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杨菱湖畔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30 17:3610,062

  此时拿着梦环州石剑的是个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他突然感觉到手中所握之物竟是要向少年跃去。大汉咬紧牙关左手死死地握住那“布棍”,直到他看着自己所握布棍已是一点点从手中脱去。大汉扔掉了自己的铁锤两手死死地抓着布棍,直到被巨大的力道向那少年身前拖了过去。

  梦环州见大汉已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便瞬间将那石剑往反方向驭去,只见布条包裹的石剑一下子就击在了络腮胡子腹部。那大汉先是两手瞬间数去了力道一下子向后倒去,接着被布棍给重重地击在了腹部,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地上痛得直呻吟。梦环州唤回石剑执于右手,几下就将那围着的几人打倒在地。

  梦环州将石剑对着先前老者道:“是你先不守规矩的”。

  那老者一副讨打的样子说:“这里是凤栖镇,我就不信你敢把我怎么样”。

  他听得这老者依旧不知悔改,冷哼了一声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指向老者的摊位,只见一道火红的剑气瞬间将那老者摊位轰得粉碎。老者见自己摊位被毁便唤出炼器向梦环州攻来,嘴里还骂到:“你这小王八羔子,竟敢毁了我的摊位”。

  梦环州知晓这老者也是修仙之人,只是修为跟自己比要差远了。见老者一刀向自己头部劈了过来,也不见他有何多余动作,干脆利落地一脚将那老者踢了出去。他这一脚恰到好处地将老者踢得痛苦连连,那老者倒地后干脆“哇哇”大叫起来,在地上不断翻滚着。

  “自古英雄出少年,今日一见果然不假”,梦环州听得远处一个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迈步向他走了过来。

  那本该在地上打滚哀嚎的老者此时已是爬到了中年男子脚下,两手抱着中年男子的脚哀嚎到:“东盟主,这小子抢东西,还打伤了我们,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中年男子没有理会地上那泼皮老者,一脚将他踢开后走到梦环州跟前:“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少侠是来自剑阁的高手吧”?

  “先生真是好眼力,可比一些不长眼的要强多了”。

  “吾乃这凤栖镇东联盟的盟主,刚刚这几位不识好歹冒犯了少侠,还望少侠原谅他们眼瞎,不要跟他们一般计较”。

  梦环州对那东盟主说到:“没事,我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

  那东盟主说:“少侠千里迢迢来到这穷乡僻野不知有何贵干,若是有何需要的话尽管说便是,只要少侠开口我东盟定当全力以赴”。

  梦环州本欲离去,听得此人的话语后问到:“不知先生可曾听说过有一黄衣女子经过此地”?

  东盟主想了一下后说到:“这凤栖镇地势偏远又靠近边境,平日是极少有女子敢经过这里的,这几日也没听说有任何女子经过,不过……”

  “先生请说”。

  “不过我听说昨晚他们西盟之人用药迷获了一只女妖,说是要送到天师府去拍卖呢”!

  梦环州听得那东盟主的话后心里猛地一惊,连忙问:“女妖,什么样的女妖”?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是昨晚收到那边探子的传书,里面只是简简几字并不知晓具体细节”。

  梦环州又问到:“那女妖现在何处,劳烦先生指引”。

  “这个,这……”

  他见东盟主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便说:“先生有何为难还请明说”。

  东盟主说到:“不是我不带你去,只是那西盟与我们东盟早已划界而立,平日里谁都不愿意跨界去找麻烦的。再加上一些利益上的冲突,现在我们两大联盟正势如水火,指不定哪天就开战了”。

  梦环州听后也不想让那东盟主去挑起事端,只好回到:“好,那就不麻烦先生了,我自己前往便是,多谢先生指点”。梦环州说完便沿着街道向正西方而去,待他走远后东盟主立马吩咐人召集所有高手向那西盟偷偷跟了过去。

  梦环州用极影的身法快速往那西盟所在方位奔去,约莫走了两里多路程果然见前方有一条横穿过镇子的河流。最中间有一石桥,石桥两端有不少守卫把守着各自的地域。梦环州不想再节外生枝,便沿着河流往下而行,待行至一无人之地后以踏雪无痕的身法踩着水面漂了过去。

  梦环州行走在西盟领域的集市上,果然听得身边有人在讨论着昨晚那女妖之事。

  “那妖孽穿着一身长袍都拖到地了,头上戴着一个垂布斗笠,又在身上洒满了掩盖妖气的药粉,寻常人怎么都识破不出的”。

  “是啊,不幸的是她遇到了药老三,那药老三的鼻子是出了名的比狗鼻子还灵”。

  “药老三这下可算是赚大发了”。

  梦环州向那闲聊的几人凑了过去问到:“几位先生,敢问那药老三修为很高吗”?

