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险象环生
淰旧的铁公鸡2021-08-20 17:0710,152

  梦环州往外急速而去,怎奈这山洞曲折多变,沿途多一些假的通道,那追来的黑白双煞则对这通道熟悉至极。梦环州一边奔跑一边用神识感受着那些假通道终于让他找到了出口,而此刻身后的黑白双煞离自己不过两丈距离。

  “青鸾,你先带她过去”,梦环州对着山洞外的平台喊到。此时的文瑶已是清醒,青鸾带着她已是在桥头等候了,那文瑶哪敢过这万丈之高的玄铁桥,看着眼前三根黑色铁链并排在悬崖之上,上面铺了些破木板,两边连护栏都没有。

  加上悬崖之间距离颇远,长长的铁链被山风吹得已是微微晃动,再看脚下漆黑一片的深渊文瑶赶紧往后退了几步,两只脚止不住地发抖起来。情急之下青鸾一把环在文瑶的腰际带着她向对面冲去,文瑶惊呼一声吓得紧闭双眼。

  梦环州刚喊完就感觉到后面一股杀意袭来,那黑袍男子已是一掌向他劈来,梦环州不敢大意,放弃了继续前奔的势头转而往旁边闪去躲开了这一击。

  “小崽子,有点东西,不过你今天走不了了,识相的赶紧束手就擒,省得老子多费力气”。黑袍男子边说边取出了自己的法器,梦环州一看赫然是三尺多的铁锤,那铁锤连手柄都是铁的好像和锤头本是一体,再看那锤头赫然是一张开血盆大口的虎头。

  梦环州赶紧从彝环取出了一把铁剑握在手中小心戒备着,这一举动已是被那黑白双煞看在眼里,尤其是那黑袍男子一眼贪婪地盯着他手上的黑色指环。

  不等黑袍男子有所动作,那白袍男子率先跃起向青鸾二人追去。梦环州见状赶紧一剑飞向了那白袍男子,回头那黑袍男子已是一锤子向自己劈头而来。梦环州又是避其锋芒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这一锤,只听得“轰隆”一声,虎头锤将地上坚硬的山石砸出了一个大坑。而此时梦环州已是凌空一剑刺向了黑袍男子,他正是用的天机剑法中一招归凤剑,在刚刚后退躲避虎头锤实则已在蓄力,随即唤回铁剑全力一击刺向了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一时轻敌,想不到这毛头小子竟能使得如此变幻,情急之下只得慌忙抬起铁锤横在身前意欲用虎头来顶住这一剑。只在一瞬间眼前的毛头小子就刺到了自己身前,只见他握着铁剑的右手竟然五指张开,舍弃了手中的铁剑。黑袍男子顿感不妙,那铁剑竟然避开虎头锤向自己右手划来。

  此时的黑袍男子想用铁锤格挡已是来不及,情急之下只得舍弃了手里的虎头锤撒手向一旁闪去。黑袍男子暗道:“这毛头小子功法竟然如此变化多端,刚刚险些吃了大亏,差点就要折了一条胳膊,再看他不俗的功力和身法以及手指上的彝环,这小子一定大有来头”。顿时一股杀意在黑袍男子眼中涌起,而此时梦环州早已舍弃了黑袍男子转而向那白袍男子追去。

  文瑶此时被青鸾架着从桥面飞速而过,双眼紧闭的她死死地拽着青鸾衣服,她只觉得耳边的风呼呼吹过,自己就像是在空中飞一样。青鸾见那白袍男子追了过来,全力前行的她怎奈带着文瑶很快就在玄铁桥中间被追上。

  白袍男子见眼前这绝非寻常人家的女孩,竟能携着一个人还有此快的身法。只见他缓缓从身后抽出了一根铁棍,一根长约三尺多的黑色铁棍。铁棍一头笔直,另外一头却渐渐变细,扭扭曲曲的直到顶部只剩下小指粗细,其形恰似一蛇尾,那白袍男子举起铁棍攻向青鸾的后背。

