搭建眺望塔的事就交给你去安排了”。

  此时那一直跟着云琦公主的一位中年男子双手相握应了声:“喏”。

  辰瑾这边商议好后召集了剑阁之人往回走去,一行人行走于集市上非常显眼,四周的民众也都看得出这一行人不简单,纷纷投来了崇拜的目光。而此时的秦宇浩却是一点精神都没有,中午他还在嘲笑梦环州两次都抽到了弱女子而胜之不武。就在下午直接被打脸了,击败自己的古寒冰被梦环州击败了。此时辰瑾在前面喊到:“小梦,你到我身边来”。

  剑阁是有长幼和尊卑之分的,辰瑾走在最前面也是最中间,后面跟着三大长老,四名弟子则跟在最后。梦环州听了立马回应后追到了辰瑾身边,此时秦宇浩却一脸不屑。

  “小梦,你是何时练成出窍剑的?”辰瑾问到。

  “就在下午才领悟的”梦环州如实回答。

  辰瑾抚着胡须面带笑容在心里暗自想到:“要是家里那几个听说这小子在驭剑阶段就领悟出了出窍剑肯定不敢相信,尤其是辰逸和辰尘两人肯定要乐得合不拢嘴”。随后辰瑾将明天上午的比试跟梦环州大概讲解了一下,梦环州第一次听说眺望塔便不解地向辰瑾问到:“师尊,那眺望塔为何物”?

  “跟烽火台差不多,就是军队在营帐外用木头搭建起来的高台,用来侦查敌情的”。

  梦环州在心里盘算起来明日之战该如何来应付,旁边的辰瑾一直叮嘱梦环州小心对面两人合起来攻击自己,还说在眺望塔上要灵活一点,一定不能受伤而影响下午的比试……,对于辰瑾的话梦环州不敢不听只得连连回应以示尊重。

  吃过晚饭辰瑾就将四名弟子赶回了房间让他们好好休息,此时天色尚早,梦环州无心睡眠,便悄悄推开门朝外面走去。而这次秦宇浩竟然没有再制止梦环州,只是眼睛瞟了一眼后又闭上双眼陷入了沉思。

  梦环州独自行走在集市上,听着两边嘈杂的声音,看着眼前穿梭的每一个人。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无论输赢自己都要离开帝都,这趟回去后自己是不是还要呆在广燚峰,每天拎着锤子混日子。不知怎么梦环州心里竟然有了不回去的念头,他对这大陆的未知充满了好奇,他又想起了青鸾曾经的话:“要不咱两一起去大陆看看吧?我好想去走走”。

  梦环州边走边想,突然看见百花谷青鸾和另外两名女弟子在前面一个摊位上挑着什么东西。梦环州不想让她们看见便掉头就走,哪知那花小朵和花小枝不知何时挡在了自己身后不远处,而青鸾和另外两名百花谷女弟子正朝着自己姗姗而来。

  青鸾对梦环州说到:“真巧啊,梦公子”。

  梦环州笑道:“怎么,你们这是来堵我的”?

  “梦公子何出此言,我们姐妹几人来这集市闲逛,刚好在此地遇见公子,怎么成了来堵你了?”青鸾回到。

  梦环州看着前面的花小朵两人道:“你看他两的眼神仿佛想撕了我一般”。

  “你在比试台上当着那么多人羞辱人家女孩子,你说人家会给你好脸色吗”青鸾笑到。

  梦环州先是尴尬一笑,继而走到花小朵身边“关心”地问到:“那里还疼吗”?

  花小朵见面前的梦环州脸上哪有一丝愧疚之意,完全是一脸坏笑地瞅着自己臀部。花小朵气得一只脚在地上直跺,嘴里怒到:“你……”

  青鸾走过去拉着花小朵的手臂对梦环州说到:“梦环州,明日比试台上我定饶不了你”。

  梦环州听青鸾这么一说才想到明日的比试,对青鸾说到:“那地藏修为深不可测,恐怕咱两都难以匹敌啊,要不,咱两明天相互照应一下”?