  “非也,那药老三修为平平,只是为人奸诈狡猾,想来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将那女妖迷倒了”。

  “诶,你谁呀”?

  梦环州回到:“哦,我就是一个过路的”。

  “跟谁一起出来的?你家长辈呢”?

  “我一个人出来的”。

  “一个人?一个人你不知道这凤栖镇问话是要给银子的吗”?

  梦环州心想这西盟之人也不是什么好鸟,想来这凤栖镇处于龙腾国边境,紧挨着天师府不远,又跟青丘国和西域十六国接壤。如此地形造就了一些亡命之徒和走投无路之人在这里拉帮结派,尽干一些丧尽天良的无耻勾搭。

  梦环州问:“多少银两,我给你便是”。

  那人听得梦环州如此爽快瞥见他手指上的戒指,又见这少年除了身后背着的棍子之外别无它物,想来那戒指定是彝环无疑。心里顿时生出了贪心伸出一个食指对梦环州说到:“一百两”。

  梦环州想都没想就回到:“没问题,你过来我拿给你”。

  那人边向梦环州走去边说:“我说的是一人一百两,你数一下我这哥几个有多少人”?

  梦环州看着那先前闲聊的几人也向自己走了过来,便是明白了这几人的意图。他想着恶人终须恶来治,便以身轻如燕的身法一下就闪到了最先过来之人,一掌就将他击飞了出去。后面几人见同伴被伤,纷纷祭出自己的炼器一起向梦环州袭来。

  梦环州唤出了彝环里的玲珑剑,站在原地不见有任何动作。只听到几声脆响,那几人的炼器皆被飞舞着的两把金黄之剑给斩断了。梦环州一把将那击飞之人提了起来对他说到:“麻烦带我去找药老三”。那人心知远不是梦环州对手只能委曲求全,带着他慢慢向前走去,而另外几人则迅速地逃离而去。

  那人带着梦环州拐到了另外一条街道,又是向前行进了些许路程。突然那人一下停住了转身对梦环州说:“大侠,那就是药老三的药铺,还请大侠自行前往吧。要是让他知晓是我带你来的,以后非毒死我的”。

  梦环州见那远处果然有一药铺,只是这集市上人来人往却少有人进药铺之中。他信步走进了药铺,一进去就闻到众多药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此时一位年约七八岁的童子走向梦环州问到:“客官,你是寻医还是问药”?

  梦环州回到:“问药”。

  “不知客官可有药方,我可按着药方给你配齐了”?

  “不用了,我来只求一味药材”。

  “不知客官需要哪味药材”?

  “不惑仙草”。

  “客官可不要戏耍我了,那不惑仙草乃是上古才有的神药,只怕是要让你空手而回了”。

  “有的,不知药老三是你何人”?

  “正是尊师”。

  “他有此药的,烦劳你去请他一下,我就在这等他了”,梦环州说完便坐到了一旁的木椅之上,将两把玲珑剑放在了木桌之上。

  那小童听后说:“客官稍等,我这就去请师父”。

  不多久就听得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谁人活腻了,竟敢来嘲弄老夫”。梦环州所说的不惑仙草乃是远古时期一种神药,传闻凡人食得此药后便不会被骗。这药老三为人奸诈狡猾,明面上是开着药铺私底下却尽干一些坑蒙拐骗之事,药老三自然知晓来人是在用那不惑仙草嘲讽自己。

  “小子,你是何人,从何而来”。

  “这些都不重要,我听说老板昨晚得了一个活宝贝。小子见识浅薄这便想来开开眼界,还望老板能了了我这夙愿”。

  “你算老几,你说想看我便要给你看”?

  梦环州故意摸了摸手上的彝环说:“老先生,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你开个价吧,那活宝贝要多少”?