  青鸾感觉到了危险,便停下了脚步看着白袍男子的攻势后拿出凤鸣舞准备招架,此时青鸾才看清那白袍男子手里的棍子分明就是一整条蛇缠在棍子上,只不过其蛇头和大部分蛇身是缠绕着雕刻在铁棍上的,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看出来,唯有那一截弯曲的蛇尾格外显眼。

  青鸾此时行动极为不便,只能一手夹着文瑶一手持琉璃伞迎敌。在玄铁桥上白袍男子似乎也有所顾忌,他一击好像并未用上全力被青鸾硬扛下来了,白袍男子见青鸾携着女童现在行动不便,又是手持缠蛇棍以蛇尾向她刺去。青鸾虽撑开琉璃伞挡住了这一击,可这下白袍男子似乎用上了全部功力硬生生地将她向后逼退了好些距离。

  这玄铁桥本就年久失修,桥面上铺的木板早已是被风雨腐蚀严重,梦环州与青鸾二人刚刚过去都只敢踏着最中间那条铁链正上方的木板过桥,他们眼中那三条铁链才是最安全的。对于他们的身法来说有一根铁链借力就行了,那些腐朽的木板反而是危险。

  青鸾在后退时右脚不小心一脚踏空重心不稳。好在她也非凡人琉璃伞反手拄在了最右边的铁链之上算是稳住了,就在青鸾准备移位的时候那白袍男子趁机已是一棍子劈了下来。

  放在平时青鸾完全可以很轻松地抽身避开,怎奈现在左手还夹着一个文瑶。而此时的文瑶已是死死地拽着她的胳膊不放。青鸾无奈只得稳住身子后横起琉璃伞挡在了自己的正上方。而此时的青鸾已是来不及站到中间铁链之上,就被黑袍男子全力一棍劈了下来。青鸾虽是挡下了这一击,可自己脚下的木板根本承受不了这力道直接碎裂,她和文瑶一下就向那深渊坠去。

  此时的文瑶吓得已是一声尖叫,好在青鸾临危不乱将手里的琉璃伞横在了中间和最右边的那条铁链之间。青鸾右手紧紧地握着琉璃伞,左手死死地拽着身下的文瑶。文瑶一只手被青鸾抓着,另一只手也死死地抓着青鸾的衣裙,两人在玄铁桥下摇摇欲坠。然而危险却并未过去,那白袍男子一脸笑意地举起了缠蛇棍,看准青鸾抓着琉璃伞的右手刺了过去。

  文瑶并不知道上面的情况,青鸾此时抬头见那白袍男子已经一棍子刺来,现在她若舍弃了文瑶完全可以凭借凤鸣舞的神通回到桥面。可她并没有这么做,左手抓着文瑶眼睁睁地看着缠蛇棍刺来。

  就在那缠蛇棍快要刺到青鸾时白袍男子却突然整个身子往后一仰,同时一把飞剑从他眼前擦过。青鸾一看那正是梦环州的铁剑,白袍男子后仰的同时梦环州已是一跃而起唤回飞剑执于手中向那白袍男子后背刺去。

  白袍男子只得舍了青鸾来抵御梦环州的攻势,他这一剑被轻松地挡了下来。而那黑袍男子此时也已逼近了梦环州,两人一前一后地将他夹在了中间。此时的梦环州凶险万分,两人的修为绝对在他之上,现在被这样前后夹击他连闪避的空间都没有。

  青鸾看的着急,情急之下只得左手一发力将下面的文瑶提了上来,对文瑶说:“快,你自己爬过去”,那文瑶哪敢撒手不断摇头死死地拽着青鸾。

  此时黑白双煞已是联手对梦环州发起了攻击,梦环州腹背受敌心知是无法招架,不等二人近身他便持剑主动向那黑袍男子攻了过去。黑袍之前险些在梦环州手上吃亏,见到他攻了过来一下子停下来小心戒备着。梦环州几步便跃到半空之中身后太极图案显现,已是几道剑气向黑袍射去。