  “你这是在拉拢我?不过我看你这态度也不像是拉拢人啊,连名字都不会叫”。

  梦环州顿了顿后生硬地叫了声:“青鸾姑娘”。

  青鸾靠近梦环州对他说到:“我是很想答应你,可我这群姐妹不同意啊,所以呢,你明天还是自求多福吧”。

  不等梦环州有何反应青鸾又道:“再说了,咱两之间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吧,只不过是两个偶遇的路人而已。明日之后又要各奔东西了,你回你的剑阁,我回我的百花谷,可能这是我两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也说不定啊”,青鸾说到最后竟是有些哽咽。

  翌日,比试台周围变得更是热闹了,上面看热闹之人一层层挤在一起。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也是最精彩的一天,错过了就得等到几年以后了。梦环州看着下面比试台多出来的三座眺望塔,均等地矗立在比试台边缘。每座眺望塔都是一样大小,甚至连搭起的每一根木头位置都相差无几。眺望塔高约两丈有余,顶部有一个宽约七尺左右的圆形平台。

  “请三位弟子上台!”相空喊了一声后,梦环州三人先后来到了比试台上。相空又开始对他们讲起了规则,梦环州听着跟昨天辰瑾师尊所说的相差无几。

  等相空下去后,地藏说到:“来者是客,两位施主先请”,说完对梦环州和青鸾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梦环州和青鸾两人对视一眼后分别施展身轻如燕身法向自己的眺望塔攀去,两人身法都是绝佳在眺望塔内的横木上穿梭了几下后就到了顶端下面。梦环州抬头一看上方的平台,比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竟是突出去好多。他两脚尖在木头上一垫便是离开了木台,向上凌空而起一手抓住了顶部平台的边缘,然后用手发力将自己的身子转了上去后站稳在平台之上。

  梦环州发现自己现在的高度完全跟辰瑾几人所在之地差不多,此时三人均已到达了眺望塔顶部平台。梦环州估算了一下距离,每个眺望塔之间的距离刚好在他身法所能到达的极限范围以内。

  梦环州手持一把铁剑、青鸾手拿琉璃伞、地藏到现在都没拿出护国寺的降魔杵,还是那玄铁棍握在手中。三人手持炼器站在平台上互相看着对方,良久都不见谁有所动作。梦环州与青鸾对视时两人相视一笑,他又笑着看向地藏,地藏也是微笑地看着梦环州。片刻之后梦环州说到:“还真是友善啊,要不咱们三就别争了,直接把那九旗分了就是,刚好一人得三旗,留点状态下午再做最后的定夺如何”?

  青鸾先回到:“我无所谓,不知地藏小禅师可否愿意”?

  地藏先是念了一声佛号后道:“梦施主所言极是,那就分了吧,我先得五旗,剩下的四旗你两去分吧”。

  地藏说话一半一半的把梦环州气得不行,本来梦环州是不指望能击败他两其中的谁,听得地藏此言后便说到:“地藏小禅师,剑阁弟子前来领教”,说完便是驭起手里的铁剑向地藏飞去。

  地藏见梦环州的飞剑攻来,赶紧将手里的玄铁棍迎了上去,两件炼器在空中碰撞后各自飞开。看着被击开的铁剑梦环州直接又驭着它在地藏上方盘旋着,此时的玄铁棍已经回到了地藏手中。地藏看着那飞剑在自己头顶画圆,画着一个和自己脚下平台一般大的圆,只是这个圆随时都有可能飞下来击到自己。

  梦环州将铁剑转了好几圈后突然从地藏后方刺了过去,地藏已经感知到了铁剑袭来的方向,在高台上一闪就避开了那飞剑。刚一站稳他察觉到自己刚刚闪开的铁剑又是刺了回来,他赶紧手持玄铁棍迎了上去。梦环州接连攻击了十几剑都被地藏轻松抵御了下来,觉得继续这样下去没有意义,反而浪费了大量的精神力,一想便将铁剑飞进了地藏所踩的圆台边缘。

  梦环州施展身法全力向地藏的眺望塔跃去,一脚踩在那铁剑之上将铁剑压了下去然后再弹到了地藏所在圆形平台之上,他脚刚落地手里就握着刚刚踩的那把铁剑注视着眼前的地藏。

  梦环州跟地藏两人对视着,梦环州自打第一次见到地藏就知晓此人的修为绝对不低于自己,他也是亲眼目睹了地藏击败了巫小小和古寒雪二人。不知为何,在面对着眼前的地藏他突然有点不自信起来,不过来都来了哪怕是输也只能上了。梦环州手执铁剑向地藏攻了过去,地藏也立马迎了上去,两人就在那狭窄的圆台上近身打斗起来。

  几个回合下来梦环州就感觉到了这地藏果然厉害,无论是攻防兼备的功法、浑厚的功力、以及灵活的身法和敏锐的感知,在同辈之中都是出类拔萃,可能今天在场的弟子没人能与之匹敌。两人又是在台上近身缠斗了几十回合,渐渐梦环州也由刚刚的主动进攻变成了被动防守,直到被地藏逼得差点掉了下去。