  药老三走到梦环州对面的木椅上坐下与他仅隔着一个木桌,他瞅了瞅梦环州放在桌上的两把佩剑之后说:“只怕是我开的价你出不起啊”。

  梦环州说到:“不管多少,老板也得说个数让我心里有个底啊”。

  药老三沉默了一会儿后问:“不知少侠这两把佩剑可值多少金”?

  梦环州当然知晓这老乌龟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回到:“对于我们修仙之人来说,炼器自然是不能用钱财来衡量的。若是老板对这佩剑有兴趣,还请老板过目一下顺便帮我估个价”。

  那药老三说:“好,老夫瞧瞧”,说完便是将两把玲珑剑抓过去仔细打量起来。

  药老三也算是修仙之人自然是识货的,他一边不断咂嘴一边说着:“好剑,真是两把旷世神兵,老夫这辈子从未见过此等炼器”。

  “有劳老板给估个价”。

  药老三虽是对玲珑剑爱不释手,在听得梦环州的话后说到:“少侠能有此等佩剑想来大有来头吧?不知少侠背后是哪个势力”?

  “我只是山野之人,先生给估个价吧,看能不能换你那活宝贝”。

  “这,就像少侠你刚刚所说,此双剑是无法用钱财来衡量的,再多的金银都是亵渎了它们”。药老三说完便将那两把玲珑剑递给了他,梦环州却没有接只是两个手指敲了敲桌子示意药老三放在桌上。

  药老三将玲珑双剑放回了原处说:“我看少侠英气逼人,又携带着极其稀少的彝环,更有如此神兵利器。我药老三甚是想与少侠交往,只可惜那活宝贝昨夜就已经被人高价买走了”。

  “啊!被谁买走了”?

  “这个请恕老夫不方便透露,不过少侠可尽快去那天师府拍卖会看看,应该还能见到她的”。

  梦环州站起来说到:“多谢老板招待,事态紧急,那我就先告辞了”,梦环州说完便将两把玲珑剑收到了彝环内准备出去。

  “少侠稍等,那女妖昨晚还有一物,老夫想来留着也是无用便送给少侠吧”。

  “何物”?

  “少侠稍等”药老三示意那小童进去取出。

  很快小童便两手托着一把铁剑出来,梦环州老远就认得那便是自己昨晚用的铁剑,后来被小小御剑而去了。他接过铁剑仔细看着,不错正是这把,看着看着他见眼前的小童渐渐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梦环州也突然觉得头脑开始晕乎乎的,强忍了没多久那执剑的手已是没了力道,铁剑脱手掉在了地上,其身子也慢慢倒了下去。药老三用脚踢了踢地上的梦环州说到:“这叫防不胜防,你以为不碰那两把剑就没事了”?

  原来药老三早就在那铁剑之上做了手脚,只是梦环州没想到他竟然卑鄙到让自己的徒弟来以身试毒。药老三赶紧跑去将药铺大门关好了,又回到梦环州跟前蹲了下去,两手抓着他的左手,想先将他戴的那彝环取下来。

  突然那本已是昏迷过去的梦环州一掌将药老三击飞了出去,药老三的后背一下便摔在了后面的药柜之上,巨大的力道瞬间让他口吐鲜血。梦环州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从彝环唤出两把玲珑剑飞到那药老三的颈部,两把玲珑剑交叉着插进了药柜之中,就像两把剪刀夹着药老三的脖子一样。

  “你,你怎么会没事”药老三满脸难以置信地问到。

  “早就听闻你药老三为人阴险狡诈又擅长用毒,跟你打交道自然要随时提防”。梦环州唤起地上的铁剑飞到那药老三眼前,药老三只见得那铁剑之上竟然覆盖着一层透明的薄冰。原来梦环州在从小童手中接过铁剑的同时已是暗自用水龙魂寒冰之力在铁剑之外凝结了一层薄冰,在见得小童倒地之后自己也配合着倒了下去。

  “好狡诈的小子,说吧,你想怎样”?

  “我别无所求,只求老板将昨晚那女子还给我,你要什么我都会尽力满足你的。就算你要这两把神剑,我也不会不舍的”。

  药老三问:“以少侠的身份,怎会为了一个女妖倾尽所有”?

  “这个你无需知道,你只需回答可行否”?