  “原来是剑阁之人!”黑袍毕竟年长见识广,一眼就认出了梦环州所施展的乃是剑阁高深剑法——天机剑法。黑袍一边闪避一边用虎头锤挡下剑气,被黑袍闪开的几道剑气直接将他所在的位置木板击了粉碎,更是有两道剑气划在那拇指粗的铁链之上崩出了一簇簇火花,黑袍并没有在意自己脚下那拇指粗的铁链竟被这剑气划开了一小半。

  几道剑气之后梦环州已是手持铁剑向黑袍头顶劈来,此时黑袍所踩的位置前后约一丈多距离连个木头渣子都不剩,只剩下三根光秃秃的铁链。黑袍似对梦环州有所顾虑并不想硬接这一剑,他看准了梦环州跃起的轨迹后算到他会落脚在中间这根铁链之上。黑袍心里暗笑了一声后跃到了边上的一根铁链之上,用虎头锤勾住了中间的铁链往自己这边拽了过来。

  这一变化让梦环州始料未及,想不到黑袍大汉也如此狡猾,情急之下他两脚张开,一脚搭在了黑袍对面最边上的铁链之上,同时一脚搭在了中间那根被黑袍勾走了些许位置的铁链之上。梦环州一发力身体下坠双腿压成了一字型,将两根铁链向两边蹬去。

  那黑袍此时正站在另外一边的铁链之上,右手拉着虎头锤拽着中间的铁链,其身子已经被自己控制在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上。让黑袍猝不及防的是梦环州这一蹬,直接将自己拽着的铁链向自己这边又是过来了些许距离。

  梦环州这一举动一下子就打破了黑袍的平衡,只见他身子先是向后倒去。好在他的虎头锤还勾在中间铁链之上,黑袍赶紧右手发力拉住虎头锤使得自己没有掉下去。

  黑袍晃荡了几下后几乎又重新稳住了,梦环州暗笑一下后两脚发力收拢,顿时整个人影迅速上升,而被自己撑开的两根铁链也迅速地弹了回来。这次黑袍可没那么好运,直接被拉得双脚离开了铁链掉了下去。好在虎头锤依旧勾着中间那根铁链。此时的梦环州早已稳住了身子,见到如此良机怎会放过,直接一剑飞向了那黑袍。

  文瑶乃是一介凡人,从小就在父母的关爱之下成长,若不是被这黑白双煞抓来,哪会有如此凶险的经历。青鸾见那黑袍并未掉下去,而白袍也已经向梦环州攻了过去,要是再这样下她们三人可都走不了了。青鸾一狠心用红菱一头束在文瑶腰际,一头拴在边上的一根铁链之上后便持着琉璃伞向梦环州支援了过去。

  黑袍见梦环州这一飞剑来的突然,当机立断便弃了虎头锤借力弹到了边上一根铁链之上站稳了身子,而后又将虎头锤重新驭回手中。黑袍站稳后满脸怒气地举起锤子向梦环州攻去,而一边的白袍持缠蛇棍向他攻去。

  梦环州被左右夹击不敢硬拼只能灵活地闪避着,可玄铁桥就这么点儿地方纵有一身轻盈的身法也施展不开,没几下梦环州就被那白袍男子缠蛇棍催发的一道能量击中。

  这道能量犹如雷电一般将梦环州打的气血翻滚,梦环州一时无力,驭起的铁剑也犹如失重般往那黑暗的深渊下落去。这一击也彻底让他失去了平衡,身子在铁链上擦过后便坠落了下去。好在此时的青鸾及时赶到将另一锻红菱抛向了他,梦环州赶紧两手紧紧拽住了红菱,借着惯性从桥底下晃荡到了青鸾的后方,青鸾也适时往上一拉梦环州便借着力道又重新回到了铁链之上。