  梦环州两个脚掌都踩了一半虚空,就两个前脚掌发力在圆台边缘,身子晃荡了几下后还算稳住了身子没有掉下去。他稳住身子后脚尖发力跃起了一丈多高,施展旋风刺向地藏俯冲而去,一把火红的巨剑旋转着刺向地藏。

  面对梦环州的强招,地藏不想硬接这一剑而是选择闪到了圆台边缘,只见那火红剑气刺在圆台之上瞬间就将那圆台刺出一个洞。梦环州突然感到不妙赶紧收了剑气,不然这一剑定是要把圆台捅出个大窟窿,自己也必然无法受力而掉下去。他收回剑气后身子旋转着落到了圆台之上,此刻地藏早已全力一棍向自己劈来。

  梦环州赶紧将铁剑迎了上去挡住了地藏的玄铁棍,两件炼器相碰后地藏并没有变幻招数,而是将全部功力用在玄铁棍之上压着梦环州。梦环州吃力地与之抗衡着,此时的他完全是用上了所有功力,一丝保留都没有。可他还是被地藏压了下来,就连刚开始举过头顶的铁剑也被他渐渐压到了眼睛之下。

  梦环州在心里暗道:“这地藏的功力怎会如此浑厚,简直都可以与长老院那些长老相抗衡了,若这样一直耗下去自己必败无疑”。此时的梦环州必须尽快做出选择,因为他的眼睛以上部位已经出现在了地藏的攻击范围之内,若是地藏此时玄铁棍向正前方攻击定要击到梦环州的额头。此时若是放了铁剑自己又会短暂地失去抵抗能力,到时候地藏这一棍子是想刺自己哪里就刺哪里,他也猜不到自己放弃抵抗后地藏这一棍子会攻向自己什么位置。

  梦环州吃力地举着铁剑,右手已经微微颤抖起来。但他还是不敢放手,一旦放手必败。渐渐地他已经感觉手臂酸痛起来,他在脑海里飞快地想着如何是好?

  突然梦环州觉得手臂一阵轻松,甚至还感觉到了自己铁剑已有向上的势头。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地藏收回了压制自己的功力,二是地藏改变了攻击方向。敏锐的梦环州赶紧趁机收了铁剑向后倒去,因为他更相信是第二种。果然就在梦环州后仰的一瞬间地藏的玄铁棍就贴着他脸颊飞了过去。梦环州看着眼前的玄铁棍,离自己是如此的近,近到玄铁棍划过之时将自己耳边的黑丝都吹动了。

  梦环州倒下之时便将铁剑驭起从后面飞向了地藏,地藏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将玄铁棍旋转着飞了过去。因为梦环州这一剑是在情急之下随意驭过去的,很轻易就被地藏将其击飞了。而地藏看着倒下的梦环州后右手全力击出一掌,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能量手掌向他击去。

  梦环州见到那地藏的波若掌袭来近在咫尺,此刻想要驭回铁剑已是来不及了,只能将全部功力集于右手迎了过去。剑阁弟子所习练之功法基本都是以剑为媒的,极少有徒手的功法。而护国寺则是以近身作战为主,所习练功法大都是集攻防一体的,对炼器的依赖相对来说要小很多。何况地藏所使的波若掌也算是护国寺上乘功法,这凌厉一掌瞬间就击在了梦环州的手掌之上。

  梦环州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震得麻木了,而自己身体竟然被这强劲的掌力击得破开了自己刚刚用旋风刺刺出的小洞。他只感觉身子急速下坠,接连撞断着下面支撑的横木往眺望塔之下的比试台坠去。

  地藏一掌将梦环州打下去后身子摆了一个“大”字型,趴在梦环州落下的缺口而没有掉下去。看着急速下坠的梦环州后地藏两手一发力,又是弹起站在了圆台之上,只是这圆台已经残破不堪了。地藏站稳后手持玄铁棍看向了另一边的木塔,将玄铁棍指向了青鸾。

  青鸾并没有迎战,只是原地不动对地藏摇了摇头,地藏见状正欲主动发起进攻,刚要过去就感到自己所站的圆台微微抖动了一下。地藏感知到梦环州此刻就在脚下,便从那圆台的缺口一跃而下。

  梦环州被击落后一直下坠着,每撞断一根横木他就感觉身体一股剧痛,眼看就要掉到下面石台了。他犹如要抓住救命稻草般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向自己后方插了过去。

  那铁剑插进了最中间那根粗实的圆木内,梦环州借力翻了个身,两手死死坠着铁剑向下划去,在那圆木之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好在他最后还是停到了一根横木之上,并没有掉到地上。梦环州低头一看,这已经是最下端的横木了,要是再下去就到下面石板了。

  梦环州心有余悸地缓了一下后便是提着铁剑又冲了上去,在到达顶部圆台之下后他想着:上去也是打不过他,何况上面那圆台也支撑不了多久了,思索一下后梦环州便手持铁剑向着眺望塔的支撑挥砍起来。

  地藏一下来就看见梦环州在破坏他的眺望塔,只见他穿梭在木头之间肆意地挥砍,阵阵木屑不断地向下掉去。好在他并没有破坏到正中间那根和最边上的三根支撑圆木,地藏踩在一根横木之上对梦环州说到:“我两无冤无仇,施主缘何要来拆我的台”?