  药老三无奈到:“少侠,不是我不愿意,是那女妖确实被人买走了”。

  梦环州眼睛一横,夹着药老三的两把玲珑剑又是向中间合拢了些许距离。药老三此时是不敢有一丝动弹,他感觉到了颈部已被那利剑割伤了。

  梦环州说:“死到临头了还不老实”?

  “少侠饶命,老夫可以对天立下毒誓,那女妖真的被人买走了”。

  “被何人买走了”?

  药老三还是不肯说出买家,见梦环州凶狠地看着自己只得乖乖说:“被天师府的外事长老买走了”。

  “若是你有半句谎话我定会回来取你狗命”。

  “不敢,不敢,老夫所言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点不符”。

  梦环州驭回玲珑双剑以水龙魂之力催发水流将其上的毒药冲了一下,又从彝环取出一件衣服将玲珑剑擦了又擦,做完这一切他才双手执着玲珑剑推门而出。

  他一走出门口就见得门外已是众多修仙者堵住了自己的去路,其中一名坐在马背上的中年男子大声道:“何方宵小竟敢在凤栖镇撒野,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梦环州说到:“我乃无名之辈,来凤栖镇有点私事,与诸位无关,还望诸位不要阻我去路”。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打就打,想走就走?给我拿下”。

  那马背上的中年男子一声令下后便是有十几个修仙者向他围攻了过来。梦环州见状丝毫不乱,他右手执着一把玲珑剑冲进了人群,同时用精神力控制着另外一把玲珑剑穿梭于人群中。

  梦环州察觉到这十几人修为比起先前几人却是要高上不少,若是按剑阁境界来衡量的话这些人大部分都有驭剑初期实力,有几人也能勉强达到驭剑中期的水平。梦环州修为本就比他们高出太多加上又玲珑神剑在手,只听得时不时的一声惨叫,不多久那十几人几乎都受伤了。

  那马背上的中年男子见形势不好,也是取下后背的大刀向梦环州偷袭过来,不想被梦环州轻松地一剑挡了下来。刀剑相持抗衡着梦环州逐渐加大了力道,中年男子已是渐渐感到了吃力。梦环州知晓此人的修为可能在这群人中算最好了,可能和自己两年前那驭剑大成的巅峰期差不多。

  中年男子心里明白自己是撑不了多久了,再看眼前这少年竟还是一脸从容俨然还未用全力。梦环州不想多做停留,收回玲珑剑的同时身子往旁边一侧,那中年男子失去力道一下向前冲了过去。他唤回另外一把玲珑剑,然后跳了上去便御剑飞行而去了。中年大汉踉跄几步后稳住了身子,看着远去的梦环州大声放出了狠话:“算你小子跑得快,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梦环州飞行了没多久便远远地见到前方有一巨大的湖泊,湖泊正中间有一小岛,想来那就是天师府所在的离心岛了。他远远地找了个树林落了下去,将玲珑双剑收进了彝环内。又从彝环翻出了一块黑布系在了脸上只露出了一对眼睛,然后快速地向那渡口走去。

  一到嘈杂的渡口梦环州就被远处两艘大船给吸引了,那船不带上面的船帆高就有三丈、宽也是约三丈左右、长约七八丈。两条大船各搭了一个木梯连着渡口,三三两两的人正沿着木梯上上下下,也有扛着货物往另外一艘货船上搬的。梦环州走到一个木梯之下,却被两个守卫个拦了下来:“玉牌呢”?

  “什么玉牌”?

  “没有玉牌不得上船”。

  “那么请问玉牌要到哪里弄”?

  “远处有个专门卖玉牌的地方,需要五两银子便可”。

  此时另外一个守卫说:“我看你与我投缘,我这里刚好有一块,二两银子便宜卖于阁下”。

  “行”,梦环州从彝环取出了一块碎银递给了那守卫,那守卫慌忙地接了过去便是收进了口袋。

  “你不仔细瞧瞧”梦环州问到。

  “客官说笑了,像您这种配有彝环之人,怎会在乎这区区二两”。守卫说完便双手将一块玉牌递给了他,梦环州收了玉牌后问到:“这船什么时候起锚”?

  “现在是热天要晚一些,需到了戌时准时起锚”。

  梦环州看了看头顶太阳正当头烤着,想来应该还在午时,离那戌时可还有大半天。他对两守卫说:“不知二位可知这渡口附近可有用餐之地”?