  青鸾的加入使得梦环州如释重负,两人配合默契加上红菱和凤鸣舞的神通竟是让那黑白双煞一时讨不到好。此时的玄铁桥早已是大幅地来回晃动,另一边的文瑶已是双手撑着桥面,两个膝盖跪在木板上。

  可没几下就将她甩得左右晃动,文瑶只得全身贴在桥面上,可现在玄铁桥已是晃动的极为严重,她还是被晃得左右滑动着。好在这文瑶还算机灵,索性横着趴在了桥上两手握着边缘上的铁链,双脚则勾着另外一边的铁链。

  黑白双煞联手攻击不但没有占到一丝上风,反而被梦环州二人给压制着。两人向后退了些许距离后那白袍两手举着缠蛇棍将蛇尾对准梦环州,而一旁的黑袍则高高地举起了虎头锤。

  梦环州见这黑白双煞此时都将功力用在了两间炼器之上,他老远就能感觉到了两股强大的力量。黑袍全力一击将虎头锤击在了白袍的缠蛇棍顶部。梦环州只听见“轰”的一声那缠蛇棍上面顿时一道道闪电浮现,随之一道巨大的闪电向他击来。

  梦环州心里大骇,想不到这二人合力一击的功法竟恐怖如斯,这一击怕是连剑阁的三大长老都不敢硬接吧!梦环州急道:“青鸾快退”,其身影也随之消失在原地向后面急速退去。他二人后退的同时那一道闪电一下子击到了桥面之上,由于梦环州刚刚的站位是中间铁链之上,一声巨大的响声瞬间将中间那根铁链直接击得粉碎。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仅让梦环州二人傻眼了,就连黑白双煞都惊到了,只见中间那铁链从断裂处一下子向两边深渊坠去,桥面铺的大部分木板纷纷往深渊底部落去。

  好在四人皆非凡人,都闪到了两边的铁链之上稳住了。可一边的文瑶就不一样了,随着中间铁链的掉落,那横在身下的朽木再难支撑瞬间碎裂后向下面深渊落去。文瑶身子已向下弯了下去,终于两个脚掌再也勾不住直接滑落了下去。

  求生的本能迫使文瑶两手死死地抓着铁链,她细小的胳膊显得毫无力气,害怕地喊到:“姐姐,救我”!

  青鸾与梦环州看了一眼文瑶,她喊到:“别怕,有红菱束着你”。

  现在玄铁桥只剩下了两根铁链,四人相对而立,梦环州与黑袍踩着同一根铁链,青鸾与那白袍踩着另外一根。那黑白双煞倒是率先攻了过来,两人气势冲冲一看就是用上了全力想做最后一搏。梦环州二人避其锋芒灵活地利用凤鸣舞和红菱相互牵引穿梭着,黑白双煞依旧占不了上风。那黑白双煞都用上了看家本领,其威力虽不如刚刚的融合技能却也不容小觑。

  白袍一棍子又击到了梦环州踩的铁链之上,旁人可能还未发现,梦环州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眼前的铁链竟是松动了。他低头一看,白袍刚刚一棍子又将一扣铁链击坏。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扣铁链被渐渐拉直赶紧起身闪到了青鸾那边。梦环州还没踩到铁链暗道:“不好,那小女孩”,便两脚在青鸾踩的铁链上借力扑向那就要断裂的铁链之上。

  那黑袍并未发现铁链的变化,只觉得这小子又在耍什么花招,等到梦环州两手抓住铁链之时才感觉自己突然脚底一空,整个身子随着铁链落了下去。此时文瑶全被青鸾的红菱套在铁链之上,刚刚几人打斗早就将没有力气的文瑶晃了下去。

  随着铁链断裂,套在铁链上的红菱也随着文瑶滑向了深渊,好在斜下方的梦环州及时接住了她。此时梦环州与文瑶二人向斜下方急速落去,梦环州一手抓着铁链,一手环在文瑶的腰际将她牢牢地扣在自己腰部。