  梦环州听后觉得又气又想笑,干脆不予理会一剑向中间圆木刺去。地藏一惊,若是再让这小子破坏下去他两都要掉下去,到时反而让百花谷白白捡个便宜。事不宜迟,地藏赶紧手持玄铁棍挡住了梦环州的一击。梦环州并不想与地藏近身,而是退到边缘处执剑就近挑了一根木头挥了过去。只听见“嘎吱”一声那外围的一根横木被他拦腰斩断,两截木头往下斜去后摇摇欲坠地挂在两边。

  地藏气急得跃向梦环州,全力一棍子击向了他。梦环州见地藏来势凶猛便跃到了另外一根横木之上,地藏刚一站稳就将手里的玄铁棍朝梦环州飞了过去。梦环州见那旋转的玄铁棍飞来赶紧身子往旁边一斜躲开了这一击 ,玄铁棍直接将他后面的一根横木击得粉碎,梦环州回头一看对地藏道;“这下可别怪我啊,可是你自己砸断的”。

  地藏气得又往梦环州跃了过去手持铁棍攻向他,梦环州就是不跟他近战,在横木之上来回穿梭,偶尔还抽空斩断一块木头。两人相持了一段时间后梦环州突然急速向那顶部奔去,在到达顶部圆台后全力向自己的眺望塔跃去。

  梦环州回到了自己的圆台之上,站定后驭剑向地藏所在位置攻去。此时地藏也回到了自己的圆台之上,见得梦环州又是飞剑攻击自己,地藏赶紧手持铁棍准备迎击。哪知梦环州的飞剑围着地藏转了几圈后并没有攻向他,而是一剑斩在了下面最外围的柱子之上。地藏一边在心里暗道梦环州卑鄙,一边将手里的铁棍飞向了那飞剑。

  梦环州将铁剑肆意在地藏台下飞舞,这次铁剑都是奔着最中心那根圆木以及最外面的三根圆木而去。地藏此时已经下到眺望塔中间想要阻挡梦环州的铁剑,怎奈他夹在横木之间很难阻挡得了那灵活的飞剑。

  地藏也几次驭着铁棍去迎击梦环州的飞剑,可这驭物本就不是他的强项,自己还不小心又击碎了两根木头。此时的眺望塔已经开始晃动起来,地藏犹豫一下后放弃了抵抗,而是回到圆台之上向梦环州的眺望塔跃去。就在地藏离开的一瞬间,他所在的眺望塔“轰”地一声倒了下去。

  梦环州哪敢让他过来,将铁剑飞向了一跃而起的地藏。地藏此时正在半空之中见梦环州这一剑飞来只得全力一棍子迎了上去。这一击虽是挡下了梦环州的飞剑,可自己向前的势头被阻了一下完全不够到达梦环州所在的圆台。地藏看准了木台边缘的圆木直接一棍子刺进了圆木之中,下滑了些许距离后几个跳跃便借力来到了梦环州踩的圆台之下。

  地藏一站稳就抬头看着头顶的圆台,几个纵步就向那圆台边缘而去,就在他双手快要碰到木台边缘之时一把铁剑划过直接让他不敢下手。地藏无奈只得又被逼了下来,又反复试了几次可都被占据地形优势的梦环州给挡了下来。此时的梦环州在上面冲着地藏喊到:“你就别上来了,我这里不欢迎你”。

  地藏回头看着自己的眺望塔此时已经成了一堆木头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片刻之后地藏两眼紧闭双手合十,用力在所站的横木上一跃便施展金刚不坏之身向上面圆台冲去。只见那地藏此时全身都被一片金光包裹着,就像是一尊金佛冲天而起。

  梦环州见得地藏冲了上来,一时间也来不及用天机剑法来抵御,只能赶紧闪到了圆台边缘,看着地藏的铁头一下就冲破了圆台向上而来。梦环州不想让地藏跟自己近距离交战,赶紧一跃而起身后太极图案涌出,用天机剑法右手一个翻转就沿着下面的圆台边缘画了一个圆圈。只见那圆台被梦环州这一剑割开立马就掉了下去,只留下了一个脚掌宽的环形边缘,中间部分全部掉了下去。