  “这船上便有,客官无需多费脚力”。

  “多谢二位”梦环州说完就朝着船上走去。

  待梦环州乘船来到离心岛已是戌时之后,他沿着甲板往那搭着木梯所在慢慢走去,在快要上木梯之时又有两个守卫挨个将玉牌收了回去,他归还了玉牌随着人群向那离心岛上而去。

  梦环州上到离心岛就打听拍卖行而寻了过去,不久他便来到了拍卖行之外。梦环州见得这拍卖行竟是如此之高大雄伟,完全想不到这是小岛上的一个建筑,他紧了紧脸上的黑布后沿着台阶向那大门处走去。

  “你好贵客,请出示您的玉符”梦环州被大门外的一众护卫阻了去路。

  “玉符?就是刚刚乘船所用之物”?

  那护卫一听得梦环州稚嫩的声音后说到:“小兄弟是第一次来离心岛吧”?

  “正是”。

  “你所说那只是来离心岛的玉牌凭证,只是一些普通俗玉上面附了一层薄薄的能量。我说的乃是我们离心岛拍卖行的身份玉符,凡进入拍卖行是必须持有这玉符的”。

  “请问先生哪里可以买到这玉符”?

  “哈哈哈哈……”那些护卫一阵哄笑,先前那护卫又说到:“这玉符是买不到的,乃是我们离心岛根据贵宾的实力所赠送的”。

  “请问如何才能获赠一块玉符呢”?

  “小兄弟,别闹了,要不你去那边乱斗场看看吧,那里边最下面一层是不需要玉符都能进入的”。

  “没跟你们闹呢,我真想要一块玉符”。

  “小兄弟,你若还在这里胡搅蛮缠我们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哈哈哈哈,这拍卖行什么时候变成菜市场了,什么市井小民都想往里进”?梦环州听得一个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一个全身白衣气宇轩昂的男子边摇着折扇边朝这边走了过来。梦环州见那男子跟自己差不多大,其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少爷,您怎么来了,您快请进”那护卫赶紧向走来的两人迎了过去。

  “这人怎么回事”白衣少年问。

  “哦,第一次来岛之人,什么规矩都不懂,我这就将他轰走”。那护卫冲大门处几人喊到:“你们几个,将他轰走”。

  “慢”!那白衣少年收了折扇向梦环州走了过去对他说到:“小子,别说我们天师府欺人。这样吧,咱就按照离心岛玉符等级评估来。你将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拿出来送去拍卖,本公子若是看得上眼便优先给你弄到玉符。不过……”,少年藐视了梦环州一眼后继续说着:“那些破铜烂铁和一些不入流的东西就不要拿出来了”。

  梦环州心里想到:自己身上的东西?石剑和玲珑剑是绝不能卖掉的。彝环乃是辰逸前辈所赠,又是极其稀少之物更是出行不可缺少的东西。那就只能彝环里的东西了,他将神识感知了过去,良久后转身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碧绿小玉瓶来。

  那天师府少年根本没有看清梦环州是从彝环取出来的玉瓶,他只见得梦环州转身后两手像是从衣物里面掏出来的,白衣少年接过玉瓶后破开瓶口的封印后仔细甄别起来。

  “花寒露,下品灵药”白衣少年说到。

  梦环州不得不服这少年的见识,他刚刚从彝环取出的正是当年自己拿去给虞斗文疗伤的花寒露。不想虞斗文已经用了品阶更好的九转玄冰丸,后来这瓶花寒露便一直被扔在彝环内。

  “可惜,可惜”,那少年摇头说到:“这下品灵药虽是勉强跨入了拍卖行的门槛,可是这花寒露的功效拙劣单一,一些好的上品凡药也能达到其功效”。

  那少年为难着,突然失手将玉瓶掉落在地上。玉瓶一落地便是已摔得粉碎,一股清凉从那地面扩散开来。

  “哦豁,没了”少年摊手看着梦环州又说到:“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这花寒露最多拍到十两银子”。

  “喏,这是十两足银,你收好去别的地方玩儿吧”,少年说完将那白银丢到了梦环州脚下。梦环州看了看地上的白银后并没有去捡,那少年见后说到:“怎么嫌少?行!那我再给你一块”,说完又取出一块碎银向梦环州掷去。