  “不行啊,这样下去文瑶也会被撞在山体上的,这力度下去恐怕是……,若是没有文瑶的话自己现在完全可以迅速往铁链上方攀去,到时候撞在山体的力道完全能在自己掌控之中,可现在拖着个毫无修为的文瑶”。

  根本不容许梦环州多想,眼看两人就要撞到下方山体了。梦环州心里一狠,抓着铁链的右手果断松开了。“哎,暴露就暴露吧”!没办法梦环州只能用上了最后的保命手段,一条白色的龙魂呼啸在脚下,他催发着龙魂将他二人往上面平台处飞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梦环州怀中的文瑶一下子傻眼了,自己不但捡回了一条命,还被一条神龙给载了上来。要知道在她的见识里,能腾云驾雾的龙只出现在他父亲的神话故事里。她整个身子被眼前一个陌生的少年抱着,借着暗淡的月光仰望了他的面孔,那是一张多么坚毅冷峻的脸庞。

  梦环州唤回龙魂后站到平台之上,文瑶痴痴地看着梦环州,仿佛此刻时间定格了一般。眼前这个陌生男子虽说是为了救自己,但已懵懂的她第一次被男子抱在怀中难免止不住内心的紧张。直到梦环州小心将文瑶放了下来看了一眼她轻声地问了声:“你没事吧”?

  文瑶哪敢直视梦环州的眼睛,脸颊绯红低下头慌忙地回了句:“我……我没事”。

  文瑶这一声声音极小,不过自然被梦㞷州听得清楚,他说:“你就在这儿候着”,说完不等文瑶有何回答便急着向玄铁桥跃去。

  此时的玄铁桥就只剩下了一根光溜溜的铁链,青鸾与那白袍还在打斗,不过两人似乎都有所顾虑,也不敢有什么威力巨大的攻势。梦环州还发现那对面平台之下一个脑袋钻了出来,感情是那黑袍子顺着铁链上来了。梦环州对着前方喊到:“青鸾,速回”。

  青鸾会意地急速向梦环州这边奔来,梦环州见后祭出了出窍剑一道道剑气斩在脚下的铁链之上,他一边计算着青鸾的距离一边控制着剑气。就在青鸾离自己还有三丈距离时梦环州喊到:“起”。那青鸾也用上全力双脚在铁链上借力后跃向了梦环州,就在青鸾双脚离开铁链的同时梦环州全力一剑将那还未断裂的铁链瞬间斩断。

  铁链瞬间断裂,白袍男子顿时失重,好在他反应灵敏瞬间就抓住了铁链,随着铁链的下落那白袍男子急速地向上攀去。而在铁链另外一端那没走多远的黑袍子又是觉得脚下一空随着铁链落了下去,可怜那黑袍子刚刚爬上来,本欲前往白袍处帮忙,可还没走多远又掉了下去。

  梦环州见着前面的青鸾正不顾一切地扑向自己,虽然两人还有丈多距离,可现在的青鸾犹如强弩之末身子以一个弧度向下坠去。梦环州看准时机将青鸾的红菱抛了过去,随后将她拉了上来。两人站立后互相看着对方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看向对方……

  “大哥哥,你真厉害”文瑶赞到。

  “怎么,你眼里就只有大哥哥了,大姐姐就不厉害了”青鸾回到。

  “姐姐也厉害”。

  梦环州走向文瑶,将她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将一颗蓝色的珠子放在文瑶手掌上说着:“来,物归原主”。

  “这是什么”文瑶问。

  “这就是石盒里面的东西,你带回去吧”梦环州回到。

  “你怎么拿到的”青鸾问。

  梦环州尴尬地笑了一下说:“就刚刚白袍闪电快要击到之时我一剑划破了黑袍胸前的袋子”。

  “你可真是的,为了一颗珠子刚刚差点儿连小命都没了”青鸾不平到。

  “大哥哥,你们救了我,这珠子就算是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我们家都只是凡夫俗子,这珠子在我们手里也没啥用”,文瑶边说边将珠子递向了梦环州。