  地藏破开圆台冲上去后便收了全身的金光,低头一看想要寻得一处落脚之地下来。可他一低头立马懵了,下面的圆台竟然没了!而此时的地藏正处于半空没有一点借力之处,又不能驭器飞行,只能在一脸坏笑的梦环州眼前又掉了下去。

  此时地藏就像刚刚被拍下去的梦环州一样,急速地下坠接连撞断了好几根横木。情急之下地藏又被逼出了千手佛印,一个巨大的佛像出现在眺望塔内,佛像背后的手臂抓住了四周的圆柱和横木,总算是稳住了下坠的身子。可这金色的能量大佛瞬间就将木塔中间全部掏空了,梦环州站在最上面的圆台一个不稳差点摔了下来。

  地藏见中间的支撑圆木已被自己损毁,这座木塔只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他藏赶紧收了千手佛印再向青鸾的木台跃了过去。地藏一离开梦环州所在的木塔就开始晃动起来,梦环州踩在上面心惊胆战的,不过还好这木塔并没有倒塌,而梦环州也松了口气继续站在圆台边缘。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青鸾见地藏已经到了自己木塔之下心思开始凝重起来,她可能也是和梦环州一样的想法绝不能让地藏上来跟自己近身作战。地藏施展身法熟练地向上方跃去很快就到达了眺望塔顶端圆台下方,一个借力就向青鸾所在圆台跃去。青鸾怎会让他如愿,在地藏起跳的一瞬间就以凤鸣舞向他发起了攻击,嘴里喝到:“我这里也不欢迎你”。

  青鸾并不想给地藏留下余地这一击直接用出了凤鸣舞的神通,还未撑开的琉璃伞顶端向地藏刺去。地藏早就有所察觉一铁棍甩了过去将那琉璃伞击得改变了方向。就在此时地藏身边又出现了一把撑开的琉璃伞旋转着攻向他。

  此时地藏已经离开了横木处于半空,玄铁棍也来不及收回。情急之下只能舍弃了铁棍以全身功力施展金刚不坏之身一掌按在那旋转的琉璃伞之上,然后借着力道弹起刚好借用琉璃伞一脚踏在上面弹起来比青鸾还高。

  地藏心里暗自发笑,这青鸾姑娘想不到自己会借着她的琉璃伞而上来了。就在此时有一把合着的琉璃伞已经攻到了地藏面门,看这一击绝对是使出了全力,而此时他铁棍没有了,又身在半空,根本无力抵抗,想不到这女子还颇有心计自己竟然还着了她的道。

  地藏无奈只得又施展金刚不坏之身来自保,而青鸾这一击直接将地藏又击向了梦环州所在之地。梦环州心里一惊,本来这木台就要倒了那青鸾还送了一个瘟神过来。若是地藏落下之时将这木塔踩倒,到时候两人就掉下去了,不但输了比试还可能要摔伤。

  梦环州赶紧叫到:“你别来了,要倒了”。

  梦环州这一喊倒是提醒了地藏,他此时感觉到琉璃伞被那女子收了回去,刚好把自己又送回了梦环州的圆台之上。地藏知晓这木塔已是摇摇欲坠,便很小心地踩在了圆台边缘与梦环州对立站着。他踩下来的力道虽然很轻可还是又将木塔踩得开始摇晃起来。两个人身子晃荡了好一会儿才等到木塔稳定下来。

  两人小心地站在木台之上再也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更别说攻击对方了。由于两人刚好是对立而站,自然而然两人就互相注视到了。盯得久了也就尴尬了梦环州先是尴尬一笑,那地藏也是贱贱地回了一笑。

  “还打吗”?

  “打呀”!

  “来呀”!

  “你来呀”!

  又沉默了一下梦环州道:“那我来咯”。

  地藏回到:“来呀”,还对梦环州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

  地藏一说完梦环州就运功施展天机剑法,背后黑白相间的太极图案又出现了。地藏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梦环州还敢用威力巨大的天机剑法,只见他两脚在圆台边缘一弹便向自己凌空而来。

  地藏是知晓天机剑法的强悍,自己并不是不敢硬接,只是现在这情况要是自己硬接的话这木台定是立马倒塌。到时候两人就下去了,而比试结果自然也就出来了,自己比梦环州先落地得一旗,梦环州得三旗,那个啥也没干的女子坐着收下五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