  梦环州感觉到这碎银扔过来的力道巨大,若换做是凡人定会被其所伤。当下就是飞起一脚将碎银踢了回去,那少年见碎银返回便打开了折扇挡之,不想那力道比先前更大了,直接将折扇破穿后击到了他的身上。

  那天师府少年哪受得了如此之气,扔了折扇便唤出炼器向梦环州攻了过去。梦环州深知天师府能被夹在三大国之中一直安然无恙,定是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在见到那少年攻过来时也不敢轻敌,从彝环取出了玲珑双剑。

  白衣少年这才见得梦环州是从彝环取出的物品,自己身为天师府张天师的爱子都还未曾混到一个彝环。眼前这小子年纪不大就能拥有了彝环想来定是有些来头的,可是现在情形是箭已离弦无法挽回了,他只得继续攻了过去。

  白衣少年所用炼器乃是一把无坚不摧的玄铁宝刀,寻常炼器根本经不起它的摧残,他见得梦环州拿出的乃是两把轻巧之剑后便是全力一刀向其斩了过去。梦环州感觉到了少年的气息后已是大概知晓了他的修为高低,见到那全力一刀而来后他随意举起一把玲珑剑迎了过去。

  白衣少年暗笑了一声,心想这么乖巧的佩剑眼看就要被自己斩成两段了。“叮”地一声玄铁宝刀斩在那小巧的玲珑剑之上,小巧佩剑并没有像白衣少年预想的那样断裂。

  白衣少年见得自己全力一击斩在那佩剑之上,小巧的佩剑不仅没有受到丝毫损伤,自己玄铁宝刀的刀刃还钝了不少。他心里一惊,这小子两把佩剑远远要强于自己的玄铁刀!这小子究竟是何方势力之人?

  梦环州知晓这白衣少年并非自己对手,当下也不想多生事端,便以跟他抗衡的右手发力,以玲珑剑将那少年推了回去。白衣少年并不认为对方是在让他,他退了好远后稳住了身子,气急败坏地又举起炼器向梦环州攻了过去。

  梦环州见他又攻了过来,便先发制人以最快的身法几下就到了那白衣少年身前一脚就将他踢了出去,又执着玲珑剑向少年逼去。白衣少年狼狈地摔在了地上,此时他还没有感知到梦环州的动向,等他回过头之时已是一把秀气的佩剑向他刺来。好在那白衣少年旁边的中年男子眼疾手快,取下自己的炼器飞向了梦环州身前。

  中年男子知晓自家少爷远不是那小子的对手,见到梦环州那凌厉一击后便是忍不住出手了。梦环州察觉到了身旁的危险来袭便是以玲珑剑迎了上去。只见飞来之物乃是一碧玉长杖,他以玲珑剑在那碧玉杖上借力后稳下了身影立于原地。

  中年人的修为让梦环州就不敢大意了,从刚刚这一棍子的力度来看其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此时那中年人已是唤回了碧玉杖执于手中,以身轻如燕的身法闪到了自己身边,梦环州连忙执着玲珑剑防守了起来。

  两人几个交锋下来梦环州发现此人修为果然不凡,竟已是将自己逼出了所有功力。若是此人攻击再凌厉一些自己恐怕是要被逼出天机剑法了。两人又是几个回合后终于是以炼器拼在了一起,中年男子双手执着碧玉杖自上而下劈向了他,梦环州则两手执玲珑双剑交叉着来抵御着,就像是一把火钳牢牢地夹着那碧玉杖。

  两人皆是用上了全部功力抗衡着,梦环州不知晓对方现在如何,他只知道自己快是要顶不住了。就在此时那刚刚还狼狈不堪的白衣少年趁着梦环州与马叔正拼得不可开交之时,又是提起玄铁宝刀从梦环州后背偷袭了过去。

  梦环州感应到了这突来的杀气,只得身子一侧全力将玲珑剑夹着的碧玉杖向前顶了出去,同时自己一跃至了上空踩在一把玲珑剑之上,梦环州见到那偷袭自己的白衣少年便是一剑向他追了过去。

  就在那玲珑剑快要击中白衣少年之时,又是出来了一个身穿紫色袍子的中年人。来人见梦环州这一剑不可小觑,便以全部修为于身前结了一个能量护盾,梦环州只见玲珑剑刺在那护盾之上便是再难进入半分。

  那紫色袍子冲着梦环州喊到:“敢问道友可是剑阁之人,还请先收了炼器,以免伤了和气”。

  梦环州听得此人算是过来圆场的,再加上此人能以护盾接下自己这一剑说明紫袍比自己修为要高了不少,便收回了玲珑剑回到了地下。

  紫色袍子对梦环州说到:“如果我没看错道友你手中所持的乃是十大神器之一的玲珑剑吧”?