  “我们拿着也没什么用”,梦环州边说边走到崖边看向了对面。那黑白双煞此时都顺着铁链爬上来了,两人也站在对面看着他们三人的位置。梦环州扯着喉咙喊到:“你们就在那洞里呆着吧,等哪天练成了御器飞行后再出来作恶”。

  “梦环州,事不宜迟,咱们快回吧”青鸾催到。

  梦环州点了点头后三人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去。

  “青鸾,明早我两就回去吧,我想去找到小小”梦环州说。

  “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去顾人家,你没听那小童说吗?小小现在很安全”。青鸾说完又接着道:“小童还说除了东方其他都是凶向,你看刚刚我们刚刚一路往西追到这里差点没活着回来”。

  “我不管,哪怕是一路凶险,哪怕是丢了性命我也要回去找她”。

  “你现在才多大点本事,你以为们剑阁的几位高手没有找小小吗,你以为其他势力没有找她吗”?

  梦环州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走着,过了些许青鸾说:“罢了罢了,明早咱两各行其道吧,我回百花谷去了,你爱去哪就去哪”。

  梦环州正想说点什么,突然身后的异动让他驻足看了过去。青鸾也有所察觉也是停下了步伐,只见那远处的天虞山竟是微微晃动起来。

  “糟了,山神发怒了”文瑶惊到。

  “还真有山神”青鸾满是疑惑。

  梦环州想到这股力量绝非那黑白双煞二人能发出,应该是山洞红光底部那东西才有这神通。

  “狗屁山神,想来应该是一个老不死的受到某种禁制离不开天虞山”梦环州道。

  “虎头、缠蛇,我现在送你们过去,你两务必将那小子给我生擒回来”,山洞内发出了一阵沙哑又刺耳的声音。

  “可是老祖宗我们走了你怎么办”白袍问。

  “不用管我,照我吩咐行事”,伴随着两道红光这黑白双煞竟然被那红光托着向对面山崖急速射去。

  “妈呀,这么快就学会御器飞行了”,看着那追过来的黑白双煞梦环州急忙道:“快跑”!喊完就和青鸾两人将文瑶一人拎着一个肩膀向前急速跑去。

  梦环州二人将功法催发到了极限,怎奈他俩还带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那后方的黑白双煞渐渐地缩短了与他们的距离。他们四人身法本就相差不多,关键点就在于多了个累赘,就像先前梦环州和青鸾追扛着文瑶的黑白双煞一样。

  “不行,这样迟早要被追到,我们现在消耗太快了,到时候还未交手就已处于下风”青鸾说到。

  “那文瑶怎么办,总不能丢下她不管啊”梦环州说。

  “你以为他们现在来追的是她吗”?

  梦环州恍然大悟,想来定是那老不死的感应到了龙魂气息。

  “文瑶,看到远处的灯火没有,那就是你们清河镇了,你自己朝着那里回去,我跟姐姐将这两恶人引开”梦环州边跑边说。

  “大哥哥我要跟你们在一起,我怕”文瑶带着哭腔说到,同时用手紧紧地抓着梦环州的手臂。

  “文瑶听话,不然我们谁都走不了”梦环州说完将文瑶的拉开示意她向前走去。

  “快走吧”青鸾也喊到。

  文瑶这才不舍地转身向前撒腿跑去,她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记下了——百花谷、剑阁、青鸾、梦环州。

  “还真是天意啊!”梦环州不由得在心里叹到。他与青鸾所处的位置正北方是一高大陡峭的连绵山脉,往东是刚刚文瑶跑走的地方,西边那黑白双煞此时已是逼近,唯有正南方是一片处于两座山腰连接处之间的平坦之地。

  “青鸾,看来咱两要提早分别了”,梦环州说完便朝那正南方奔去。梦环州还没跑多远回头想看看那黑白双煞与自己的距离,哪知一回头发现青鸾正紧紧地跟在后面,那黑白双煞也紧随其后。

  “你跟过来干嘛”梦环州对青鸾喊着。

  “万一那两恶人是垂涎我的美色呢”青鸾回到。

  梦环州稍微放慢了些脚力,跟后面追上来的青鸾并排向前奔去。梦环州对青鸾说到:“放心,这二人并非好色之徒”。

  “何以见得”青鸾不解。

  “他两要真是好色之徒现在已经向东边追去了”。

  青鸾愣了一下后怒到:“你的意思是我长得不如那小女孩美”?