  梦环州听得那紫袍这么一说后心里一惊,又仔细看向了紫色袍子。仔细回想了一下,这紫袍不就是两年前自己在帝都参加夺旗大会之时见到的坐在云琦公主旁边那位吗?难怪他认识玲珑剑,梦环州心虚到他既是认识玲珑剑必然也认识我。这紫袍当初是见识到了自己风龙魂的,此行是万万不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梦环州压了压嗓门回到:“前辈好眼力,正是玲珑剑”。

  紫袍一听梦环州的声音竟还是个少年,这少年又称呼自己前辈不由得惊呆了。他对梦环州说:“那你想来定是剑阁的道友了,吾乃这天师府的张天师,不知剑阁小友光临真是怠慢了”。

  梦环州对着那张天师拱手礼仪到:“剑阁弟子见过天师前辈”。

  张天师惊到:“你们剑阁真是人才辈出啊,两年前我曾在帝都亲眼见识到了你们剑阁在那夺旗大会上的惊人表现。我记得当时有个叫梦环州的少年真是好生厉害,最后以一人之力击败了护国寺的五人合体技。对了,梦环州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多谢前辈关心,他现在好得很”。

  “那就好,那就好”张天师高兴到。

  张天师又问:“当年剑阁梦环州那小子就让我记忆深刻,没想到今天竟然遇见了比他还要卓越之人,你们剑阁还真是卧虎藏龙啊,我看小友你的修为怕是要追到辰尘那几人了吧”?

  梦环州回到:“剑阁几位师尊皆是实力深不可测,平时更是不显山露水,晚辈这点修为离他们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爹,这小子刚刚差点就伤到我了,若不是马叔及时出手只怕是……”那白衣少年过来说到。

  白衣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天师打断:“住嘴,丢人现眼”,白衣少年被叱喝一声后便是垂头丧气了。张天师又对那先前与梦环州交手的中年人说到:“老马,你先将逆子带回,等我回来在收拾他”。

  那中年人听后对白衣少年说:“跃菱少爷,走吧”。张跃菱虽是憋了一肚子气,眼下也不敢发作只得不甘心地随他马叔先回去了。等二人走后那张天师自然是开始客套一番了,几次邀请梦环州前去天师府做客都被他婉拒了。

  张天师后来得知梦环州此番的来意后便是与他走到拍卖行大门,此刻那护卫头目早就是远远地迎接了上来。张天师对那护卫说到:“你带这位贵客前去拍卖行领取玉符一块,期间不得有一丝怠慢了否则拿你是问”。

  “好好好,放心吧天师,我一定照您的吩咐去办”,张天师对着梦环州说:“恕我不能陪道友同往了,小友事毕后若有了闲暇请一定要光临天师府,我定要与你小酌几杯”。

  “多谢前辈抬爱,若不是晚辈有要事在身定要去打扰前辈一番”。

  “那我便先行一步了,告辞”张天师对梦环州说到。

  梦环州对着张天师做了个礼节,而后便随着那护卫向拍卖会里面走去。

  “此刻拍卖行还在拍卖吗”梦环州问到。

  “当然,不过现在所拍的皆是一些通货,贵客若是要拍高货和奇珍之物可要等到明日正午了”。

  梦环州又问到:“我刚刚听那张公子说玉符还有等级之分”?

  “不错,这玉符是我们离心岛特制的,其上用高深的阵法加持着。其级别从低到高共有白玉、青玉、墨玉和紫玉四等”。言语间两人已是走到了拍卖行大厅,梦环州见得偌大一个圆形空间。“这么大”!他不由得在心里叹到,这拍卖大厅保守都有数十丈之宽。

  “客官您朝上看”,梦环州又随着那护卫的话往上看去。只见得这大厅之上还有好几层建筑呈塔形一般渐小向上而去,这高怕是也有十多丈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