  梦环州笑而不语回头看向后方的黑白双煞,此刻那黑白双煞与他们的距离也只有四五丈左右。梦环州急得连连呼到:“快快快,要追上来了”,说完便与青鸾全速向前奔去。

  梦环州二人一口气向前奔了约莫一个多个时辰左右,两人对地形及不熟悉,加上连续的消耗其速度已是渐渐慢了下来。而身后的黑白双煞二人此时也不好受,两人大口的喘着粗气,那黑袍子抱怨到:“娘的,这两个……两个小兔崽子,竟……竟这么能跑,让我追到……呼……非要打断他两的腿”。

  “别废话了,省点力气追吧”,白袍说完一掌将飞向自己一只小鸟击飞。

  黑袍子又准备说什么,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只能在心里嘀咕到:“连雀雀儿都跟我们作对”。

  梦环州二人慌不择路,只顾着全力向前奔去,加上又是晚上两人不巧跑到了一悬崖处,还好他两及时收脚才没有掉下去。

  此时的黑白双煞也已追到了,两人在离梦环州他们两丈距离停了下来,那黑袍子对梦环州二人嚷到:“跑啊,怎么……怎么不跑了”,黑袍子嚷完便俯下身子两手撑着膝盖开始大口地喘着气。

  “两位,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不知二位一直穷追不舍却是为何”青鸾问到。

  那黑袍子本就是一肚子的气,又听得青鸾这样刺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怒到:“还无冤无仇,看我撕了你这嚼舌的嘴”。黑袍子说完便举起锤子欲向这边袭来,不想却被那白袍男子一手给拦住了。

  青鸾又笑着假意对梦环州说到:“你看看,都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爆的脾气”。

  梦环州也随之附和到:“是啊,小心气爆了心胸,你看看连胸前的衣服都已经撑破了”。

  那黑袍男子闻言后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黑袍已是破裂开来。那黑袍子满不在乎地用手掌挡住了衣袍的破裂之处抬起头看向斜上方,犹如看向天空的星辰般左看看右看看,同时那手掌不自觉地在胸前来回摩擦着。

  接着那黑袍子突然一下子愣住了,低下头去手掌在胸前不断摸索起来。

  “大……大哥,珠子……珠子丢了”,也不知是急了还是未缓过气来,黑袍子结巴着对一边的白袍说到。黑袍男子一下子慌了,周身找了个遍却还是没有。他低头往地上看去,又转过身看向来时的路准备原路返回寻找,不想却被白袍拦住:“正事要紧”。

  梦环州跟青鸾表面上无所事事其实已是消耗的差不多了,两人故意用话语来拖延时间好稍微恢复一下。对面的白袍男子何尝不是这样,他开口看着梦环州道:“这位小友,我们家老主人请你去仙府一叙”。

  梦环州道:“不知你家老主人是”?

  “这个请恕我不能告知,你去了自然知晓”。

  “这点诚意都没有,那我跟他也没什么好聊的”梦环州回到。

  “敬酒不吃吃罚酒”黑袍子说完便提着锤子向他们攻来。

  “梦环州,你怎么样”青鸾问到。

  “差不多了,走”!

  梦环州说完便和青鸾两人一起向那悬崖边上跃去,伴随着耳边的呼呼声两人下落些许距离后梦环州唤出风龙魂骑了上去,青鸾也坐在上面紧贴着他。此时天色已开始朦朦亮了起来,想来两人又是苦苦折腾了一个晚上没睡觉。

  梦环州驾驭着龙魂斜着向悬崖下飞去,不知何时青鸾已是两手将他的腰扣住,侧脸贴在他的后背之上。现在的梦环州很是吃力,想不到这山崖竟是如此之高,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料。

  昨晚的奋战和持续前行了一个多时辰梦环州早就是消耗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后面还多了个青鸾,渐渐地梦环州感到越来越吃力了。此时他仿佛油尽灯枯般跳动着最后的火苗,跟青鸾两人下落的速度逐渐快了。梦环州咬紧牙关浑身早已是大汗淋漓,终于忍不住大叫一声:“啊”!

  梦环州仿佛用尽了最后力气来维持着龙魂的飞行,而此时两人才隐隐约约看到悬崖下方的一些树木。梦环州懊恼不已,后悔自己草率行事,刚刚若是在上面还能有一拼,可现在……只是连累了青鸾。

  身后的青鸾也算明白了怎么回事,只见她将一粒药丸塞到了梦环州嘴里,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顶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梦环州丹药入口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凉意,犹如干燥的喉咙遇到了甘露般,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力气。

  此时身后的青鸾反而渐渐吃力起来,只见她身子开始微微发起抖来,两只眼睛竟是变成了翠绿色的光芒,在昏暗的黎明中显得格外诡异,只是前方的梦环州并未发现。

  “青鸾,我们就快到了”梦环州看着下方的地面已尽收眼里,犹如劫后余生般兴奋地对她喊到。青鸾听后嘴角微微一笑,随后便闭上了双眼倒在了梦环州背上……

  陌生的山谷中溪水潺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也照在了对面山尖之上。一妙龄女子平躺在溪边的一块巨石上,女子像是陷入了沉睡,安详地连呼吸都听不到。女子身边盘坐着一男子,男子盯着女子不语一直静静地看着她,脸上写满了复杂的表情。

  “你可不能有事啊,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的”男子轻声对着女子说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躺着的女子睫毛微微眨动了两下。“青鸾,你终于醒了,你可急死我了”。

  “水……水……”青鸾慢慢说了出来。

  梦环州赶紧取出水袋在眼前晃了晃,还有一小半,刚刚他已经喝了一大半去了。他将水袋打开向青鸾的樱桃小嘴凑了过去,可那青鸾却将嘴给闭起来了。

  “怎么了”梦环州不解到。

  “躺着我喝不下”。

  梦环州只得从后面将青鸾扶了起来靠在自己胸前,又将水袋凑了过去,这下青鸾倒是配合咕噜几下就将那剩下的水喝完了。

  “我饿了”梦环州刚刚放下水袋青鸾又说到。

  梦环州又从彝环取出了昨天的竹筒饭,破开后横到了青鸾眼前。

  “这样我怎么吃,还不弄成小块喂我”青鸾生气到。

  梦环州摇了摇头又将那饭团取了一小块向青鸾嘴边喂去,青鸾早就“啊”着张开嘴巴。

  一竹筒饭总算喂完了,此时梦环州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刚刚喂青鸾的时候都想着自己也来几口,最后还是忍住了。梦环州本想将青鸾放下自己也来一筒的,不想怀中的美人又吩咐到:“又渴了,我想喝水”。

  梦环州从来没有过这样伺候过人,从小到大哪有过这样被当做下人一样使唤过。听着青鸾又要喝水,看着那干瘪的水袋,还得去取水顿时心里不高兴了。可一看那青鸾的一脸憔悴和无助的眼神梦环州还是忍住了,他将青鸾轻轻放下后拿起了一边的水袋。

  “梦环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青鸾说到。

  “你问吧”。

  “假如有一天我像这样永远都动不了了,你会像这样一直照顾我吗”?

  梦环州顿了一下道:“别瞎说,你以后都会好好的”。

  “假如我是为了你而永远都动不了了,你会像这样照顾我一辈子吗”?

  梦环州沉默了一会儿后对着青鸾点了点头。

  “为什么,是因为心里内疚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亭传说之昭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